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基强
安基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39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圆梦

(2019-04-16 15:00:32)

圆   

2019416日 安基强

又到了钓鱼季节,我打算明天去江北钓鱼。吃过早饭,我去离家较远的渔具店买鱼饵。路两旁的树木开始抽枝发芽,褐黄色的草坪里刚刚钻出星星点点的小草,北方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

我正朝前走着,迎面传来一声响亮的——老爷子!我循声望去,一位圆脸的年轻人笑着朝我走过来。我略一愣神,才认出是多年没见的大樊的徒弟小刘。

老爷子,还好吗?您这是去哪呀?

我笑着拍着他的肩膀头说:还好,还好,我去渔具店买蚯蚓,准备明天去钓鱼。你比过去高了,也结实了,我都有点儿认不出来了。你还上灶吗?

早就不干了。我现在卖服装,生意一直不理想,准备干点儿别的。

他笑咪咪地打量着我,有点儿调皮地说:您一点儿不见老,真是越活越年轻!还钓鱼呢,您老活得可真滋润呀!

还说我不见老,十几年前我头发还是黑的,现在已是满头花白,连胡子都没几根是黑的了。这孩子还像当年那样皮,那时我才五十出头,他竟一口一个老爷子叫我,叫得我哭笑不得。

我问他:你师傅现在干啥呢?分别后,我还一直没见到过他呢。

小刘脸上立刻没了笑容,叹了口气,说:别提了,人没了好几年了。那年春节我们还在一起喝酒,还没过上半个月,他在灶房正忙着炒菜突然犯了心脏病……”

我一下子怔在那里了。

2003年春天,由于所在宾馆经济效益大滑坡,餐物部餐厨人员整体放长假,我由此开始了打工生涯。2006年春节过后,我换了一家中档酒店制作传统熏酱,在这里结识了大樊。大樊是热菜的主灶,那年他29岁,178的个头,面色微黑,大眼睛,略带沙哑的嗓音衬出了他为人的厚道,是一个很招人喜欢的小伙子。由于对脾气,我俩很快就成了忘年交。

从他口中得知,他15岁就进城打工了。开始在一家小饭店干杂活,老板见他机灵勤快,就让他给炒菜的师傅打下手。几年下来,大樊做得一手好菜,每月有了600元的工资收入。24岁那年,他和饭店里一位性格开朗、人又漂亮的服务员定了终身。他俩回到家乡完婚后,又匆匆忙忙进城打工了。两人在城里租下一处半地下室的小屋,开始了新的生活。大樊这时月工资挣到了800元,妻子在一家大酒店做服务员,每月也有600多元的收入。他俩打算买一个二手小房,在城里安个家,于是开始拼力攒钱。大樊把烟戒了,妻子不再讲究穿戴,不再用贵重的化妆品,两人商定好,等有了自己的房子时再要孩子。他们就像一对快乐的小鸟,不知疲倦地为自己的未来抛洒着汗水。

当大樊的月工资挣到1200元时,妻子意外地怀孕了。两人为此郁闷了好些天,最后还是顺从了天意。女儿出生后,即带来了欢乐,也增添了忧愁。家里多了一个花钱的,少了一个挣钱的,买房的计划自然要受到影响。为了孩子健康的成长,他们迫切需要有一个能见到阳光的房子。大樊咬紧牙关,一个人挑起了生活重担,他凭着手艺,又换了一家酒店,月薪升到1600元。可是,一双手怎么也抵不上两双手,眼看着买房的计划越来越难以实现,大樊只好狠下心来,把刚刚两岁正讨人喜爱的女儿托付给了乡下的父母。大樊的妻子这才走出家门重新去找工作。小屋里从此没有了女儿咿呀学语声,没有了她那牵动人心的哭笑声。累了一天的大樊常常发愣,妻子在一边悄悄地抹泪。夫妻俩就这么苦苦地熬着,盼着,可手里的钱总是撵不上房价的上涨……这就是大樊没认识我之前所处的生活状况。

我对大樊的境遇很同情,但无能为力。虽然大樊为买房一事忧心,但工作起来毫不含糊,菜炒得越来越好,深受客人好评,工资由两千元升到两千四百元。夫妻二人眼看就到了而立之年,买房的希望却越来越渺茫。大樊这时才悟出一个道理,惆怅地对我说,依他们现在这样的方式挣钱,永远买不起房。我也只能宽慰他几句。

为了早日圆梦,他俩转换了思路,大樊的妻子辞去前台领班工作,怀着满腔希望,带上全部的积蓄去投奔一个在京城做买卖的远房亲戚,在那儿租了一个柜台。

自从妻子进京后,大樊又捡起了戒掉的烟,话也越来越少。

这天,工作结束后,大樊说什么也要同我喝两杯,拉着我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小酒馆。

这家小酒馆打烊晚,我和大樊来过这里几次,每次出来喝酒,都是我拉着他,埋单时大樊争不过我,我总是拿长辈压着他,理由就是我的闲钱比他多。实际上,我的生活状况也的确比他要好很多,起码没有买房这个难以承受之重。在钓季里,我尽量争取在酒店不太忙的日子去钓一次鱼,把工作交给副手。当然休息是没薪水的,这也是我没来酒店之前和老板约定好的。钱是要挣,但也不能因此放弃自己的爱好,这就是我对生活的态度。大樊很是羡慕我,不止一次和我说,等将来有时间了,一定陪我出去钓把鱼。

万万没有料到,我和大樊这次喝的竟是最后的一顿酒。喝酒时,他不住地往杯里倒白酒,一口接着一口地喝,话也比平时少多了。我心里清楚,他一定遇到了什么烦心事,经我再三追问,他才道出了实情。

原来,他妻子在京城不但没挣到钱,连本钱都赔进去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苦心运作的买房计划又落空了。

我见他心情不好,让他别再喝了,以长辈的身份劝解他说:“你还年轻,暂时买不了房子咱就先租着住,日子再苦总有出头的时候。”

他夺过被我拦下的酒瓶,又给自己的杯里满上了,舌头有些发硬,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说:“爷们,你说,我过的算是什么日子,为了能留在城里,一家三口分在了三个地方……”

见他这个样子,我把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手有点儿抖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竟自摇头苦笑起来:我们两口子打拼了这么多年,能省就省,能不花就不花,就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房……爷们,我要求的不算高吧?可怎么就这么难哪……”

我心中也有许多解不开的结,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他,惟有陪他喝酒。一向喝酒很有节制的我,后来也醉得一塌糊涂。

转年春天,大樊辞职了。他带着徒弟去了外地的一个酒店,包下了灶房,他每月能有四五千的收入。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希望他早日圆了买房的梦。

小刘和我告别后,我心里五味杂陈,泪眼模糊,去渔具店的脚步不觉迟缓下来。我苦苦的想:大樊的妻女现在过得怎么样?女儿这会儿该上大学了吧?不知道大樊在他有生的日子里圆没圆上买房的梦……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日下的浮标
后一篇:变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