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杭江
杭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856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死亡档案之脚注】(第一集)

(2013-05-21 21:18:29)
标签:

第一集

档案

脚注

芯片

乳房

分类: 诗集《梦溪园》


到此留步:凝神,敛气,提肛
一件件角落物,塑料物的幽昧
作为待定之所在,与时间相标签
僵直与回旋,是你与你的影子
一的界河,飘浮不定,盘结拉锯
是什么材料什么机运不重要
它一直在舞,舞的随意而彼此相属
这些金银的,丝绸的,眼泪的,精液的
斑点,汇聚成每一瞬间的锋芒
游戏不游戏,一扇门在不远处镂刻序号…

之一

就这些了:猜忌,不贞,债务,面子
刀子,锯子,高压锅,编织袋
一个人的活加剧另一个的亡
爱情悠远就这么加减
生活悠远就这么乘除
恶的数码是全方位全天候
连下水道也模拟藏匿的宫缩
那个QQ的女人,大乳房的女人
被一杯咖啡邀请,被自动屏蔽
在一个夜晚消失,另一个夜晚出现
被还原成无限小,小,小
用碎片的形式,DNA的形式
拼写最后一个名字:沧桑到老
拼写最后六十秒:西虹小孤儿

之二

爱你就是睡到你,吃掉你
用腊肉的形式消化你?

这是一份供词,在民间的喀什
我的梦魇里,那老父一双颤抖的手:

她只有十九岁,第一次出远门
你…你怎么…真的吞咽下去…?

天理啊…秃鹫!请你告诉我
从来的人性,饱食并作淫欲考?

那刀子呢?起先带在身上防身
去巴州时,匆匆埋在一颗胡杨树下

那头颅呢?在出租屋后的菜地里
在胶泥深处与一垄土豆隐藏

那遗物呢?一一烧成灰烬
在一坛酸菜里,在卧室的窗台上


之三

明白不明白,就看天性了
你说:项链,窗帘,痛风与性
都可以是一些杀人的道具
连小鸡雏也兴风作浪
在回字形小院里
通体土炕可以一直吃喝到晚
相伴到老,围灶旁的我羊缸子(老婆)
总是默默无助,听命如羊的一生
对刀子熟悉亦如扒皮的技艺
被赤裸的皱褶、上下配合
所欺负,多少年了,记忆?
今天是个好日子,要作别那个
牛头开犁,咻咻…咻咻…?
是的,无形的锋芒穿透骨头
是的,比死还要去死
在拘禁地,你完全变成另一个人
善谈,多智,文盲也当县长
下意识捕捉梦想中的男人
与你合谋,声东击西,不露痕迹
与你逃离,干一次次,完美的


之四

她湿漉漉睡去,模糊告别
前一分钟,鞋的呻吟,
前一小时,自述的困顿与惋惜,
前一夜宵,自决的石头剪刀布,
完全沉浸在“阿米替林”的阿米,
可口可乐的泡沫与垂钓里。
她的精神有四座大山(离婚,未孕,中毒,病退)
全是氨气制造,在醒与半醒之间。
“死是幸福的!”在唠叨多年的榆树下
让老父变成老狗,无微不至的盯梢术
一点点集结白内障的功效,打转转的恭候,
一把锁的牵挂,不知更换多少阳春白雪,
结局的预定不定,还是在倏忽中早早应验。
麻雀们在防洪闸上一再饶舌::“越聪明越崩溃”,
淡黄色的香,逶迤向西,尾尖翘翘就黄昏弥漫了。


之五

他求死未果,一醒便识万渊
假药害人,唉,敌鼠强!
一件粉花睡衣满是破口子
前胸的密集,与破口大骂对偶
不,也有顺势补缺的,真铁了腕儿,
开窗,破窗,草包,废物?
从武威到奇台,一路鼓噪
没有喘歇,像走钢丝的傻小子
满足是毒,不如意是双刃剑,
空留一地烟头,轻叩闲话与餐水。
“穷鬼”“蹭饭”,不提也内伤
蓄积总有时,破罐子也酿闷响。
什么气味?一夜间的功夫
他张口倒灌,打摆子,一切完了
与灰烬对峙,炉灶里的乌黑芯片。
上锁。倒退。用雪抹去遗漏的痕迹,
锋芒林立,浑身的骨头一再锯痛着逃
近处的鞭炮,流水的江南,大哥啊上海…


之六

与你一起游荡,内在的魔,
沿街乞讨,一路疯唱,
将蔑视的目光收养调养,
与满天尘沙一起飞舞。
在于田,你是游走的床
长条凳与草坪的夜话
挥舞石榴的小拳头:
“厌倦关心的跟踪,或施舍,
我是我欲的奴隶,与夜莺!”
主动哺乳饥渴中的孩子
胡杨的孩子,望天发呆的孩子
将丢失的花园在肌肤上一一唤醒
哦,我主仁慈,塔克拉玛干的饕餮纹
在头巾上荫凉,一个异数,在星芒间妊娠…

之七

不在玩牵手术,黑桃A生发馆
带着醉意将烽燧看秃,去死,
黄昏中的踉跄,没有界线可依
“皇帝新衣”也只是其中的一张草花
猜你的出手,是否匹配沙狐的有无
出租的尖叫,一把锯子的闷响…
用发辫绞碎成墨,这祖传的技艺
无师自通:消逝,一次性完成
骨头们最障眼,也最难剪裁
除了招风,挨揍,四面受辱
煎熬成汤,是中医上的铤而走险
三分侥幸,总有几重孽障加水勾兑
被迫成灰,在曙色必经的路上
一列灵车像陨石的飞行物
呼应你的影踪,她坩埚里的32岁…

之八

三人行,则损一人。
在一个分赃的夜晚
酒气助长你和我
桥西巴西你和我
应得的数目一再缩水
踏点的风险,被探头减除
新来的娘们又添婚纱店
暗中的镜头鹅卵石
自校准心,直取眉心
那称大哥的,裂声倒下:豹子胆!
鬼老子,这小菜,轻车那知归路
被沉沉拖曳至池塘边
权当戏水,权当龟寿无疆
黑麻麻兮,上天之佑乎?

之九

我的手在哪里?哪里又是安妥之所?
低洼的红柳丛,泄漏的风声
一个男人来,瘸腿,负债累累
与青草一起窝守着秘密
在天池的针叶林,旗杆一样眺望
另一个男人来,将一瓶茅台酒饮下
一再倒错的欲,摊派一地精血
神秘的微笑,满足最大的不满足
阴户里羽毛四散,成为足尖的宠物。


之十

幕布为你追忆,如花的面孔一闪而过。
浴室里的雾气在蔓延,哗哗的流水
从三楼到一楼,那家庭妇女的毒咒
持续多时,终于应证了命若悬丝的紫红
我的终结,被绑架的血亲之路啊!
这异味,异味的卧房里没有动静
她斧杀了迟归的谎言,酒后的蛮横
让最后一次饶,带着八个月的身孕
快步登天,1989,一家三口的茫茫雪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