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平
以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740
  • 关注人气:4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代诗的鉴赏辅导(1 外形 抒情)

(2010-12-07 16:40:46)
标签:

诗歌鉴赏

现代诗

济慈

卞之琳

维尔伦

分类: 诗歌鉴赏

                               现代诗的鉴赏辅导

     前几日,有位博友看我《诗歌中的语义表达》一文,评论中说深感中学现代诗歌教学的薄弱。我很有同感。因为高考的缘故,中学的诗歌教学,重心放到了古代诗歌上,现代诗只是一带而过了。2006年以前的教材还可以看到闻一多、穆旦、余光中、郑愁予、舒婷、海子、还有外国的普希金、狄金森、裴多菲、华兹华斯、黑尔克的作品。新课标以后,只保留了戴望舒、徐志摩、艾青(人教版必修①),大部分中国现代诗和全部外国诗歌都放到了选修课中。因为升学,学生自选的内容基本是与高考同类的科目,现代诗就很少光顾了,这无疑在现代诗的学习上形成了空白,而无论从时代的发展,还是青年人的情感表达上,现代诗的学习都是有重要意义的。

     较之于古代诗歌,中国的现代诗还是一个青年时代,几十个流派有过辉煌,也有过惨淡,但成就是显见的。而中国的现代诗又从外国的诗歌(特别是十八世纪后期以来)中学习借鉴了许多东西,因而讲中国的现代诗就离不开对外国诗的分析。在一些学校,学生有诗社,有诗刊,我想,对于爱好现代诗的学生,从选修课的角度讲一讲鉴赏问题也是有必要的,希望帮助他们有所提高。

      首先,要读懂现代诗的外形,“分行”是现代诗的重要特点。近体诗由于格律的限制,它的节拍都是在每一诗句中体现的,句数也是一定的,读的时候,自然按着节拍去体会(即使较长的、较自由的古诗,外形上也多整整齐齐)。而许多现代诗,摆脱了格律、声韵的限制以后,为了更准确的表达诗人独到的思考和情感的抒发,就借助了“分行”的手段,常常在必要的地方把诗句切断,另起一行,这种“分行”是错落的、诗句的长短依据表达的需要而定。忽略了这一点,就会丢掉许多诗中内含的信息,使鉴赏流于表面。比如法国象征主义诗人维尔伦的《秋歌》中的一个片段,“当钟声敲响 / 一切窒息 / 一片苍茫 / 回首 / 往事 / 眼泪汪汪”,一个“回首”处的“分行”十分微妙,苍茫中没了视听的干扰,人的思绪就会绵延悠长,当你体会到这里有一个时间长度的时候,也就自然感受到诗中传导出的忧郁、感伤的浓重气氛,这是字面上没有的信息,但又是诗人通过“分行”要告诉你的。我甚至想到诗人此时一定闭上了双眼。“分行”就是诗人有意识的造成语言的中断,从而形成空白,给读者联想的空间。“分行”不是随意的,是诗人写作目的的体现,就像音乐中的停顿,绘画中的留白一样。戴望舒《雨巷》头几句就让人为之赞叹,“撑着油纸伞,独自 / 彷徨在悠长、悠长 / 又寂寞的雨巷”,那“独自”处把后文一甩切断,一个忧郁、落寞、孤单的身影立刻呈现在眼前。徐志摩一句“轻轻的我走了”,我甚至感到后面什么也没有,那也是一首诗了。在一些叙事性诗歌中,“分行”甚至可以强化细节,让你感受故事的情绪。比如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但,我是这般忸怩不安!因为 /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这样一分,“我”处一个停顿,诗人对自己家的生分、隔阂的情态就充分的表现出来了,从而反衬了诗人对保姆大堰河的爱。即使是“新格律派”,诗形很整齐,但也是很注意分行的。对于现代诗的外形,除了“分行”,还要注意它的整体节奏和音韵、它的回环和反复,也会给你带来新鲜深入的感受,这些要一点一点积累。一首外国诗,它的音韵是很美的,但翻译成中文受到很大损失(包括内容),这是由于音节的构成不同,如果外语程度较高,能读懂原诗是最好的。同样,唐诗译成外文,也是啼笑皆非的,汉语优美的四声是无法体现的。

     其次,要了解现代诗的抒情样式。抒发情感是诗的重要内容,这个特点在中国要上溯到李白、屈原、甚至《国风》,在国外要追溯到十八世纪后期以来的拜伦、雪莱、济慈、华兹华斯、海涅、普希金等等。上世纪20年代以郭沫若《女神》代表的狂飙突进的风格也是从上面诗人中得到了不少启发。这样,作为创作方法,浪漫主义突出的抒情特点一直贯穿着诗歌的历史。在抒情表达上,我们在古代见到的,现代诗也同样如此,一是以第一人称设定抒情主人公,是独白性的,比如裴多菲《我愿意是急流》“我愿意是急流…”,“我愿意是荒林….”,舒婷的《致橡树》“如果我爱你…”,两首诗都是以第一人称抒发自己的爱情感想。再是设定出第二人称形成对话,如郑愁予《错误》“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闭”“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像爱尔兰诗人叶芝《当你老了》中的诗句“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思沉沉 /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普希金的《致大海》“你是我心灵的愿望之所在呀 / 我是时常延着你的岸旁”等等都是如此。还有就是借景借物抒情了,形成客观化的表达效果,如穆旦的《赞美》,“走不尽的山峦的起伏,河流和草原 / 数不尽的密密的村庄,鸡鸣和狗吠”。还如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济慈的《秋颂》“雾气洋溢、果实圆熟的秋 / 你和成熟的太阳成为伙伴 / 你们密谋用累累的珠球 / 缀满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这些景物都强烈散发着诗人浓重的感情。应该注意的是,抒情不是随意的宣泄,情感只有经过回味、化生活感受为深刻的情感沉淀,才具有独特性,引起共鸣。

    但是,就现代主义诗人的作品来看,还有和上面完全不同的抒情样式,并不直抒胸臆,而追求情感的节制和含蓄,实际上是借景抒情的进一步发展,不同的是情感更隐蔽,所选意象间接性更强,和济慈《秋颂》中的直接赞美是不一样的。比如现代主义诗人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诗人要把一种生活经验和情感,把客观的相对性这种感悟传达出来,投射的对应物是四幅画面,很难直接看到情感,而是被深化了。再如墨西哥诗人帕斯的《朦胧中所见的生活》的最后一节“在人体的黑夜里 / 粼粼的白骨便是闪电 / 世界,你一片昏暗 / 而生活本身就是闪电”,在前两句,选用了死亡的白骨启示生的闪光,不能不说由于意象选择上已远离了直接的抒情性,情感隐蔽了。

   学生们在欣赏这样的诗作时,首先是透视、理解意象,然后才能追索诗人的意念、情感,诗作并不具有情感上直接共鸣的条件。下文要讲现代诗歌的象征主义和意象派的区别以及现代诗歌中的哲理两个问题。(待续)

 

 

(本人博文皆原创,使用请注明)                2010.12.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