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苗雨时
苗雨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771
  • 关注人气:4,4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井秋峰的诗

(2019-07-25 15:01:11)
分类: 诗论
                           春风下,浅草向柳丝的挪移

                                         ——评井秋峰的诗

                                                    苗雨时

 

 

   秋峰的诗,多为小诗或短诗,尤其是早期诗作,往往意象单纯,思致简约,话语干净,洗炼。给人的深刻印象为:平实、素朴、清明……

   犹如一派《浅草》:

 

        我的诗,也许,不过是一片坡地上

        刚刚探头的小革

        柔弱又顽强

        绣下一丝一丝的绿

        在春铺开的床单上

 

   此诗作为诗人大部分作品的象征,是有文化历史原型的。唐代诗人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诗云:“天街小雨润如酥,遥看草色近却无”。这里的旷野“草色”,正是“刚刚探头的小草”,它们“柔弱又顽强”,虽然远看似有,近看似无,但却是一年春光中最美的包孕未来的景色。

   秋峰的诗,属于乡土书写。以《浅草》为先导的一系列关于家乡风物人情的诗作及其艺术风致,是与诗人家乡的地理物候和他作为土地之子的禀赋相适应、相契合的。文安,自古称为北国水乡,西接白洋淀,东傍子牙河,大清河从域中流过,呈现河流游积地貌,从西南向东北倾斜,地势平担、开阔。长期以来,自然风光,相对单调,百里长堤,千顷禾稼,天上飞鸟,水边芦苇;人们的生存方式,也相对单一,起早睡晚,春种秋收。即使现在大规模的现代化建设正改变着一切,然而,作为文化历史的底色却仍葆有农耕文明的恒久性。秋峰自幼生长在这块土地,童年摸鱼捉蝦、张网逮鸟的记忆,一脸水、两脚泥的戏耍的回想,内在地萌动了他以苇眉子编簍似的诗的最初创作。

    诗人以诗留存了家乡的一年四季的轮替,也留存了家乡的人文习俗。他写《四月的乡下》,“一张铺开的纸/春雨是行走的笔/画了杏花红/画了梨花白/画了满眼青苗绿”;他写夏天,《大雨骑着白马》踏踏而来,“由远而近/我听着大地上漫无边际的蹄声”;他写《秋》,“春华秋实,在北方/一场雨后,谷穗金黄”;他写《冬日田野》,“丢了叶子的树/望着远方/是站在寒风中的母亲”……。他也写乡俗中的《热热闹闹庄稼人》,“过大年”,“村里的酒气冲天”,“酒解乏/庄稼人十二个月过一次大年”;“听大戏”,“《秦香莲》/听过上百遍”,“却百听不厌”;“出大殡”,“吹吹打打,哭哭啼啼/一个故事结尾了”,人生达到“高潮”。此种历史风俗,隐含着乡下人的苦与乐,以及面对生与死的达观……

  他的诗,倾注较多的还有当下现实中的弱势群体,但这一群体也多是来自农村的人。他把对乡土的爱转化为对这些人的同情和悲悯。他写《看大堆的》人,一个在工地上看管建筑村料的老人,已年愈古稀,却离开温暖的,整天“守着水泥、钢筋、沙子、木头过日子”。清晨起来,察看材料,顶着凛冽的北风,他那“旧兮兮衣服和乱草般头发”的佝僂的身影被阳光刻印在工地上,清晰而苍凉;他写《工地短章》,那些工友们,“吃”,“一天三顿饭,就是充饥/是给机器加油”,“穿”,“简易工栅闷热难耐/工人们一丝不挂还想脱下什么来”,他们用汁水、泪水、血水浇铸了大厦,“大厦落咸了/工友们用目光给它拍照”;城市里,喧闹繁华,灯红酒绿,但也有乞者的“木棍”敲响在酒店前,那颤抖的手,颤抖的声音,犹如“一盏油灯的火”在北风中飘摇、明灭……

  诗人也有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爱情。但此种情爱,也是乡土培植的恋情。它深厚、高远、执着,与草木的生命一起同生共长。他曾说:“从我的身体里,搬出一些小草,一些花朵”,甚至常以地里的庄稼自况、自许。所以,他的爱情,有草木的质地,是树与树的“在地愿为连理枝”。他写《两棵树》,树的人格意象,抵御着时间的流逝,抗拒着风霜雨雪,以生命托举着爱,顽韧,挺拔,“根入土里,身在云中”,那阳光、星子、鸟鸣、露珠,是他们缤纷的情感,那远隔南北的河流,是他们心灵的伤口,但他们持守着各自的独立,枝叶传情,根须相向。并在沉默与不屈中,体味着生命的苦与甜,在内心深处珍藏着无价的受。永这那么忠贞,那么无愧无悔。他们等待着一把钥匙开一锁,让心灵相互打开。就这样,一年四季,他们的爱在天地间“叮当作响”,他们的精神火种,成为照亮彼此的“灯盏”……。如此的爱,今生来世,地老天荒!

  秋峰的诗写姿态,不是居高临下,而是“低势”进入,他弯下身躯,匍匍于大地,平视其上的自然万物与人情世故。亲和与善待它们。他有一颗平易、善良的心,从不傲视一切,而是小心翼翼地关照外物,点点滴滴地打理人性中的温热。他的诗歌的孕育,是在从容,淡定的心态下默默开始的。他们心境如一泓明镜般的池水,没有风的时候,世界万汇映现其中,一有风袭来,便掀动阵阵涟漪,那自然与人世的映象都活动起来。这风是灵感,是直觉,那活动的意象,就是徂徕着的想象。这就决定了他诗歌的情调,冲淡、轻快而充盈。由静而动,动由静生。符合老子的自然哲学。而他静中之动的意象。在诗的境界营构中,则核心意象集中,伴生意象疏朗有致。他的诗,是生活诗,也是意象诗。生活质地造成了意象的美妙。如,他写雨中《白洋淀》,淀水中,“一朵白荷,只稍稍动了一下/又被雨拍着入梦了”,这雨雾中的“白荷”,从挺立到入梦,刹那间,映现了白洋淀的浩渺与苍茫;又如,他写家乡的小村庄,“荀家务像一枚月亮了/总是在深夜出现”,“月是故乡明”,一枚圆月牵动了他多少对故乡的眷恋和思念。……,而他诗中生活与意象所依托的话语构成,其相应的特点则是:用语言创造诗性语言,无论是呈现,叙写,还是言说,都既不罗嗦、烦琐,也不隐晦曲折,更没有迷宫式的炫枝,而是言为心声,口语入诗,真实在场,物象灵动。它的独特的语感,平缓而渊深,浅近而悠远,素朴而光华,颇有点洗却铅华、返璞归真的意味和韵致。其整体艺术风格,不仅是“道法自然”的“俱道适往,著手成春”,而且又有几分“明漪绝底,奇花初胎”的“精神”(司空图《诗品》)。总览他诗歌的发展演化,由稚嫩到成熟,如果用他诗中的意象作比附,那就是,从沾露的“浅草”的有无走向雨润“柳丝”的秀丽与浩荡:

 

        袅娜 的柳丝

        怎么会有如此的力量

        把我心里冬的石头搬走了

 

        丝丝春雨

        蘸着何种墨啊

        画了万里河山

 

  这就是诗人的人格襟怀和他的诗的艺术流韵!

 

                                                                         廊坊师范学院文学院

                                                                            苗雨时诗歌工作室

                                                                             2015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