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2011-10-10 19:55:53)
标签:

艺术与科学

文化

未知博物馆将于2011年9月组织一个新的展览,展览的基本构架是由六个不同的主题组成,其中三个主题为:图案,漩涡,遭遇,另外三个主题为:对称,消失,地理的精神分析。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展场展示。我们也联系到科学松鼠会的科学研究者桔子,方弦和《新视线》杂志的艺术总监彭杨军和陈皎皎,我们将与他们在这些话题作持续的对话与讨论。并在这些讨论的基础上进行艺术的实践。

自然现象是一切人类文化的缘起,人类的历史也是人类对自然宇宙认识的历史,而从远古到现在,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有非常巨大的改变,人类建立了庞大的关于世界的知识体系,但是世界对我们来说仍然是未知的,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世界,在我们的有限发现之外一切仍然是个谜。科学家以实证的方法去探索自然宇宙的现象,以获得对世界的真实了解。今天,这个真实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远远超越我们的日常感知范围,,甚至我们可以说科学是以某种抽象理性的方法去猜想和推断这个世界的存在方式,艺术起源于对世界的模仿,再现,天地山川植物动物以及人类自己都是艺术描绘的对象,艺术从某种程度来说是要描绘真实,这种真实通常是指感性经验的真实。但什么是真实的判断是依赖于认识世界的方式,艺术发展史也是从对表象的直接模仿到通过认识方法的折射而建立图像的过程,今天虽然我们还不确定上帝是否存在,但认识世界的方式几乎完全在科学的基础上建立的,比如我们尽管觉得自己的手表应该走得和北京时间一样准,但我们都相信相对论是正确的,尽管我们从未真正从太空上看过地球,但我们相信地球是球形的,今天的艺术观念与科学的认识方式密切的联系,是不言而喻的。

我们所给出的几个主题:图案,漩涡,消失,对称,遭遇,地理的精神分析,这几个主题从科学的角度来看,都是很有意思的话题,图案总是以数学和几何学的方法构成各种不同的排列方式,或者说所有的图案都有它对应的数学公式和方法,尽管图案最初是模仿自然界的现象,在数学中的斐波纳契数列(黄金分割数列)形成的螺旋线是漩涡的形状,植物树枝的生长方式,动物皮毛的斑纹,贝壳表面美丽的图案,乃至生物器官的运动节律形成的图形,,沙漠的沙丘形成的形状,都与这个数列有关。对称性在图案中是非常常用的结构,柏拉图的正多面体是对称的,平面正几何形都有对称的性质,对称在自然界中无处不在,六角形的雪花,这些自然型都有旋转对称性,绝大多数的生物都有双侧对称性。漩涡是自然界中最为神秘的运动方式,龙卷风和水中的漩涡,宇宙中的星云和双螺旋星体,以及物理学发现的时空漩涡,到今天为止,漩涡是流体力学中最难的课题,海森堡说:“当我去见上帝时,我要问他两个问题。为什么有相对论?为什么有湍流?我很相信他能回答上来第一个。 ”漩涡形成的图形是非常美妙的,中国易经里的太极图就是一个漩涡的图式,飞机发动机的扇叶也是漩涡的形状,漩涡图形在旋转运动中会产生让人眩晕的感觉,而且会因为旋转的不同方向产生消失或生长的感觉。消失是关于存在状态结束的描述,这是对我们感官感受的描述,但在物理学的认识中没有什么会真正消失,存在与消失只是粒子的组合方式的运动变化而已,这样的认识方式与佛教的无我和无常的观念很接近,无我是指一切事物现象都是其他更细微现象暂时的假合,没有一个真正不变的自我存在,量子力学对微观世界的探索到今天,已经发现了组成原子核的微粒,但是这些微粒子能否再分还是未知数,但消失这一现象在一些粒子运动中存在,正粒子在运动中会与负粒子互相湮灭。而新的弦理论认为微粒子可能是极为细微的弦的不同频率震动所产生,而弦所包含的空间维度也是很多的,而不是我们通常的三维观念。遭遇是不同事物相遇的机会和概率,所涉及到的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在几千万分之一的几率里遇到你爱的人?宿命论者的论断是必然性的,就是说那是一个无法逃脱的命运,正如卡夫卡说的:尽管猎狗还在院子里嬉戏,而猎物飞快的穿越丛丛荆棘不断的逃跑,但它不知道几小时后仍然会丧命于猎狗的围猎。但不可知论者可能不相信什么宿命,没有前因后果,两个孤独的事物在孤独的宇宙中偶然的相遇,偶然性的碰巧,但是科学家会计算出这个概率,也就是说在不可知的偶然性中找到微乎其微几乎不可能的必然性,这是非常严肃而可笑的一个结果,正如在地球人类指纹的完全重复的几率是640亿分之一,而人类只有60亿人,所以指纹不会重复。这样的结论听起来理所当然而又有一种荒诞感。地理相对于前面的命题是形而下的应用学科的话题,但是前面的所有内容都可以在地理的范畴中找到具体对应的自然现像,另一方面是我们对其有特殊的兴趣,我们让图案,对称,漩涡,消失,遭遇,这些比较抽象的结构和运动方式又回到自然的本来的面貌中去体会和发现,精神分析本来是心理学的术语,而对地理进行的精神分析是对我们自身的认知方式的分析和反观。 

这些主题的关联性并非仅仅由阐释来建立,而更是通过作品的形成和对话来建立,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新的展览结构方式来建立其这些主题之间的对话和关联,通常传统展览以一个主题的展览概念作为展览的核心理念,从这个核心的想法出发来找到适合的作品和艺术家来参与,艺术家通常也适应这样一种模式,这个展览由艺术家提出不同的概念来形成不同维度的意义之网,艺术家和参与者在这个网中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也可以与这些概念点既保持联系同时也可以保持距离,不是通常的一味的趋近。而且作品可以和几个不同的概念同时产生联系,这种多向度的创作思维方式也会带来不同的作品形成方式,另一方面是在展示方式中让作品与作品之间的关联是主动和多维度的,而不是一个主题概念把他们简单的绑在一起。在三个不同展厅的内容是相互关联的。

 ”漩涡“这个主题是应中央美院美术馆邀请,加入“超有机”展览,漩涡是关于运动和维度的命题,我们将会制造一些运动的装置,这些装置将制造一个运动的场域,一个开放但混乱的流体力学实验场。这个场域对整个展览中的超机械的命题有一个契入。

这个项目的展示对于未知博物馆来说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我们将持续和深入的对艺术与科学的命题学习和探索下去,我们也期望更多对此感兴趣的朋友加入这个探索之旅。

 
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漩涡》的全景图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桌子是廖斐的作品,在空间站,时代美术馆,CAFA美术馆三个部分,廖斐都有用风扇做的作品,这些作品之间形成了关联和对称,又有不同的指向,这件作品与对话有关,也与流体力学的湍流有关。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前面的尖梯子是邱黯雄的“逐渐消失的梯子”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地上灯箱作品是刘一青的照片,拍摄的是自然界中与图案有关的生物和物质。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现场:靴子是廖斐的作品"每一寸物质"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郑焕作品。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前面的装置是吴鼎作品。原计划是通过变压器打开灯,因为消防规定不能通电。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现场,前面是郑焕的“矩阵湍流”,后面的木架和与“矩阵湍流”连接的绳子是邱黯雄根据现场做的结构装置。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郑焕的“矩阵湍流”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艺术家陈轴在现场看未知博物馆的《冥想台》画册。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吴鼎的装置,这个作品与他和廖斐在空间站合作的“乒乓球桌上旋转的日光灯”有对应关系。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廖斐作品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廖斐作品:地球仪不倒翁。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郑焕和廖斐在他们的作品前。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廖斐的地球不倒翁,和陈亮洁的阶梯。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邱黯雄和吴鼎。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郑焕的“矩阵湍流”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现场全景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吴鼎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观众通过矩阵湍流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艺术家杨心广走过“矩阵湍流”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郑焕和吴鼎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四个方形喇叭,里面播放的是NASA的宇宙探测器在宇宙飞行中收集到的粒子流,太阳风,宇宙射线等信号转换成的音频信号。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科学松鼠会和果壳网的成员来参观和商谈合作。从左至右:邱黯雄,果壳时间的田晨,松鼠会成员(名字忘了),松鼠会的桔子,廖斐,郑焕。

《图案-漩涡-遭遇》第三部分“漩涡”在CAFA美术馆现场
电脑是用来与空间站和广州时代美术馆做网络视频连接的,但是美术馆这个空间没有网络也没有wifi,最后只能放一些其他部份的现场图片来弥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