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琪1999
安琪199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161
  • 关注人气: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挑食经

(2016-01-02 17:06:06)
标签:

杂谈

      晚间的电话里,和朋友聊些小孩子的事,说到孩子的饮食习惯,朋友好奇,“你那么挑剔一个人,孩子倒不挑食”。我笑,“因为我太挑,所以孩子吃的事上随他爸”。

       我说的是真话,于吃这件事上,这辈子我大概是最没有发言权的了。且不说吃的内容单调,说出来别人都不信,做个月子吧,虽有婆家和月子保姆双重照料,但一个月里,有大半个月,我每天开出的菜单是炒青菜与炒鸡蛋,要不就是炒鸡蛋加上炒青菜,天长日久,以至于婆家对保姆生出大的意见。内容上是这样,形式上也差不多单一,除了口味上喜欢重盐,辣的酸的全部不爱,自己解释为:健康饮食,原汁原味。

       年轻的时候,因为挑食,有前辈同事不耐,把状告到家里,父母却只一笑释然。

       反思起来,我们这代人,家中长幼尊卑还是分得很清楚的,而当年在我们家,记忆中的民主,主要体现在家人们对其他成员挑食的容忍上。

       家人中,妹妹基本不挑,除了鸡皮,无论飞禽走兽,不分酸甜苦辣,样样都能吃一点。只不过爱吃就多吃两筷,不爱吃,就意思着对付那么一点。有一段,她在韩国人的银行上班,不知怎么的,就学会了啃生的蒜瓣,试想一下,如花似玉的闺女,但逢吃饭,必先翘起兰花指剥个一颗两颗蒜瓣,其他的家人不以为奇,我却忍无可忍,几番数落,蒜头是不玩了,却爱上了路边的排挡,胃口之好,我在当日与她同做姑娘的时候,绝对是望尘莫及的。

       家人中,父亲也很少挑食,偶尔挑,往往事出有因。譬如,山芋(红薯)这样东西父亲是不碰的,无论是烤红薯,红薯甜汤,父亲都一律不喜。原因是当兵的时候,遇到粮荒,部队里不分早晚,连吃了两个月红薯,吃怕了,以至于上了年纪以后,只要听到红薯二字,嗓子眼儿里还要往外冒胃酸。

       我挑食,除了个人原因,如果从遗传学角度分析,应该源自母亲一族。记忆里,母亲是有些挑食的,喜食虾蟹但忌讳各种鱼,喜食腰花却厌恶猪肝,这样的好恶从逻辑上讨论似乎有点奇葩,但在我的家庭里却平淡得很。孩子舅舅的饮食喜好与母亲正相反,他爱吃鱼,但对虾,连同虾米等一众与虾有关的衍生食品却如临大敌。

       在家里,谁也没有深究过母亲不吃那些东西的理由。也许,正因为在吃的方面各有各的固执,推己及人,我家的大人们比较容易接受孩子的挑食。想当年,我就是利用了家里的民主,趁着叛逆期,将我的挑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状态。

       论起挑食,我在家族里外小有名气。天上飞的,地下走的,水里游的,土里长的,每每都有涉及。最夸张的莫过于当毛脚媳妇,第一次到婆家的那顿晚饭,从冷盘到热菜,几乎每一样都在我平常的食谱之外,以至于只能装作不舒服,随便划了两口淡饭便落荒而逃。

       那样尴尬的情形,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觉得好笑,但在当时,那实在是件不堪回首的事情。

       我的挑食多数源于心理的问题。比如不吃鸡,小的时候我是吃鸡的,因为母亲喜欢吃鸡,所以饭桌上鸡丁、鸡汤、鸡块出现的频率还是比较高的。鸡的来源渠道很单一,市面上是没有的,家里有的不是乡下亲戚送来的,便是隔壁邻居帮忙用粮票什么悄悄换来的。乡下亲戚送也不是白送,大家日子过得都不容易,鸡生蛋蛋生鸡,那是乡下人的财路,肯断了财路送来城里,最主要的是因为外婆德高望重,在晚辈里颇有人气。而外婆收了鸡,也从不让乡亲失望。每到这种时候,母亲便会打开家里唯一上锁的那个抽屉,从信封里抽几张花花绿绿的票子给送礼的人,也会给钱,但钱,他们一般是不肯收的。

       家里得了鸡,养个几天,待到某个节日,或者有重要的客人到访,那鸡也就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

       杀鸡的事是父亲的活,而当年的鸡一只只都是如假包换的走地鸡,平日里,田间地头、自家院子里随处乱跑,这种时候,更是拿出全副本领上蹿下跳。父亲一个人对付不了鸡,便会找个孩子帮忙,而在这件事上中的彩头最多的偏偏是我。父亲将那只该死的鸡反缚双翅,而那两只乱蹬乱踢的鸡腿就交到了我手里。几次下来,我渐渐地有了心理障碍,看到烧熟的鸡,就会联系到父亲宰杀它们的时候,它们在我手中颤栗的情形,直至浑身长出鸡皮疙瘩,于吃鸡一事生出极大的抗拒。母亲其实也有过纠正的心,但因为我的强力抗拒,也就放弃了。当然,从此以后,杀鸡一事也再与我没了干系,而我对鸡的障碍也如水之泛滥,迅速延伸到了除了猪以为的所有走兽,飞禽,甚至连部分池鱼也有所殃及,而我的家人于我挑食一事也再没有了干预的勇气,我的挑食便成为我家饭桌上的一道风。

       于挑食一事,个人观点是这样的,既然读书可以挑,穿衣戴帽可以挑,交朋友也可以挑,挑食那样纯私人的事完全可以有。前日,翻论语,其中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说,又说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孔圣人尚有十不食,何况我等凡人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