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依湄湄
依湄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702
  • 关注人气:5,0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楼梦》裏為什麼獨寫是「薄命司」?

(2019-04-29 05:52:19)
分类: 湄。紅樓。

《红楼梦》裏為什麼獨寫是「薄命司」?

 

曹雪芹的《紅樓夢》裏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個名稱就是「薄命司」了罷?——彷彿書裏所有的美好的女孩子都逃不脫這個「司」的命運?是不是在小說家的心裏,所有的女孩子都是薄命的?抑或者說所有的女性都是薄命的?畢竟,後來的太太、奶奶以及媳婦婆子們都曾經是女兒來的呀,既然女兒們一個個的都入進去了「薄命司」,那麼太太奶奶們媳婦婆子們也應該是「薄命司」裏頭的人,只是,女人上了年紀就不再是花一樣似的美麗美好了,無法引起來人們的喜愛了,於是也就沒有必要為她們寫什麼「千紅一哭」、「萬艷同悲」的故事了,雖說果真寫了她們的故事可能會是比花樣女兒的故事更悲切哀傷的故事,到底不能夠與女兒們比的,也是悲哀,——人吶,年華老去實在不是一件可喜的事情,可是又沒有哪一個人能夠多的過去年華老去的哀傷,除非早夭,可是早早死掉卻更是令人感覺恐懼的,誰不惜命?人人都會惜命的,這也是人性,不是嚜?

 

既然性命須得要好好珍惜,那它就一定是這個人世上最寶貴的,不是之一,是惟一。——性命都沒有了就一切都沒有了。可是,生命的過程卻實在又是一個不平坦的過程,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任何一個人的生命歷程都是有這樣那樣的煩惱歡喜,甚至大喜大悲,就是張愛玲那一句幾乎人盡皆知的名言了:「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蝨子。」生命是一件令人歡喜的事情,總不可避免各樣的煩惱,而這些煩惱可大可小,到了最後留下的或許就是一聲嘆息了罷?——哪一個生命不是歡喜又悲傷的?或許,所有的生命都或多或少都帶一些「薄命」的意味?所以,太虛幻境裏有那麼多的「司」,小說家卻獨寫了「薄命司」。當然,這是我的猜測,卻又覺得這樣的猜測蠻有意思。

 

先看看曹雪芹羅列的那些命運之「司」的名字罷,——「癡情司」、「結緣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在這些名字旁邊,脂硯齋有三句批語,第一個就是「虛陪六個」,什麼意思?這六個「司」不過是六個名字而已,就好像張三李四,沒有什麼意義,而且,再略微多想一下,就會發現這六個「司」都是人的情感與情緒,而恰恰賈寶玉頭頂上方的那個命運之「司」是「薄命司」,小說家這樣設計是否是要告訴讀者要藉著賈語村一番「大仁大惡」的長談闊論中談及的「置之於萬萬人之中,其聰明靈秀之氣,則在萬萬人之上」的賈寶玉的眼睛跟大腦來認識理解什麼是「薄命」?正因為賈寶玉是大聰明之人,所以他才能夠明白什麼是所謂的人的命運?——所有的人都是薄命的,只是,「天地生人,除大仁大惡兩種,餘者皆無大異。」既然沒有什麼「大異」,那麼只要將具有代表性的人的故事講出來就可以了,因為這些「大仁」也好,「大惡」也罷,他們的故事是人類故事的體現,而在這裡小說家用太虛幻境的主人警幻仙姑的嘴巴明白告訴了出來:「貴省女子固多,不過擇其善者錄之。下邊二櫥,則又次之。餘者庸愚之輩,則無冊可錄矣。」所以,雖說賈寶玉頭頂上方的「薄命司」裏不過只有十多個女子入了冊,卻是天下所有女子的故事,也就是說「薄命司」其實是為了天下所有的女人設置的,男權為主的人世間,所有的女人都是薄命的。(突然又想到西方了。在西方,女性意識抬頭的是比東方早,但是西方歷史上女性也一樣是比男性承受了更多的不幸,所以後來才出現了女權運動。)或許,這方是曹雪芹最根本的意圖?——為天下所有女子的薄命發聲?所以我才曾經看見過有人說賈寶玉是《紅樓夢》裏具有還沒有覺醒的基督精神的人。其實,不是賈寶玉具有尚未覺醒的基督精神,而是曹雪芹。正因了這一份對人類,或者說對女性的悲憫情懷,所以他才寫了這一部偉大的小說,也就是他自己在《石頭記》凡例裏寫到的:

 

「今風塵碌碌,一事無成。忽念及當年所有女子,一一細推了去,覺其行止見識皆出於我之上,何我堂堂鬚眉,曾不若彼裙釵哉!實愧則有餘,悔又無益之大無可奈何之日也!當此時,則自欲將已往所賴,上賴天恩、下承祖德,錦衣紈褲之時,飫甘厭肥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負師兄規訓之德,已致今日一事無成、半生潦倒,編述一記,以告普天之人。我之罪固不免,然閨閣中本自歷歷有人,萬不可因我之不肖,自護其短,則一併使其泯滅也。雖今日之茆椽蓬牖、瓦灶繩床,其風晨月夕、階柳庭花,亦未有傷於我之襟懷筆墨者。雖我未學,下筆無文,何為不用假語村言敷衍出一段故事來,以悅人之耳目哉。」

 

雖說曹雪芹說到的「所有女子」是他身邊的所有女子,卻未嘗不可被視作是全天下的所有女子。所以,我想,曹雪芹的「薄命司」裏雖然只寫了十多個女子,卻是天下女子的合影似的,他實是將世上所有的女性的薄命告訴了出來的。而那六個被脂硯齋評定為「虛陪」的「司」,不過是女子們的情緒情感而已,是呀,哪一個女子不是春感秋悲朝啼夜怨的?又有哪一個女子不是癡情的,又有哪一個女子不會同其他人結了怨?真真是滾滾紅塵裏,大千世界中,女人卻總是薄命。一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