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深圳女童工被‘解救’谁之过

2014-01-06 02:35:45评论 文化

最近网络上广为报道,四川女童工在深圳打工,被《劳动法》所不承认。于是,公安和街道工作人员,希望把所有的女童工追捕起来,并送回原地。表面上是为她们好,因为她们还没有成年,必须回家读书。

可是,当这些女童见到警察时却非常害怕。她们或者在大街上奔跑,生怕被警察所‘解救’,或者躲在集体宿舍里,用被子捂住头,害怕见到陌生人。观此情景,无比心酸。

有的被‘解救’到以后,却不愿意回家。理由很简单,回家没有书读,没有钱赚,父母贫穷,回到家的生活,狼狈不堪。有位女孩很直白,‘在深圳打工,可以吃肉。在家里,只能吃土豆。我不原意回家。’

深圳女童工被鈥樈饩肉櫵
  见到摄影记者,小女孩们都迅速躲避镜头跑开

深圳女童工被鈥樈饩肉櫵
12月27日下午,大洋田正中工业园3号宿舍楼七楼,几名女孩子见到有记者拍照赶紧钻进被窝里,不肯配合劳动部门调查

在深圳,虽然每天工作12小时,每月工资2000元,她们却感到比在家里更幸福。因为在家乡,父母一年种地赚的钱,也只有2000元。

从法理上看,雇用童工是违法的,是违背人权的。

从实际情况来看,不让这些小女孩干活,她们的生活明显不如当童工。

本博主回忆自己童年的时候,没有到16岁就天天下地干活。那个时候,不下地,生产队长就罚我的公分。当时巴不得有人来叫我不干活。时代变了,法律变了,可是那些贫困的孩子,与30多年前本博主未成年就必须打工的情况一样。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童工收入比30年高出无数倍罢了。以前童工下地干活,连土豆都没得吃饱,不要说猪肉了。

这是法理和现实的巨大反差。要按照法律办事,女童必须被遣送回老家。按照女童和家长的意愿,遣送她们回家,会让她们感到更不幸。

那么,到底怎样做,才更人道一些呢?或者说,人权应该由法理来说了算,还是由当事人的意愿来说了算?

去年,在北京,有许多人被发现住在井底下。著名的‘井底人’王有青,为了给多生的小孩交7万元的社会抚养费,他白天靠洗汽车赚钱,晚上住在了井底下,坚持了10多年。外人看来,在北京这样繁华、高楼林立的都市里,有人住井下,简直不可思议。

其实,住在井底下的人还不少,而且从4岁的小孩到70多岁的老人都有。

城管为了避免今后给首都丢脸,把所有的井盖都给堵住了。可是,有些住井底下的人,却因为没有了住所,使他(她)们的生活,雪上加霜。

还是在北京,外地打工的人,25人同住一套50平米的房子。他们看是可怜,却还是比井底人更体面,活的更有尊严。

我们再看看2013年最抢眼的字眼:‘土豪’和‘土豪金’。还有,张艺谋多生孩子,避过了罚款。李某某与其他几位京城阔少,轮奸了酒吧女,她妈咪说他是好孩子,等等。

有一位‘土豪’丈母娘,送给女婿一辆400万元的高级跑车。女婿双腿下跪,告诉丈母娘,‘一辈子对老婆好’。有位网友说,‘我会对你的女儿更好,能不能也让我叫你丈母娘?’

另一位土豪,用200万元连号的、面值100元人民币的新钞票,作为对女友求婚的聘礼。

我们还看到,2013年北上广的卖地收入5100亿元,全国卖地总收入接近四万亿元。全国最大的地产商万科,年销售额超过1700亿人民币。全国排在前50位的地产商,年销售额为8.8万亿人民币。2012年,中央大型国有企业职工的年平均工资,高达11.3万元。国有金融企业的年平均工资,超过30万元。

30多年的经济发展,中国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不过,为什么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有井底人?为什么当少数人,富的出油的时候,还有那么多的女童在自愿的每天工作12小时?同时,她们的这种自愿劳动,却没有被法律所允许,还要东躲西藏,像惊弓之鸟似的,生怕被警察追捕呢?

为什么在北京这个亿万级富豪超过2万人的国都里,还有那么多的人,像蚂蚁一样生活着呢?

这到底是谁的错?

18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不仅是要改变当前不合理的经济结构,改变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更希望摆脱上面所说的尴尬局面。

我记得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有这样的三个‘让’字,那就是‘让一切劳动、技术、知识、管理和资本竞相并发,让一切创造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让经济发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的惠及全体人民。’

一个高速度发展的国家,如果大面积的贫困无法解决,而大部分财富都集中在少数人的手里,对中华民族的复兴,又有多大的意义?

社会缺乏公平公义,是出现‘土豪’和‘豪土’冰火两重天的根源。

中国当前的社会,真正的中产阶级人数不多。而‘土豪’级的富豪却不少,上亿资产的人超过6万,千万级的富豪,超过110万。

而‘豪土’的人数,也非常惊人。用国家每人每年2300元的贫困线计算,全国还有1.3亿人处于贫困状态。而每人每年2300元的生活水平,在高房价和高物价面前,在城市是没有办法生存的。特大城市的贫困线,最少也得1万元。大中城市的贫困线最少也得6000元。如果按照这样的贫困线计算,中国最少有3亿以上的贫困人口。

在经济高增长的同时,如何把新创造的财富,惠及这三亿以上的贫困人口,是中国未来10年,乃至20年发展的重要目标。

如果我们回到深圳女童工的事情,国家不能简单的把她们送回家就算了。这是对农村贫困状况的掩耳盗铃而已。那些小女孩回到山区去,没有书读怎么办?没有钱过日子怎么办?

农村的教育非常重要,尤其是贫困的农村。国家应该统一规划,不能把责任简单的推给地方政府。随着国家财政收入的不断提高,教育这一块,必须由国家统一安排,按全国统一的标准,配备师资、教学设备和学校建筑。对极端贫困的家庭和地区,还必须发给学生一定的生活补助,保证他(她)们完成9(到12)年的义务教育。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缩小地区间的发展差异,才能让贫困地区的后代有脱贫的希望。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