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2015-05-17 18:33:23)
标签:

高尔夫

2015业巡清河湾站

陈敏柔

杨伊农

莫宝华

     五月十一号,清河湾     

     头天晚上定了五点的闹钟,跟家宁约定五点互相通一下信息,没反应就电话;他过来接我,怕对方睡过头;我又定了个四点五十的闹钟,我有足够时间在家墨迹一下了。

     结果四点四十我就醒了,那几天天天醒得比闹钟早;起床,梳洗,换衣服,整理要带出门的物品。在家练习推杆,等家宁;五点半家宁电话我,下楼,出发。路过一家小笼包子店,买两笼包子;我们一路吃包子,路上都没什么车,半个钟头就飙到清河湾了;嗯,有时间继续练推杆去了。

    去前台准备开卡,等家宁;有位拎着衣物包的高个子男球友站我旁边,也在询问开卡的事,前台说没有看到他的名字,让他跟组委会联系。这位球友说没有联系电话号码,我多了一句嘴,跟他说可以找球场赛事负责人,他们会有电话的;球友看看我,跟前台说谢谢,然后转头专门跟我说了句:也非常谢谢你!

    嗯?谢我干什么,我没有帮你什么啊。我怪不好意思的

    因为我看了你博客才知道有这个,我才报名的。这位球友笑着跟我说

    哦?是吗?

    对,在你博客看到这个业巡赛事,我就报名了;这不,我看朝向赛事上没有我名字,不知道自己的出发时间,所以早早来到这里问问。球友说

    后来前台几位姑娘帮他找到了赛事组联系方式,我也顺便记下了那个手机号码,怕万一有什么事呢;得知我们有分组的是上午参加比赛,他们是下午比赛的那一拨,所以还没有公布开球时间去网上。我领了卡准备去换衣服,这位球友祝我打好球,我也祝他下午打好球;特地问了一下他的姓名,球友告诉我他叫周忠海,我一下就记住这个名字了。

    家宁也领了消费卡,我们约着一会儿出发站那边见;我先换完衣服出来,去出发站那边找我预定的球僮,然后再找球包;球僮妹妹已经在那边等我了,球包绑上车了;我的球僮妹妹是个很细心的姑娘,头天晚上还特地提醒我带杆不要超过十四支,多的可以放在家里面。

    从包里翻出我的那袋球,拿上推杆去练习推球;果岭那边只有两个小女孩子和一位中年男球友在那边推,我找了个旗洞开始练习推杆;从一码开始推,推五个球为一组,两组以后再换坡度推;上坡、下坡、斜坡都推一遍,这个练习果岭上虽然有露水,可是并不慢,一个下坡球轻轻一碰,结果顺着坡滚出果岭滚出栅栏,跑去马路上了。。。。。。

    正好两组球友要经过那里,一脸诧异的看着准备捡停在马路中间那颗球的我;估计心想了,你球怎么推的。。。。。。对阵陈敏柔,负8平5。对阵陈敏柔,负8平5。

    果岭上太湿,一个球推两遍后基本沾了一层东西,又是沙又是草屑的,不怎么走线了;再加上推杆推击面也一样,每次都得拿手把杆面清理一遍,脏得要死;推到后面有点嫌烦,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收球准备走人。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这个穿黄色衣服的女孩子离我最近,也是从一码推开始;看了看她长得不像我看过那些照片里的陈敏柔,过会儿有个球僮模样的中年人过来看她练球,听她们说上海话,更加肯定她不是陈敏柔了。陈敏柔是台湾人哦

    其实。。。。。。出现在镜头最左边那个穿小白裙子的才是我的小伙伴陈敏柔,估计她过来的时候我在背对着她们专心推杆,所以没有注意到她过来了;看,不然我们直接果岭上见啦。对阵陈敏柔,负8平5。对阵陈敏柔,负8平5。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这个女孩子的推杆很不错,旁边的球僮在研究码数本;看年龄不是爸爸就是教练,陪打真辛苦。

     我们的开球时间是七点二十四,已经七点多了,叫球僮去找陈敏柔,准备出发;Tee Time是我们的开球时间,不是到达发球台的时间,总要提前一点儿去做做准备什么的吧;还有啊,我的测距仪还没有登记。

     陈敏柔回到球车上,小小个子,有双好看的眼睛,笑起来也蛮可爱的;主动跟她打招呼,然后告诉她她之前跟我朋友的女儿同组打过球,跟她开玩笑说:你可以喊我阿姨了哈

    好吧。小姑娘也乐了,笑起来蛮羞涩的。

    敏柔右边我左边,我来开车;开球车也是一大乐趣,只是跟老人家在天津打球的时候我的司机位老是被老人家抢;因为他配有司机,平日里没有开车的机会,也想过过开车的瘾;每次老人家开得很开心,我坐得提心吊胆。。。。。。

     问敏柔这次有没有家人陪着一起过来,她说爸爸有跟她一起过来;我问人呢?她说爸爸已经动身走去发球台那边了。 好,坐好了,我们出发哈。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我们排在第四组。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突然发现小姑娘左手还套着一个大手套,应该是保温用;早上有些寒意,看她穿了薄羽绒外套,我则是速干服打底衫+短袖T恤+白色防风衣外套;我外套很薄,但是很保温,腹部还贴了一片暖宝宝。

     贴暖宝宝是极其正确的选择,浑身暖融融;之后敏柔跟我说了好几次“好冷啊”,一边捂着自己手,脸都冻得有点发白,应该是不太适应北京的气候。对了,之前一天她们冒雨打嘉宾配对赛,很多人受不了冻没打完就跑回去了,她肯定是打完了,一定冻得恨惨,希望没有感冒什么的。

     过去找裁判检查了一下我的测距仪,登记型号;再登记一张表格,上面从带了几支什么杆到鞋子多少码、带了几双手套、使用什么品牌的球,统统要登记一遍;发现前面有一组手套填了10,难道一个人带了10双手套在球包?不过也对,万一遇到下雨手套富裕随便换好了;不明白使用球那一栏的数字是什么意思,问过敏柔才知道原来是单子最后面竖着一排的高尔夫球品牌对应编号;找到了Titleist的编号填上,发现第一号对应品牌“SRIXON”被打印成了“Sirxon”,我就乐了一下,啥也没说。

     领了记分卡,上面已经贴好了我们俩的名字;问我们是否记成绩为“AS”、“+1”、“-1”,一位工作人员拿过一张球场空白记分卡耐心为我们演示我们这次按照赢了打对勾、打平画一横杠的记分法来。顺口问了一句,为什么这么分组啊?谁是董文明啊?

     划线的工作人员抬头说:我就是董文明

     你?为什么这么分组啊?我们差点差太多了吧?!

     他耐心的跟我们解释了一遍,说以前很多人报差点都很低,一打就一百多杆,第一轮就OUT了;所以这次采用比洞赛,按照报到顺序来,再就是总不能第一轮就让种子们互相PK晋不了级吧。

     也对哦,种子们以后迟早转职业,可是在没有转职业之前身份自然还是业余,而我们就是业余里的业余;这次业巡赛有句宣传语是这么说的:再伟大的球员,也是从业余开始的。对阵陈敏柔,负8平5。对阵陈敏柔,负8平5。

     以前没有打过正式的比洞赛,只在赌球时打过比洞,还有按差点让杆的;相比较而言比洞赛比较公平,一洞打不好下一洞还有机会,比杆赛比这个残酷多了,一洞打爆你等着瞧。对阵陈敏柔,负8平5。对阵陈敏柔,负8平5。

    我们从第一洞开球,裁判让我们准备,看表,按照顺序,陈敏柔先开球,然后是我。敏柔放好球试挥了两下,开球,球道正中;换我,放好球,试挥,站位,开球,也球道正中。

    居然没有压力,也没有太在意自己上杆过不过的问题;虽然敏柔拿过几站赛事冠军,可现在她只是我的同组打球的小伙伴,我都没有把她看做对手,气氛太和谐点了吧?对阵陈敏柔,负8平5。对阵陈敏柔,负8平5。

    见到敏柔的爸爸,跟他打过招呼;他背个黑色双肩包一路走过来这边,开完球后准备往前走得时候敏柔爸爸说:请多多指教她!

    没有啦,敏柔打得很好的,我跟她学哈!

    因为不可以带人,我们开车走,敏柔爸爸在后面跟着,后来这些洞她爸爸一路陪伴,我打出好球她爸爸还为我鼓掌、喊好球,蛮不错的一个人。对阵陈敏柔,负8平5。对阵陈敏柔,负8平5。

    今天目标明确,尽量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打什么样算什么样;之前打了太多场球,尤其那个一天54洞打完后左手臂一直没有恢复过来,很是酸痛;反正这是比洞赛,反正她也不可能洞洞抓鸟,我也不可能洞洞大伯帕,就是这么简单。

    小姑娘的球很有距离,我们的开球相差20码左右;我才开了200多,早上空气潮湿,减距离,基本都在打落点;还好抄了个近道,对着果岭方向打的;果岭左边稍微高一点,旗杆靠右前还剩90码,上坡,要照着100码打。敏柔的球在再左边一些的球道,以她的距离应该只用到挖起杆就够了。

    P杆感觉不够,换9号;一杆打下去,感觉还是吃杆,肯定短;然后敏柔攻果岭,走过去一看,敏柔的球上果岭了,攻的左边,离旗稍微有点远;我球果然打短了两码,果岭外。看看那片没什么草,又是一个小上坡,要推五码多;干脆拿了我的推杆直接推球;效果很好,推过去离洞也就半截握把那么近,敏柔喊“ok”,拿到帕。

    闪去一边看她推,鸟推没有进,也帕,我们第一洞打平。

    第二洞那个四杆洞,说是说339码,感觉实际距离不止,因为我一号木开得好好的,开完球后居然铁杆够不到,还得打150多码;5号铁被我放在家里了,为了多带一支切杆处理长草问题;第二杆用鸡腿打,打出来一个右直;旗前,有想法了,切杆切下去后有点停顿,切出来个蛙跳,搞四上。敏柔的开球没问题,第二杆也打短了;不过她的切杆救得不错,保到帕;我一推没推进,敏柔给“ok”,我们速战速决,绝不拖泥带水。

    再到第三洞那个左边水右侧沙坑的右狗腿的四杆洞,陈敏柔换了支球道木开球,把球放在了右边沙坑前的那个平台上;我一号木没开出距离来,进攻角度被中间那棵大树给挡了,再往左瞄还得进果岭前左边那个沙坑,还不如第一杆直接进第一个沙坑呢;果然第二杆我球碰到树枝了,球被挡了一下掉下去,还好过了前面那个果岭(还不如第一杆瞄着大树右边沙坑打呢,一样可以攻沙坑,攻果岭角度更宽阔);58度又打短,太想控制杆了。

    那几天在改一个小细节,整体有些打乱了,铁杆切杆什么杆都没有距离了,或者说时而有时而没有,结果关键时候就给我惹祸。这个洞敏柔第二杆标On,我家搞了个四上,再一推没推进,负两个洞了。

    第四洞那个四杆洞,去年看权哥打凯迪拉克赛的时候看他在那叫了一下裁判,好像是球掉在妨碍物上了;我们俩开球都没问题,我们家第二杆继续蛙跳之旅,第三杆一着急切了个剃头,小白球冲出果岭去了后面通往树林的那条红砖马路上;敏柔攻果岭,标On;准备自行解决,两个球僮妹妹执意要叫裁判,她们电话通知那边我们在哪个洞,不一会儿裁判开着球车赶来了。

     抛球,救球;球在四十五度斜坡下的一块裸土上,人低球高,旗洞在靠左边;攻果岭方向两边都是树,我球位后面还有棵树影响我上杆,我只能小幅度上杆,瞄那个缝隙打果岭右边;还得提着杆打,球后面好几棵半个小腿高的植物,没法试挥;我居然在那么难打的地方把球救出来,稍微控制不好的话这一杆下去小白球得撞N棵树;果岭右边高大下坡,幸亏小白球没给我乱滚太多,停在果岭边了。

    等裁判的时候敏柔跟我打招呼准备先推球,大下坡中长推一杆推短了,第二推球又滑洞而过,打了第一个+1;后面一组在我们不远处等着攻果岭,搞这么半天才推球,多少还是有一些影响的;我们家也是推来推去,推得心烦气燥,出现第一个三推,这洞打了个+3,俩人节奏全都有点乱了。

   我们推球的时候后面的后面一组已经在等开球,这么一闹大家已经有点压组了;开车赶往第五洞,四杆洞。我和敏柔攻果岭都打短了,我一杆切上去剩半码多,Mark完球等她处理她的球;她的球在果岭环外,上坡中长推;她看了很久的线,选了推杆,这杆推得很好,抓到第一只漂亮的小鸟球,随后她示意我的球“ok”不用推了。

    第六洞是个151码的三杆洞,敏柔开完球我开球;都不知道怎么又打出来一杆右直,球直接过了右边马路;这次比赛采用过马路算“OB”规则(要不然裁判们得忙死。。。。。。),我只能重新开球,三杆出门了;这次还是右直,球打去了果岭右边沙坑;第一个球就在马路边,捡了球去打我的沙坑球;救球上果岭,敏柔的球攻得太靠左,留下一个大大的长推;鸟没戏,保帕,赢我是足够了。

    第七洞那个五杆洞,我开球站得离球有点偏远,一号木打到趾部,小白球冲去了球道右侧树桩下面;我们俩这次没有叫裁判,自行商量解决;斜下坡,按照规则两抛一置,还是有些不好打,前面还有树桩;我用7号铁把球救了一杆到球道中的那个沙坑前,三号木打一杆剩下切杆的距离;还是58惹祸,这次直接叫球僮把这根杆收起来,以后果岭边只给我S甚至P杆;敏柔的球标On,第三杆还是攻得太靠左了,旗杆在右边,又要面临一个大长推;我五杆才On上果岭,敏柔的鸟推没推好,还要推一个不算短的尴尬距离斜坡推;然后我推,没推进后敏柔给了OK,站一边看敏柔推;看她琢磨了半天线,这一推保到帕。

   一号木加58度捣乱,五杆洞居然打出来五上两推,简直是够够的。加上那个四杆洞心情很受影响,已经连续输掉了六个洞;铁杆攻果岭那一杆出很大问题,每次草皮子飞起来一大块,球却打不出距离来,真的火了!


    第八洞那个双球道中间有沙坑和松树林的四杆洞,敏柔又换了球道木对着左面正中打,我这次瞄了沙坑左边打,水前那里是个平台;打太左的话球会顺着球道坡度往左边水那滚,打右边的话打不够距离第二杆需要翻中间那堆树,打穿了直接进右边那个树林(树林里全是难缠的长草,上次看韩韧开球进这个树林,找到球后处理了好几杆才出来),很危险。

    我和敏柔的球都冲去了长草,她的比我的难打一点,下坡长草打110-120的样子,果岭左前有水,果岭大上坡,旗杆居中。我先打,因为之前铁杆都打短,120也逼我抽7号铁;对着旗杆打,小白球打得有点大,那么大上坡居然没有往回滚,可见果岭速度真的不快,有几个洞根本没有八点五,比如这个洞。

    敏柔瞄了旗杆左边打,要推斜坡上坡推;我是下坡推,左边高;摆好线后球僮妹妹觉得我抓得有些大,于是我往回调了一点,结果球离洞杯还有两码的时候就开始往右溜,小白球停在了洞杯右边一个码数本那么远;鸟没了,敏柔给了我OK;她的鸟也没有抓到,我也给了她OK,这一洞打平。

     敏柔瞄了旗杆左边打,要推斜坡上坡推;我是下坡推,左边高;我球落点在果岭上砸了个深坑,修果岭,然后看线摆线;摆好线后球僮妹妹觉得我抓得有些大,于是我往回调了一点,结果球离洞杯还有两码的时候就开始往右溜,小白球停在了洞杯右边一个码数本那么远;鸟没了,敏柔给了我OK;她的鸟也没有抓到,我也给了她OK,这一洞打平。


    第九洞也是被我称为“康熙大草原”的那个五杆洞,开球球道超级宽,对着最前面那块小牌子随便抡;偏偏遇上大顶风,本来就没距离,还给我顶回来,这一杆感觉200都没开到;一号木加三号木之后居然还要动用五号木,神马情况!


    五号木又打得有点发飘,小白球带个右拐的小尾巴掉去果岭前那片草坑了,简直就是等着球往那里掉,这就叫所谓的收球区;没想到敏柔的第三杆也短了,掉在我球不远处;俩人都一切一推保帕,这洞又跟她顶平了。

    转洞去第十洞,发现那个四杆洞的Tee台往后移了很多;好像我们站的是蓝Tee,因为我开得好好的一杆过去一看居然还有230多码!三号木打完第二杆还没够着果岭,用我的S杆切了一杆;又忘了那个果岭虽然标注的是右边高,但是旗杆稍微偏左前,左边果岭沿很高,只需要把球切到果岭环让它蹦达上去就好了;球切过去还剩三码多,要救帕。

    敏柔的球第二杆On得不错的,两码多推鸟机会。我看好了线柔柔一推,救帕成功,感觉这个果岭比之前的快了一些。敏柔把她的线这边看完看对面,对面看完再看侧面,又观察了我的推球情况,结果上坡推推短了大半码,保帕。有点可惜,应该是听到我和我球僮讨论果岭速度快后有点不敢推了。我们这个洞又打平了。

    没办法,好几个洞果岭速度不一样,时快时慢;加上有露水,没法看草纹;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我推进洞了,你就得冲鸟才能赢我;如果没冲到,咱们就打平。

     第十一洞那个果岭藏在一大堆沙坑后的三杆洞,148码顶风;敏柔站在发球台选了半天杆,一杆开过去很好,又拖出来一个大大的尾巴拐去左边了;我选了鸡腿开球,这一杆打得超级直超级甜,球僮妹妹说我可能打得有点大了。过去后一看,果岭上一个球也没有,敏柔的球在旗杆左边长草,果岭大下坡,不是很好处理;我的球落点直接砸在果岭前部分大坡又顺着坡滚去果岭后面那片长草里;我比她开心一点,因为我的是切上坡球。


    敏柔研究了半天怎么处理,试挥了几下,切球的时候好像有点砍到球头了,球冲得有点大,要推个三码多左边高斜坡推;我的球切上去还有一码左右,跟她同一个方向,她先推,正好给我带线了。敏柔来回看了半天线,这球顶住压力给推进洞了,相当漂亮!对阵陈敏柔,负8平5。对阵陈敏柔,负8平5。


    瞬间我有动力了,这杆一定要推进!看线,试挥,站位,我也把球灌进去了。又打平一洞。

    走下果岭的时候我的球僮妹妹说,咱们已经连续顶平四个洞了。我说,是吗。

    再去第十二洞,那个右边一大片水的五杆洞,Tee台又往后移了;我一号木开球没问题,敏柔的球没有Darw出来,打了个右直,开去了我标记为隐形陷阱的球道右侧沙坑左沿长草了;前面几洞打下来发现敏柔是打Darw的球路,每次开得很漂亮的直线后面拖出来一个左拐的小尾巴;她每次从打第二杆下车后差不多都是一路走过去,顺便看看球道状况啊果岭状况什么的,这是很好的习惯。

    我用三号木刷了一杆,然后她打;她用铁杆调整一杆,可是又有点拉杆,打了个左直,还好不是太大问题,第三杆可以铁杆攻果岭了。大顶风,球僮让我至少打够160;只能五号木了,偏偏五号木又拖出来一个小尾巴,快到果岭方向又往回拐;一位掉沙坑了,过去一看已经打过了沙坑,在沙坑沿到果岭方向的长草里。

    开开心心提着58度去了,以为终于可以用上一杆了;结果仔细一看,球刚好落在一个比我的球直径稍微大一点的草坑里,陷得还挺深;倒霉,换了S杆陡峭上下杆把这球刨出来了,可惜,差那么一点点上果岭;选了推杆直接对着洞灌,人家已经标On了,不进去得话再推一下也没有意义;一杆推过去球从洞边滑过,力度大了点;敏柔推鸟差一点进去,也就剩个半码推,我给她OK了。这个洞负

    然后来到第13洞那个三杆洞,球僮报135码;感觉不止,我测了一下,到旗有148码;果岭后面站了一大堆人,也不知道干什么;这个洞我们齐齐出错,她打出来一杆右直把球开进了果岭右侧那个沙坑里,我则6号铁打出来唯一一杆发力导致的地滚球,还要P杆攻果岭一下,On的位置还不好;倒是敏柔在沙坑里救了很漂亮的一杆,我直接给ok了。 
    
     胜负已定,我们回会所。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合影

    交卡的时候碰到一组球员回来,其中一位中年男球友跟我打招呼;我问他打得怎么样,他大笑:我打不过!这孩子打负一回来!哈哈!站在旁边的一个穿黑色衣服年龄看起来不太大的孩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跟我们笑一下算是打招呼;后来看照片,感觉他长得有点像杨伊农,也不知道是不是他。

    我跟敏柔两个人一点都不像对手在比赛,更像是球友在球叙,遇到问题互相帮助;一路闲聊,比如她打比赛有没有赞助商,比如回答我台湾飞过来机票是多少,她一号木距离是240,家里有两个哥哥,她是老幺,她说哥哥们从来不欺负她,老爸经常陪她打比赛等等;她还是场地不够熟,因为头一次过来打清河湾,这场球之前也没有刻意试场,头天打配对赛还遇到大雨,应该也试不出来什么。她的球风很稳,极少积极进攻;心态很好,人也很和善。

    打完后回会所路上给她提了几点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攻略很好但是攻果岭那一杆的精准度需要提高:因为她太多标On上去,却大多要面临一个大长推(我给我自己设定的是离旗洞五码以内,最好能两码以内)。跟她说我们都开玩笑叫她一号种子选手,因为她在这些参赛打得好的人里面拿冠军最多,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我祝她以后取得更好的成绩,也佩服她对打球的专注力,我之前提到有一站比赛她和杨伊农是男子女子冠军,她说对杨伊农这个名字和这个人没有印象;这次想必对他会有一些印象,因为这次杨伊农又夺冠了。

    后来才知道走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就是之前我在果岭看到的种子选手之一郁心韵,跟她一组的黑色衣服姑娘叫做武笑羽;她们跟陈敏柔一样,看起来都是很单纯善良的姑娘,跟武笑羽聊得稍微久一点,得知她也是第一次参加业巡比赛,还是有一些不适应;看她在我们前面一组打球,我们俩大都是攻果岭打短了,然后要靠救球,但是她救球比我好很多;这次武笑羽由妈妈陪着打比赛,女儿打完进去换衣服妈妈就在大厅沙发等她,家长们为了培养孩子付出了很多;希望武笑羽以后能够多参加一些赛事,多多锤炼自己;这个姑娘的性格很好,以后一定会打得更好的。

    走在我们后面一组的其中之一就是这站女子冠军莫宝华,最后一天就是她和陈敏柔争夺女子冠军,跟我同组打的敏柔是亚军。敏柔今年17,明年就18,可以转职业了;这些都是中国未来的职业球员,希望早日看到她们征战在世界级赛场上。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对阵陈敏柔,负8平5。

    祝贺杨伊农、莫宝华夺冠!祝贺陈敏柔拿到亚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