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苗雨时
苗雨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4,326
  • 关注人气:4,4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诗百年生命长河中飞溅的浪花

(2019-03-16 10:17:19)
分类: 诗人论

  新诗百年生命长河中飞溅的浪花


  

        新诗百年生命长河中飞溅的浪花

                                ——对某些诗歌作品评价争议的述评 

苗雨时

 

中国新诗是五四文化运动中,以白话代替文言的语言根本性变革,而催生的一个现代性的文学品种。自1917年胡适在《新青年》第2卷第6号发表《白话诗八首》算起,至今已历经了百年。百年新诗从草创、成型到发展、建设,走过了艰苦而卓绝的不断创造的路程。新诗百年,在坎坷中探索,在曲折中前行。失败、成功,经验、教训……在一次又一次的迭宕中,取得了极为重要的历史成就,并积淀了最可宝贵的精神遗产和艺术传统。

在纪念新诗诞生百年之际,人们对新诗史,进行回眸、反思,梳理、总结:或者在百年风云变幻的文化历史语境下,追寻诗人以个人历史想象力所承载的民族灵魂带着血泪与火的强劲脉动;或者从新诗自身涌进的潮汐出发,厘清各种新诗思潮的演化和多种流派生歇的轨迹;或者进入诗歌的内在肌质,从话语转型,审美范式的变奏,形式体制的多样生成等方面,归纳出新诗的美学拓展和艺术流脉等。这些都有长篇学术论文发表,或专著出版。而以我的视野和学识,无法做如此宏阔的观照和历史的叩问。但为了纪念新诗百年,我想出了一个简便而有效的方法,那就是发展中曾经一次次发生的关于某些作品评价争议的实录整理。因为我积累了一些这方面的历史资料。也许这样做有这样的好处:具体而微,看似一朵朵浪花的激溅,却也可以透视新诗涌动的深邃与张力。并且深切地认知,不同诗人个体的人文理想、诗学理念和艺术更新走向。由此反观新诗的生命之河,也正是这一个个飞迸的浪花,推动了新诗的急流涌进。这里,按照新诗发展的整个流程,依次予以述录。不求全面和没有疏漏,只选择十几个影响较大并有一定诗学意义的作品争议,进行简略介绍和评述。目的是为新诗百年立此存照。

 


 

冰心小诗的情与理

 

冰心,原名谢婉莹,笔名冰心。1921年加入文学研究会,在散文、小说、诗歌方面展露才华。冰心的《繁星》、《春水》1922年在《晨报副镌》上相继发表以后,这种被称为繁星格春水体的小诗,引起了人们竟相仿效,掀起了一场小诗运动。正象胡愈之当时指出的那样:在杂志报章上散见的短诗,差不多全用这种新创造的Style(文体)写成的,使我们的文坛,收获了无数粒情绪的珍珠,这不能不归功于《繁星》的作者了。”1923年《繁星》《春水》结集出版,这作为冰心诗歌的代表作,也似乎成了当时小诗运动的里程碑。

小诗兴盛的原因,一是受了外来的影响。1920年周作人翻译了日本的短歌和俳句,同时报刊杂志上也翻译介绍了印度泰戈尔《飞鸟集》中的诗。冰心是直接受了泰戈尔影响。二是主观欲求,周作人在《论小诗》中说﹕《如果我们怀着爱惜这在忙碌的生活之中浮到心头又随即消失的刹那的感觉之心,想将他表现出来,那么数行的小诗便是最好的工具了。《繁星》、《春水》就是作者搜集了平时零碎的思想而写成的。

冰心的诗集出版后,受到了评论界的关注,两年间有梁实秋、化鲁、赵景深、李士魁等人的文章发表,虽无激烈的争论,但观点也不尽相同。梁实秋在1923年《创造周报》第8号上的文章《<</span>繁星> <</span>春水>》,批评了她理智富而感情分子薄。他说:

 

    我们若觉得这人生是冷漠的,我们若须求同情和快慰,那么闯进冰心女土的园地恐怕没有不废然而返的 ,因为在那里只能遇到一位冷若冰霜的教训者。

 

一位读者肖保璜不同意梁实秋的观点,在1924326日《晨报》上发表了《<</span>春水>的回响》,他写道:

 

我读《春水》,总只觉得她是极自然的,又是极低弱冷峭的,……第二点也许会有许多人和梁先生唱同调,然而我们这种本来就低弱冷峭的人,总觉她是我们的挚友,是我们最对症的清凉剂,我始终赞成,爱慕她。……

 

鱼常也以一首诗表现自己读《春水》的感受(《春水》载1924年《文学》第125)

 

      象在炎夏永长的中午,

        在绿荫如盖,芳草油油的地上,

      卧听那山谷中琤琮如碎玉的清溪,

        安闲地和平地节奏……


其他评论家如赵景深等,还从诗集的童心、母爱的主题、的背景和用字的清新回忆的甜蜜等方面进行了评论。

    诗是主情的,但也允许理念入诗,只要它来源于诗人生命的体验。好的哲理诗往往是理、情、形三位一体的。冰心的诗多是如此,它们反映了那个时代青年知识分子无法排遣的苦闷与忧伤的情思意绪。这是无可厚非的,而且在发展新诗的品类上,这些东方风韵的小诗也是一种独特的创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