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苗雨时
苗雨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4,749
  • 关注人气:4,6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秋色深深深几许

(2021-07-29 05:54:11)
分类: 诗评

秋色深深深几许

                                 ——读云水咏秋古诗与新诗

            

秋色日深,凉风扑面,诗人迎着煦微的阳光,在大地上徜徉,遥望,远山如黛,近看,碧水澄澈,环视四周,天空有大雁南飞,坡地有牛羊点点,收割后的田野显得有些疲惫,而新播下的小麦的籽粒却透露着生机,那带着霜花的小草正由青而枯,那风中摇曳的树叶则由绿而红……

夏去秋来,喧闹与沉静、激荡与澄明,在链接与转换中,大自然的生命轮替感应了万物生灵,而诗人的心境也应和了季节的脉动。在低徊中趋于安宁,从安宁里渐生淡远……

于是,“应物斯感”,“神与物游”,诗人秉持两把琴弦,弹奏了秋之古韵与新声!

其《古风·聊以遗怀》之一曰:

 

     秋高望所思,孤鸟飞阡陌。

     澹然至人心,白云无所托。

 

秋高气爽,仰望长天,触景生情,若有所思,田地上的鸟儿,孤单地飞旋,恬淡的气韵,侵入内心,而那天空中飘游的白云,悠然自在,似乎无所喻托,但却也映衬了我的寂寥与平和……

    其《绝句四首》之一如此吟唱:

 

    惊时最是南山畔,篱下黄花今始开。

    还我人间一白羽,推窗放入清气来。

 

推窗临远,突然发现南山景色的变幻,而猛然醒悟到篱笆下的菊花也已经开了。一下子进入了陶渊明的诗境:“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两者一疾一舒,然而在急缓的对接中,却同样是持守中的一份精神飞升。而且,今天比古代,更多了一层开阔的意向,那就是开轩纳秋气,让灵魂化作一只白鹤,排空而去……

云水不仅写古诗,而且写新诗。其古诗有新意,有现代的色彩;其新诗藏古韵,蕴含着博大的艺术精神。

她写《在秋天很静的时候》。这首诗的语境有一种相反相成性:一方面她把秋的静寂、空寥推到极致,说它有“悄无声息的美”;另一方面她又于静中倾听到了草丛里的虫鸣。于是,她把爱潜伏在暗处,决定在深埋中等待,等待与草木一起重生。这虽然彰显了现代人与自然中蕴涵的爱的力量,但从中我们也不难窥见老子自然人生的哲学奥义,即以静制动,大自然在静中孕育着生命。

她《写一首诗给落叶》。落叶飘零,在古代诗词中,常常是叹逝伤怀、感慨人生迟暮的象征。但在诗人的新诗中却是另一番情怀、别一样风景:落叶呀,飘进窗口,似乎与我告别。回想我们的机缘际会,仿佛得到神的佑护,从不相识到相识,再到融为一体。任时光老去,老去的时光中又埋下了欣喜的种子。我问落叶,对秋的理解,它无言而飘远,只留下我悲伤的思索……诗人在和落叶的对话与倾诉中,表现了人与自然在季节更移中的生命形态,也凸显了诗人在与天地共感里所生发出来的人生的寂寞与悲哀。

她穿越时间的“流逝”,企望“月亮慢下来”,脉脉地带给人间以幸福,然后她心存爱意,来到古老的运河边,拥抱运河的“清晨”:那“清鲜的空气”、那“路上的车辙”、那“葱郁的杨树林”、那“甜美的小白菜”、那“小鸟”、那“苹果园”,一切都在熟稔的“宁静”与“明亮”之中,她坐下来,坐在草丛里,和花草一起都变成孩子,共享这和谐自在之美。经历这样的一次自然洗礼之后,她好象换了一个人:

 

    哦,如果薄雾散去,你们看到我

    那一定不是我

    我被河水洗净,早已赤着脚

    走回去

 

这“走回去”,是重新找到自我,皈依于生命的本真!

当今中国文化转型与重构的时代,如何承继诗歌传统,使之与新诗的现代性融合,是时下诗人们创作本土现代诗的一个急需探索的课题。云水既写古诗又写新诗,想必会有她的心得和体会。从她的创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古典诗歌的根本的艺术精神是“生命的自由”,而其哲学底蕴是“天人合一”。生命涵泳于自然之中,如鱼得水。这些如果得到现代阐释,无疑为新诗注入源头活水。而五四新诗,是借助外国诗歌的理性思维,在与传统的断裂中产生的,虽有异质的活力,但终因先天不足而显得脆弱。如今,由于社会的巨大转折,在全球化文化语境下,中国和人类面临着相同的生存危机和困境,即焦虑感、孤独感和恐惶感。怎样恁借东方智慧和西方理性,化解这一难题,使中国现代新诗自立于世界诗歌之林,云水诗歌创作的尝试和探索,是有其价值和意义的。她的古诗,以成熟的艺术形式,传达现代人与古人相通的心境,因为“秋”作为原型意象,它所负载的人与自然感应的情怀,在今天的艺术中,仍葆有普世价值。“生之永矣,白云为师”,不也正是现代人营造精神家园的需要吗?云水的新诗,当然立足现实,立足中国市场经济的兴起而造成的人的灵肉分裂与人性异化。这也是自有史以来就存在的人类与世界对立的永恒主题。人的生存突围与精神返乡,固然需要西方理性反思的生态哲学,但中国古代的人与自然和陆相处的生存理念,不也为我们照亮了灵魂的回归之途吗?所以,诗人感叹时光无情,昨是而今非,人离故乡越来越远;所以,她请求月亮慢些走,让人们好好享受人间之爱和生之快乐;所以,她在运河岸畔,以水的澄净,澡雪自我的心灵,使生命超脱世俗而卓然于大地之上,与自然万物并生共荣……

至于诗歌的艺术建构,中国传统诗歌重表现,重形式,以意境为最高的美学风范,是一种美的艺术;而西方诗歌则崇高哲性,注重再现,强调个性,呈现一种智性美。因此,现代新诗应把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创造出民族化的现代性的中国新诗。云水的诗歌正是朝这个艺术方向迈进的。她的诗中,不放弃人与自然的哲理思致,又追求意境的达成与完美。她的诗歌的话语方式,既有日常口语的生动,也有古代汉语的典雅,又融汇了现代书面语的形象深度。尽管她的新诗没有像古诗那样,形式整伤、格律规范,但在诗歌的建行与完形中,也应运着内心的波动,词语跳脱流转,句子长短搭配,起伏有致,委婉多姿,表现了一个中国现代女性光彩流溢的生命的跃动。对她的诗歌的整体的气韵和风致,我们的认知是,恰如她的名字所昭示的:

那流动飘逸的云水,在自由舒放中,拂过轩窗,掠过草木,漫卷长天,转瞬间充溢了辽阔的山河,而浸润出一片光华而柔美的优雅与瑰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漫议“诗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漫议“诗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