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基强
安基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929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瘦老头传奇——平息一场风波

(2019-12-05 10:14:34)

瘦老头传奇

安基强

《垂钓》201910

二、平息一场风波

端午节前后是当地鱼情最好的季节,但今年大不如往年,江北钓鱼的人虽然不见少,鱼获好的却不多。端午节过后鱼情仍未见好转,只要见到有人钓到像样的鲫鱼,钓鱼人便蜂拥而至,去晚了便占不到位置。

瘦老头到达水边时,已近7点。他坐头班车来的,出鱼的地方早就没位置了。他不同于其他钓鱼人,只要是僻静有水的地方就是他的落脚之处。老话讲,有水就有鱼,只是看你怀着什么样的心态去钓鱼了。

瘦老头绕过钓鱼人聚集的水边,朝着他要去的地方走去。他路过有人收费的江边时,见岸上排着一长溜儿的钓鱼人,不用说,这里一定出鱼了,否则没人愿意花10元钱在这儿钓鱼。

他对这一带很熟悉,以前这里有几个放钓鱼池,2008年松花江下游建立了水利枢纽工程后,上游江段的水位大幅度提升,鱼池便淹没在江底。鱼池承包人说,鱼池的承包期是30年,现在还没到期限,这一地带仍然归属他。若有人在这里钓鱼,承包人便自行收费10元。想在这儿钓鱼的人只能接受这个不成文的规定,但大多数人对此理解不了,无形中使这里成为一个清静之地。八年前,瘦老头曾有几次来这里钓鱼,他看好的就是这里的安静,花上10元钱也就无所谓了。再者,淹没的鱼池形成的深坑能存住大鲫鱼和鲤鱼,他每次的鱼获都很可观,最后一次用45竿钓获了一条8斤多的江鲤鱼,引起了钓鱼人的关注,来这里钓鱼的人逐渐增多,他就再也没来这里下竿。

瘦老头走到近前,发现一个挨着一个的钓鱼人都在钓水中的枯树空。这里原来是鱼池土坡上自然生长的一片杂树丛,由于长年浸泡在江水里已经浸死,久而久之,成为鲫鱼的栖息之地。岸边的水很浅,斜躺在水里的鱼护露出了一半,里面的鲫鱼大都不足两,超过一两重的鲫鱼没看到几条,上鱼的频率并不高,大多数人都在静守,有人甚至鱼护都没拿出来。瘦老头见自己过去钓鱼的深水岸边一个人影儿都没有,摇头苦笑了一下,如果自己今天仍然在这里下竿,钓鱼人很快就会转移到这边来。

这时,一个体格健壮的高个儿青年从高岗上搭建的砖土小屋里走出来,漫不经心地来到钓鱼人身边说:“来,来,把费都交了吧!”

瘦老头仔细一看,原来是承包人的儿子铁军,不由心生感叹:八年前还是一个腼腆的孩子,转眼之间变成了一个壮汉!

钓鱼人开始掏腰包付钱,有人提前就把10元钱放在了渔具包上,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和在鱼池交费没有什么两样。

铁军让一位六旬翁交费时,两人突然发生了争吵。

六旬翁不知道这里钓鱼收费,他来时见这里钓鱼的人挺多,还钓到了鲫鱼,就急忙找地方坐下了。下竿后,还真钓到了几条小鲫鱼,最大的有一两多重。他钓的正高兴,突然有人要求他交费,气得浑身直颤,发出一连串的质问:

“这是公共的大江边,凭什么让我交钱?这是哪儿的规定?还讲不讲道理了?”

“这片江我家承包了,想继续钓,就痛快点儿交钱,不交钱就收竿走人,没时间和你磨嘴皮子!”铁军很不耐烦地高声说。

“你把承包合同拿出来看看,说收钱就收钱,也太霸道了吧!”

“你是干啥的?凭什么给你看?你不交钱,就赶紧走人,别扯这些没用的!”

“我今天还不走了,就在这里钓,明明是大江边,怎么就成了你家的?”六旬翁越说越有气,扭过头不再理睬他。

铁军恼羞成怒,大声喝道:“你以为岁数大就拿你没办法了,你再赖着不走,我就撅你的鱼竿,以前也不是没撅过!”

“你敢?你撅个我看看!”六旬翁忽地一下站起来,怒目而视。

“你看我敢不敢?”说罢,铁军一步蹿到水边,伸手抓起了竿架上的鱼竿。

六旬翁一看急了,一把扯住铁军的胳膊死不松手。

铁军怒从心起,抡起左拳向六旬翁脸上砸去。就在拳头刚要落在脸上的瞬间,他的手臂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钳住。他挣了几下没挣脱,右手扔下了鱼竿。

六旬翁急忙撒开铁军的胳膊,去拾地上的鱼竿。

铁军趁胳膊被松开的机会,攥起拳头挥向抓他左臂的人。

没等拳头落下,右手腕又被一把抓住,两只胳膊被交叉摁在一起,半点儿也动不了。

他这才看清面前这个制服他的人,正在鼓劲儿的两个拳头立马松开了,惊愕地叫道:“老爷子,怎么是您?”

“亏你还认得我!你怎么能和老年人动粗呢?太不像话了!”瘦老头目光严厉的看着铁军,放开了他。

铁军像个孩子似的垂下了头,先前的暴怒不见了。

八年前,铁军刚接触瘦老头时就觉得他不是一般人,那双炯炯的眼睛似乎能把别人的肺腑看穿。他见瘦老头往鱼护里装的都是大个头的鱼,钓到小鲤鱼、小鲫鱼一律放回水里,便想要下来剁碎了喂他家的鸭子,可又不好意思开口,在一旁直转悠。

瘦老头瞧见后,笑了一下说:“你是想要我放掉的小鱼喂鸭子吧?我不会给你的,我把它们放了是留着以后钓。”

铁军的脸立时红了……

更让铁军心生敬畏的是,瘦老头身上超乎常人的胆气和功夫。

这天,来了一辆面包车,下来几个人,明目张胆的在水中的枯树丛里电鱼。

铁军发现后立即上前去制止,说这一片是他家承包的。

可根本没人理睬他,继续拿着机器在水中的枯树丛里电鱼。铁军急了,喊着要报警。

那帮人根本没当一回事,继续我行我素。

当时水边只有瘦老头一人钓鱼。他闻声后,立刻放下鱼竿走过来,大声喝令水中电鱼的两个人立即上岸,否则对他俩不客气。

留在岸上的几个人,见一个钓鱼的瘦老头子过来管闲事,说话的口气还不小,不由相视而笑,骂他狗拿耗子。

瘦老头据理力争,严厉警告他们:“你们也太嚣张了,谁给你们的胆量?你们知不知道,电鱼是违法犯罪,现在住手还不算迟!”

一个矮胖子顿时火了,走上前一把揪住瘦老头的脖领,威胁说:“再管闲事就废了你!”。

话音刚落,他的手腕被翻转过来,疼得一咧嘴,只觉得手腕被有力地一拽,脚下站立不稳,瞬间趴在了地上。

另一人见同伙倒地,挥着拳头冲过来,只见眼前人影一闪,后背挨了一击,他也趴在了地上。

剩下的一人是开车的司机,看形势不妙,撒丫子向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跑去。

水里的两个家伙瞧见后,慌忙上岸,扯起地上的两个人,什么也没说,带上电鱼的家什,穿着防水裤拖泥带水地钻进面包车。

司机即刻打火,驾车溜了。

更让铁军震惊的是,他亲眼目睹瘦老头用45竿把一条8斤多重的大肚子鲤鱼直接挑上岸,然后又放回江里。

他当时大惑不解的瞧着瘦老头,钓到这么大的一条鲤鱼说放了就放了,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瘦老头看了他一眼,淡淡说了一句:“鱼肚里全是籽。”

…………

瘦老头见铁军蔫了,这才缓和了语气,教训他说:“收费究竟合理,还是不合理,咱先不说。你知道你这一拳头下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恐怕你收10年的费,也不够包赔医药费的!还可能要进班房!年轻人,以后做事情别太冲动了,你有什么权利撅别人的鱼竿?你就不考虑这样做的后果吗?”

铁军面有愧色,低头不语。

瘦老头转过身,心平气和地对六旬翁说:“老弟,咱们这个年纪火气不能太旺,遇事看开点儿。这里以前确实是承包的鱼池,现在被水淹了,到底该不该收费谁能说得清?还能为这事去打官司呀?再说,这里收费也有年头了,咱愿意钓就给他10元钱,不想交钱咱就走,大江边有的是地方,到哪儿还不是钓鱼?今天就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清静的地方。”

六旬翁见瘦老头说得在情在理,也有些后悔自己的火气太大,差点儿惹出了祸端,一言不发地开始收拾鱼竿。

铁军不好意思地走近瘦老头,瞅了一眼六旬翁,低声说:“老爷子,他的钱我也免了,你俩都在这儿钓吧,眼下江北这一片就属这儿出鱼。”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说:“今天多亏您了,要不是遇见您,我的祸就闯大了,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点后怕……啥也别说了,老爷子,以后您来这儿钓鱼就不用交费了。”

瘦老头赞许地点了下头,脸上这才有了笑容,语重心长地说:“看来,你还是个明白人,你这样说,我听着心里舒服。以后千万不能再撅别人的鱼竿了,钓鱼人视竿如命,遇到不想惹事的算你走运,遇上火气旺的,还不得和你拼命呀?为这点儿小事摊上官司值得吗?今后再遇到这样的事,要好好和人家说话,把话讲明白了,大多数人还是通情达理的。”

铁军不住地点头称是。

瘦老头拍了拍铁军的肩膀头说:“你的心意我领了,今天就不在这儿钓了,这里的人太多,我找个僻静的地方玩儿一会儿就回去了。”

说完,招呼着六旬翁一起走了。

铁军目送他俩远去的背影,对瘦老头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六旬翁跟着瘦老头走了有十多分钟,眼前出现了一个水面很大的静水江岔。在江里涨水的时期,这里便和大江连成一片,此时还处于封闭的状态。

六旬翁很失望地说:“唉,我当你有什么好地方呢,前些日子我就在这儿钓的,全是些小不点儿的鲫鱼和白漂子,你没看现在都没人来了吗?”

瘦老头笑了笑,很自信地说:“有小鱼就有大鱼,这里的环境多好,多肃静!我就是冲着这里没人才来的。大概你也知道,泡子中间的水底是一片深坑,深处有四五米,加上水面大,大鱼还是有的。现在的钓鱼人缺乏的就是耐心,下竿就想上鱼,持这种心态就钓不出静中等鱼的乐趣了。”

六旬翁听后,很不屑地说:“钓鱼,钓的就是鱼,钓不到鱼说什么都是白扯。这里环境是不错,可为什么没人呢?还不是因为不出鱼!”

六旬翁对瘦老头刚才出面解围还是心存感激的,如果不是他仗义出手,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但瘦老头带他来这里太让他失望了,如果不是出于情面感念他的好,他绝不会在这里陪他白白浪费时间。

瘦老头自然明白六旬翁此时的心情,眼里闪出一丝诡谲:“鱼情是变化多端的,没有定数,谁也说不准。往往没人钓的时候,会出现意外的惊喜。”

六旬翁嘴角露出哂笑,揶揄地说:“那你就试试吧,我是没报什么希望,今天就看你的了!”

瘦老头笑了笑,没再言语。

两人选好位置,相距不远坐下了。两人都用45竿,并都打了窝子。

六旬翁也是钓鱼多年的老手,为了避免小鱼闹窝,钓炮弹钩,打窝用的是颗粒料。炮弹钩就是饵托上包满诱饵,形成一个大团,下面一长一短两只钩上挂蚯蚓。

瘦老头打窝用的是自制酒米,他把酒米掺上泥土攥成团,然后投到窝点。一钩是粗蚯蚓,一钩是掺了商品饵的大饼团。

两人抛竿后,除了补充鱼饵以外一直都在静坐。

六旬翁用眼瞟了一下和自己一样干坐着的瘦老头,不由为自己的判断得到了验证感到一丝得意。人往往不管后果对自己是否有利,只要自己的预测得到证实,也能获得一种心理的满足和快慰。

静坐中,六旬翁回想起早晨用拉饵钓鲫鱼的快乐时光,后悔当初不如交10元钱了,既免去了争吵,也钓个痛快。他实在寂寞难熬,不由从渔具包里拿出了36鱼竿,决定用小钩拉饵钓小鲫鱼解闷。心想,哪怕钓一条放一条,总比干坐着强。让他万万没有想到,下竿后浮标就顶起来了,提竿后传来刺激的手感,一条2两多重意想不到的“大鲫鱼”出水了!他大喜过望,手里掐着鱼,去拿鱼护,嘴里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儿时的小曲。

钓鱼之乐谁又能说的清?有时候一条小鱼也能让老翁像孩子般的开心快乐。

瘦老头还在默默地静守。

六旬翁陆续钓上的鲫鱼和早晨钓到的大小差不多,都超过了半两。这种个头的鲫鱼是目前大多数钓鱼人渴盼的目标鱼,拽鱼的手感足以让钓鱼人心动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鱼情变化果真像瘦老头说的没有定数。前几次钓的都是树叶大的小鲫鱼,半两重以上的鲫鱼几乎见不到,别的钓鱼人也大都如此,所以近来这里才没人来了。此刻,他心里开始感念瘦老头了,不用花钱就钓的满心欢喜。他带着歉意劝瘦老头用36竿钓拉饵,鲫鱼的个头都不小。

瘦老头说:“今天鱼情不错,肯定出大鱼,注意点儿长竿吧,别让鱼抽了竿子。”

“这里不比鱼池,哪能有这样的事……”他的话音还没落,36竿的浮标不见了,他提竿后,高声喊瘦老头快过来帮忙。

瘦老头这时也是竿梢弯向水面,正往上遛鱼。他听到求助,加快了遛鱼速度,一个漂亮的挑竿,一条不足2斤颜色发黑的鲤鱼上岸了!

他迅速摘钩,把鱼入护,快步赶过来。

六旬翁两手撑着鱼竿,小心遛着没有露出水面的鱼,急切地说抄网在渔具包里。

瘦老头从渔具包找出抄网,麻利地组装好,递到六旬翁手里。

鱼露出水面,也是一条鲤鱼,大约一斤左右重。

六旬翁抄鱼入网,兴奋地说:“我用的是2号小钩,还不错,没跑了,这条鲤子真有劲儿,拽起来是真过瘾!”

瘦老头临回钓位时,叮嘱六旬翁一句:“看好长竿,今天说不定能出大家伙!”

六旬翁这时才想起问:“你刚才钓的那条有多大?”

“不大,有1斤多吧。”瘦老头边走边回答。

“不小了,现在能钓到这么大的鱼也算中彩了!”六旬翁兴致勃勃地说。

他继续用小钩钓拉饵,半两多重的小鲫鱼不时出水,他钓的很惬意。

瘦老头感到有些疲劳,毕竟上了年纪,水边发生的这场风波让他耗费了很大的体力和精力,他打算收竿回去。如果继续钓下去,钓到几条大鲫鱼还是没问题的。鱼钓多了也是一种负担,鱼护里的这条鲤鱼足够晚餐的一道菜了。江岔子里的鲤鱼虽比不上正江的鲤鱼,味道还是不错的,比养殖鱼要鲜美多了。

瘦老头心里正盘算着回家后怎么做这条鱼,六旬翁又发出了呼喊,他的45竿被鱼抽走了。

瘦老头赶过去时,竿子已经停在了距岸边十几米远的水面上,显然鱼已经脱钩了。

六旬翁懊悔不迭地用72竿往上搭竿,口里不住地叹息。

不愧为是钓鱼老手,六旬翁几竿后命中目标,钩顺着鱼线滑到了标座,鱼竿被拉上来了。

瘦老头宽慰他说:“也许是几两重的鲫鱼,抓紧时间下竿吧,这个时间正是上大鲫鱼的时候,咬钩时间很短,别再错过了!我今天有点累,先走了,你在这儿好好玩儿吧,今天鱼情错不了。”

六旬翁站起身,真诚地说:“老哥,你今早可是帮了我大忙了,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你把电话留给我,哪天我请你喝酒!”

“不用客气,好好看住你的鱼竿吧!”瘦老头笑着走了。

瘦老头回到钓位,正收拾着鱼竿,六旬翁又发出喊声。

“用我帮忙吗?”瘦老头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起头问

“被我弄上来了!是长竿钓的,我发现时标儿都躺下了!”六旬翁喜不自禁地举起抄网,里面蹦着一条大鲫鱼!“老哥,我真的服你了,今天算是遇到高人了!”

 

看到六旬翁兴高采烈的样子,瘦老头欣慰地笑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