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基强
安基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39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承包以后

(2019-05-18 22:04:27)

承包以后

安基强

清理年轻时所写的作品,发现几篇八十年代初期的文稿,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社会的发展变化,可谓来自于生活的第一手资料。也许我们今天的社会价值取向,就是由此一点点地发展变化而来的。 

小娟脚上的鞋说什么也该换一双了,小三的校服钱还是老师给垫的,再过几天就是‘六一’了……金大姐眼里流出一丝淡淡的忧愁,轻轻叹了口气。她挪了一下腿,厚棉裤裹着的两个膝盖骨又是一阵剧痛。她用袖头擦了一下额头沁出的一层冷汗,从刷碗池里捞出洗干净的碗,一一控干水分,摞成一摞,捧起来,向消毒柜走去。

“啪——嚓!”一摞碗变成了碎片,她摔倒在水泥地上。

“盘子差点儿没吓掉,我还以为地震了呢!”服务员小王端着一盘冒着热气的红焖鲤鱼,扭着腰从她身边绕过去,没好气的说。

她咬咬牙,爬起来,一条腿跪在地上,另一条强蹲起来的腿,不停的抖动着。她两只手慌乱地拾着地上碎碗片,被碗碴崩破的脸颊滚下浑浊带有血色的汗滴。灶上的二李子,手里拎着手勺,推歪了帽子,嘻嘻一笑:“您这‘啪嚓’一声,我这几个菜算是白忙乎了,金老师傅,现在可是承包了,这打盘子、打碗的……嘿嘿!”

“你少说几句吧!”面案的老黄太太拎着锹走过来。

金大姐觉得鼻腔里有一股咸的、含着苦味的东西流进嘴里,她把它咽进了肚子里,没让它爬在脸上。去年她丈夫去世,人们只瞧见她的眼泡红肿,却没看到一丝泪花。她性格一向刚强,从不在别人面前流泪,也从不向别人述苦。她见老黄太太过来帮忙,想站起来夺下手铁锹自己来,可腿不听使唤,一使劲又摔在地上。

老黄太太扔下铁锹,忙去搀扶她。

这时,饭店主任大宋走进灶房,见此情景赶紧跑过去。他扶住金大姐,埋怨说:“唉,金大姐,你的腿没好就不该来上班啊!快别硬挺了,赶紧回家去休息!”

“在家休息,可一个子儿没有哇,来这儿一天,两块多钱可就……”二李子叼着烟卷,乜斜着眼,干笑了两声,没往下说。

大宋瞪了他一眼:“工作时间怎么又抽烟?赶紧把烟掐了!”

二李子不情愿的在灶台上摁灭烟,把剩下的半截儿烟夹在了耳朵上。

大宋转过脸,十分关切地对金大姐说:“金大姐,身体要紧啊,生活上的困难组织上会帮你解决,你的医药费还像过去一样,单位给你报销。快回去休息吧,把腿养好了再来上班。”

“我……我,真不争气……”她嗫嚅着,凄楚地看了一眼被她擦得刚刚见亮的刷碗池,两行眼泪簌簌淌了下来。

老黄太太搀扶着金大姐走出灶房。

饭店打烊后,大家静静地坐在营业厅里,相互望着。

在单位从不吸烟的大宋,朝二李子要了一支烟,笨拙地点燃,深深吸了一大口,却没咳嗽。

他看了看大家,开门见山地说:“承包后,总店所属的各店经营情况有了好转,效益不好的店也扭亏为盈,我店呢,是更上一层楼,受到总店的表彰。但是,我个人认为,总店规定的休病假一律不发薪这一条还有待商榷。就拿金大姐说吧,她是我店的老职工,算到我这为止,经历了六任店主任,年年被评为局劳模。大家都清楚,刷碗是饭店里最没人愿意干的活儿,金大姐从没提出过要求,围着湿漉漉的刷碗池转了二十多年,整天和水打交道,如今腿上落下了严重的关节炎。你们说,像她这样确实有病的职工,该不该按以前的劳保条例享受病假工资?”他目光巡视着大家。

服务员小王小声嘀咕着说:“那大伙的奖金可就少得了,不上班就不开支,别的店全是这样做的。”

“我说两句吧。”老黄太太擦了一下眼角,“谁能保证不得病,特别是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的。没承包的时候,一到伏天,准保有个别人在家泡病号。”

她瞟了一眼二李子,继续说:“大家知道,老金工龄长,休病假是百分之百的开支,她以前休过病假吗?有一回,她刷碗手被坏盘边划了一个大口子,流了那么多的血,贴上邦迪,硬是一天没歇。虽说,现在不给病号开支我们能多得两个儿,可也不能见利忘义呀!”

老黄太太低下头,话音止住了,大厅里也跟着静了下来。半天,她才抬起头,眼里噙满了泪花,声音有些颤抖:“我送老金出门时,她一再叮嘱我,让我转告主任,她今天兜里没带钱,打碎的碗从她的两天半工资里扣,她查过碎碗底,一共十三个。她直和我说,现在承包了,不能让大伙跟着吃亏……”老黄太太撩起了围裙。

大家沉默了。

“啪!”二李子一拍桌子,“社会主义优越性哪里去了?病假就应该给开支!我同意给金老师傅开支,谁不同意就站起来说,别在底下瞎嘀咕!”

大伙一见,连二李子都这样说了,于是纷纷发言表态,同意给金大姐开病假工资。

大宋站起身,态度坚定地说:“既然大家都同意,就这样定了,有什么问题我负责。”

“主任太英明了……”二李子把帽子向后一推,兴奋地翘起大拇指,却遇到了大宋凌厉的目光,他不由吐吐舌头,下面的话憋回去了。

大宋又目光逼人的环视众人一周:“通过关系开诊断书,在家泡病号,或打着病假的幌子干别的勾当,照旧一分没有!这个月,二李子也有17天病假,我宣布无效!”

“哎,哎我说,”二李子立刻翻起了大眼珠子,“你……你这不是看人下菜碟吗?我有医院的科学诊断,又是经过总店人事签过字的,为什么不算病假?给老金开支,就得给我开,少一分也不行!”

大宋冷笑了一声:“病假不给开支,就是因为现在类似你这号的人多了!还让我多说吗?你跑了一趟广州,还嫌钱赚的少吗?别忘了,大前年你家失火时,金大姐家里那么困难,还捐了你十元钱呢!”

“这,这是两码事……”二李子吱晤起来,随即把头一仰 “你少整这事儿,他老头去年没了,我也给她随了一张‘大白边’!我不欠她的。你别说这些没用的,17天工资不开没关系,我不在乎!”

小宋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大声说,散会。

人们嘁嘁喳喳着走出了餐厅,不知是谁小声说了一句:“尽出高招,总店一定不会同意。”“现在就这样,有病算你倒楣,自己的梦自己圆……”

餐厅里空荡荡的,大宋陷入了沉思。他深知,有些事情不是开一次会就能解决的,承包后出现的复杂局面更是难有一个准确、统一的说法。

以前单位搞福利,发奖品、纪念品都是先可着群众,党员干部都是在后,碰掉漆的茶缸、瓷盆,颜色、图案不被看好的褥巾、枕巾,几乎都落在党员干部手里,并以此为荣。现在不同了,饭店主任可以名正言顺领取双份奖金,理由是主任的贡献最大,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大宋在心里做出一个决定:不管怎样,这月发薪时一定去一趟金大姐家,把自己的双份奖金拿出一份儿发给金大姐。

他用手理了一下头发,大步走出餐厅。

1983518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