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平
以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633
  • 关注人气:4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代诗歌鉴赏辅导(2 象征。意象)

(2010-12-11 17:22:11)
标签:

诗歌鉴赏

象征

意象派

臧克家

里尔克

庞德

顾城

分类: 诗歌鉴赏

                        现代诗歌的鉴赏辅导 (②象征·意象

    对于一首诗或一位诗人的分析是多方面的,比如上一篇谈到戴望舒、卞之琳、帕斯等诗人作品的时候,我们看的是诗歌的外在形式和抒情特点,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从诗歌的内容表现看,又可以看到许多的不同。紧接前一篇,我想谈的第三点,是了解现代诗中象征手法的运用。

    在诗歌的发展中,人们并不满足浪漫主义的直接抒情和现实主义对事物客观的描述(或者说它们的反映是有限的),更加关注自身复杂、微妙的内心感受的表达,和对诗歌表现力的追求。上世纪20年代以后,由于社会的因素和法国象征主义文艺思潮的影响,象征手法得到了广泛的运用。当然,在中国古代诗歌中象征是早已有之的,比如李商隐的一些《无题》诗就有很强的象征色彩,但是就一种文艺思潮来讲,象征手法的运用则呈现着广泛和多样化的形态,这无疑给中国现代诗带来了新局面,并促进了它的发展。

    象征主义的诗歌在阅读中是难度较大的。因为诗人在表达自身精神世界的时候并不直接说出来,追求的是暗示、间接,这就增加了诗歌的多义性和涵盖性。只有通过联想推导,在那些意象和层次的关联中才能发现诗人丰富的情感和思想。比如臧克家的《老马》,“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 它横竖不说一句话 /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 / 它把头沉重地垂下 /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 它有泪只往心里咽 / 眼里飘来一道鞭痕 / 它抬起头望望前面”。这是诗人三十年代的作品,反映了对社会的思考,不是论述,不是直接抒情,也不是客观描述一匹马,而是“赋予思想一种敏感的形式”,找到了一组和自己内心体验共振的物质形式,因此这匹马已经是诗人微妙的体验、深刻的思想和具象的结晶了,成为了一组动态的意象群,所暗示和间接传达的信息也就十分的精彩和丰富,具有了多义性和涵盖的力量。如果你只孤立看某一意象,甚至不知所云,没有意思,但当你认真思考意象之间的关联和层次关系的时候,你就会有新的发现,感受到层层压抑的信息逼来,感受这首诗所暗示的多层的社会现状,不仅仅是一眼就能看明的压榨,吞忍和无望,还有善良、悲哀和宿命,还有沉重、广泛的生活联想。再看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的《豹—在巴黎动物园》,那只被铁栅栏圈养的豹子怎么样呢,“它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 于是有一幅图像侵入 /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 在心中化为乌有。” 尽管最终是“乌有”,但从“图像的侵入”,我们可看到一种对个性力量的伸张和渴望,而《老马》中的“鞭痕”则是一种无奈的宿命了。张扬个性,强调个体的表现是欧洲象征主义的一个鲜明特点,中国现代诗的象征主义则更关注个体和社会的关系了。再看穆旦的《诗八首》之三,“你底年龄里的小小野兽 / 它和青草一样地呼吸 / 它带来你底颜色,芳香丰满 / 它要你疯狂在温暖的黑暗里 / 我越过你大理石的智慧底殿堂 / 而为它埋藏的生命珍惜 / 你我的手底接触是一片草场 / 那里有它底固执,我底惊喜”,这是一首爱情诗,当你把“野兽”“青草”“颜色”“芳香”这些意象连缀在一起,并琢磨这些意象本身具有的特质的时候,你会恍然大悟,诗人暗示的是青春的蓬勃、气息、艳丽和激情,和激情相对的则是“大理石”的理智,当这些意象经过其他动词的连接,就把诗人心中的激情片段呈现给了读者,暗示着突破理智的爱情感受的欣喜。从方法上看,把坚硬的“大理石”和柔软的“青草”两个意象对立起来,效果感受十分强烈。再看爱尔兰诗人叶芝的《当你老了》最后一节,“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隐藏的脸庞”这个意向的象征是深邃、广阔的,不仅有时间、空间的内涵,更暗示着情感的美丽、流连和永恒。法国波德莱尔的《应和》是非常著名的象征主义作品,“自然是一庙堂,那里活的柱石 / 不时地传出模糊隐约的语言 / 人穿过象征的森林从那里经行 / 树林望着他,投以熟稔的凝视”,“广大有如光明,浩漫有如黑夜 / 香味,颜色和声音都互相呼应”,“有的香味新鲜如儿童的肌肤 /柔和有如洞箫,翠绿有如草场”…,当你一层层读下去的时候,你会看到万物正以声音、颜色、气息不停地相互交流着,像一个和谐的整体,你会悟出诗人要告诉你的,并不是孤立的某一物种的特点,而是它们之间息息相关的不可分割的秘密,当然也就阐明了和谐的“应和”的观点,如果要是去论述,还有诗的美感和它给你的丰富的联想和想象吗?这也正说明了诗的美学意义。“森林”恰是万物居所的象征,把那“香味”比作“肌肤”“洞箫”“草场”,通感的运用,不仅鲜明可感,人不也在其中吗。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兰波的《元音》,把声音披上颜色,形成听觉、视觉和嗅觉的交错,用大量的意象渲染,形成了一种超乎言语之上的、独到的公有的语言,就像第六感觉一样,让你感到思想和思想的联系。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现代诗,是相对于古代诗而言的,包含着现代和当代两部分,象征主义的创作方法和象征手法被广泛的应用于诗人的创作,同学们还可以多多的阅读和思考,要点是把握“象”本身的特质,去感受“意”,绝不能忘了意象之间的关联作用和诗歌的层次。

    还应注意的是,象征派的一个分支意象派诗歌,它是另有特点的。主要体现在意象的使用上。由于通感、暗示,象征手法的使用造成诗歌有一种迷离、朦胧的气氛。意象派则要求摆脱通感、暗示和不必要的修饰,主张捕捉一刹那间呈现的“理智与情感的复合物”,对不同的意象进行巧妙的剪辑、组接,像“蒙太奇”方法一样,甚至大幅度的跳跃,打破语法和逻辑顺序等等,形成一种奇特的效果。这类诗读起来是很费劲的。比如英国诗人艾略特的《窗前即景》中的诗句,“我感到女仆们潮湿的灵魂 / 在地下室前的大门口沮丧地发芽”…“又从一位穿着泥污的裙子的行人的脸上 / 撕下一个空洞的微笑,微笑逗留在半空”。“灵魂”能够“潮湿”、“发芽”,“微笑”可以“撕下”来,这都是不可思议的,但这样一来,灵魂和微笑又是可感的了,抽象被感知后,诗就被接受了,所反映的阴冷、绝望的环境气氛也会感受了。美国意象派诗人代表庞德的《刘彻》,是由中国的一首古诗的英译改成的,“绸裙的窸瑟再不复闻 / 灰尘飘落在宫院里 / 听不到脚步声,乱叶 / 飞旋着,静静地堆积 / 她,我心中的欢乐,睡在下面 /    /一片潮湿的树叶粘在门槛上”。前面是故事本身不必说,最后一句意象鲜明,是诗人强加的,它的作用呢,强化了寂寞,有人说这句话本身也是一片树叶,贴在了诗歌的结尾。可见意象派的特点了。当代诗人顾城在意象的使用上是很突出的,比如《弧线》一诗,“鸟儿在疾风中/ 迅速转向 /少年去捡拾 /一枚分币/ 葡萄藤因幻想 /而延伸的触丝/ 海浪因退缩 /而耸起的背脊”。这就是四幅画面进行的“蒙太奇”组接。

   关于意象派的主张和表现方法,有很多理论性的分析著作,同学们如果爱好,可以找到看看,这里不能说了。还有一点要提示,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意象派的一些用法是早有的,比如大家都知道的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就是。中国古诗里,很多意象在长期使用中都有了固定的意思,称为公共意象,现代诗这种情况很少,诗人一般选择都是和自己的诗作合拍的,很有个性的意象。

   本该再讲一讲诗歌中的哲理,只能以后再说了。

 

       (本人博文皆原创,使用请注明)       2010.12.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