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都市小说】如果繁星有留意/1.别再迟到

(2018-01-10 11:56:17)
标签:

爱情

小说

情感

连载

言情

分类: 如果繁星有留意
【原创都市小说】如果繁星有留意/1.别再迟到

我突然醒了。也许是被隔壁租友穿墙过户的呼噜,也许是被透过窗帘缝隙的刺眼的阳光,也许是被梦里花絮绕梁三日的训斥声,总之我不知道是被什么惊醒,却的确是醒了,而且很早地醒了,在我这个月连续迟到了十天之后。

我又看了看闹钟,没错,北京时间6点55分,我爬下床,用手指抓了抓蓬乱的头发,来到卫生间洗脸刷牙。然后对着镜子笑了笑,换上衣服,拎着包出了门。

不管是准时上班还是迟到,公交车上依旧拥挤,密不透风的车厢里充斥着各种味道,让人闭上眼睛就想到早餐、挥汗如雨地赶上这趟车以及有些人几天没有洗澡……熟悉如昨,如前,如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天。

地铁更是像沙丁鱼罐头,到换乘站的时候,一大群人瞬间填满了车厢仅有的空隙,我靠着另一侧车门,似乎听见了自己肋骨被挤弯的声音。

从地铁口出来,8点整,时间很充裕,我甚至为自己买了一份早点,看着卖早点的大姐往我的鸡蛋灌饼上刷了厚厚一层酱,我皱了皱眉,我知道咸了,但是我没有阻止她,因为已经来不及了。

我微笑着接过早餐并说了一句“谢谢”,缓步走到了公司大楼前。16楼,我走出电梯门准备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发现有人早就到了。我推开门,看见了新来的编辑小张坐在电脑前,她见我进来跟我打招呼:“刘姐早。”

我笑着说:“你更早啊!”

小张叹了口气说:“姐,我有点害怕。”

我不得不问:“怎么了?”

小张很认真地说:“我这两个月稿件数量差太多了,我会不会通不过实习期审核啊?我好喜欢这份工作的。”

我说:“没关系的吧?你刚来,总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小张说:“主编昨天都找我谈话了,我听她的意思,这个月我再达不到任务量,怕就得重新找工作了。”

我安慰她说:“你别急,离这个月截稿不还有十天吗?你再努努力,争取比上个月多约一些,我想主编不至于为难你。”

“可是我到现在一篇也没约到啊!”小张急得简直要哭了,“姐,要不你帮我跟主编说说吧,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

我来到她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说:“好。”

小张立刻阴转晴,像得了特赦令一样。我看着眼前这个刚刚毕业的孩子,心里苦笑,她很努力,很有上进心,会做人却没有什么悟性,比她聪明比她有能力的毕业生一抓一大把,辞退她,想必没有人会感到惋惜。

编辑部门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了,花絮最后一个到的,她扫视了一下办公区域,最后目光落在我身上。

“刘艺,进来一下。”

花絮自从升了主编,脾气越来越大了。我站起身,跟着她走进她的办公室。

“你总算是把我的话听进去了。”花絮放下她花了半个月工资买的Coach手提包,用手撩了一下长发,坐在电脑桌后的老板椅上,“刘艺,你知道你为什么进了公司6年了还是一个小编辑吗?”

我盯着她的手提包出神,她看了我的目光,误会了我的意思,冷笑了一声说:“懒散!论经验论专业论能力你都超过我吧?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跟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有什么区别?你如果有上进心的话,不也能跟我一样,想买自己喜欢的包包就买,以后买车买房指日可待,可你看看你现在……”

我仍然盯着她的手提包,打断了她的话:“花主编,昨晚稿子我都发你邮箱了。”

“你——唉!行了你出去吧!”她被我打断了她长篇大论的劝告及炫耀,本想发脾气,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不耐烦地向我打了个手势。

我走向门口,手握住门把手,又转回身,对花絮说:“主编,你喜欢有上进心的人,我觉得小张很有上进心。”

“谁?”

“实习生张宇。”

“哦,她呀,三个月了交上来的稿子还没有你半个月的多,准备过了实习期就打发了。”花絮若无其事地说。

“不再考虑考虑?”

“什么理由?”她不解地盯着我。

“她让我想起了5年前的一个熟人。”

“谁?”

“你。”

花絮愣了,紧接着脸上充起血来,冷笑了一下说:“就会替别人强出头!你先管好自己吧,这个月你再迟到,一天扣两百!加上前十天的一起算!”

强出头么?原来本性还是没法改变,然后我认真算了算,如果我这个月不打算早起的话,月末的时候搞不好公司还得成为我的债主。

我很久很久没有定过闹钟了,我咬牙切齿地决定重新启用我的闹钟。

编辑部的一天一成不变地规矩和充实,我把负责的几个版面内容重新校对和调整了一遍,又把新收到的稿子从头到尾审了一遍,结果就到了下班的时间。

我很少加班,下班时间一到,我就刷卡走人,因此我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太阳还没有落山。电梯里遇到了公司其他部门的一些员工,在公司这么多年,和他们有些人总算认识,因此打了打招呼。他们脸上浮现出了我熟悉的笑容,包含着优越感和些许嘲讽。我不止一次地听到过公司其他部门的人议论,说我们编辑部是靠他们养活的。这么说其实也有些道理,我们做的是科普类杂志,跟公司八杆子能搭到一点边,跟其他部门相比,我们所创的利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每年年终的时候,我们和其他部门一样会得到公司优厚的奖金,这奖金的来源,自然不是编辑部的创收。其实有时候我很奇怪老板为什么还要坚持把杂志办下去,我们公司的规模已经用不着靠杂志来宣传了吧?

当公司其他部门的员工带着饱含深意的笑容看向我的时候,我心里却没有半分羞愧,我甚至有些同情他们,其实砍掉了我们编辑部,他们未必就会获得更多的薪酬。只是我想起花絮,不知道她会不会坦然面对那些人射向她新买的手提包的笑容。

公司的街角是一个书店,是愈来门前冷落车马稀,拐过去就是一所高校,这就是我上下班去地铁站的必经之路。经过篮球场的时候,隔着铁网看见一群男孩子兴高采烈地挥洒着青春,我停下脚步,多年前我们曾经比他们还要年轻、懵懂和纯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