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琪1999
安琪199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583
  • 关注人气:8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冬日,游扬州大明寺

(2013-02-19 11:47:04)
分类: 旅行


春节去扬州,住在平山堂路上的汇金玄武酒店。


出发那天是大年初一,路上很顺利。早晨
9点半上路的,沪宁高速一直往南京方向,过了镇江,便看见润扬大桥的标志。下午1点,

一行老少已经坐在扬州“食为天”的西区店里用午餐了。


汇金玄武紧靠着瘦西湖,外观古色古香,是个园林风格的酒店。
入住的时候问前台的服务生,房间里能否看得到湖景?服务生很幽默,用近乎夸张的语气答:


“瘦西湖门票卖到
120元,哪肯那么容易让酒店占便宜呀?”


听着也对,回头告诉老公,淡定,看来湖景房是一相情愿的奢望了。



放好行李,安顿了两个孩子,便走着去马路对面的大明寺。


顺着水泥铺成的坡道逶迤而上,几分钟就到了寺院的山门。虽是正月第一天,寺里香烟缭绕,香客却并不多。


请了香,做完该作的功课,方得安下心来,绕着寺院四面走走。


大明寺初建于南朝宋孝武帝大明年间,大明寺由此得名。进寺时看到门前一侧山墙上“淮东第一观”五个大字格外醒目。


“游客若论登临美


须作淮东第一观”


当年秦少游与苏澈结伴游平山堂,彼此唱和,留下此诗。而据史料载,康熙皇帝首次下江南,扬州只匆匆走过,但御驾临幸的三处古迹中,大明寺、平山堂均在其中,由此,也可以看出当日大明寺一带在扬州历史文化层面上的地位。


以大明寺为中心,是一组文化底蕴丰厚的建筑群。寺院东侧最醒目的要属高耸的栖灵塔,塔起于隋文帝时,是为供奉佛骨舍利建造的,也是扬州城的制高点。现在的塔,是后人照原样重修的复制品,塔内是否存有舍利,我不清楚。


寺院东侧相连的还有平远楼、印心石屋和鉴真纪念堂。鉴真法师当日以大明寺住持的身份五次东渡日本传播佛教文化,其普度众生的诚心,日月可鉴。许多年前,由当地的朋友陪着到大明寺参观,纪念堂只是走过路过,觉得该处的建筑与整个大明寺及周边有较大的差异,当时也没有多想,只存了一些疑问。前些年去日本,看到日本的寺院,回想起来,倒是和鉴真纪念堂非常相似。堂前是开敞的庭院,修剪整齐的草坪、直立的松柏,一眼望去,古朴而肃静。纪念堂内供奉着大师的坐像以及记载相关事迹的资料,因为视力不好,又没有带眼镜,便不细看。


鉴真法师与日本佛教文化的发展有着非常深的渊源。日本奈良的唐招提寺是法师在日本亲自修建的一座盛唐时期建筑风格的寺院,法师墓便在寺院的庭院一侧。奈良另一处的东大寺,则是法师东渡宣传佛法首设的戒坛,鉴真法师在日本佛教界被尊为律宗初祖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步出纪念堂,沿一侧通道往前,路边灌木丛中邂逅一座现代人的半身铜像,走进了,塑的却是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一时没有转过弯,为何梁先生会出现在鉴真纪念堂边上呢?读了介绍,方知眼前参拜的鉴真纪念堂,便是由梁思成先生当日主持设计建造的,建造时,参考了日本相关的寺院设计。这么看来,纪念堂有着华裔日籍,与周边建筑风格迥异当在情理中。


寺庙西边,过“仙人旧馆”门题则别有洞天。平山堂、谷林堂、欧阳文忠公祠也就是六一祠都座落在这里。


平山堂是欧阳修由安徽滁州迁任扬州太守时建的住所,占地不多,但因居于蜀岗之上,视野开阔。


后人诗解平山堂:“远山来与此堂平”,想大文豪当日取名“平山堂”应该也是有此意蕴含其中的。


与大明寺一样,平山堂历经岁月洗礼,几度荒废,今日的建筑物是清同治年间重修的。堂前一架石棚,棚上枯藤缠绕,及至冬去春来,绿意葱茏,这里便另是一番生机了。平山堂大门口朱漆剥落的梁柱上是清太守伊秉绶所作的楹联:“过江诸山到此堂下,太守之宴与众宾欢”。立于堂前,凭栏远眺,遥想当日欧阳太守坐堂上,邀三五好友,把酒临风,吟诗作赋,此种风情又岂是今日之人靠权钱奢靡可以体会感受到的。



冬日,游扬州大明寺


现存堂内的匾额中,“平山堂”乃同治年间盐运使方俊颐题。这位盐官从重修大明寺到平山堂,比起如今只知拆老房子造新房子的父母官们可强了不少。“风流宛在”四字是当时两江总督刘坤所书,另一匾额“坐花载月”则是清末民初的回军将领马福祥的字。所有这些匾额中,现如今尤以刘坤一题知名,因刘总督题字时,略施小技,“流”字上少一点,“在”字又多一点,就这么一点一点,刘总督就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但凡导游入平山堂,这两个点的出典是一定要讲的,游客忙于揣摩这两个点,一不小心便疏忽了这屋子的正牌主人。世间事大抵如此,但凡读史,野史总要比正史传播的人更广一些。


冬日,游扬州大明寺


平山堂的客堂间现在被景区利用作了茶室,茶室没有特别的装修,显见得扬州毕竟是一个有底气的地方,单只大明寺及其周边建筑群,修旧如旧,没有哪根椽柱被油漆成了其他景区常见的鲜艳的朱红色。茶室里,桌凳也与建筑的年代、风格相近,并不显得突兀。若非冬季,与友人相约,坐在敞口的大厅里,或者堂前的石头棚下喝茶聊天应该也算得上一件风雅的事。


平山堂后的谷林堂是苏轼避祸出京任扬州知府期间,为纪念恩师欧阳修而建,因为天色不早了,又不放心留在酒店里的两个顽劣小儿,所以未作停留。


说来也巧,往回走时,走得急,却不意撞到一处墓地,一瞥之下,墓前石碑上赫然刻有“石涛大和尚墓”数字,原来清代大画家、书法家石涛墓也在大明寺里。


墓地挤在庭院靠矮墙的一侧,有碑、有塑像,本想拍些照片放到微博上,因家人忌讳,就没有拍。独自在墓前默立一会儿,从宋代的文豪到清代的大师,这个下午,思绪需要短暂的过渡与清理。


喜欢中国画的人应该都知道石涛这个名字,这位被吴冠中先生冠以中国现代画起点的大师,从宗室后裔到出家僧人,一生传奇。当日平山堂上,皇帝召见何等荣耀,而大师挥毫泼墨,开扬州画派先河又是何等豪迈。此刻,大师身后相随的,除了他画笔下的枯山、瘦石、虬干、昏鸦,便别无他物了。


夕阳西下,黄昏的墓地即使在最热闹的日子也无法掩饰凄清与落寞。转身时,心上闪过一念:这样的孤寂与苍凉又何尝不是大师一生起起落落内心的写照呢?


冬日,游扬州大明寺


从大明寺侧门循原路返回住处,寺院宏亮的钟声在身后激荡起来。回头望,黄色院墙一侧,落日余晖下,“淮东第一观”五个楷书大字笔力遒劲。


重游大明寺,感之历史文化的浸润,深觉扬州大明寺真正当得起这“第一”两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