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溪清水暗香来
一溪清水暗香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6,389
  • 关注人气:5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思念“队长”

(2010-09-25 11:13:17)
标签:

勤劳善良

朴实可亲

不拘小节

我的小家园儿

我喜欢

分类: 一溪清水,一溪花香,兰墨

  思念“队长”   在我丈夫的老家沂水县,有一个小村庄,那里的人们勤劳善良,朴实可亲。我曾经和他们朝夕相处过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怎样来形容那段快乐的时光,虽然已过去了十几年,所有和我朝夕相处的人们,都还记忆犹新。

   “队长”乃是一位有着两个孩子的农村少妇。她大胆泼辣、快人快语、爱说爱笑、不拘小节。

    我们是近邻。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喜欢这个有着大嗓门疯疯张张的女人。记得我和丈夫刚搬进自己的小家,一个胖壮结实、脸大腰圆的女人就闯进了我们的小院,她身后有男有女有小孩,这些人打打闹闹开开心心毫不顾忌。我听见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亲热的叫她“队长”。“队长”笑着跟我打招呼,问东问西,丝毫不在乎我对她的冷漠。

    人们散走后,我问丈夫你们这里还有什么···什么生产队长?他告诉我不是生产队长,是“老pu队长”,是大家送她的外号。我们山东家乡说的这个“pu”(扬声)字是方言土语,就是极窝囊极笨的意思。我查了字典也找不出来有这么个字,只好用拼音代替了。

   “老pu队长”并不“pu”,这只是她的一个外号而已。农村人爱起外号,说没有外号不发家。但是给一个年轻女人起了这么个难听的外号,究其原因我想还是跟她开朗的性格有关,她允许别人对她的“不恭”,也不在乎别人这样叫她。

    和“队长”渐渐熟了起来,竟然发现这是个非常可爱的女人,并非我所想象的样子。她帮人干活不惜余力,邻里往来抛米撒面,与人相处大手大脚。大家都喜欢上她家里玩,男女老少她都能处得来。她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一片欢声笑语。

    农闲时或者下雨天,我们都到她家里去打扑克,打法最多的是“够级”,六个人一桌。这种打法特别有意思,我们愈战愈勇,谁也不肯离座。打到该去做饭喂猪喂羊喂鸡了,“队长”才不情愿地起身去忙活。这时屋里屋外早已是一片狼藉,自家的俩孩子和各家带来的小孩,翻箱上柜,爬床上被,弄得鸡犬不宁。“队长”从来不觉得烦,最多扯着嗓子骂两句“娘的蛋”,我从来就没有看出她有一丝不高兴的表情。风风火火的“队长”,就连做饭也快的出奇,三下五除二一会儿就菜饭俱齐。农家有一句俗语叫“干净麻利快,吃饭不夹菜”,说的就是“队长”这号人。

    一看“队长”做好了饭菜,我们这些只顾打牌打饿了的人一下子来了精神,加上那些个翻天覆地玩疯了的孩子,大家一哄而上,捞起一张山东煎饼卷上她炒的辣味十足的菜,大口大口吃的有香有甜,美其名曰:先垫垫底。吃饱玩足,各自回家,“队长”收拾残局。

    那时就我和丈夫两个大人,我也还不大,不知道什么叫过日子,早上爱睡懒觉。常常是“队长”喂完猪,做好饭吃完刷洗完,去菜地转了一圈,我还没有下床。“队长”就大呼小叫领着一帮人马直奔我的床前,揭开被子,就挠我,说什么时候了还不起来,日头都把你的腚门晒糊了。我恼怒极了,用双手忙乱的护着自己,斥责她粗俗,“队长”这个臭女人!她才不在乎我的恼羞成怒呢,她嘻嘻哈哈地笑着,说谁还不知道,不就是你比别人长了两个大奶子吗?等你生了小孩,不信你就不拿出来喂奶。把我说的面红耳赤的时候,“老pu队长”赶紧偃旗息鼓,央求我不要生气,忘了你不是在这儿长大的人,又说老邻世居的在一块不说不笑有什么意思!我们是太喜欢你了才和你开玩笑的。我咬牙切齿说她有一张烂嘴,不过过嘴瘾就难受!大伙儿就笑着骂“老pu队长”确实生就一张烂嘴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队长”她特别爱逗孩子,谁家的小娃娃都抱。说来也怪,在她怀里没有认生的孩子,再爱哭爱闹的小孩一到她怀里就咯咯地笑的脆响。她还把自己家的“稀罕”的东西拿出来给孩子们吃。我觉得这是难能可贵的。那时农村并不像城里孩子有那么多点心零食备着,小孩子都是以饭为主。她把这少有的东西拿出来,与别人分享,况且她自家也有两个孩子。这不能不另我对她刮目相看。

    我的小孩出生以后,“队长”更是倍爱有加。一天到晚只要有空就来我家又是抱又是亲又是晃。我怕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吓着孩子,常在一旁提醒她要小心,她就骂我没有好心眼子。儿子生下来九斤,长的白白胖胖,浓眉亮眼,人见人爱。加之我们有那么多的好邻居,儿子真是没少受宠。再大一点儿,队长经常抱孩子到她家,蒸鸡蛋给他吃,还有她家的饭菜、不论好孬,都要加上一筷子送到儿子嘴里。不单单是“队长”,有好多邻居都把儿子当成宝贝,把好东西给儿子吃。至今想起来仍是温暖不尽,他们是那么的善待来自远方的我和我的儿子!

    可惜我和这些犹如亲人的邻居不能长久地共处!在儿子一岁时,我们一家三口离开了那个叫夏家楼的小村。

    临行的几日,我的心像被抽空了似的难受。邻居们陆续而至,真是踏破家门和我们一一惜别。他们说你是我们夏家楼最好的媳妇,你要回来看我们呀!“队长”和几个邻居更是难分难舍,他们为我们缝洗做饭,收拾行李,无所不为。白天推掉手头的活呆在我家里,晚上则整夜不肯离去。为的是分别之前能多说上几句话,多看我们几眼。

    爱说爱笑的“pu队长”一改往日的风火脾气,不敢说话,一说话就泪眼汪汪,抱着儿子使劲的亲,双手深情地抚摸儿子。她那双粗糙有力的大手曾经无数次把我亲爱的儿子高高举过头顶,给幼小的儿子带来欢快的笑声;她那颗善良的心也无时无刻的温暖着我,让我无法忘怀——在远方的家乡,一个叫“队长”的可爱女人、以及和“队长”一样可爱的人们,你们可否知道?——我在远方无尽的思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无题
后一篇:雪化无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无题
    后一篇 >雪化无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