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平
以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633
  • 关注人气:4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空。伤别诗——“回首撷英”十五

(2010-09-27 16:17:22)
分类: 诗歌鉴赏

                          时空·伤别诗 ——“回首撷英”十五

       写这个话题,是因为很早学生问我,《浪淘沙·北戴河》的上下片和《沁园春·雪》感觉不一样,好像上下片少了过渡。学生能提出这样的问题,对诗词很是敏感了,我告诉学生读完上片闭上眼就行了。由此我想到以前读唐代一些伤别诗的某些感受,或许有助于诗歌鉴赏的教学。

      伤别诗在唐代很有名。作为赠别诗的一类,只是从感情色彩上做了一个划分。伤别诗在离情别绪上特别的哀婉,它的叙事、状景常常笼罩在“黄昏”这一时空气氛之中,每读时总有一种天光渐去杳然无着之感,如刘长卿《送裴郎中》“猿啼客散暮江头,人自伤心水自流”,《送严士元》“日斜江上孤帆影,草绿湖南万里情”,严维《送韦参军》“日晚江南望江北,寒鸦飞尽水悠悠”等等。即使不是黄昏送别,也常有黄昏的联想,如孟浩然《送杜十四之江南》“日暮征帆何处泊,天涯一望断人肠”,我想,如果换成“明日征帆何处泊”,恐怕意味全无了。

    古时候交通不便,一去千里,归期无定,“相见时难别亦难”,而黄昏这个时段对人心境的影响,更强化了人的伤感之情。换句话说,白天送别与黄昏送别给诗人带来的心理感受是大不相同的。黄昏有一种宁静的气氛,这时候牛羊回圈,飞鸟归巢,人们劳做一天后也进入了歇息的阶段,白天的喧闹散去,人的听觉忽然放松,空落无依,思绪就自然延绵开来,这也是悲从中来的一种诱因。“日暮黄昏,羌幽悲兮”(《  楚辞·刘向·九叹·离世》),“身憔悴而考旦兮,日黄昏而长悲”(同上·怨思》)就说明了这种感受,悲在黄昏也就成了人们常常能够体察到的一种心理状态。许多诗词写征人、行旅、少妇的思念之情也多在这个时候。许浑《谢亭送别》“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人去酒醒,诗人那种怅然若失的凄苦情感恐怕和“日暮”不是没有关系吧。

    黄昏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物色朦胧。如韦应物《赋得暮雨送李曹》中的两联“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海门深不见,浦树远含滋”,“漠漠”写水汽弥漫,“冥冥”是天色晦暗不朗,“远含滋”是树被水气笼罩模糊不清的样子。这时候人的视觉也自然放松。当友人已去,眼前的朦胧的景物,常常诱发诗人的一种自怜情绪,比如“寒鸦飞尽水悠悠”“满天风雨下西楼”,这种朦胧近景的描写显然转化为抒发诗人自身的孤独之感了。

    黄昏之时,天色由明向暗,物色由清晰逐渐朦胧,这个变化的时间是不长的,当一切近乎不好分辨的时候,就是“幽冥”了,《淮南子·说山》“视之不见其形,听之不闻其声,谓之幽冥。”这时候视觉、听觉都得到放松,客观景物在脑中的反映形成间断的空白,就使人产生超越时空的联想或想象,也超越了自身。比如刘长卿“青山万里一孤舟”“草绿湖南万里情”,李益《喜见外弟又言别》“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陈子昂《春夜别友人》“悠悠洛阳道,此会在何年”。这些诗句中的“青山”、“孤舟”、“湖南”、“草绿”、“秋山”、“洛阳道”都是诗人超越时空和自身的联想,离别的情感赋予了对方,这种情感又表现为对友人的关切和挂念,以及重逢无望的惆怅。这种虚写和特定时空给人的心理影响是分不开的。联想未必都受时空限制,但在伤别诗中,黄昏对诗人的心理作用是显然的。

    在《浪淘沙·北戴河》中,“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显然大海茫茫,目力疲劳,无可状写的时候,闭上眼睛,就会“思接千里”了。这是阅读体会,闭眼是模拟黄昏,腾出思绪的空间,形成一个时空过渡。诗人未必如此,且不是黄昏。

 

                                           2010.9.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