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2017-11-21 21:51:49)
标签:

纪念

情感

同学

乡亲

分类: 星空闪烁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4)
——纪念伍林伟同学逝世25周年
厦大7701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7701同学们对伍林伟的深深缅怀,促动着对林伟双亲的关注和敬老,看望慰问。快手刘生福到长汀探访伍妈妈后,百忙中很快就写出了过程详尽而情感丰富的探访记叙。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为了母亲的微笑

                       刘生福


今天上午,乘着来长汀出差的机会,在当地朋友的带路下,我匆匆地来到长汀县汀州医院,想要寻找一个人。我要寻找的人,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她是一位善良、温文尔雅的年过八十的老母亲。虽然,她不是我的母亲,但却情同母亲……

在还没来到长汀之前,我在心里就曾暗暗盘算,这次去长汀,一定要抽空到离县城不远的“策武公社卫生院”去走一走,去寻找一下我时常牵挂的她。哪怕时过多年,没有人认识她、或者她已不在此地居住了,我也要到当年的卫生院去看看,也许能够打听到一丁点有关她的消息,能够完成我埋藏在心中多年的夙愿……

然而,说实在的,至今为止,她是谁?她叫什么名字?我真的一概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有一个和我一样年龄的儿子;我只知道,她儿子的名字叫做伍林伟,是我厦门大学中文系77级的同班同学,同窗四载,我们情同手足。

为了完成这个心愿,昨天下午,在陪同长汀县文化部门的领导检查“游氏家庙修缮工程”时,我就抓住机会,向当地文管办的老主任赖大哥咨询:策武公社(如今为乡)在哪里?离县城有多远?老主任得知我要寻人,而且要寻找的是一位同窗同学的老母亲时,非常赞赏、支持,并积极地为我四处打听。凡他认识的老朋友、老领导,他都一一打电话,询问有没有谁知道县里曾经有位姓伍的老同志?老主任自信地对我说,长汀县姓伍的不多,应该能够打听得到,让我放宽心。一同前来参加检查的县文管办卢副主任也十分热心,他说他就是策武乡人,明天一早6点钟他就可以带我去乡下找找看。

这边,朋友们在热心地为我出谋献策,四处打听;那边,在晚上吃饭时,老主任仍不放过一切机会,认真地替我询问着在座的每一位来宾。来宾中,有一位年已六十六岁的老工程师戴老师听我反复提到“伍林宪、伍林伟”两兄弟的名字时,突然眼睛一亮,对我说:我好像认识这个人,很熟悉这个名字,他们好像是我小时候的邻居。我顿时屏住呼吸,急切地问道:真的吗?真的吗?戴老师并不回答,只见他走出去打电话,不一会儿他就跑回来高兴地大声说:没错,你要找的人我认识!

这真是峰回路转,天地豁然开朗!没想到这么巧、这么快地就有了消息!要知道,弟弟伍林伟1977年考上厦大中文系,离开了家乡,哥哥伍林宪也于1978年考入厦大生物系,他们离开长汀都快40年了,竟然在一个饭桌上就会有人认识他们?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

戴老师见我心有疑惑,便娓娓道来:我们家族在本地是医务工作者之家,我们家里十几个人就有七八个人是医务工作者。你提到的伍林宪、伍林伟兄弟,他们的父亲是一位老干部,反右时受到不公平待遇,后来当过策武公社的党委书记;他们的母亲姓林,一解放就是我们县医院的护士长,我们两家是邻居,我比他们两兄弟大五六岁。1965年毛主席发表了“7.26”的重要指示:“把医疗卫生的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去”,林医生一家就被下放到策武公社卫生院去了,听说后来调回到县城汀州医院来,我妹妹也是汀州医院的医生,我刚才打电话给我妹妹,妹妹说前不久她还见过林医生呢。

话音刚落,我们全桌人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更是激动不已!这消息真不啻春雷一声震天响,把我惊喜得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了,大家全都在为我欢呼为我高兴!老主任兴奋地说,知道名字就好找了,明天到汀州医院去打听一定能够找得到。卢副主任也献策说,工会是管退休人员福利的,就到工会去问,一定会知道的。这一个晚上,我兴奋得一夜没睡好。

上午930,一吃完早餐,我在朋友老曾的带领下,迫不及待地来到了汀州医院,推开了医院工会办公室的大门。此时,医院里人来人往,十分繁忙。工会办公室里,有两三个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我径直向其中一位坐在靠窗办公桌前的中年女同志走去,诚恳地向她说明了来意。女同志认真听完我的诉求后,问我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我说了老人家姓名,并补充说以前是这里的医生。女同志一听脸就笑开了,说:我认识林医生,她以前在我们医院工作,后来调到县中医院去了。最近听说她老伴生病住院,她也留院陪同,就住在中医院病房里,你们到中医院一问就知道啦。

又一个惊喜!我急忙追问:她老伴老伍叔叔也还健在啊?

在呀!只是最近他情况不太好,已经住院好几个月不能说话了。

天啊!伍林伟的爸爸妈妈都还健在!伍林伟已经离开我们、离开厦大7701大集体已经快整24年了。同学们经常说想念伍林伟,怀念伍林伟,可是连伍林伟的父母亲是否仍健在我们都不知道,他们老人家的身体怎么样?生活过得还好吗?所有这些,我们都不清楚,这样怎么对得起伍林伟的在天之灵?

记得十几年前,当网络上出现校友录时,我们的校友录班网便应运而生,95个同学除了已故的伍林伟和几位较少联系或不知所踪的同学外,几乎全都被“网罗”进了班网。班网管理员之一的戴全同学还嫌不够,挑头掀起了寻找“冰玫瑰”李同学和伍林伟女儿的热潮,大家纷纷响应。可是世界之大,人海茫茫,到哪去找?最后我们通过李同学父亲的原任秘书、中文系79级的罗学弟,很快就找到了“冰玫瑰”并把她拉入了班级的新空间;同时我通过记忆,也想起了伍林伟太太的老单位,并通过114不断查询,历尽千辛,终于也找到了伍太太和女儿的音讯。伍太太在给我的邮箱留言中说,很感谢7701全体同学对伍林伟的深厚感情和对她们母女俩的关爱之情,只是目前女儿在读大学,行将毕业考研,现在恳请大家暂时不要寻找,等女儿考完试后,一定让女儿出来见见叔叔伯伯和姑姑们。果然在半年之后,7701班网上便出现了一个新的面孔,一轮全新的“皎月”冉冉地升起在7701这片蔚蓝的天空之上。一年之后,母校的美女副校长詹同学也在班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墨尔本,我见到了伍月》。詹同学深情地写到:“见到小伍,是我这次澳新之行的意外收获。……没料到,此行的意外收获竟是在墨尔本见到了她,一个聪明可爱善解人意的阳光女孩,我们英年早逝的同学伍林伟的后代!能代表大家看望她关心她鼓励她,当面转达叔叔阿姨们对她的怜爱,至今激动与欣慰之情仍在心头萦绕,尽管行程太累一回到家就病倒,重感咳嗽尚未恢复,但因见到了小伍,我只觉得次行非常值!”

当时,我们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寻找伍林伟的女儿上,而很少有人提及伍林伟的父亲和母亲,甚至都不知道他们老人家至今是否仍健在?如今,当得知叔叔和阿姨都生活在长汀,而且就近在咫尺时,我十分激动,就像即将要见到自己的父亲母亲一样激动!我和伍林伟同班级同小组同宿舍四年,朝夕相处,形影不离,情同兄弟,于情于理,我都要去看望他们,即使叔叔病重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我也要代表伍林伟的全体同学,前去看望他们!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当我提着礼品和水果,走进汀州中医院,在护士指引下,来到住院部四楼的一间病房时,我眼前看到的是,一位虽然清瘦、但却精神矍铄、衣着干净整洁的阿姨,正守护在一张病床前,病床上躺着一位病人,阿姨一边给病人擦汗擦口水,一边和旁边一位护工说着话。见有人进来,阿姨停下动作慢慢转过身来,眼睛温和地望着我。看着这张慈祥的鬓角发际上有些许淡淡的并不刺眼的白发的脸庞,我仿佛就像见到了自己的母亲一样亲切。我忍不住抓住她的双手,激动地说:阿姨,我是您儿子伍林伟的大学同学,我叫XXX,今天是专门来看望您的。

阿姨站在那儿静静地听着,过一会儿,她十分清晰地说:这名字我还记得,林伟经常提起过。阿姨端详着我,又说,你比以前胖了好多。

阿姨您见过我吗?

见过呀,那时林伟还在厦大,我和他爸去过你们宿舍,你还陪着我们逛校园。

啊!记起来了!1980年的四五月份,林伟的父母亲来到我们宿舍。平时伍林伟都是“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没想到那几天他却起得很早,带着父母到处走走,我也跟着接待。有几次听到叔叔和林伟讲家乡客家话,那腔调,那语气,和我的父亲何其相像啊!

我父亲是广东大埔人,讲的也是客家话,虽说在福建闽南生活多年,却说不来闽南话,常常是半客家半河洛半普通话混在一起。我母亲常常对听不懂父亲说话的同事、邻居自我解嘲地解释说父亲讲的是“三结合”普通话,那腔调,就跟眼前的叔叔一模一样,我的感情自然就又和他们亲近了许多。可是我只记得那时只有叔叔一个人来的,并不记得阿姨也来过我们学校我们宿舍啊……阿姨说,我去过的,我还见到过谁谁谁。真令我汗颜!我们同学一直都记得伍林伟,都怀念伍林伟,可全都“忘记”了叔叔阿姨的“存在”,也少有人提及他们,可是叔叔阿姨他们却在心里默默地记着我们,记着他们儿子曾经的同学和伙伴们……

阿姨对我的到来十分高兴。她转过身摇着躺在病床上的叔叔,轻轻的对他说:老头子,老头子,小儿子的同学来看你了。我赶紧也来到病床前,轻轻地摇着叔叔那干瘦的手臂,说:叔叔,我是林伟的同学,我代表全班的同学来看您了。叔叔脸朝天花板,眼睛睁着,嘴巴张开,他似乎听懂我们说的话,喉咙里咕噜咕噜发出一些声响,看似十分痛苦的样子。阿姨一边用手帕给他擦嘴,一边说,你再早十几天来就能听到他说话了。

是啊,要是能“再早一些”,人世间该会少掉多少的遗憾与后悔啊!这看似十分平淡的一句话,在我听来,却是十分沉重的“无言的责备”!我们真是该“再早一些”来,我们来得太迟了……

阿姨招呼我坐下,招呼和我一起来的同事、朋友们坐下。我也搬了一张椅子请阿姨坐着。我们就像母子一样地坐在病床前,聊起了伍林伟,聊起了同学们。我向她老人家介绍了班网上大家对伍林伟的怀念,很多同学写了许多纪念文章;介绍了当年寻找她孙女的艰难和趣事。我问阿姨生活怎么样?还有什么困难?阿姨介绍说,大儿子伍林宪一家都在海外,只有我们老两口在长汀,以前我们是在龙岩护理医院养老。去年10月份老头子突然摔倒,膝盖压断了我的左腿,我们两个就都被送回到长汀来住院治疗。这间病房是我们包的,老头子离休干部可以公费,我全都自费。阿姨还说,孙女已工作了,也已经成家了。阿姨还说,伍林伟当年去世,医院也有责任,是个误诊,值班医生是个实习医生,处理也有不当……说着说着,阿姨的眼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转过头去悄悄的擦掉,不想让我看见。

我的手机里有伍林伟的毕业照,为了缓解气氛,我翻开手机相册给阿姨看伍林伟的照片看同学们的照片。阿姨说,我家里也有这些照片,我带你去家里看看,就在这附近。

阿姨今年已八旬有五了,望着她那虽是笔直但有些单薄的身体,我不知她的状况如何,能不能走远路?阿姨看出我的犹豫,对我说,家就在附近,我能走的,我每天都要回去一二趟。既是这样,去看看叔叔阿姨住的地方,也算是对老同学有个交代。于是我就扶着阿姨往外走。阿姨说,不用扶,我有这个。说着阿姨从角落里拿出一根底部四个脚的拐杖,步履稳健地走在前头。下电梯前,阿姨叫我们等她一下,说去向医生请个假回家。

在汀州中医院旁边,就是县总工会。总工会右侧巷道里,有一排二十多年前盖的老房子,这里就是阿姨的家。阿姨住在二楼,没有电梯,进家门前,要登上十几级的楼梯。和我同来的公司女同事小崔小徐赶忙去扶阿姨,生怕阿姨一不小心摔倒。阿姨坚决不让扶,说,你们能扶我几次?你们走了我怎办?阿姨坚持着独自登上楼梯。来到自家门口,她十分利索地开了门,将我们迎进屋里坐。

这是一套普通的三室两厅的民居。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屋里的干净、整洁,色彩的素雅、温馨,让我心里一震!在我的印象中,高级知识分子的家,才是这个样子啊!可这是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县城,是只住有两个高龄老人的“孤独”的家里,竟也把屋子收拾得这样干干净净,让我十分震撼,让我肃然起敬。

进了屋里。左边是客厅和阳台。

客厅简洁,窗明几净,一对线条简单的木沙发靠窗而摆,在朝南玻璃窗透进来的阳光的映衬下,拖洗得光亮可鉴的木地板,显示出屋主人与众不同的高雅品味与纤尘不染的生活习惯。厅的顶部中间,挂着一盏大红灯笼,与暗红地板相映生辉,为老人家晚年生活增添浓郁的暖色调。厅的正面墙上,挂着四个镜框,框里全部摆放着儿子、孙女们的照片,其中有几张叔叔阿姨到国外去看望大儿子和孙女的合影,也有小伍春节期间来长汀看望爷爷奶奶时与爷爷奶奶的合影。照片中,叔叔身材魁梧,神情和蔼;阿姨笑脸盈盈,慈祥万千。墙上还挂着几幅大儿子伍林宪的亲笔书法:“敬赠父母高堂——寿比南山”、“长乐”等等,估计这是叔叔或者阿姨生日大庆时奉上的庆贺之作。

厅的右侧是餐厅、厨房和三个房间。由于地板十分干净,阿姨不让换鞋,我又不敢乱踩,便没有到厨房和房间参观。阿姨拿出来一叠古旧的影集,里面全是伍林伟的“专辑”,有一些照片是在厦大期间拍摄的,我都有看过;而有一些是知青时期和工作后的照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些照片中的主角,都是十分俊朗十分阳光的新时代的知识青年,谁能想到几年之后,竟会是令人扼腕叹息不忍再看的遗照呢?!

阿姨含着眼泪陪我看完这些照片。我知道,每看一张照片,每提到一次伍林伟的名字,都是在阿姨的心上剜一下刀,都是在她那渐渐淡去渐渐愈合的伤口上撒盐!可是,我也知道,今天我代表全班同学来看望叔叔阿姨,为的是让叔叔阿姨知道,您的儿子伍林伟虽然英年早逝,但他还有九十多位同窗同学,这些同学也全都是您的儿女;我也知道,今天我带来全班同学对叔叔阿姨的问候,不是为了感伤,不是为了悲痛,而是为了感恩,为了报答,为了母亲的微笑……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个多小时,阿姨又到了要回医院照顾叔叔的时间了。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阿姨的家。这座房子虽然只有二十几年时间,显然是在伍林伟去世后才买的,伍林伟肯定没有居住过,但是我总是有一种来到了伍林伟的故居的感觉。这真是,同窗四载,永别24年;一段情,一生缘。

我坚持把阿姨送回到了医院。在电梯口等电梯时,阿姨遇到一位熟悉的护工。

护工问阿姨:出去啊?这是你儿子啊?

阿姨还没回答,我便抢先点头答道:是!

转头看时,阿姨眼角噙上了泪花,脸上绽出了像兰花一样的微笑………

                                                                         20160706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20167中旬,厦门7701同学(左起)刘生福、黄卷庄(龙岩)、刘群、王鸣一起,专程到长汀看望林伟母亲伍妈妈。伍妈妈当时还在医院病房全天陪护重病卧床的老伴。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伍妈妈邀请几位同学到家里坐坐,跟他们聊起很多往事。女同学王鸣打气排球右手腕伤筋动骨,还未好利索,是裹着石膏绷带来看望老人家的。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20175月间,林伟的哥哥伍林宪从美国回家乡探母。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伍林宪是厦大生物系78级校友,专业基础深厚,后全家去美国定居。这是早年间他从美国回长汀家乡探望二老。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伍家二老曾去美国探亲,与林宪一家合影,三代同堂,天伦之乐。

林宪太太庄小英也是厦大校友,外文系78级。两个千金学业优异。幸福的一家人。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林宪大女儿天资聪颖,学习成绩出类拔萃,曾获全美亚裔优秀学生年度奖项,受到美国总统克林顿接见。她大学毕业后勤奋精进,更有令人瞩目的人生成就。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从大女儿荣选为美国 2016

             亚裔商务精英 50 强之一所想

                    伍林宪


2016年初夏的一个早晨,叽叽喳喳的喜鹊给我们夫妇捎来了一个喜讯。我们在华尔街创业的大女儿,伍怡丰 Amy Wu Silverman), 被光荣选为美国 2016 年亚裔商务精英 50 强之一 。我们夫妇也被热情邀请参加她的授奖宴会。

在北美生活了三十余年的我们,深深知道该奖在美国极有声望。多年来被授奖的亚裔精英,确是精华之精华,为美国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从政治,经济,到商务等各种领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美国总统奥巴马特致贺函,中国日报英文版全篇刊载授奖名单。大女儿能在这人才济济的美国商务界脱颖而出,被选为精英之一,我们夫妇真有“漫卷诗书喜欲狂”的感觉。我和太太,分别酌上一杯小酒,举杯庆祝,聊起女儿的成长过程,以及中华文化对第二代移民的影响。其中,自然地谈到了厦大。

我们家和厦大的情缘可说是极深的。我属于78级生物系微生物专业,太太庄小英是77级外文系英文专业(小英还是厦大北卡州校友会的第一任会长)。在经历过十年文geluan和上山下乡的岁月之后,我们当然也特别珍惜那几年的厦大学涯。尤其在经过四年的加深了解,小英和我缔结了百年之好,对那段生活更充满缅怀。在两个女儿的成长过程中,孩子们可说是无数次的听我们说起厦大校园的美丽,陈嘉庚校主“自强不息,止于至善”的校训,以及我们对那四年的美好回忆。任何时候有带孩子们回国的机会,我们一定领她们到校园看看,耳濡目染,加深对我们平时所说的各种体会。旅美三十余年,虽然自己不才,但总是努力为人父母,树立样板,希望下一代在美国这块土地上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兢兢业业,弘扬中华文化,秉承厦大校训的精神,做自己想做的事,实现自己的理想。

值得欣慰的是,两孩子均属“孺子可教”,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在各自领域均事业有成。大女儿伍怡丰,虽然才33岁,已获得美国投资银行界最高技术职称 Managing Director,成为一方领域专家,常常被美国最大财经电视 CNBC BLOOMBERG 特邀讲评股市风云,颇有影响。这次被选为全美 2016 年亚裔商务精英 50 强之一,更体现了她的卓越成就。

授奖宴会的日子终于来到。我们夫妇专程从定居的北卡州飞到纽约参加典礼。该仪式在华尔街的CIPRIANI宴会大厅举行。当晚可说是保安严密,宾客如云。不少亚洲国家的高级外交人士也专门出席。大女儿所奉事的全球十大银行之一加拿大皇家银行在纽约的RBC 资本市场公司(RBC CAPITAL)也特别赞助。宴会桌上,除女儿夫妇和我们夫妇之外,还有六位女儿的 RBC 同事,专门前来恭贺。看着上台领奖的大女儿,亭亭玉立,落落大方,充满自信和朝气,我们夫妇可说是喜笑颜开,心花怒放。我们也深深知道,她一定能继续奋发,自强不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不断追求,永远上进。

宴会期间,女儿的同事和朋友纷纷前来举杯祝贺我们。小英和我均为六旬之人,日日期望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今人胜前人”。如今在这异国他乡,我们能如愿以偿,当然也互相祝贺,一起“干杯”!

                                   转自厦大校友总会论坛

                                   发布于20160627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去年7701同学在微信上发起募捐慰问伍林伟父母。今年59日,我借回乡机会,前往长汀看望伍妈妈,并代表同学们转送给伍伯伯后事的一点奠仪款,以表追悼、慰问心意。老人一直婉谢,经反复劝说后才收下,一再表示感谢7701学生们。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陪同领路到长汀的8301学妹邱学军,在龙岩电视台工作,见到伍妈妈特感亲切。她听说伍妈妈腿脚不便,特地带来有治疗调理功效的外用中药贴,当场示范,细心教伍妈妈如何使用。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伍妈妈过意不去,一定要请客以尽谢意,让林宪安排了一桌丰盛的客家菜,并邀请一向帮忙不少的几位亲友出席。我和林宪举杯同祝伍妈妈健康吉祥。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四)         林宪也向热心做好事的邱学妹敬酒致谢。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