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司海隆
司海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1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门徒们之六 同谋

(2014-11-24 08:51:07)
标签:

耶稣门徒

分类: 原创

门徒们之六 同谋

没有主同在,聚会还有啥意思。

昏黄的灯光下,坐着一群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的人。谁都不说话,谁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日子必须继续,只要活着,就得一日三餐。不打鱼靠什么吃喝。坐以待毙的人,我打心眼里瞧不起。我砍了大祭司的仆人马勒古一刀,割掉了他的右耳,主却医好了他。对敌人软弱,就是对自己残忍。他难道不懂吗?不想了,非议一个死去的人,是对他的大不敬。

我必须得做些什么,才不致被这沉闷的空气憋死。谁能想得到呢,他四十岁不到,竟被人钉上十字架。主啊,你死得好冤,好惨!我知道你是神的儿子,你有永生之道,可是主啊,你不等在地上建立你的国度,你就匆匆离去。

雅各和约翰还想在他的国里,一个坐在他右边,一个坐在他左边,哼!还不是坐在这里,和我一样!没有指望,没有出路,没有光明,没有温暖,没有鱼,没有饼。哭有什么用,哭瞎双眼,能叫主活过来,我也哭!可是能吗?

不行,说干就干。坐着实在无趣。想主想得难受,我必须做些事情。我,我,打鱼去。除了打鱼,我还能做什么。主啊,你把我召出来,又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如得鱼了。可是主啊,人在哪里,鱼在哪里?连你,我都不知道在哪里!

“我打鱼去!”我冲口而出,吓了他们一跳,一群懦弱无用的人,光知道发呆。不过,还好,马上有了回应,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和你同去。”走吧,既然饿不死,总得找些事做做,挣口饭吃。

湖还是那个湖。幸亏我还保留着那只船。这船主坐过。他坐在我的船上,对着岸上的众人讲道。讲完了,他对我说:“西门,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真是怪哉,我明知道费了一夜力气,并不曾打着什么,可是一股神奇的力量开了我的口,“我就下网。”网抛散开来的时候,我还在想,让你看看到底谁是渔夫。可是主啊,当我收网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重过,以致我只有呼唤同伴来帮忙。当我看到鱼儿在网里又蹦又跳,我自责,我后悔,我求你离开我。主啊,可如今你在哪里?

知道撒也是白撒,可是不撒网,我又能干什么,可以让我忘记主不在世的事实呢?我把网沉沉地丢在海里,等了一会,又慢慢地拉上来,起初同伴还以为我必能打不少鱼,所以才拉得这么慢。撒了两回,他们就不再帮我,而是坐在船头,看我把网撒在海里,再拉上来;撒进去,拉上来,好像一场表演,无休无止的表演。空网,只是空网。连一条小鱼也没有。主啊,鱼在哪里,人在哪里,你又在哪里?

这时,岸上飘来一个声音:“小子,你们有吃的没有?”我朝岸上瞥了一眼,天还没亮,看不分明,我也懒得理他。就知道吃,我们的主不就是被你们这些吃货钉十字架了吗?没吃的活该,找我有什么用?吃开喉咙喊,看你劲还不小,有吃的吗?用你问?有人回答他:“没有。”真是,留一口热气暖暖肚子,和他费什么话!“往船的右边,下网,就必得着。”谁是渔夫,用你指挥?可是手,我的手还是把网撒开,网轻轻地散开,落下。哼!咦,且慢。怎么会,会拉不动?怎么可能!关键时候,还是约翰眼尖,他说:“是主!”不是主,又能是谁!船行太慢,鱼又算的什么!我顾不上自己还光着脊梁呢,就扑通跳进水里,主知道我不是斯文的人。

我曾见主在水面上走,我求主,主说:“你来吧。”我毫不犹豫,一脚踏出船,真就在海面上立住了。一脚一脚,主啊,我向他走去。可是风太大了,浪太高了,海又太深,我这么想着,我就开始往海里沉,趁我的嘴还没有喝住冰冷苦涩的海水,我拼尽全力喊道:“主啊救我!”明明主离我还远,我话音未落,他已经伸手把我捞出来了。今晚,不,已经凌晨了,水依然冰冷,可我的心暖和和的,因为主在岸上等着我。

岸上,生着一小堆木柴火。主就在旁边坐着,火光映红了他的脸庞。火上架着一个小锅,锅内应该正煮着小鱼,有鲜鱼汤的腥香味飘过来。还有刚烤好的饼。东西不多,肯定够吃。这时他们也都上岸了,顾不得收船,顾不得拧干衣服,把主围在当中。“你们来吃。”主只轻轻说了一句,便不再说,看着我们狼吞虎咽。没有人说话。我相信,这顿早餐将温暖我们余下的光阴。

饭后,其他门徒去岸边整理渔网,主把我留下,坐在他身边。我笑眯眯地看着主,等他吩咐我。主说:“起来吧,你要走的路程还远,只是莫再撇开羊群,干这打鱼的事了。因为我已经召你出来了,我已经为你死,” 主伸出双手,钉痕依然鲜红。又叫看他的肋旁,枪眼依然鲜红。“你当好好为我而活。”

从此,革尼撒勒湖边少了一个渔夫。 后来, 我们聚会的时候,我在弟兄中站起来,讲了一些话。后来就说我一场道使七千人悔改,我哪里有这个本事,我只是个无学问的小民。只是我睡前,还会经常想起那个早晨,那点火光,那鱼汤,那饼,当然还有主,那个拿撒勒人,然后酣甜地睡去。

                                          2014年9月27日上午写就,2014年10月19日修改并录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