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杭江
杭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927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伏魔记】

(2013-05-19 18:02:22)
标签:

伏魔记

天地

银行

梦的解析

个人

分类: 诗集《梦溪园》

(一)


悖论无处不在:越危险的地方,也越安全。
这不是背诵台词,而是亲历的场景,
画面有些陈旧,于我未必不是地震的教育。
有两男三女,在同一个屋檐下,湿淋淋的
扮神弄鬼,演绎帝王的后花园。
“越是背离了常规,也最自我!
我爱混混,也爱流氓,我始终不知道
我是谁?还有,什么地狱和天堂!”
“我只知道燃烧…抽搐…云雾的练习,
关于一切极端的幻想与渴望,
所有时刻就是一个时刻,把我消灭掉吧!”
“我已成年,十七岁的成年,摇头丸的成年,
所有仪式,所有春天,都是虚伪的托词,
杨柳拂岸,在这地方,谁人不是猪手拱天哪!”
“哈哈哈…,有我…军刺在握,横扫一方,
在没有英雄的时代,小子们,听着,
我就是玉玺,跑马,哒哒哒车毁人亡…这小菜!”
在即将谢幕的瞬间,有红衣少女,怀抱着北极熊,
侧身在席梦思床上,睁着惊恐万般的眼睛:
“天兵天将啊,你,还有你,就是我最后的情人!”

 

(二)


鳄鱼不相信眼泪,故而成为泥沼中的王。
在我的身边,有一片海,世间最小的海,
说白了就是眼睛,源源不断的深入黑与黑暗,
此时是午夜三时,浓雾取消了我与路与乳汁的关联,
统统交付于钢铁,软体动物必然的筹划与宿命。
在世纪花苑,杭州小区,某101房间,
满居室的灯光被打开,一座赤潮中的孤岛被打开,
岛上三人,祖孙三代,在未知的恐惧中相依相托。
她不停地打转,与房间打转,与灰尘打转,
与鱼缸中的东洋刀,微型鲨鱼打转,
与消失了一年的丈夫打转…打转…打转…
是陀螺的点,面,圆柱体,在不停地周旋中,
上升,昏庸,迷失,悟空,继而循环往复。
继而日进万斗。她拥有十一张储蓄卡,一堆玉石,
标码阿勒泰的金耳环、金项链、金手链,金脚链。
这些角落里的存在,是暴力的美学,时空的伦理学,
是放水,逼债,恫吓,隐姓埋名的衍生物
是木马上的骑士,熊猫眼,烈日下的瑟瑟发抖。
在逐项扣押的过程中,她又开始打转,打转…
考量你我体内仅有的一微米铁,那活命的电解质,
无足轻重,却是启程之途的第一线曙光……


(三)

再提鲜花插在牛粪上,未免有痛风之嫌
结石之痛,如同房奴与蜗居之暧昧结局。
存在的道理,早已让萨特老先生识破点透,
坚守自有矗立的高度,虚无点滴沙海的宽厚。
美兰,一位准新娘,适时的出现,让黄昏充满寓意,
让博峰街十一号有了再生的翅膀。
美兰与钢,其实就是刀与刀口,老鼠爱大米,
美兰是护士,一个炎夏之夜,一阵嘈杂声后,
一个男人的微笑,面对鲜血的微笑,
她惊呆了,迷惑了,从此魔幻的兽潜伏。
它主宰一切,吞噬一切,一的一切,
让水的柔情岩的粗粝,在浸润与打磨中,
有贝壳里的珍珠,着床,蠕动,结晶,
有金质相册里,印满两个身影的叠加交错,
火花泪花的融合。有时,时间就是空穴来风,
一日的春夏秋冬,臻于完美,十全大补也是可能。
他们很快进入了民政局,他也很快消失于正午,
他曾经在第一章出现,那里也是他的结局。
在一张拘留证上,家属美兰签字,她不明了一连串
法律术语,通俗的讲:一个打手:发迹史或者毁灭史。

 (四)

曾经写过:这情欲,缔造者,不归路,待定未定,
有多少蓝绿的胎记,被截断的命运涂抹,
让一个人的哭,在另一个人的天堂结满珍珠。
慢镜头:张莉:从破败的农庄走出,在城市间穿梭,
巨型霓虹灯不夜城,让她欢呼雀跃,乳房颤动。
而现实是一条投宿的河,让她沉默寡言,
一条鱼搁置在岸边哭泣。她的活力在缩水。
从首府招聘栏…州府服装街…县府婚介所…
她一路退去…在一个叫准东的地方停留下来,
终于游刃于水,游刃于时间给与的馈赠。
在一个缺少女人的地方,她的美是一张招牌,
野心雄心的集散地,每一个方向都是最大的利益。
她不停地在变,在周旋,底层的辛酸练就了屈服的哲学
也炼就唯我独尊的杀手锏,她的无微不至,可谓技艺超群,
从理发店到美容院到千伊茶楼,一路上丰盈且丰硕,
既备巩俐的:快乐就是一分钟,也有子怡的浪漫海滩
形态怪异的造型,忘情的维纳斯或者女妖,
每种妩媚里,自有千重罪在红蓝宝石里生根,
自有人去楼空的烟蒂,莫名的自燃,蔓延,
最后不论火凤凰还是水凤凰,一付手铐锁定了镜头。
我无奈写下:猛回首,曾经的火焰是无数人的眠床,
无数荆棘,仓促间集体哗变,哗变成玫瑰 ,
指控流泻、流逝、流注的面目全非……


(五)

雪花飘呀飘…一些集体的哗变,两个人的游戏
得以于隐匿,生命的加减法,得以于背景。
休耕的大地一展母性的胸膛,听任雪松雾柳的导航。
笔墨的白杨结霜挥毫,那蓝天的空蒙与游离。
成群的羊簇拥在落叶翻卷的路上,临近温暖的巢。
一只流窜的黑狗闪过,回眸之间,有晶莹的火焰在围剿,飙升。
一匹马的耸立,枣红色的逗点,让博格达峰消失了踪影。
冬眠中的村庄,三三两两的炊烟,如停泊的码头,飘呀飘…
如银行的码头,那里有我密集的身影,在飘,飘…
厌倦于数字又惊喜于数字,这是人生无法回避的滋味,
有多少爱与徘徊,忧郁与愤怒,飞黄腾达的蓄积与挫败
在这里集结,数字化生存,一再简化,简化成食指的霹雳,
滚蛋…扯蛋…王八蛋…有人举起屠刀,又弃下屠刀…滚蛋…
俄,谁来解密,梦的解析:谁人不是黑暗中最后的孤儿
或者英雄,合起双掌向死祈祷:雪花啊雪花…在燃烧…


(六)

抓捕行动:在湘鹅庄:七个包厢里的哪一个?
一个罗锅,一群女人,正浪声尖叫,起伏不断。
网已经撒下,从七公里之外火速袭来,
十几个汉子彪形的包围圈,越缩越小:霓虹闪烁。
鱼贯而入:二楼两侧:给我守住每一扇门!
谁是王老大?一片哗然戛止:是我…一个略高于
餐桌的男人站起…什么?再说一遍!是我,咋地!
你们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么?是不是搞错了?
如果用酒徒的眼光看去,他不就是一个孩子么,
轻易就可以揽他在怀中,作哺乳状:吃吃吃…
然而他就是王老大,红道黑道上响当当的王。
夜灯下,一个高大壮实的女人在张望,他的前妻,
快速抽身而去,十五岁的儿子需要她,膳宿的料理,
如今顽石已经摘除,梦魇也可告一段落了。
我偶作恶毒想:怎么可能?…或许是平衡的反支点吧,
无论审美审丑,两个人的天堂,总是一日长于百年,百年的梦想,
只要有火焰存在的地方,它的浓度总是百分百啊,这世间…
说:李四的大拇指呢?张三家的那把火呢?还有,
三八那天,你的抗拒欠款的那支枪呢?
审讯的艰难,如寒风中的桑塔纳对峙着一片片残雪
在持续着…又一个不眠之夜…在烟火中…

(七)

丧钟为谁而鸣:这人生,这重托与闲愁的拷问?
是为你?为我?还是为芸芸众生难逃之罪?
你的悲苦,我的低调,可是时空中最大的黑洞?
每个人的牢狱,是短暂的,还是永恒的,面对宇宙之墙?
那远处的夜光杯,感恩的杯,诅咒的杯,无限之杯,
可是最后的容器,无论晨曦还是雪域,总是抵达躯体的纪念碑? 


(八)

你说:
你的诱惑无处不在,每一面张望都有致幻的法术
惊奇又惊诧,那些雾气的,胴体的,药物的引线
无处不在,测试着午夜到木桶,疯狂到心脏的距离。

你说:
你的此刻源于一场疾病,也将终结于一场错乱,
期间的悔悟,烟篆与反自我,无法一一追溯
杀死记忆,那是你每天重复练习的刀法与疼痛。

你说:
你喜欢海,海上的军舰以及逐波浪游的浮生物,
还有大漠,大漠的虚无与一粒沙的命运,
还有果园,石榴的红,少女脸上第一次的羞涩。

你说:
你希冀还有新的开始,新的一张白纸的书写,
你的梦不再是四处躲匿的丧家之犬,
而是宁静月光下,一汪洁净而感恩的流水在低吟。。。

(九)

每个人的魔,在雾霭下,黄昏里,五棵树的度假村,
在不经意的抬头纹间,蛛网一般颤颤悠悠,
在一点红,三簇绿,八面埋伏的针尖上,
在你我相遇是缘,未必不是更大的陷阱之中。
在速度统领的目光里,博弈早已成为时空中的王,
新的地道战时代,小鬼子们,哪个敢埋下上万元的火种?,
俄,你知道果子的经济学么?棍棒的外科学么?
还有,石头是长眼睛的,随时贴身的苍蝇么?
你问我是谁?…点头就是你碗大的疤…爸…
当狂风骤起,满地的落叶就是一面魍魉的铜锣…

(十)

谁说雾霭不是心灵的抵达,泪水不是圣诞夜的狂欢?
俄,这个女人,过敏性紫癜,终于成为寒风中的背景…
她的哭号与虚弱,与一个男人的罪恶相纠结、相孝贞,
她始终坚守着,或自我平衡,述说着未来的人上之人。
厌恶所有腔调,包括你和我,统统是时间的乏走狗和炮灰,
那目光是死的,冷冷的,有时一分钟的胶结与质疑,
让人不寒而栗:如果你有种,会这样对待爱的女人?
我的生理与心理,会如此轻易地被结算和取缔?
你对我真够好的…我的电话…被冻结的账户…
你不是说:女人应该是一本书,一幅画,一弯池水,
总是湿漉漉的,总是渴望一团湿漉漉的花香,
在不经意的时刻,将生与死氤氲成玫瑰色的黄昏…
你知道什么叫根的蜕变么?也就是男人的睾丸
被摘除后的疯狂么?我的愤怒或许由此而肾出血,
我不想再说些什么,一切都是命里抵抗中的拘留,
俄,可怜了我的孩子…更多女人的窃窃私语…


(十一)

想起新疆土话:男人不喝酒,还不如一条狗。
还是以酒来终结吧,并向伟大的狗腿子们致敬。
独自斟满又放下,花生米酸白菜的身影纤巧又迂腐。
你的禁果,源自中年寡妇的教诲,是邻居也是同事,
胖墩墩的,一脸布满早衰的锈迹。她拥有一册秘籍,
关于口鼻快乐的套路与绝活,她始终坚持黑色的神秘,
把乳房修炼成荒野中的石头,任肆意的野草,辗转秋的风流…
还记得么,一个炎热的午夜,一只柔嫩而迷失的手,
将轻飘的灵魂裸露,将彼此的荷花拷问,
你说爱么,让我们去死吧,死在九百九十九道湾上。
那荷尔蒙的春天,无所不在,一个人的圣经
总是期待另一天地的把持,翻阅,直到火中的凤凰再生,
没有开始与结束,一切都是雾里看花有人独憔悴。
让唯一的月光净化,酿酒,光复世界的怒吼……

2009年12月5日---26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