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越是体会过善与恶转换的人,越没有善恶观

(2018-09-03 15:07:04)
分类: 向历史学智慧
  越是体会过善与恶转换的人,越没有善恶观
  
  嬴政
  
  圣彼得堡帮的普银兄,原来在圣彼得堡,就给黑帮干过顾问。与罗斯福为洪门提供过法律服务差不多。
  
  青年纳什运动,没黑帮的支持,一个小克格勃,运动个屁。
  
  克格勃都饿死个逑了,原来为克格勃训练人员的教官,都在为俄国黑帮培养人才呢。
  
  比如培训俄国失足姑娘,会借助药物,把整个过程录下来,结合录像,模仿自己**时的姿势,呻吟声等体态动作,分析每一个局部特征。
  
  然后,教官会根据姑娘们的性格与爱好,培养她们的礼仪,音乐,美术,文学,戏剧等知识。这就是克格勃培训燕子的课程,被移植到了俄国黑帮。
  
  高级燕子,高级特工学校,是要生活在与欧洲一模一样的模拟城市的,报纸看的都一样。黑帮培养的是简版燕子,对付寻欢客绰绰有余了。
  
  黑帮是讲文化的,不是拿个刀片,染个毛描个猫就是黑帮了。
  
  全美意大利黑手党有全国代表大会,世界黑帮同样有代表大会。
  
  1994年,世界黑帮大会就在法国博纳举行过,控制着俄国体育界的托克塔霍诺夫想去,没资格,世界黑帮对他的运动员没兴趣,蚊子太小,嫌弃。
  
  反而控制着俄国失足界的伊万科夫被邀请,代表俄罗斯黑帮加入了世界黑帮高级俱乐部。
  
  伊万科夫“全球美女供应商”的地位,就是在那一届大会被确立的,某国50美元到200美元的俄国姑娘,和谐与魔都会所里面500到700美元的俄国姑娘,都是伊万科夫旗下的美女产品。
  
  黑帮与企业一样,与好莱坞大片为了票房,要错开上映时间一样,不能天天叮叮咣咣。哪个行业,哪个产品,哪个国家,属于谁的势力范围,与列强开会一样,要磋商的。
  
  《巴黎和会》嘛,打完了不算完,得大黑帮认证,小黑帮才能分地盘。
  
  世界级黑帮后面,全有政军势力,相互利用。比如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在意大利西西里岛埋了大量的枪支弹药,准备一旦意大利被苏联变红,立刻发动西西里黑手党起义,搞乱意大利。
  
  世界黑帮联网,与国际地下情报界一样的,都有暗网,只不过没有国际地下情报界的暗网那么高级。
  
  出演《辛格勒名单》的那个家伙,演的《暴风营救》救女儿的,里面的拐卖人口,那就是真事。
  
  世界人口贩卖是很厉害的,影片中那条线,就是阿尔巴尼亚黑帮与俄国黑帮控制的欧洲线。
  
  从白俄,俄国,乌克兰,罗马尼亚等地,汇集到摩尔达维亚中转,再到比利时,荷兰等低地国家批发,散布整个欧洲。
  
  公海之上,不光有装叙利亚难民的澡盆,还有奴隶市场,女奴,男奴都卖,富婆也买。
  
  《人皮客栈》那也是真事。
  
  很多面相大众的暗网,有的流传出来了,有的被黑客破译了,上面就明码标价,人种,岁数,国籍等等,奴隶什么价,猎杀什么价。
  
  像是“黑死病”,bck.death,人类狩猎之旅,human.hunting.expedition之类的暗网太多了。
  
  很多好莱坞的剧本,真就是取自于真实的黑暗世界,暗网陆续暴露了不少,为好莱坞编剧提供了不少的素材。
  
  可这些就是个猎奇,与国家级飞机大炮军火输出导致的死亡相比,不值一提。叙利亚随便炸炸,几十万人就灰灰了。
  
  只不过,因为焦点的不同,造成了认知的不同。
  
  《暴风营救》里有一点就说的非常好,在cia干过的主角,眼睛里的世界,与他女儿眼里的世界,是不同的。
  
  主角的女儿,就跟李淑芬的女儿李菲儿一样,是活在童话世界中的人。
  
  小女儿是不会去想,如果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坏蛋,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警察?
  
  干刑警干久了有匪气,老警察会有种淡漠,管犯人管久了都不把人当人的,更别说中央情报局的人了。
  
  像是cia的威廉.约瑟夫.米奇,fbi的约翰.埃德加.杜克,他们这类人的正义或邪恶的那根神经,早就被摘了。没有善恶观的,反而早早就触及了世界的本质。
  
  他们效忠的国家,因为他们的出色工作,变的光辉,然后几十万上百万的毁灭人类。他们是在做善事,还是在为恶?
  
  越是触及最光明,最黑暗的人,越是体会过善与恶转换的人,越没有善恶观。
  
  正如阿尔.德.西诺,出自洛城警署,是个警察。但是,他同样是个职业杀手。
  
  美国的职业杀手有两种,一种是赏金猎人,为帮派为政府悬赏为钱办事。一种是死亡小组,成员全部来自fbi与警察等执法机构。
  
  后一种杀的是什么人呢?就是打死过联邦干员与警察的犯罪分子!
  
  法庭判你无罪,那是法律的事。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死亡小组来解决。
  
  这在美国暴力机关是个公开的秘密,甚至黑帮都知道。
  
  黑手党第三代教父,卢西安诺作为召集人,于1931年召开的全美黑手党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就制定了两条戒律:第一,不准贩毒。第二,严禁谋杀执法官员,除非委员会投票一致同意。
  
  当时,纽约州一个地方检察官,叫杜威,逼迫的一个黑手党教父走投无路,动了杀机,就在他要办事的前两天,被黑手党执行家法,机关枪突突了。
  
  杜威没领情,把卢西安诺抓进去了,没证据,但是杜威很神奇,找了一群街头的廉价失足妇女,用伪证把黑手党教父扔进监狱了,判了五十年。
  
  为此,杜威从检察官,当上了纽约州州长。
  
  只不过,后来杜威参加总统选举的时候,卢西安诺在牢里给他写信:“踩在一个流氓背上爬上州长宝座是一回事,如果你还能踩着我的背当上总统,而不给我一点好处,我就不是人养的!”
  
  杜威因此在1946年特赦了卢西安诺,又要了黑手党9万美元的竞选经费,竞选总统去了。
  
  托马斯.杜威,44年与48年两次作为共和党主将参与总统选举,竞争对象是罗斯福与杜鲁门。《时代周刊》封面男,被他起诉的有组织犯罪定罪率94%,被誉为20世纪卓越的公诉人,美国最伟大政治家之一。
  
  1962年,卢西安诺去世的时候,是梵蒂冈红衣主教亲自举行的弥撒。
  
  谁善?谁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