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晔99
黄晔9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244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玉书“夏本纪”

(2014-11-05 08:53:05)
标签:

杂谈

                      玉书“夏本纪” 
       玉器记录着历史,它门总会带有时代的印记,尤其对于远古的历史文化与社会文明,玉器往往会成为最真实可信的见证,当然,这是唯有“玉器之邦”的中国,才具有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不过,中国的考古学界与史学界在夏代历史文化与社会文明的研究中,却没有重视玉器在其中的关键作用,多少年来,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的夏朝,却一直处于一种扑朔迷离的尴尬境地,在古今中外学界充满着争议,不无遗憾地说,一个中国历史上最为神圣的时代和伟大文明,却一直被湮没于厚厚的历史尘埃之中,尽管国家有关部门非常重视对夏代遗址、遗存的考古发掘与出土器物的研究工作,但收效并不尽人意,虽然曾不惜巨资组织界内精英,实施《夏商周断代工程》,以及《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等重大举措,但至今仍没有突破性的进展。如果我们能够重视对夏代所遗留下来的玉器进行广泛征集、系统整理并进行细化研究,极有可能会找到突破口;众所周知,中国许多史前文明,无一不与玉器有关,红山文化也好,良渚文化也好,其精髓皆是玉器。设想一下,如果没有玉器,这些远古的文化、文明,可能会大打折扣,甚至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此,研究夏代的历史文化与社会文明也不应该离开玉器,尤其在尚无文字成熟记事的时代,玉器可能更会成为最重要、甚至是最关键的媒介或载体。已经有大量玉器实物证明,夏朝是一个非常崇尚玉器的朝代,而且有着深厚的玉文化发展基楚,其出土的玉器不论在数量上,还是在种类上,都远远超过红山文化玉器与良渚文化玉器,因此,高度重视对夏代玉器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据史料记载,夏朝的疆域很大,几乎涵盖了中国大部分核心领土。在它广阔的领土范围内所遗留下来的玉器实物,数量上可能多得惊人,难以统计。而这些玉器几乎蕴含着夏代社会各个方面的重要信息,成为我们研究夏朝历史与夏代文明极为宝贵的形象资料;尤其是夏代的冀北地区,正好覆盖着原红山文化区域,因此,这一地区的夏代玉器极为丰富多彩,我们甚至有充分的理由说,这里应该是夏代玉文化的发展中心,是夏朝最主要的玉制品基地。大约从80年代以来,我们在内蒙古赤峰地区,陆续发现了一系列非常精美的夏代玉器,它们有着丰富多彩的造型和风格独特的纹饰,颇具夏代玉器的代表性与典型性。可以说,夏代冀北地区的玉器在所有夏代玉器中,无疑居于最核心的地位,它们完全可以成为夏代考古与研究最有力的媒介或载体。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仅冀北地区的夏代玉器,便可以书写出一部十分精彩的夏代文明史。

          在我们所发现的冀北夏玉中,有两类玉器特别引起我们的关注,一类是配有文字或简要铭文的平面型玉版画及玉版文字;另一类则是成组或可组合成套的圆雕动物形与人形立像(或称“群俑”),这两类玉器不仅数量相对比较多,而且各自形成系列。如果我们从一定的视角来研判,则会发现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本质属性或同一的历史功能:都在记录着历史。与其说它们是夏代的玉器,不如说它们是夏朝历史的“凝固”和夏代文明的结晶。只不过一类是以平面绘画的形式,另一类则是以三维立体的造型,再现夏代文明。在尚无文字记事的时代,采用这样的一些式来记录夏人的生产、生活经验,记录历史文化与文明,应该是夏代先祖非常了不起的创新,充分体现出他们超凡的智慧和创新精神。我们看到,这些玉作极为真实地反映出夏代社会各个方面的信息,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宗教信仰、祭祀礼仪、农耕渔猎生产、文化娱乐活动与生活习俗等等,无所不包;仔细观察这些玉器的制作工艺,会发现它们的风格一致、形制统一,显然是有计划、有组织、有专门作坊,并由技艺高超的专职工匠所完成的玉作;从而推断,制作这些玉器,一定是“国家行为”,是由“朝廷”专门部署“立项”的、上规模的治玉工程,是华夏先祖当作“国之大事”的伟大壮举!这些玉器以多姿多彩的人物形象和各种各样的场景,向我们再现了四千年前的夏朝文明,成为我们今天研究夏代历史与文化最为真实的、“原生态”的形象资料,具有无与伦比的实证作用。

       80年代以来,在内蒙古赤峰地区,即夏代的冀北地区,这些玉器就曾陆续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但很少有人重视它们,尤其是一些形状不规则的玉版画,多数人对它们不屑一顾;对于一些动物型与人物型的圆雕器物,也大都将它们归类于臆造品,一直被边缘化。近些年,随着文博考古界对夏代历史及其文化研究的不断深入,这类玉器也逐渐引起一些有识之士的关注,尤其是玉版画及玉版文字,有许多民间学者很敏感地意识到它们有着很不寻常的历史文化价值,非常重视对它们的收藏与研究,据有关信息透露,现已被收藏的玉版画,据不完全统计,至少要在一千片以上,还不包括在其它器物上的一些图文。从网上得知,国内比较知名的民间学者、收藏家,有谢东凌先生、刘汉根先生、马贺山先生、曾力先生、张益群先生、网名为“探古思幽”和“西周天子”等先生(或女士)。他们对夏代文化,特别是对夏代的玉文化与夏代文字等诸多领域的研究,都颇有见地,且硕果累累,非常令人敬佩!(本文中所展示的玉器图片,大都是他们多年的珍藏,在这里一并致谢!)。

     “冀北”地区的夏代玉器,种类繁多,内涵极为丰富,它们都非常真实地记录着夏代的历史文明,我曾发专文推介(参见《雄浑苍劲的“冀北”夏玉见证着璀璨夺目的伟大文明》一文),下面再对玉版画(含玉版文字)与圆雕立像等作一简析,与藏友们共同分享。

          一  玉版画(含玉版文字)

       据古文献记载,夏朝部族的父系祖先可以上溯到轩辕黄帝,黄帝为五帝之首,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最伟大的帝王,他建立了古国体制,“划野分疆”,以德治国;他惟仁是行,修德立意,为中华民族在历史上创造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丰功伟绩。史籍上特别记载:黄帝非常重视经验的总结和传承,他所主张的最好办法,就是“著之玉版”,这样便可以永传后世,可见,早在黄帝时代就有了玉版。晋王嘉在《拾遗记·唐尧》中就曾讲到:“帝尧在位,盛德光洽,河洛之滨,得玉版方尺,图天地之形”;在《黄帝内经》中也有要将岐伯的医术刻在玉版上永远传承下去的意图:“请著之玉版,以为重宝,传之后世”;《素问》中还有《玉版论要》亦提及“著之玉版”,如此等等。这种以玉版绘画的方式来记录宝贵的经验和先进的文化,永久相传,造福后人。体现着先祖们崇高的历史责任感与高瞻远睹的博大胸怀。

        这些玉版画,犹如一部图文并茂的史书,真实地记录着夏代、甚或夏朝立国之前的社会生活与历史文化,非常宝贵,每一幅画面都有着丰富的内涵,向我们传递着各个方面的历史信息,有许多内容是史书上都未曾有过记载,如夏代不仅有马车,还有牛车,不仅有歌舞,还有杂技,如此等等,有的画面虽然看似很简单,却极为真实地反映着当时社会生活的一角,皆可成为我们了解夏代社会的“第一手”形象资料。一幅幅的画面,内容丰富多彩,诸如山水树木、花鸟鱼虫、飞禽走兽、男女老幼人物形象等等无所不包,虽然只采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却能够将夏代先民的生产、生活、祭祀、娱乐等活动场景,描绘得真实而生动,全面地记录着夏代先民那种战天斗地、昂扬奋进的精神风貌与方方面面的生活足迹,这些玉版画,已将我们与夏代先民的距离拉得很近,它们将一个繁荣、昌盛的夏代王朝,活灵活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玉书“夏本纪”玉书“夏本纪”

       这些玉版画,多数为因材施制,规格不一,边缘多保持原有的自然形状,单面磨光,大多采用细阴线来刻划出各种形象,技法独特,能够抓住现实生活中各种事物的主要特征,以极其简捷的阴刻线条,刻划出一些自然景象和资态多变的动、植物形象。它们已突破了写实的局限,采用抽象、写意式的画法,甚至出现一些富有浪漫色彩的人物造型及一些图案式的画面;人物的形象有些雷同,几乎“千人一面”,如在头的后部简单地刻划出一个近似三角形的形状,便可表现出发型,代表成年女性,两个朝天小辯则代表孩童,而光头者多为成年男性的形象等等,眼睛几乎都一律是圆圆的,以近似现今卡通画的方式表达着一些人物的形象和他们的日常活动,对于人物、动物形象及花鸟鱼虫山水树木等并不注重细部刻划,都一律“符号”化,例如用一小段有似锯齿的形状来代表草地,在一个枝干两边简单地画上几片叶子便代表树木、庄稼等植物,这种简捷的画法很适于批量制作,在没有文字记事的条件下,采取这种“画面语言”来记史、叙事,质朴而实际,尽管方式原始,却能够将最真实的“历史”留给后人;在这些玉版画上多数配有文字或字符,图文相配,既可完善地表达其意,又在开发着文字的使用功能,加速推动着中国文字向着更成熟的方向发展。以绘画的方式记录社会、记录历史,除大量使用玉版之外,在其它一些器物上往往也绘制上图文并茂的画面,这也是夏代玉器所独有的风格特征。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二  圆雕群像(或“群俑”)

       除玉版画之外,夏代还大量地琢制出一系列的圆雕器物及人、神立像等立体形象,这类玉器将一个多维、立体的夏代社会及其文明,更加形象、逼真地展现在世人面前,让人触手可及,真切地感受到夏王朝存在的真实性与夏代文明的辉煌。这些圆雕群像,承载着夏代厚重的历史,凝结着伟大的文明,它们与玉版画都是华夏先祖留给我们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当然,以圆雕的立体形象所展示的内容,都是比较重大的历史事件或重要的人物活动场景,它们也可能曾用于祭祀活动,或成为供奉的神像,如脚踏莲花座群俑、凸目神群像以及兽首人身十二生肖立像等等,不过,我们估计,这些玉器不一定都是随葬品,也许会因战争或社会的变迁等原因,有部署、有组织地将它们“窖藏”起来,以长久保存,我们看到,这一类玉作,因埋藏环境比较好,虽经四千多年岁月的“洗礼”,仍保持着比较良好的品相。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玉书“夏本纪”
      上述的玉版画与圆雕立像或群俑,仅仅是夏代玉器中的一部分,更多的还有待于我们继续去发现,这两类玉器虽然大都没有明确的出土记
录,也并非是所谓的有序传承,但它们的真实性却勿庸置疑,这两类玉器所展现出来的夏代历史文化内涵,犹如用玉器书写出来的一部形象化了的“夏本纪”,实际而具体,它们最为可贵之处在于它们具有当时、当代的“时代性”,是明符其实的“第一手”形象资料,因而也成为无可取代的、最具说服力的夏朝“自证物”,面对着这些玉器实物,世人都会深切地感受到中国的夏朝原来是那么鲜活与繁盛,会很清晰地认识到:中国的夏朝不仅是真真切切地存在着,而且具有最辉煌的历史和最伟大的文明!

       华夏文明是有历史的文明,这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建议中国考古、文博界与国家有关部门的专家、学者们,应该高度重视对夏代玉器的研究,尤其应重视对这些最可宝贵的玉版画与圆雕群像的研究,本着深化改革的精神,拚弃以往的学术偏见,承认并重视民藏,重视源自民间的“器物考古”,加大力度征集所能够征集到的一切玉版画和圆雕立像等夏代瑰宝,列为专题,组织力量进行系统整理、细化研究,提升对它们的理性认识。事实证明,光靠司马先生的《夏本纪》,远远不能解决夏代的历史问题,而只依赖考古发掘,就中国国情来说,恐怕也是杯水车薪,难以为计,中国既然是玉器之帮,我们何不紧紧地抓住玉器这一优势环节,甚至也列为一项“工程”来对待?在此基础上,再结合遗址发掘与有关史料的记载,来互相印证,互为补充,我们相信,最终一定会使一个最为神圣的、绵延四百七十多年的中国大夏王朝,堂堂正正地矗立在世界历史的东方!

   

 

玉书“夏本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