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梓文
孙梓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234
  • 关注人气: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创班笔记(组诗)

(2013-12-11 21:11:42)
标签:

青创班笔记

龙泉

桃花

文化

分类: 诗林漫步

青创班笔记(组诗)

 

     孙梓文

 

巴中三兄弟同登巴金陈列馆

 

怀抱锦绣河山,你悄藏在一幅

写意竹林之间。我们怀揣感恩节的

薄暮,折绕千回,方才敢沿画幅的边沿

沿着家春秋的楼梯,登上雾雨电的门楣

 

你笑靥如昨,童心未泯,宁静致远。仿佛

说着:“三两人就足矣,何须

车水马龙,喧哗不休”。

墙体斑驳,照片剥色,你也依然

安如泰山,蔼然可亲

 

窗外有新婚锣鼓,你把文学

当酒钱,送去微笑和祝福:“生儿育女

也是功课,如有书香相赠,定然收获多多”

你见我们留连,一样殷望切切:“你等三人,前来

逡巡,似有所得,也得早早回去午休,下午还要听课

那张先生的咯噔一课,倒也勉强听得”

 

在龙泉学习遇妻子生日

 

桃花为笺,龙泉到成都只需一缕风的距离

你从巴山逶迤而来,带来千山万水

只为离我能更近一点

嗅到你的芬芳

 

此刻,桃花隐逸,瘦笔难落朱墨,就扯心花半页

铺展,将一些语句落下,叮咚,如桃花

次第孕育

 

这怀中文字,就当明年的桃花,预支

呵,月光不要多情,龙泉到成都条条

道路通畅,华灯明亮,无须照耀

我就暂借那一缕风,在桃花

没有的盛开之前

抵达

 

桃花酒

 

叫天气晴朗一些,再晴朗一些。叫龙泉的桃花酿制

一坛桃花酒,减去一份杏花酒的潮气和谦逊

酡色,就酡色吧,让这首刚写的诗

也染上酡色。旁边那位才子

刚写了卓玛,又写了雍措

 

那高高的贡嘎山,早已白雪飘飘,就送他二两桃花酒

再送他一匹枣红马,去那边邀来会当凌绝顶

的白,和桃花比试春天,哪个来得

更早一些

 

文脉

 

除了桃花,龙泉驿更应该让我们记住的

是四川文脉,中国文脉

我看那窗外西岭之雪,正浩荡而来

而龙泉山脉,延绵起伏

从容一笔,就向东方更东之处宕延

 

此时,没有桃花,是十一月的小雪,桃花安睡

在文字的格子窗,在那七十多位

才子佳人的心里打了一个呵欠,依然安睡

粉色的裙裾妩媚生香,一时咯噔了沉睡的诗人

 

帘外竹林,有少年打马而来,携五斤米酒

趁夜色未眠,把龙泉的桃花

提前染色,可惜打翻了调色盘,弄出些声响

惊得那沉睡的桃花一个翻身

就见一片月光浮动的桃园里

流淌着粉色的文字

 

病中书

 

病了,也幻想成一场宿醉,像是多年前就为这里感冒一回

病了,也幻想成一场涅槃,像是命运必须在这里焠炼一回

不然,从贡嘎山到光雾山

怎么交换彼此的白和彼此的红

 

可知,那都是惊艳的色调呵,生命赋予的色调

此时,雪未歇,花未红,红叶已飘零

而我忒地病倒在巴金文学院多情的草木之中

病倒在巴金文学院阳光斑驳的门扉中

病倒在巴金文学院急急走来的老师和同学们浮动着梦想的脸上呢

 

此刻,大风吹过龙泉,桃花正浴过冰雪,从西到东

向三月里赶。我敢说,她也在病痛中

经历一场生死之恋,要将那一滴纯洁的雪水

滴落在最初开放的桃花之上,然后纵身消逝

而我热爱的文字啊,它还怀着惭愧的病痛的折磨

在我中年的怀里,寂寂着冬眠

 

也写到铁,一枚生锈的铁钉

 

我病了,如一枚生锈的铁钉

斑驳的痕线上

停留着燕雀的鸿鹄梦

停留着蜻蜓的蝴蝶飞

停留着岁月的舞鞋忆

 

而您,是一位老铁匠

将我投入巴金文学院的熊熊炉火

让我哭泣着燃烧或者飞翔

那梦,那飞,那忆

都忘记了时间的灰和空间的尘

在龙泉的桃树上,摁一朵粉色的桃花

让我明年来取

 

写给巴金

 

你没来为我们授课

你的笑脸也有些模糊

其实你的离去,还不到10年

听说,这里成了休闲喝茶之所,朋友聚会之地

课堂上,有老师也说出了那句——把心交给

读者——我看到斜照到他脸上的阳光

明显地抖动了一下,我心里跟着

就咯噔了一下。有灵犀的人

就是神

 

我们漫步在林间,花丛

像一只只蝴蝶,绕着树丛飞

不是蜀道难里雄飞雌丛绕林间的那些鸟

确实是一只只蝴蝶,尽管有的刚刚化蛹,但我是

如此坚定,因为我看见这几天的龙泉

夜色是如此之迟,超出了我们想像

那叫做光明的,一线,一缕

正在朝这里集聚

 

笔记

 

这回我没有偷懒,老师们讲课

我们都录了像。哪知道

比我更勤奋的,是四川作家网

我就来了个一网打尽,做成了我的笔记

那些老师提前备课的时间

我也勾勒了一笔

甚至同学之间的讨论、交流,甚至晚会

我也在那上面划了一条重点线

 

殷切的希望,和像桃花一样迷眼的知识

大珠小珠落玉盘

原来发表的作者和慧眼识珠的编辑

济济一堂:把真正的好作品拿来!

多么振聋发聩的集结号

是我最后的一堂笔记

       2013年12月6-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