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平
以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633
  • 关注人气:4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制首以通尾

(2010-12-24 21:07:40)
标签:

诗评

刘勰

王昌龄

近体诗

分类: 诗歌鉴赏

                                  制首以通尾 

      写博客有半年时间了,本想回味一下心路历程,撷取些有意义的事记录下来,不慌不忙,不挤压生活,既不伤身也不费神,还能从中获得乐趣,未必不是件好事。可一上网,大千世界,五彩斑斓,我竟被网友们大量的诗歌创作所感染,写起了诗歌感受,一下就十几篇。这原因恐怕是自己原就喜欢诗歌,有过刊物上写诗评的经验,再有就是看到网络诗歌云蒸霞蔚的景象不由兴奋,总想多说两句。因为诗社的学生也常用古体写新诗(声律不说),但诗意重心的位置又常把握不稳,读起来忽轻忽重的,不那么顺畅,在网上也看到一些这样的情况,于是从《文心雕龙·附会》里取了“制首以通尾”几个字做标题,想谈谈头和尾在近体诗中的作用 

     刘勰“制首以通尾”说的是写文章要头尾通盘打算,头尾非常重要,这点和诗是相通的。诗人的灵感是思想的火花,是诗的灵魂,但还不是诗,要经过铺衍才能形成诗章,这铺衍的过程就有了头和尾,头或尾,几乎是诗人思想、灵感的居所。 对于近体诗(包括今人用古体写的现代诗),我们在读的时候,常常被诗歌的头或者尾的诗句所提示、警醒、打动,有所感悟,有所理解,有所共鸣。比如拿近体诗来说吧,诗人表达的要义常常在头或尾上,也就是起句或结句上,像大家都知道的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起句(首联)是杜少府所别和所去的两个地点,说明送别一事。结句(尾联)“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则是诗人送别的目的,是感情上的劝慰,是诗意的重心,无论怎样也不要哭哭啼啼的伤感,高高兴兴的去赴任大家才放心。虽然颈联“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名句,但它有很强的理性色彩,在送别的感情上是让位给结句的。再如陈子昂《送魏大从军》“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怅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雁山横代北,狐塞接云中。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这是一首壮别诗,没有儿女情长。起句化用春秋时魏绛“和戎”的典故为“从戎”,点明了战况紧急的背景,结句用东汉时的窦宪立功刻碑的典故,鼓励魏大(诗人的朋友)要勇敢地为国建功立业,是诗人的由衷期盼,也是全诗的精华。而中间的两联只是内容的充实和丰富,诗的要点在结句。

     从律诗和绝句比较来看,有人说绝句是半个律诗,这应该是从格律上说的。如果从内容上看,我倒觉得绝句更像是律诗的头和尾的浓缩,要是中间加上两个对子分别承上启下充实内容,就能变成律诗。比如《送魏大从军》这首诗,去掉颔联和颈联,几乎就是一首要义全在的合律的绝句了。当然这样说并不代表全体(《送杜少府之任蜀州》首联两句没有承递关系就不行了),但它又确是一种现象。如果你写律诗前先有了一个绝句的框架,确定了重心,中间的两个对子就好完成了,或者先有了一个体现重心的首联或尾联,再去思考首尾联的关联,也不会跑题走样,那就是“制首以通尾”了。近体诗因为字数句数的限制,联与联(律诗)、句与句(绝句)之间的起承转合,还有声律的要求,就不得不细细推敲才能完成,这对感情的发挥是有影响的,然而由于文字火候的细腻把握,推敲之后,又可能是非常精美的。那么,怎样确定重心并推敲铺衍成一首旧体的新诗呢?我就有这样的体会,前不久我写过一篇博文《给孙见坤的诗》,目的是帮助、鼓励他努力学习,一个学生,还是个孩子,人生的路刚开始,对他应该有一个恰当的态度。不等不靠勤奋自立是我的观点,这样就有了两句诗“莫望天公重抖擞,青春可待一拼搏”(化用了龚自珍的诗句)作为尾联结句,是这首诗的根。它的依据就必须从孙见坤的学习现状入手,于是有了首联“难能少小念书多,可贵自觉不蹉跎”作起句,符合他的实际。两联一凑本可成一首绝句,重心也明确了,但我想再丰富一些,就又加了两个对子,一个承上联“立志国学堪赞赏,抒怀经史继先河”是首联的深入,另一个作转折“勿思人语心如水,有道知行品自德”,是现实状况中的安慰,也是劝戒。中间注意了声韵的使用,一首诗也就完成了。整理如下:

     难能少小念书多,  可贵自觉不蹉跎。

     立志国学堪赞赏,  抒怀经史继先河。

     勿思人语心如水,  有道知行品自德。

     莫望天公重抖擞,  青春可待一拼搏。

     诗写的并不好,以此为例,是为了谈谈我的思路和感受,水到渠成,每一联的位置就不能变了。如果重心位置不适当,内容就模糊了。但是也要注意,重心即使明确,其他位置上词语的使用或句间的关联也不能因失误造成诗意旁逸斜出。那么,近体诗中有没有把诗的重心放在前面的呢?我想可能不多,但是有,比如王昌龄《送柴侍御》“流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头两句就是诗的重心,用流水连通龙标(送别之地)和武冈(所去之地)的联想表达“不觉离伤”,永远相邻的温暖和深情,已把离情写明写透,后两句则是对前两句的形象解说了。

    重心在尾,如同一层层归纳到底,重心在头,又似一步步演绎开来,可见头尾的重要作用。  

    自然,这只是学作诗。待到阅历丰富,真知灼见,胸有成竹的火候,必是一气呵成,“神完气厚”了。

   

 

   (博文原创,使用请注明)               2010.12。2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