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基强
安基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39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把竹接竿

(2019-04-02 21:46:22)

两把竹接竿

2007828日 安基强

依稀记得,我在儿时,家父钓鱼用的是两把自制的三节竹接竿。鱼竿的底座有大拇指粗,长不过三米,竿身的竹节虽然经过刀削和砂纸打磨,依然清晰可见,竿梢上的竹节更是明显,像算盘珠似的突起。父亲说,竿梢的竹节不能削平了,那样做的话,就不结实了,钓鱼的时候容易折断。

那时家里七口人(弟弟还没出生),只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比较窘迫。哥哥比我大一旬,平时话语不多,却很有主见。他考上了大专,没和家里商量就放弃了上学的机会,给自己找了一份工作。母亲当时为这事掉泪了,埋怨他不该自作主张,父亲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哥哥没参加工作之前,经常和同学搭伴去松花江南沿钓鱼,用的就是父亲的鱼竿。江南沿水底石头多,常常挂钩,他钓鱼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挂丢的鱼钩重新拴上。就是这个时候,哥哥手把手教会了我拴鱼钩,可我那时对钓鱼还不怎么感兴趣。

我临上学的头一年,父亲的肺部出现了空洞,经常咯血,开始长期在家修养。家里的人吓坏了,父亲却乐呵呵地劝慰我们说:“医生说了,这种病要多呼吸新鲜空气,最好经常到有水的地方去活动锻炼。我原本就爱钓鱼,这不是一举两得嘛!”他对肺病需要好好休息,需要加强营养,却之字不提。家里要给父亲开小灶,父亲坚决不同意,性格一向温顺的母亲深知父亲的脾气,只得作罢。父亲虽然是机关干部,穿着却一直很简朴,从不为自己多花钱,总是尽量让我们吃得好一些,穿得整齐一些。亲戚朋友都说父亲太能娇宠孩子了。父亲有自己的观点,说孩子不像大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马虎不得,生活再有困难,也不能从孩子嘴上省。父亲在病假期间一直很乐观,只要天气好,他就带上一把鱼竿去江边钓鱼,每次去的早,回来的也很早,我们的早饭经常有煎鱼吃。

哥哥工作后几乎不再摸鱼竿了。这天,他突然心血来潮,下班后破天荒领我去江北钓鱼。这次他没带父亲的鱼竿,鱼竿是现从他高中的一位同学家里取来的。鱼竿一共两把,是崭新的,外面套着紫色布套,是商店里卖的那种。同是三节竹接竿,拿在手里却比父亲的鱼竿轻多了,也长出了一些,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光滑挺直的鱼竿。那时候,很少有人用得起商店出售的竹接竿,院子里爱钓鱼的大人还没有谁用这种鱼竿。奇怪的是,钓鱼回来后,哥哥没有把鱼竿还给同学,却一直放在家里。父亲发现后,敦促哥哥赶紧把鱼竿还给同学。哥哥这时才说,鱼竿是他用加班加点的补助费买的,家里的那两把鱼竿用起来太沉。家里的人一听全愣住了,我也觉得哥哥不该这样做。父亲的身体这时正需要滋补,哥哥竟花了那么多的钱买鱼竿,也太没心没肺了!这两把鱼竿到底花了多少钱我记不清了,当时听大人说,买竿的钱够一个普通人生活一个月的了。没想到,父亲并没有过多地指责哥哥。他只是说,哥哥太敢花钱了,以后买贵重的东西要和家里商量一下。

过后,母亲忧虑地对父亲说:“他刚上班花钱就大手大脚的,将来可怎么办?”父亲看了看母亲,沉思了半晌,才说:“他哪是为自己买的鱼竿,他是怕我钓鱼累着呀!也真难为他了……”

我这才明白了哥哥买竿的意图,可对他的做法还是有些不太理解,既然是为父亲买的鱼竿,为什么不直说呢?为什么还要自己先用呢?我再三追问哥哥,才真正知道了他的心思。如果当时哥哥把新买的鱼竿直接拿回家里,说是为父亲买的,以父亲的脾气,哥哥不仅要挨说,还得想办法把鱼竿退回去。哥哥之所以这样做,是想把生米做成熟饭。父亲十分爱惜这两把鱼竿,我和他钓鱼时,他总是叮嘱我不要把鱼竿泡在水里,那样鱼竿就容易裂。后来,父亲病体愈发沉重,已经不能去钓鱼了,最大的活动就是站在家门口的露天走廊上望望天,活动活动手脚。从此,这两把竹接竿成为我钓鱼的专用。

我参加工作那年,邻居家油家具,扔在垃圾桶里的油漆罐还剩下一点儿清漆底,被父亲捡回来,他想把已经褪色磨损的鱼竿涂上一层清漆。我要动手去刷鱼竿。父亲说:“还是我来吧,要是让你刷,这点儿油就不够用了。”他拖着病体,忍住咳嗽,坚持着把每节鱼竿都涂上了清漆,清漆罐也彻底干净了。父亲的额头沁满了虚汗,他望着我笑了。经过父亲的精心涂抹,两把鱼竿又光亮夺目了。父亲的手一向很巧,母亲去世后,我们穿的外衣大多是由他来缝补,针脚绝不比邻居的婶子大娘们逊色。

父亲去世后,每当我独自钓鱼,从紫色鱼竿套里拿出竹接竿时,心里就一阵的疚痛,泪水止不住地落下……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愈发感念和理解哥哥当年那份难能可贵的情意,是哥哥的一片孝心,才使得体弱多病的父亲在最后有限的钓鱼时光里,用上了当时比较讲究、轻巧的机制竹接竿。每当忆起这些,心里就会涌出些许的慰籍和对哥哥的感激。

注:1974年夏季,这两把鱼竿被一位和我关系不错的同事借走,当时心里虽然有些不舍,但迫于情面又不好拒绝。他那时借调到公安局做值勤民兵,不幸的是,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因公殉职。这两把对我有着非同寻常意义的鱼竿由此失去了下落,使我失去了一份永远的珍藏。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再聚江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