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ello秦小乐
hello秦小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666
  • 关注人气:34,4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上海软星科技简介

(2010-07-19 15:41:43)
标签:

游戏

分类: 八卦资料

  软星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上软)为台湾大宇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于2001年在上海浦东设立之子公司,主要经营项目为各类游戏软件、娱乐软件开发与制作。上软现已并入软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上海软星秉持总公司优秀的管理模式,并且自行发展出独有之项目成本控制、项目质量控制、研发专业纪律等等增强执行力的正规研发管理方式。于 2007年正式成为大宇集团中获利最优、研发制程与成本最精准、研发团队素质成长最快速以及将系列作运营最优化的子公司。上海软星目前已在3D技术与网络游戏获得成果,并开始迈向国际市场。

  上海软星以世界知名的RenderWare引擎及北京软星制作开发的GameBox引擎为主要制作平台。公司自2001年创办以来先后独立全程研发《汉朝与罗马》、《仙剑奇侠传三》、《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阿猫阿狗2》四款单机游戏,以及《阿猫阿狗大作战Online》一款网络游戏。其中《仙剑奇侠传三》及《仙剑奇侠传三外传-问情篇》更在2006年取得了两岸累积销量百万套以上的惊人佳绩,且在华人地区获得数十次重要奖项。

  上海软星已在2007年7月完成《仙剑奇侠传四》的开发,并于上市后三周创下销售近三十万套的破纪录佳绩。随后,因公司策略调整,上海软星研发团队将和北京软星研发团队合并,上海软星现有游戏的开发和维护由合并后的北京软星承接。上海软星至此正式卸下长年仙剑开发之责。

  软星科技有限公司为台湾大宇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于大陆设立之外商独资公司,目前已经成立的子公司分别有软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软星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主要营业项目为各类游戏、娱乐软件开发与制作。台湾大宇资讯是全国极具知名度的计算机游戏、娱乐类软件开发公司,代表性产品有:仙剑奇侠传、大富翁、轩辕剑、明星志愿等,标志均是受国内外玩家喜爱的一流产品。

  软星科技有限公司为台湾大宇资讯子公司,秉持总公司优秀的管理模式,未来更将积极朝向三维技术与网络游戏发展,并迈向国际市场。

 

  2001年 7月成立上海子公司——软星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2001年 8月《仙剑客栈》上市。

  2002年 7月《网络三国牌》上市。

  2002年 7月《汉朝与罗马》上市。

  2003年 7月《仙剑奇侠传三》上市。新3D引擎导入仙剑系列。《仙剑奇侠传三》正版卖出30万套,总销售额超过6000万人民币。此后大宇正式将仙剑奇侠传系列的开发交给上海软星。

  2004年 10月《仙剑奇侠传三·问情篇》上市。

  2005年 7月《阿猫阿狗2》繁体版上市。

  2005年 11月《阿猫阿狗2》简体版上市。

  2006年 开发网游《阿猫阿狗大作战Online》上市

  2007年8月1日 开发《仙剑奇侠传四》 台湾、大陆首次同步上市

  2007年9月14日,上海软星与北京软星合并。上海软星原研发团队解散,原定的《仙剑奇侠传四外传》、《仙剑online2》取消,仙剑系列由北京软星接手开发。

 

  上海软星仙剑开发组解散内幕

  1.引言

  这一切还得从仙四说起。

  2007年8月,仙四在北京举行首发仪式,制作人张毅君(工长君)、张孝全(笑犬)等人到场签售,现场出现了由玩家排起的长长的购买游戏的队伍。这种情形一般只有在日本每逢最终幻想、勇者斗恶龙这种大作发布时才会看到。

  现场有几幕颇令人感动。其中有一位玩家表示愿意出钱捐助上海软星,支持仙剑的研发,被挽拒后,他购买了好几套游戏才肯离开。还有一位从广西特地乘飞机赶来的15岁女玩家,在得到张毅君的祝福后,她激动的哭了。在上海仙四豪华版首发现场,有一位玩家在上海大剧院门口等待了13小时,只为购得一套限量梦璃版。

  仙四一周内销量达到20万套。这在如今日渐萎缩的单机游戏市场已经算是一个了不得的数字。然而,就在此后不久,网上就传出张毅君、张孝全辞职的消息,紧接着,上海软星正式宣布解散,一连串的变故来得都是如此突然,如此错愕。

  无数疑问摆在我们面前----仙四卖的好好的,怎么上软就解散了?二张的离职到底又是为何所故?仙剑系列又将何去何从?

  让我们接着细细研读 .。.

 

  2.事出有因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上海软星走到今天这步,其实和母公司大宇的经营策略难脱干系。

  北京软星是台湾大宇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代表作有大富翁,上海软星是北京软星的分公司,主要负责开发仙剑系列,同时也有阿猫阿狗这样优秀的原创作品,上海软星受母公司大宇的财务管制,又要听从北京软星的指挥,在这个三角关系中,上软的自主权最小。

  当初成立上海软星,是北京软星的总负责人,仙剑之父姚壮宪的主意,他将仙剑系列交给张毅君、王世颖等主力干将,自己则专心开发大富翁。

  姚壮宪当初离开台湾到北京,多少带有点赌气的成分。因为他尽管是大宇的王牌制作人,但前后这几年他过的并不开心,这其中有大宇内部的问题,也有他自己的问题。

  大宇公司的管理模式和其他游戏公司不一样,比如在开发一款游戏时,员工只要有好创意都可以提出来,而且很容易被采纳,那时单机市场很兴旺,只要做出游戏都有人买,因此掩盖了这种管理模式的许多弊端。随着游戏市场越来越成熟,玩家的口味越来越高,钱也就越来越难赚,姚壮宪经历的第一个时代---个人英雄时代结束了。

  与此同时,个人电脑也正在从DOS平台转向WINDOWS平台,单凭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小打小闹已不足以做出叫好又叫座的商业游戏,姚壮宪以往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的制作风格。面临如今的技术和理念的双重转型,他有着许多的矛盾和困惑。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那就是尽管他制作了大富翁和仙剑两个系列游戏,但大宇给他的待遇却只是一个中级别的项目主管。在大宇上市前,曾公开让员工认购原始股,但并没有给他更多的份额,这让他觉得非常的不公平,于是当其他组的主管帮组员提升认购额时,他却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态度,导致他的组员应得的利益受到了很大损失,这引起了很多人对他的不满。

  大宇上市后,内部管理模式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先一批骨干开发人员走上了管理岗位,其中也包括姚壮宪。由于管理经验的缺乏,小组制作的弊端也在转型后逐步明显,小组间缺乏交流、各自为战的情况比较明显。姚壮宪的精力更多的放在项目规划和人事安排等方面,同时暴露了他性格的许多缺点。为了避免别人插手大富翁和仙剑的开发,他对小组成员加以过多的限制和保护。当时大宇决定向世嘉的土星移植仙一,并确定由狂徒的林嘉裕负责时,便引起了姚壮宪的不快。此后,当林和他的小组的几位美工走的比较近时,他便警告林“不要打他组员的主意”,并且每次在林索要仙一的DOS版源程序代码时,姚壮宪总是以“硬盘坏了”等理由拒绝提供,林和组员只能从游戏中提取程序,并重新编写,无形中浪费了很多时间和资源。在完成SS版的移植后,林嘉裕愤而退出狂徒创作群。

  而姚壮宪与狂徒另一核心人物—谢崇辉的关系也不甚理想。谢是仙一的主企化,但他的名气却远不及姚壮宪。在构思仙二时,姚谢两人的制作理念出现了巨大分歧--姚坚持认为仙二应该讲述个全新的故事,而谢则认为应该延续一代的故事,两人争执不下,最后谢无奈只得转去开发新游戏霹雳奇侠传。而姚壮宪为了让游戏达到FF7、铁拳3的品质,不断修改剧本,推翻策划案,不仅开发人员叫苦不迭,让本就人手不足的开发组进度更是步履唯艰,最后仙二的开发终于搁浅。

  2000年8月,大宇在北京注册了软星科技有限公司,姚壮宪觉得这是自己发展的一个机会,可以脱离总部的种种束缚,于是他仅带着张毅君一人来到了北京。经过了初期的艰苦奋斗,北京软星初具规模,不仅招募到很多游戏开发人才,还制作了仙剑客栈这部创意性的小品游戏,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但就在客栈发售不久,也就是北软刚成立一年之际,姚壮宪做出了一个令人有些意外的决定,让张毅君带队,与张孝全、王世颖等主力开发人员赶奔上海,成立了北软的分公司 —上海软星。

 

  3.重任在肩

  上海软星的情况比较特殊,虽说是分公司,但真正的性质却只是一个子团队。姚壮宪曾要求张毅君只能开发《仙剑奇侠传》系列的游戏,并且一定要做好。这是有原因的,当初姚壮宪提出由上软负责开发《仙剑》续作时,就遭到了大宇总部的否定,总部认为张毅君之前一直没有独立负责过大型项目,他的能力和经验都不足以胜任仙剑这样重量级的产品,另外对大陆研发人员的技术是否能做出高水准的游戏也表示怀疑。在姚壮宪的极力保证下,总部才勉为其难的放行。而姚壮宪之所以执意要将《仙剑二》拿到上软去做,主要就是避免总部方面的过多干涉,面对这份信任和期待,张毅君深感自己的责任之重。

  很快,让姚壮宪和张毅君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谢崇辉的《仙剑二》提案通过了总部的批准,这让姚壮宪愤怒不已,他认为总部的做法是在有些欠妥,他必须采取一定的措施。因此他一面敦促张毅君尽快将《仙剑二》的提案上交,一面积极与总部联络,表达自己不满的情绪,但最终大宇还是将《仙剑二》的开发权交给了谢崇辉,而上软所提供的《仙剑二》则变成了《仙剑三》。

  由于总部对上软并不抱太大的期望,初期启动资金仅给了65万美金(约合540万人民币)。这样的规模做一款三流游戏可能还算够用,但制作像《仙剑三》这样的大作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更不要说张毅君一直在开发的RTS游戏《汉朝与罗马》也进入到了吃钱的阶段,更加速了资金的消耗。

  就在局势并不十分明朗之时,大宇总部突然传来谢崇辉的开发小组集体离职的消息,留下了烂尾的《仙剑二》。为了不让“仙剑”之名受损,姚壮宪不得不回到台湾,与其他几位制作人一起收拾烂摊子。可此时离制作档期结束只有不到一年,游戏的完成度却并不高,就算姚壮宪的能力再强,也无法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把一个支离破碎的游戏变成经典之作,于是《仙剑二》在未能完善的情况下仓促推出,自然引起了玩家的强烈不满,一时间恶评如潮。  《仙剑二》的失利带给张毅君更多的压力,《仙剑三》有可能会因为玩家产生的逆反心理影响到销量,一旦《仙剑三》也失败,后果就非常严重,不仅《仙剑》初代多年来积累的口碑可能会消失殆尽,上软也可能会随之关门大吉,就算运气好没有倒闭,但今后也会和仙剑绝缘。可以说,《仙剑三》还未出世,就注定是一款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作品。

  2003年7月,仅隔了半年时间的《仙剑三》正式发售,游戏的素质大幅度的超过了预期,征服了包括内地、港澳台在内的所有玩家。游戏限量版一度被炒到12000元人民币,一扫之前《仙剑二》失败的阴霾,成为玩家心目中真正的仙剑续作,甚至还有很多从来不知“仙剑”为何物的玩家也被《仙三》独特的中国文化底蕴与良好的游戏性所吸引,成为该系列的忠实拥护者。

  据统计,《仙剑三》共卖出50多万套(盗版约300万套),总销售额达到了6000多万元人民币,这在当时的中国游戏市场绝对是一个奇迹(如果没有盗版更加会是一个奇迹)。《仙剑三》的佳绩不仅让姚壮宪扬眉吐气,同时也让大宇总部打消了所有疑虑,将《仙剑奇侠传》的独立开发权留在了上软。

 

  4.步履蹒跚

  尽管《仙剑三》的成功让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但实际上并没有给上软带来多少切实的利益。因为上海软星没有独立的财权,大宇规定上软只能拿到内地销售的纯利润,而台湾、港澳的销售利润都归总部所有。这样算下来,能够留在上软的资金只有500万~600万,这点钱填补完公司的缺口以后也就所剩无几了。然而上软要发展,仙剑要开发新作,这都要大量资金的支持。最重要的是,《仙三》开发组拼死拼活干了三年,也需要奖金来慰藉,张毅君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以公司发展为重,并没有发放太多的项目奖金,这个做法引起了不少员工的不理解,他们觉得自己的劳动成果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心里很不舒服,于是便提出离职。随后一批骨干开发人员离开上软,张毅君尽管心痛,却也无力挽留。

  2003年后,伴随着上海房地产行业的爆发,人力物力的成本也开始飞升。三年后的500多万,实际作用可能连三年前的一半都不到,而上软员工的薪资待遇也和2001年没什么区别。《仙剑三》的成功只是让上软声名远播,研发资金的规模却反而不如三年前了,这是让张毅君和上软人感到的最不公平之处。他们在无奈之下,只能靠一些低成本项目如仙三“问情篇”来创盈收,为《仙剑四》的开发积累资金。

  实际上,台湾大宇公司的待遇之差是业界一直所公认。通常是靠着知名系列和制作人招进员工,但开发完一个项目后,这些人就会觉得付出和获得不成比例而选择离开,所以也有人讽刺大宇是“培训基地”。从大宇出去的研发人员水平都不错,普遍要求却都不高,因为他们在大宇享受的是业界最低等级的待遇。

  这个习惯也延续到了北软和上软,相对来说北软要好一些,而上软则有点像“后妈的孩子”,就算做出再大的成绩,总部也不会因此而放宽政策,始终是冷冰冰的态度,未免让人感觉有点心寒。张毅君只能动用有限的资金,在不影响《仙剑》续作开发的前提下,做一些自己喜欢的游戏,其中《阿猫阿狗2》就是一部非常有创意的作品,各方面的评价都很高,但因为单机市场环境恶化的影响,最后也只能叫好而不叫座。随着《仙剑三外传:问情篇》的完成,又有一批老员工难以忍受高强度的工作和低廉的薪资待遇而离开上软,其中甚至包括《仙剑三》主力策划王世颖。这次离职后,上软的元老所剩无几。看着昔日的战友一个个离去,张毅君也想到过一走了之,但对《仙剑》的感情让他迟迟无法下定决心,就这样一直挨到了《仙剑四》的项目的开始,他决心再奋力拼搏一次。

  那么,大宇总部为何始终对上软的管理策略如此冷漠呢?这主要是2003年后,单机游戏市场的日益衰落,开发公司纷纷解散或倒闭。随着盛大公司掘到第一桶金的诱惑,更多的单机开发商转向网络游戏开发,大宇也是其中之一。但初次的几次试水均告失败,产生了巨额的亏损,加之单机市场的萎缩,大宇的财务状况更是雪上加霜。连续几年亏损对上市公司的打击是非常致命的,对于现在的大宇来说,迫切需要利润来填补亏空,而《仙剑三》创造的利润正好解了燃眉之急。

  尽管在网络游戏市场屡次失利,但大宇并没有动摇转型的决心,并不断加大投入。对单机游戏研发的预算则不断削减,从《轩辕剑五》的素质中可以看出端倪。姚壮宪的想法也比较类似,他在不断扩展新的产品思路,积极着手研发网络游戏。于是,上软的《仙剑四》就是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开始了研发工作。

 

  5.壮士断腕

  拿着极其有限的资金,却承载着无数玩家的期望,不允许有半点敷衍和粗心;付出超过常人几倍的劳动,却拿着低于行业标准的薪水;用心制作的游戏,却换来那些使用盗版的玩家无端的指责和唾骂,这就是上软员工一直以来都在承受的压力。

  《仙剑四》的很多人物对话,都强烈地透露着一种沧桑和辛酸,这难保不是制作人员的心声。在游戏一处隐藏地点里,仙四开发人员化身为一个个小妖怪,向玩家诉说心中的理想和委屈,看了这些让人觉得不是滋味,仿佛这些结局早已注定,难怪有不少玩家在玩后感慨的说,仙四的故事其实就是上软自己的故事。

  在仙四的正版说明书中,张毅君写下了一段耐人寻味的前言。其中道出了上软这七年来的辛酸历程,以及不足为外人道的烦心事。“或许大家的离开都有各自的原因,但最为可惜的便是那些受不了玩家辱骂而心灰离开的战友。他们超量工作仍能怡然自得!看着销售量好象很高但利润很低的成绩还能继续奋斗!一边玩着欧美大作一边看着资金限制下自己的作品还能保持希望!但是每当面对恶意的批评,他们却往往不支倒地。”

  看到这里,不知那些一等游戏出了就到网上四处打听“有下载吗”,然后只玩了个开头就就跑到论坛上大骂“垃圾”、“和FF、DQ完全没有可比性” 所谓的“玩家”,现在又作何感想?

   张毅君在前言中还写到,“百年之后,仙剑本身并不重要,赚的多少也不重要,付出多少也不重要,因为一切终将归于尘土……重要的是游戏乃人性所驱,不懂得经营、把握、和坚持,便是等着被他国文化洗脑,年轻一代将不负汲取何为传统文化,岂不为国人悲哀?”

  可见,张毅君并不仅仅是把“仙剑”当作一款游戏在做,他希望“仙剑”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将浩瀚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渗入到每一位玩家的心中。尽管仙四各方面都不如那些国外的大作,但这种文化底蕴却是他们所不具备的,因为仙剑是我们中国人开发的游戏,如果有朝一日仙剑、轩辕剑都不复存在,或名存实亡,那么对于中国玩家来说绝对是一件悲哀至极的事。

  但是,盗版和玩家的恶意中伤还打不倒坚强的张毅君,让他下定决心离开的是对总部的积怨。仙四在内地的利润约有1000万人民币,这部分本应该为发展上软、开发仙剑五而准备的资金,却大部分都要挪用到其他项目上,留给张毅君的只有600万,这和七年前开发仙三、三年前开发仙四的资金规模相同,但不同的是,如今的人力物力的成本是多少?如今游戏的开发规模又是多少?很多人和喜欢拿仙四和最终幻想做对比——好,最终幻想7的纯开发费用是450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为3亿6千万,那些整天批判仙四不如国外大作的人不妨算算,这个数字大约是上软开发资金的多少倍?

  那么,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仙四的动画又少又难看,画面有些过时,人物动作有些呆板了吧?好,如果你明白了,我也不希望你说什么,明白就好。

  仙四的诞生多少带有一些悲剧色彩。本来是好好的游戏,却被star force加密软件弄得频繁卡机;正版验证无可厚非,但偏偏因为服务器太少造成拥堵而无法认证;台湾出精装版也是好事,但就是因为质量低劣打击了玩家收藏正版的热情。

  不明真相的玩家痛骂仙四、痛骂上软,这不就是张毅君在前言中所担心的事情吗?看着这些无理的谩骂,回想大宇这么多年来对上海软星的冷遇,未来又要面对仙五等数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张毅君真的觉得有些倦了。

  2007年9月,张毅君、张孝全辞职,上海软星官方论坛关闭,上海软星公司宣布解散。上海软星的剩余工作,包括研发、运营等将由北京软星全部接手。来自官方的说法是“上软将并入北软”,然而上海软星的员工似乎无一人加入北软。

  公司原本放于橱窗内的各种仙剑的周边均已经被各位员工瓜分一空,以作为对其长久工作的纪念,目前橱窗内已经空空如也,正式结束了其使命。

 

  6.结束语

  得知上软解散的消息后,很多玩家心中充满了无奈与感伤。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家制作公司,而是一个充满灵性、血性、个性的团队,一个深喑中国传统文化,坚持独立风格的游戏制作人。未来也许会有仙剑,但必定不会是那个工长君的仙剑了。

  《醉翁之意不在酒》

  最近时逢暑假,网上有一个话题引发了颇为热闹的讨论,不过这事从游戏的角度来讲,连炒冷饭都算不上,其主题居然是“张毅君、姚壮宪谁是仙剑之父”。说来有趣,其实仙剑历代制作班子都争执不断,从姚谢之争到王世颖与上软的官司等,涉及到谁是“仙剑之父”的争论还真是第一次。事件的对象姚壮宪目前还没做针对此事做出什么个人表示,另一人张毅君(工长君)则在个人博客的日志中不置可否,对“仙剑之母”等称号表示颇具“喜趣好玩之心”。

  目前就我看到的文章大体有四篇,第一篇掀起“张姚仙剑之父”之争的,上来就卖出一个破绽,宣称工长君在仙剑一代制作时就是小组的重要成员,当然知情人都了解那个时候他还没进大宇。另说姚在仙剑二失败以后将仙剑制作权彻底交给了张,其实仙剑二、三代基本是同步开发,仙剑二的某些缺失也是因为姚谢二人仙剑品牌主导权之争所致。而后出来一篇网文则列举了一些事实,在肯定姚“仙剑之父”的地位同时,也确认了张毅君在仙剑三、四代中的功绩。没想到事情还没完,第一篇文章的作者迅速又写了文章反击,从工长君劳苦功高、大宇制作人纷纷离职、上软缺乏决策权等角度来论证其观点。不过笔者看来,“仙剑之父”的称号应该是用来标榜首创之功的,工长君确实没参加仙剑一的制作;其次人员流动是现代企业最正常不过的现象,不知有哪家公司重要员工只有出没有进的;再说子公司的决策权,高层自然有所规划,全世界的子公司没有决策权的也不独有上软一家。用上软“功劳最大”来抹杀当年狂徒制作组奠定仙剑基础的努力,颇有失公允。何况从大宇财报来看,仙剑续集中一直保持4000~5000万新台币的营收规模,四代比起二代并不出挑,营收情况最差的反而是上软制作的《仙剑奇侠传三外传 ——问情篇》。而且同样是上软制作的《阿猫阿狗2》,营收也不比贬姚文中一再贬低的《轩辕剑》好。与其说上软业绩高是因为本事大,倒不如说是因为他们接手了大宇最富人气的品牌。至于说北软只做《大富翁》,基本也是以讹传讹,上软仙剑三的引擎就是从北软的引擎发展而来,而且就公开情报,这两年北软还有大量的网游任务。贬姚的这第三篇文章流传还不算广泛,直到一个星期以后出现了第四篇,基本上是前文中的论据加强版,另外加入了许多对北软“内幕”的猜测,对其不断唱衰,最后则提供了一张水准不高的所谓上软版“仙剑五”海报。如果说这些文章是狂热玩家所为,本人深感怀疑,这些文章在多玩、17173、TOMS游戏等游戏大站都能找到,这些网站编辑厂商稿都发不完,何以会对这些源自单机的奇异话题如此垂青?直到第四篇,Toms游戏站的报道中作者栏一列赫然写着“厂商提供”四个大字,进一步为我的猜测提供了佐证:这次“仙剑之父”的争执必然是背后有人操纵。

  《仙剑奇侠传》是我国仙侠类游戏的开山鼻祖,也是到目前为止国内人气最高的原创游戏品牌,估计有不少人都希望借着仙剑的名气分一杯羹。如果按照笔者的看法,争论“姚张到底谁是仙剑之父”根本不是这个论战发起者的目的,毕竟“xx之父”历来是针对创始人而言的。这些始作俑者的真正目的在于分化淡化仙剑这个品牌,为自己以后的类似产品打开销路。中国古代如果要弹劾一个位高权重的大臣,并不会直接就马上出手,而是要一些地位比较低的小官先上一些奏章,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一些捕风捉影的留言,然后换上更大一些的官,更可靠一些的丑闻,步步升级,不把他在皇上面前搞臭,也要在舆论上扳倒他,往往爱惜名誉的官员迫于舆论也会在皇帝的挽留下坚决辞职。“姚张之争”的始作俑者估计深谙其中之精髓。现在所谓“仙剑之父”之争,虽然人人下意识都会觉得这个称号非姚壮宪莫属,但这是场会持续一两年的舆论战的前哨。对于这场前哨战,北软和姚仙处在难以回应的尴尬境地,而策划者躲在暗处力搅浑水,只望把舆论闹得越大越好,无论这场争论的结果如何,自己也没有损失,何惧之有?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会发现这类文章除了“争仙剑之父”,还主要是在抬高上软,贬低北软,不少年轻玩家看了恐怕会义愤填膺。但仔细一分析,上软已经解散,临走前还依靠品质良好的《仙剑奇侠传四》留下了一道光环,对于这样的逝去者,再怎么吹捧也没关系,已解散的上软也不会出来回复了,而担负仙剑续作制作任务的北软只能是有口难言。我敢和各位读者老爷打一毛钱的赌,类似“仙剑之父”这样的争论绝不会止步于这个暑假档。如果今后的“仙剑Online”让玩家不满意,虽然这个作品是中国台湾省大宇制作,预定久游负责运营,和姚壮宪及北软没啥关系,但始作俑者一样会出来用诸如“痛心疾首”一类的说法把矛头对准姚壮宪和北软。这之后才能看出这场争论的真正意图,随着此事策划者自己的作品慢慢浮出水面,估计这场论战也会跟着升级,把原来的仙剑粉丝群吸引到他们想要的方向去。

  这次论战虽然是针对姚仙和北软,但另一方工长君估计也不好受。当初姚仙带着工长君从中国台湾省来到大陆,披荆斩棘开创北软,打下一片天地,几年后又抽调一批北软精英交给工长君组建上软。可以说上软是源自于北软的。没有姚仙的慧眼识英雄,也没工长君今天的脱颖而出。工长君现在在游戏迷心目中可谓德高望重,虽然他在个人博客中的颇为自谦,但是“仙剑四”说明书中“以单机仙剑新作抗衡国外大作,防止他国游戏对中国玩家文化洗脑”的言论以及在粉丝论坛中的高调发言都博得了一片喝彩。在玩家的心中,工长君不仅是高瞻远瞩的游戏制作者,还是一名敢作敢为的猛士。令人遗憾的是,工长君很多话却往往遭到曲解和利用,比如著名的“上软规模是北软的1/3,资金也是北软的1/3”,原意仅是上软规模小,却被某些枪手和不明真相的玩家当作上软遭到不公正待遇的证据。其实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不管是上软还是北软,平均到每个开发员工的费用都是一样的。而且从已经公开的信息看,上软同期只承担一项任务,北软同期却要承担三四项任务。本来是一句大实话,却遭到一些人别有用心地利用,恐怕工长君本人也十分遗憾。工长君曾经在个人博客表示“与姚仙一直保持个人友好关系,和北软大宇等也保持友好竞争的关系”,并强烈反对某些人恶意YY,但因为自身所处的地位,很多话无法明说而不得不选择隐居。现在的“仙剑之父”之争无异于公然挑拨这两位德高望重制作人之间的关系,不断变本加厉,实在让人齿冷。不过,工长君素来以快人快语著称,于人于己都有极高的道德要求,有时一些无心之语也难免成为受人攻击的起因或者苗头。例如工长君在其主持发开的几代仙剑的游戏说明书前言中曾如此写道:“……有的人为名为利研发,有些根本是商人,能力虽强但最后自己想着当老板当主管……精力都花在跳槽与出风头上……”“仙剑奇侠传……这十年风风雨雨中的动荡都是一次次的磨炼……努力寻找为了游戏而研发的战友,并且排除为名为利甚至不负责任半途而废的人!”

   现在的工长君已经远离了仙剑的制作团队,担任新公司烛龙的制作总监及总经理,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实在可喜可贺。其实就像工长君所说的,潜心制作游戏才是正道,搞歪门左道未必会为这次风波制造者的产品带来好处。现代军事学有个理论,对敌方的欺骗行动,就算成功也有可能因为成本过高而得不偿失。现在始作俑者注意力集中于混淆仙剑品牌,另一方面他自己作品的质量也必受影响。作为普通玩家,我们大可以等着看,在这场“仙剑之父”闹剧最后,策划者究竟会得到些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