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琪1999
安琪199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888
  • 关注人气:8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印象白哈巴

(2010-09-05 14:35:14)
分类: 旅行

秋日,当第一缕阳光翻越友谊峰终年不化的积雪,再一寸寸地挪到白哈巴的屋顶树梢山岗,整个村子就在晨光中苏醒过来。

木头的栅栏门悄没声地敞开了,因为还是初秋,山上的牛羊尚没有全部下来,村里留守的那些牲口,哞哞、嘪嘪地相互打着招呼,三三两两,不紧不慢地去往对面向阳的山坡。

几乎也就是同一时刻,村子里,某一家的烟囱,升起了白色的炊烟,然后是第二家,第三家,迅速地,整个村子就氤氲在一片乳白色暖暖的雾气之中。

这就是我认识的白哈巴了,一个在边境上,与哈萨克斯坦紧挨着,有着中国西北第一村美誉的原生态村落,从喀纳斯湖过白哈巴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大的村子里,住着上百户或者更多世居的图瓦人。村子的后面,离界碑不远,就是大片大片金黄色临风而立的白桦林。季节再朝后,西风乍起,摇落一地树叶,白哈巴就铺上了一条碎金织成的地毯。

印象白哈巴

走在宁静整洁的村子里,很少会有人注意到远来的陌生面孔,白哈巴村就是那么大度,敞开着门,任由旅人窥探的脚步一米一米地丈量它的土地。红松木垒成的尖顶木屋,家家户户门前屋后堆成小山一样,用来帮助牛羊过冬的草垛。草地上奔跑追逐的图瓦儿童,还有打着彩色包头,提着水桶家什去河边洗衣汲水的图瓦妇女。这山这水这人,这所有灵动的场景,编织成白哈巴诗意而古老的牧歌,而所有远来白哈巴寻梦的旅人,就在这山野牧歌里陶醉,陶醉于人类生命那一段最初的白。

印象白哈巴

                                                            
(以上2图片取自网络)

关于世居的图瓦人,有着众多神奇的传说。比较多的,一说,图瓦人是俄罗斯图瓦族的一支,另一说,图瓦人是蒙古族成吉思汗的后裔。而在图瓦人童话般的木屋内,我们见到了和蔼的班禅与威武的成吉思汗画像。于是,我宁愿相信,这支曾经数百年与世隔绝,至今仍孤独于闹世的游牧部落,是勇猛无敌的蒙古大汗之子,而图瓦人能歌善舞,也不乏草原上蒙古雄鹰一样的豪放热情。走在村子里,偶尔有骑在马背上的图瓦男子从身边经过,身姿矫健,那一回头落下的眼神,传递着游牧民族特有的腼腆和友好。

黄昏时分,夕阳给远山和近处的村落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白哈巴村炊烟再起,木屋四周飘散着阳光、干草以及奶茶奶酒混合的香味。一只小牛犊摇摇摆摆地进了自家的栅栏,身上还有青草和泥土细碎的痕迹。先回来的牛妈妈哞哞叫着迎上前去,小牛犊则加快脚步,躲开了妈妈的埋怨。一个顽皮的图瓦儿童追着小牛犊的脚步也奔进了自家的院子,但只一刻,黝黑的小手攥着一块雪白的奶疙瘩,又颠颠地跑向了屋外。

图瓦老人在暮色里吹响了草笛,那是一种图瓦人自制的乐器,叫做楚儿或者苏儿。苏儿唱着图瓦人的快乐与忧愁,旋律深沉委婉,仿佛源自澄澈的喀纳斯湖底,又分明发于阿尔泰的群山深处,那串串音符装点了沐浴在残阳里的山水和古老的白哈巴村。我聆听乐声,惊讶于一棵苇草不可思议的宽广。图瓦人的智慧,如喀纳斯湖一样深不可测,图瓦人的心灵,与阿尔泰的蓝天一般不染纤尘。

印象白哈巴

 

据说,在中国辽阔的版图上,现存的图瓦人已经不到2000人了,这不到2000的人口,也就集中在阿尔泰喀纳斯一带的白哈巴、禾木以及喀纳斯的图瓦人村。他们世代过着游牧生活,夏天,搭起毡房,与牛羊一起生活在水草丰沐的阿尔泰山上。冬天,拆了毡房,赶着牛羊回到村里,将一片寂静留给群山雪野。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用了数百年也没有迈出深山的脚步,已经习惯了大山深处的寂静,而当日大汗燃起的烽火,早已绵延成今日图瓦村落繁衍生息的炊烟。

想起新疆本土作家刘亮程说过的话,了解一个村庄需要用上一个人一辈子的时间。真的呢,作为匆匆过客,我只能是那连一脚牛粪都来不及踩到的一个。而原始村落,图瓦村民,甚至牛羊,甚至山坡,甚至白桦林与伴随日出日落的炊烟,如果这些,都是我们眼中期盼的风景,那么这里所有的风景都应该是孤独的,是一种真实得让人小心翼翼,不敢打扰、不愿唤醒的孤独。那样的孤独,对于每一个走进白哈巴村的旅人来说,都是一样的陌生,陌生,却在心灵深处又分明似曾相识。

印象白哈巴

一些人习惯用梦境来形容这片干净如处子的土地,形容乐观豪迈,不知物欲横流为何物的图瓦人。其实,我知道,在这片土地上,我们苦苦寻觅的,也许就只是一个合适的词,一种合乎我们“文明人”身份的表述。只可惜,相对于图瓦自然的生活状态以及发自灵魂深处的欣悦,文明的词语是如此贫瘠与苍白。我们转而用镜头,记录图瓦人透明干净的笑容,记录白哈巴不曾污染的空气芳草,却意外地在镜头里,读出了另一种富足,另一种我们羡慕的达观从容的人生。

是简单的生活,简单的幸福,仿佛只在挥手之间,图瓦人已颠覆了我们长久以来不知疲倦追逐的功利,颠覆了我们长久以来一直坚守的关于幸福的理念。在图瓦人清澈如喀纳斯河水的眼神里,在图瓦男女温和淡定的神情里,我们真正感受到灯红酒绿掩饰下,浮华内心的虚弱与荒凉。

离开白哈巴的一刻,我忽然想到了喀纳斯河边对游人开放的图瓦人家,那些操着一口生硬的汉语,却是老练的与游客交流的男人女人,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图瓦人吗?我无意往下去想。

再见白哈巴,再见图瓦人。如同来时,我把脚步放得轻些,再轻些,生怕惊醒了这深谷里仍在延续的,也许是本世纪最后一场沉静的梦。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