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梓文
孙梓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80
  • 关注人气: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练习:我能想到的结局,如此悲凄

(2012-12-28 17:10:17)
标签:

成都

笔记

梦里

诗句

杂谈

分类: 诗林漫步

我能想到的结局,如此悲凄

                

         孙梓文

 

我能想到的结局,如此悲凄。

披着寒冷的夜色,握笔。如握一支丢失多年的竹篙。

从一片静水划向另一片静水,没有欸乃渔色。

失声的女子,丢失的手帕,在残荷间独自空弹一声远唱。

 

我能想到的结局,如此悲凄。

集结的诗在柜子里默诵日夜。你却举着我

当初的笔迹,向世人求证我的才气是多么虚伪。

那隐藏在字里最初的爱情,还在一张纸上固执地寻找一枚锈红的浪漫与诗意。

 

我能想到的结局,如此悲凄。

如一棵无名的狗尾草,卑微、敏感、怯懦,匍匐在无语的大地。

冬夜熊熊炭火,近在咫尺。无法穿越的温暖依然难抵内心。就如

难以穿越无边无际的黑暗,阻止我轻触窗外漏下的一朵月光或者一瓣阳光。

 

我能想到的结局,如此悲凄。

在梦里我四处寻找纸笔,为多时未涌来的灵感手舞足蹈。我的诗,

还躲在20年前那间教室那张残破的课桌里,不知道是否曾经通过一条秘径

抵达过你的手心或者内心。那些诗的奇遇,是我与你独有的秘密。一经撕开,

固定的只是记忆,碰碎的却是不再回来的青春,红颜和少年壮志。

 

我能想到的结局,如此悲凄。

村庄和故人,都在远去。即使有人获得诺奖,

将村庄的名字抒写进世界,也无法挽留它当初的纯真,包容,无欺。

攀援的皱纹与衰老的叹息,在村庄的小河里偶尔激起涟漪。

青葱少年的那些诗情、爱情、张狂和高蹈,是否还可以找到一亩三分地。

 

假如,你不慎将她——我吐出的黑色的文字,

视为我与你绝代芳华的罪证。

那是我没能想到的结局,如此完美,又如此悲凄。

                       2012年12月11日,28日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