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客等级:
博客访问:262,235,476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2019-05-21 07:23:13
标签:

杂谈

(爱股票 齐丹)

自康美药业和康得新连续暴雷后,无论是投资者、市场人士还是交易所都格外重视在拥有高货币资金的情况下,不断向金融机构借款的公司。

与亨通光电和东旭光电被质疑的同时,国内LED龙头公司三安光电(600703,SH)遭到交易所21问,其中很多问题都直接拷问上市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一、现金迷局

三安光电主要从事-族化合物半导体材料的研发与应用,主要产品包含LED芯片、LED特殊应用和第二代、第三代半导体芯片。公司产品主要用于照明、显示、背光、农业、医疗、微波射频、激光通讯、功率器件、光通讯、感应传感等领域。

公司的控股股东为福建三安集团有限公司。2008年7月,三安光电通过反向收购天颐科技登陆A股市场。在登陆A股后,三安光电一度表现的可圈可点,一方面它为控股股东三安集团贡献了大量的现金流,同时也让A股的投资者获得了不菲的收益。

但在2018年,有些事情悄然发生了变化。一是根据三安光电2018年年报,三安光电的收入和利润近六年来首次出现了下降,与此同时上市公司主打LED产品的毛利率减少了8.25%。另外尽管有着一个非常赚钱的子公司,但根据此前媒体报道称,三安集团非常的缺钱。

根据三安集团披露的信息,三安集团合并报表口径下的资产总计为554.31亿元,总负债为357.08亿元。如果扣除合并报表中属于三光光电以及与之相关的少数股东权益,则归属于三安集团的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仅有71.2亿元。

当上市公司很富有、控股股东很穷的时候,潜在的资产侵占就可能发生。而当我们翻看三安光电资产负债表时,我们能够发现很多疑点。

与康美药业和康得新相似,三安光电的最大疑点来自其货币资金。根据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公司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44亿元,当年上市公司新增短期借款29亿元。

公司2018年一季度到四季度账面货币资金分别为52.69亿元、41.81亿元、41.38亿元和44.06亿元。在公司拥有大额的货币资金的情况下,其不断通过金融机构借款显得异常。

一般来说,公司的存款收益和理财收益总是要低于公司借款所要花费的费用。三安光电的年报显示也确实如此,三安光电2018年利息费用大约为1亿元,而相关的利息收入只有0.47亿元。

考虑在2018年三安光电货币资金为44.06亿元,而金融负债总额为34.60亿元。在拥有充足货币资金的情况下,不断借钱本身就不符合商业逻辑,结合上市公司全年委托理财累计额只有1亿元,上市公司货币资金的真实性值得我们怀疑。

上市公司虚增货币资金存在两种情况,一方面有可能是审计师牵涉其中;但最可能的是,上市公司本身欺瞒了审计师。无论对于季报还是年报(爱股票注:当然季报一般不需要审计),负债表上的数据,都是所谓的“点数据”,而不是像利润表那样是区间数据。

这就造成上市公司可以在每个季度末,把钱存进银行的指定账户,等过了资产负债表日,再把钱取出来。也正因为如此,交易所的问询函问的非常直接,它要求上市公司结合日均货币资金以及货币资金存储和使用情况,说明公司利息收入与货币资金规模的匹配性和合理性。

这样上市公司就必须披露其银行存款的每日平均规模,而不能够仅仅靠着季度末或者年末把钱存进银行帐户来虚增资产负债表上的货币资金数值。

同时交易所还要求,上市公司披露货币资金具体存放在哪个银行,主要账户、金额,以及这些存款对应的利率水平。

与货币资金有关的另外一个问题,则是三安光电的预付款问题。其逻辑是,当上市公司需要不断从银行借钱的时候,公司本不应该有闲钱预付给上游的客户。

但非常有趣的是,A股一些现金存疑的上市公司,经常有大额的预付款。也就是说从资产负债表上来看,这些公司账上存在很多现金,同时又不断从银行借钱,然后再把这些钱预付给他们的上游客户。

在这一点上,三安光电也没有免俗。它通过资产负债表上两个项目向外支出了大笔的资金。其中一个项目是预付款项,三安光电2018年预付款期末余额6.66亿元,较上期增长111%。另外一个项目是预付工程款。根据交易所问询函,上市公司预付工程款达到了20.12亿元,较期初的4.20亿元暴增16亿。一个公司通过短期借款借了29亿元,把其中的23亿元无息借给他人使用,显然不符合逻辑。

交易所要求上市公司披露新增预付款项的对象、金额和使用用途,并明确预付款对象与公司的关联关系以及相关资金是否最终流向关联方。

对于新增预付工程款,除要求披露具体明细、用途、去向以及交易对手是否与上市公司存在关联关系外,还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对应的工程项目及相关投入情况,分析公司报告期内新增大额预付工程设备款的合理性。

二、在建工程与固定资产之谜

其实三安光电的工程款,其疑问不仅仅在于2018年新增的16亿新增预付工程款,事实上,三安光电的在建工程本身就是一个存在疑问的项目。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最近五年三安光电的资产负债表上始终有较大额的资产以在建工程挂账,自2015年起,该数值从未低于过20亿元。一个公司在建工程规模较大本身没有问题,但如果这些项目一直以在建工程挂账,就值得我们怀疑。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我们观察上表所列出的三安光电在建工程项目,会找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说在安徽项目中,其在2014年累计投入已经达到了87.22%,但五年后该数值仅为96.51%,仍然以在建工程挂账,而没有转入固定资产。

而在安徽三安光电有限公司LED产业化项目中,其 2015 年项目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百分比为 91.45%,2018年仅为 96.51%,这个项目连续五年没有什么进展。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上市公司2018年开始新建的泉州三安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LED产业化项目(上表最后一项)到2018年末,工程投入仅为8.23亿,占总投资比重2.47%。却在2019年就将开始投产。

而根据三安光电年报,该项目似乎指向上文提到的16亿预付工程款,我们愈发好奇,同是LED项目,为什么这项工程建设出奇的快,而其他项目却一直拖着不转为固定资产。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从会计学上来讲,三安光电所投资的在建工程项目如果已经能够实现生产运营,那么延迟转入固定资产,能够在利润表上少记折旧费用,从而粉饰公司业绩。

另外一种极端情况,如果因为行业或者技术条件变化,使得某一项在建工程价值比预算预期的要小,从而公司不愿继续投入的情形,那么公司需要对该在建工程计提减值。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三安光电虽然疑似推迟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的时间,但是三安光电的固定资产增长速度仍然非常快,且分布分散。截止2018年年报,上市公司固定资产原值约146亿元,账面价值为89.12亿元,其中机器设备61.13亿元,房屋以及建筑物26.34亿元。

交易所要求三安光电结合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情况,及公司的产品产能设计和利用情况,分析三安光电各业务板块的固定资产与产生收入的匹配情况,明确公司的固定资产与行业其他公司是否一致,并解释存在差异的原因。

三、利润表迷局

2018 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83.64 亿元,同比减少 0.3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28.30 亿元,同比下滑 10.5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 22.48 亿元,同比下滑 15.28%。

三安光电的业绩虽然出现了下滑,但是如果我们去观察同行业公司业绩波动情况的话,我们会发现三安光电的业绩远比同行业的公司要稳定。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如果三安光电与其他可比公司生产同样的产品的话,那么为什么三安光电的业绩波动远比其他两家竞争对手要小呢?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答案在于三安光电除了生产与LED有关的产品外,还做材料、废料的销售。根据上表我们可以发现,三安光电的LED产品的毛利率只有37%,而同一时期废料的销售的毛利率高达81.68%。

事实上最近三年以来,废料的销售始终为三安光电贡献着不菲的收益,其营业收入和占总收入的百分比也是节节攀升。2016年-2018年废料销售分别为上市公司贡献了5.93亿元、9.95亿元和14.19亿元的营业收入;其占上市公司总营收的百分比分别为9.45%、11.85%和16.97%。

学过微观经济学的人都知道,产品的价格是由供需两方面决定。当某产品非常赚钱时,有关该产品供给将提升,从而使得价格逐渐下滑。

那么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来了,远比LED主业更赚钱的废料销售业务,为什么只有三光电在开展,而其他的竞争对手却对此不闻不问呢?

交易所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废料销售业务与主营业务相关性与必要性,并要求上市公司披露该项材料、废料销售业务是否与控股股东的金属贸易业务是否存在资金、业务往来。

换句话说,三安光电的这项业务这么赚钱,是否有一些关联方或者利益相关方为上市公司粉饰报表提供帮助,为此交易所要求三安光电分别公布LED业务和废料业务的前十大供应商和十大客户。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除此之外,三安光电存货和应收账款也存在着问题。2018年LED照明市场整体价格下降,上市公司的毛利率也出现了下滑,但是在供大于求的背景下,三安光电增加了而不是缩减了产量。

在应收账款问题上,报告期内,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 50.99 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 60%,其中应收票据 26.17 亿元, 较期初增加 76.59%。应收票据中商业承兑票据期末余额 17.62 亿元,期初仅为 2.06 亿元,同比增加 755%。

在LED产品价格下滑的情况下,存货和应收账款的暴增,都可能意味着上市公司流动资产质量欠佳,未来存在减值风险。

四、投资者的恐慌

交易所5月14日向三安光电发布问询函,上市公司股价5月15日逆势下跌,一度触及跌停板。5月20日三安光电开盘后快速下杀,并最终被封死在跌停板。上述两日,三安光电均登上了龙虎榜。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5月15日的龙虎榜显示,除了有1家机构小幅购买2200万元外,其余有三家机构分别卖出1.19亿元、1.15亿元和5558万元。

三安光电遭交易所21问,现金、在建工程和利润表迷局引发机构踩踏

5月20日的龙虎榜显示,除了有1家机构小幅购买3800万元外,其余两家机构分别卖出1.21亿元和1.09亿元。另外东方证券客户资产管理部也卖出1.09亿元,位列当日龙虎榜卖方第三席位。

在交易所下发问询函后,各大机构夺路而逃的情景,让爱股票怀疑有些机构在投资时并未充分做好功课。

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报显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北向资金、证金公司、汇金公司、社保基金等都出现在十大流通股名单中。而根据公募基金一季报,截至3月31日共有79只公募基金将三安光电纳入前十大重仓股来持有。

三安光电的问题,是明明白白的摆在报表上的,但是这些投资机构,却对三安光电资产负债表上的问题置若罔闻,直到交易所公开问询,才引发机构互相踩踏。

这不由得让我们想到,倘若我们的投资者更专业一些,上市公司的财报也可能更加准确些;相反的,当上市公司发现各路机构都特别好骗的时候,他们将会极力粉饰自己的业绩从而推高股价。这也是最近一批“伪白马股”相继暴雷的原因吧。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