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平
以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740
  • 关注人气:4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2010-12-02 07:08:18)
标签:

诗评

暗香

陆游

王安石

诗魂

戴望舒

分类: 诗歌鉴赏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学生成立诗社后,要出诗刊,常写了诗叫我看,我对他们说,这诗得吹口气儿,叫它活起来。比如“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和“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这两句都是写梅花,也都学过,哪个更好呢?学生的答案自是各有千秋了。但在我看来,林逋的佳句,实在只是客观状写了梅花的品貌,虽有“暗香”,也还是明明白白依附于花丛而飘然传导,但陆游的诗句就不同了,那是写尽了梅花的灵魂,梅花无存而香气犹在,骨肉消失却精神依然。超出了具象的依附而存在的东西,在人来说是灵魂,在诗来说就是诗魂了。这让我想起了北宋王安石《梅花》中的诗句,“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现在看和陆游何其神似,虽难于辨识,可幽香淡淡,便知君子。写梅的诗不少,上品难得啊。“吹口气儿”,就是要写出具像后面的诗魂来。

    比如,贾岛的《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这后两句哪里还有山和云了呢,仅这“ 不知处”三个字,就像钱钟书先生说的“多么的撩人”,全变成了神秘莫测,“隐”在其中了。李商隐《蝉》中的诗句也是很好的例子,“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细细品味后,你会觉得蝉和树都退去了,留下了世道的炎凉、冷酷和悲情。再如杜甫的《属相》“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自”“空”两字,已使那诗魂飞离了武侯祠的景色,沉聚于历史变迁、人事沉浮产生的寂寞和荒凉了。白居易的《琵琶行》,“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只是琵琶女演奏后的一个环境描写,虽说“唯见”,实则视而不见,诗人心里翻腾的是音乐中的欢乐和悲哀带来的心理冲击。不仅仅是写景状物,就是很长的叙事诗中的一些诗句也是如此。杜甫《兵车行》恐怕有很强的叙事性了,那句“长者虽有问,役夫敢申恨?”的背后揭示了多么严酷的精神压制和剥夺。中国诗这种以疑问作结的特点,常常让你去努力寻找那背后的诗魂,就像钱钟书说的“问而不答,以问为答,给你一个回肠荡气的没有下落,吞言咽理的没有下文。余下的,像哈姆莱特临死所说,余下的只是静默—深挚于涕泪和叹息的静默。”这“涕泪和叹息”就是诗魂的感染了。

    诗魂是有味道的。这味道就是凝固在诗人血液中独有的、独特的生活感受,甚至比乡情还要持久而深刻,决定着诗人的行为倾向。好像北岛说过“嗅觉比其他感官的记忆更持久。刚开始连做梦的背景都是北京。时间一长,背景慢慢消失,剩下的只有气味…,十三年后我第一次回北京,连家都找不着了。冬储大白菜不见了,但它的味道留在记忆里,那是我的北京的一部分。”当这些深刻的感受一旦和诗人的理性思考撞击,就会在具象上产生灵感的闪光,如同焊接时拉出的电弧,引发耀眼的火花。灵感是独特的,又是多样的,是诗人自身的、自主的,甚至是评家不可言说的。就像“一夜北风紧”这样的诗句,曹雪芹让王熙凤说出来是再恰当不过了。我常想戴望舒的《雨巷》,那位“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那隐含的诗魂恐怕不是姑娘,而是丁香,那是一种味道,是诗人情感经历和审美倾向所造就的一种味道,包含着纯洁、淡雅和灵秀,不然为什么一定加上丁香呢?而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句,几乎用了蒙太奇的手法,剪接了两种逻辑相悖的画面,那背后所隐含的现实与理想,孤独与放怀,寂寞与融合的感情与理智的尖锐矛盾,又带有海子极强的个人色彩的味道,就是他的诗魂了。

    诗魂有理性,有味道,更有情感。在诗人的眼中,万物有情,爱与恨交织。谁能反证万物无情呢?林黛玉是诗人,葬花也就入情入理了。凡生活中的事物(即使日常生活的物品),像“芙蓉泣露香兰笑”,“关东酸风射眸子(金铜仙人)”,“蜡炬成灰泪始干”等等,诗人赋予意象的情感也正是诗魂的情感要素,意象也就具有丰富的象征内涵。较之于古代诗,应该说现代诗在意象的选择和情感的灌溉上,更为广泛和丰富。像戴望舒的“油纸伞”、“ 暗黑潮湿的土牢”、“ 衰弱的苍蝇”、“蝼蚁一样死”,像北岛的“只带着绳索和身影”“像高音C穿透沉默”、“对着密码,破晓”“古董假货旧货市场”等等,这些都是时代气息的必然了。

   我给学生讲了一个例子,中秋时,一位援藏的老朋友给我发来一首诗以表问候,诗曰:“水碧层峦尽,叶落秋已仲,丹桂迎佳节,醉与神州同。”我说“尽”字改为“瘦”才好,叶落了树还在呀,怎么会“尽”呢?再有,你看这一改,那山峦就有了阅历,渡春秋,见沧桑,还知道了冷暖,给了它一口气儿,就活起来了。学生笑了。我给老朋友提出后,他欣然接受。我回的一首是:“原高人近月,秋冷静山空。心共云天远,话别桂酒中。”我告诉学生,“空”可,“尽”则不可。

 

 

(本人博文皆原创,使用请注明)       2010.11.3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