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2017-11-21 21:44:52)
标签:

纪念

情感

同学

分类: 星空闪烁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2)
——纪念伍林伟同学逝世25周年
厦大7701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1982年春,厦大中文系77级本科毕业,95名同窗分赴省内外各单位报到。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伍林伟单独一人被分配到偏远的云南地区,在昆明财贸学院任教。他在那里成家立业,编刊讲学,迸发文学创作的光与热,度过生命最后的十年春秋。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初到云南地界,耳目一新,利用闲暇在少数民族地区游览采风。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寻摸到石林景区游览。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80年代和90年代初,几次应邀到北京参加文学讨论 、创作。在八达岭长城骑骆驼过把瘾,八成心里头还想着大漠雄风。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彩云之南,四季花开的春城,激发着新诗歌的热情和灵感。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80年代中期,满怀理想、不乏时尚、奋发有为的青年教师标准形象。


                     毕业后首遇林伟

                        Rui jing


八五年一月,余随领导往滇缅公路作调查,先抵昆明,被安排宿于翠湖边的卢汉公馆内,甫抵,即委托省府人员查询伍林伟,是夜11时,门房来叩,曰余有外访,余大喜,外出接林伟,伍哥已是醺醺然,双手紧握。学校一别已是数年。寒夜客来,以茶当酒。唯引伍哥至卢公馆内当年蒋委 员长召集会议之议事堂,恭请上座。乃“在蒋委 员长曾经坐过的座位上一坐”。当下约好待余回昆明时伍哥安排小酌。

半月后,余自瑞丽•腾冲•保山一线返抵昆明,伍哥是夜8时空手来侃(余窃以为伍哥手紧,遂不敢言小酌之事),聊至12时,谓“开始喝吧”。二人夜半翻墙出街(门房已入眠),夜深人静,过石板铺面之小巷,两边为木质结构之小楼,颇有味道。脚步橐橐,似入乡间小市。半个小时,至一楼前,伍哥伸手敲门三下,疑为暗号。门开,一人出引,蹑手蹑脚,登上仅有肩宽之木梯。入得室内,已有八位男女青年,伍哥言今天把我大学同学请来和大家见面,言罢鼓掌,群起而鼓之,伍哥掉头对余:这些就是我在市文化宫辅导的文学青年,都是弟子,你可算先生了。

余已饥肠辘辘,面对桌上火锅,两眼发光,遂坐下,任由伍哥对其弟子的长篇教诲及指导,期间并不停的点头称是,唯唯诺诺(吃人嘴短)。伍哥继续对弟子滔滔不绝,有言诗歌抒情法,有谓叙事夹议法……等等,不一而足。近四时,忽闻“下面请芮XX给大家讲讲”,余大惊,不敢不从,一抹油嘴,开口谓:诸位有为青年,有幸师从伍哥,当发奋努力,尤应注重人如其文,一如伍哥,其人潇洒,其文亦潇洒,为人作文,里外一致,此乃真性情者,伍哥即为我7701真性情者。

时至四时许,桌上仅余炒黄豆三颗,酒尽汤绝。伍哥已作腾云驾雾科,余遂告辞,伍哥送至楼下,见小街有霜白,伍哥激动,大呼再来再喝。余有工作在身,须离去,伍哥揪住余肩,贴耳狂呼,狷狂之后,只记得最后一句:下次来昆明,不醉无归。——此为一记。

                                   200711月)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伍家蜗居,聊胜于无,重重叠叠、五花八门的书籍刊物堆成杂乱无章的小山丘。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他生前的物质生活条件就是这么简陋、陈旧、粗糙、随意。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约在1991年冬,伍林伟(后右1)到厦门联系事务,与在厦门部分7701同学会面。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疲惫、忧郁神色流露出心事重重。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这趟小聚可能是他生前最后一次与7701同学合影了。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天妒英才,造化弄人。19921121日,伍林伟在昆明不幸因病早逝。

所在单位为他举办了告别仪式。由于通讯的落后,7701各地同学大多未能及时知悉噩耗;厦门同学刘生福得知这个让人震惊、哀伤的不幸消息后,赶紧发去一份唁电,代表7701致以沉痛悼念。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林伟母亲伍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万分,泪水流尽,肝肠寸断。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青年诗人长逝,悼念的花圈摆满吊唁大厅四周,哀思不尽。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亲属和众多同事、好友含悲衔哀,为伍林伟送最后一程。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告别仪式现场一片哀伤凝重气氛。其中围着白丝巾的女士是伍林伟遗孀杨亚萍,中道痛失伴侣,心碎欲绝。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出席告别仪式的来宾纷纷向伍妈妈沉痛致哀,安抚劝慰遗属。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众亲友领取林伟骨灰,前面黄衣裳女孩是林伟年幼的爱女伍月。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杨亚萍手捧着林伟骨灰盒,生离死别,悲切难抑。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杨亚萍怀抱着孩子追思故去的林伟。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伍家中简单陈设的拜祭灵台,召唤魂兮归来。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杨亚萍指点幼女为远去天国的爸爸点烛、上香,祈祷安息。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伍林伟的长眠之处,昆明郊外,黑林铺玉案山陵园。当时,山上还是大片荒岭黄土,立墓碑处正在施工。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亲友们郑重安葬骨灰,敬上林伟生前喜欢的啤酒数瓶,洒泪祭奠,祈愿林伟在天之灵安息。


故人已去二十五年(之二)

                     一位同屋

                        何 炜 

 

一位同学去世了,刚过三十五。

闻此噩耗时,脑瓜里轰隆隆茫茫一片。此消息是厦门生福同学电告的。同学相处久了可能也有磁场,就在一周前,生福就来电说,我和林伟通电话,他没说什么,但那幽幽的口气,预感就不好,几天睡不好觉。

斯人已去。故人与我大学同窗四载,而且一个小组同屋四年,铺位面对面。我们争吵,有时还翻脸没讲话几个小时,有时又对酒当歌倾心交谈,或上小舞台同演活报剧。凭心说,他才气毕露,风度翩翩,偶尔间言过其实我便乘机发难,不过,那多少带点嫉妒的抨击引发的冷战很快被男人的心胸化解,很快地被饿的嘴馋酒虫往上爬的他忘却。记得有个晚上,我与他辩论谁也说服不了谁,争强好胜强词夺理使得他向全寝室同学宣布:“我再理何炜我就是小人”,他说完这句话蒙头大睡。听到他“庄严”的宣布,我也后悔,刚才自己何必出言不逊,躺在床上思忖着——要是他真的不理我而又吃住在一起那多难受。想着想着难以入睡。忽然间,听到悉悉嗦嗦的声音,以为大家都睡着的他悄悄地起床了,轻轻摸到我床前,干咳两声,见我没动静,于是趁我“睡”时“偷”我的肉松和咸菜干,作为下酒的佐料。其实,我眼睛睁得挺大,但呼吸声呼的很是样子。不巧的是,当时我想咳嗽,只好硬憋住,希望他“偷”成功,吃了人家嘴短,“偷”了人家理亏,果不出所料,第二天吃早餐时,他主动与我搭话了,尽管那声音粗粗的,听起来还是和善……

过去的没有过去,一切都有美好的回忆。他本来不该这么早走,看上去是通达之人。然而常常意识超前,比如他写东西,非常渴望有“红袖添香”的氛围,70年代末中国还很封闭的环境这如何办到,于是他横生许多痛苦;一部剧本写好了,他很希望有位名人写序肯定他的价值,可那个时代不懂得送礼、不懂拉关系难以实现,害得他常叹气胸闷,脸色发黑,嗜酒如命的老毛病一再复发。毕业后他单枪匹马杀上云贵高原,而且驰骋风光一段。……

光阴荏苒,不小心走了半生路,可不是同窗学友都有故人了。其实,我们本没指望人生的际遇总是风和日丽,莺歌燕舞,但生活道路上无可奈何的挣扎与抗争,确实弄的人筋疲力尽。从饿着肚皮接受教育到长知识长身体到农村接受再教育;茫茫然等到云开日出时,方觉得失去了不该失去的,得到了许多不该得到的,或许这时感到太烦太累,才想到了“心永远年轻”这类话见鬼去。

但觉悟归觉悟,本性难移,还得累下去,烦到头。或许是我们这一辈子人“躬逢盛世”,缤纷收眼里,天生责任感。心无宁时,人无宁日。这个意义上,我理解他!

…………

曾经有一天,7701二班二组的人都在芙蓉三305房里,大家互题着临别赠言,他题的是——“愿诸位永远粗糙!”是的,他希望人们不要圆滑,圆滑太容易使人摔倒了,或许这块土地太“滑”,他不幸摔倒了,而且是在刚刚跨进中年的门槛时。

古人言“百年不信天终负,五岳于今愿岂迟”。倘若古人也算历史的话,历史不失信于人,然而历史绝不等于古人,对他来说,的确“苍天负人愿已迟”。

(略有删节)

                                                                      1992年岁末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