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2018-04-11 05:06:17)
标签:

依湄湄

红楼梦

凹晶馆

寂寞

淑女

杂谈

分类: 湄。紅樓。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图片来自网络。)


 

自古才女都脱不了一样,——寂寞。或者,嫉妒是人类的一个基本特性,才女因为其才情往往会引来同性的嫉妒,因了这样的一种本能就会被其他普通的、没有才情的女人们孤立,于是人群(女人群)之中常常是见不得才女的身影的,即便果然看见了,亦不过有鹤立鸡群的突兀感,自己都觉得不舒服,旁的人自然也不会很乐意。于是,寂寞便成为了才女们最多体会的一种情绪了。古往今来,凡才女,几乎没有哪一个不是与寂寞为伴的,李清照很寂寞,朱淑贞很寂寞,张爱玲很寂寞……西方的玛格丽特·米切尔(《飘》的作者)、勃朗特姐妹(《简爱》、《呼啸山庄》的作者)等等都是寂寞有加的女子,才女,往往只与了青灯作伴,抑或者惟有这样才女们才能够写出动人心弦的文字来,但这样的文字大都看得人唏嘘不已,可望而不可及的念头益发根深蒂固了。

 

《红楼梦》里的女孩子太多,可真正给了读者「才女」印象的并没有几个,当然,林妹妹首当其冲,在才情方面,没有哪一个能够出其左右,即便宝姐姐,亦无法与林黛玉比了肩,黛玉在大观园的诗社里绝对是坐稳了才女No.1的宝座的。或者果然是「高处不胜寒」罢?林妹妹的孤独在众姐妹之中也是绝对的No.1,没有哪一个能够出得了其左右,可以说,大观园的姑娘们里头,几乎没有一个人是林妹妹的知心朋友,虽然有愿意同她亲近的薛宝琴,却只是同为才女的惺惺相惜,成不了真正的知己的。林黛玉的知心朋友,只有一个紫鹃,这还是因为紫鹃日日同她一处,又「素日最是个伶俐聪敏的」,并且很忠诚,所以紫鹃能够成为黛玉在大观园里惟一的知己。但换个角度想想,作为姑娘的黛玉,自己的知己是自己的丫头似乎其他姑娘们并不以为然。当然,人并不因为职业出身而卑贱,紫鹃能够作为黛玉的知己也无什么够不够格之一说,可这毕竟是现代人的看法,在过去,姑娘不能够在自己的阶层找到贴心的朋友到底不是成功的典范,即便优秀如林黛玉。

 

林黛玉终究是寂寞的,就连贾宝玉也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林黛玉的寂寞已经越过了人的世界,来到了世界之外,怎样的寂寞!

 

《红楼梦》前80回里,真正用了「寂寞」做了回目的,也只有这一个76回了:「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这里,明明白白将林姑娘、史大姑娘的寂寞女儿的寂寞状态现在了读者的眼睛里了。

 

这一回里写道:「只因黛玉见贾府中许多人赏月,贾母犹叹人少,不似当年热闹,又提宝钗姐妹家去母女弟兄自去赏月等语,不觉对景感怀,自去俯栏垂泪。」黛玉的孤独可见一般,尽管身在贾府,到底不是贾家的女儿,寄人篱下的感觉即便不是分分钟都有,可中秋这样的团圆节日到底给她的是痛苦。史湘云是苦中作乐的女孩子,所以,在看到了黛玉的悲苦情绪,她会这样劝慰:「你是个明白人,何必作此形象自苦。我也和你一样,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何况你又多病,还不自己保养。」湘云是心直口快之人,她也明白黛玉的悲苦,黛玉的寂寞她也有,可即便懂得了又能够怎么办?只好联诗作赋的来化解了。古人常常望月感怀,多少千古的佳句都跟了天上的那一轮明月联在了一起,林黛玉和史湘云的这一段悲寂寞「十三元」亦可以入了众人的眼睛的罢?尤其最后两句「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更是成为了多少寂寞女子的最爱,那样凄清冰冷的美丽,真真的「迷死人不偿命」。

 

现代的人这样唱出来:「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可寂寞的人呢?寂寞的人一定是孤独的;孤独的人却并不一定寂寞。我这样想。

 

好罢,不管怎样,林黛玉到底是寂寞到了骨子里的才女,或者,正因了这样的寂寞才成就了她的美丽与诱惑。

 

 

附:《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三五中秋夕,清游拟上元。撒天箕斗灿,匝地管弦繁。

几处狂飞盏,谁家不起轩。轻寒风剪剪,良夜景喧喧。

争饼嘲黄发,分瓜笑绿媛。香新荣玉桂,色健茂金萱。

蜡烛辉琼宴,觥筹乱绮园。分曹遵一令,射覆听三宣。

骰彩红成点,传花鼓乱喧。晴光摇院宇,素彩接乾坤。

赏罚无宾主,吟诗序仲昆。构思时倚槛,拟景或依门。

酒尽情犹在,更残乐已谖。渐闻笑语寂,空剩雪霜痕。

阶露团朝菌,庭烟敛夕棔。秋湍泻石髓,风叶聚云根。

宝婺情孤洁,银蟾气吐吞。药经灵兔捣,人向广寒奔。

犯斗邀牛女,乘槎待帝孙。虚盈轮莫定,晦朔魄空存。

壶漏声将涸,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盘。箫曾嫠妇泣,衾倩侍儿温。

空账悬文凤,闲屏掩彩鸳。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

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

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

岐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钟鸣拢翠寺,鸡唱稻香村。

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注:「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之后均为妙玉序诗,故颜色区别于上面林史之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