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洋华人的求生之路

(2018-08-03 21:03:26)
标签:

杂谈

分类: 中外近现代史

  南洋华人的求生之路
  
  嬴政
  
  南洋华人是个很苦的群体,下西洋上东洋的都是求学开拓眼界的。
  
  只有到南洋的小民,是求活的,是客家人,就是开垦点荒地,割点胶,卖点针头线脑。
  
  全是苦力,不苦不会下南洋,不会背井离乡。
  
  南洋华人的传统保留的好,就是因为固执与传统,就是因为他们来源于最底层的小民。
  
  异国他乡,蛮荒之地,除了结寨自保,别无他法。
  
  小民不是高门大户,没有郡望堂号,只以贯籍与姓分。
  
  同乡同寨,一姓一堡,主事者称头领,联合在一起,就成了兰芳公司与龙堂一类的互助组织。
  
  这些南洋的华人松散组织,就是没娘的孩子,从明清起就一直想靠上朝廷,但从来就靠不上。
  
  历史上唯一为南洋华人出头的英雄,是个海盗,叫林凤。
  
  明万历二年,潮州人林凤率战舰六十艘,兵四千,进攻马尼拉。
  
  历史上为南洋华人出头的,是海盗。
  
  朝廷不可靠,可靠的是海盗,林凤这样的海盗,国之大贼,民族英雄。
  
  日子久了,南洋华人宁可打洪门的旗号,宁可结寨自保,宁可投英靠美,都不提别的了。
  
  投英靠美,可以得到保护,可以不被伤害。
  
  否则,cia是美国的情报机关啊,cia屠我们,你却与美国友好,这什么意思啊?
  
  南洋华人是社会人群,是会抢水械斗的封建家族,不是钢铁一样的组织。
  
  红军一走,老婆孩子就扔当地了,国民党白色恐怖与还乡团一回来,会怎么对待这些红军的父母老婆孩子?就是老人活埋,孩子挑死,老婆当军妓嘛,与日本人有什么不同?
  
  不是光战士啊,从最高领导到普通一兵的家属都这样。
  
  但是,为了胜利,国共合作,第二次国共合作。这就是钢铁一样的组织,理性到残酷,为了胜利,什么韩信胯下之辱那都是小儿科的东西。
  
  可是社会人群与封建家族是不行的,松散吵闹,抢个水恨不得敌对几辈子,不可能像战斗组织一样。
  
  老大哥叫着,满洲一帮打下来,工业一铺军备一支援,苏修!75年越南才把美国人打走,72年美军大统领就访了。半岛分裂着呢,跟南朝建交了。
  
  理性到残酷,为了胜利,任何侮辱都不算什么,任何代价都可以付。
  
  感情接受不了,那就不要感情,战斗组织是钢铁的纪律,为的是赢,不是为了什么感情。
  
  你理解就理解,不理解就在执行中加深理解,你不执行,组织就会对你执行组织纪律。
  
  这就是指向性明晰的战斗组织,不是松散的群氓。不受感情与什么游而不击的舆论影响,不会被情绪调动,做事是为了目的。
  
  一切感情与宣传是为了目的服务,不是为感情类的杂波服务,不会被外界舆论与压力调动。
  
  目的是否可以达成另说,战争有胜败,但这确实就是战斗组织。上下如臂指使,任何命令都会贯彻到底。
  
  什么时候为感情压力服务了,就退化到政治组织了,就不是战斗组织了。就会从革命党,退化到执政党,印度国大党,南非非国大党等等,都退化到执政党了。
  
  李家坡的李家本来就是很传统的华人,不是什么海峡华人,是时代逼迫的不海峡不投英靠美不行了。
  
  找靠山当然要找靠的住的,找个历史上从来靠不住的,那是找靠山还是找死?
  
  李家坡的老李是对是错,历史很清楚嘛,南洋再怎么闹,照样不干涉嘛。苏哈儿可不是弄一次啊,一次没事再来一次,还是没事,善终。
  
  第二次人赶紧朝李家坡跑啊,老李拦路设卡,卖李家坡身份证。一家恨不得收一百万美元,收错了么?无缘无故的爱,能让人涨记性么?
  
  拿李家坡的照,李家坡为你做主啊,不是光引资出事不管啊。
  
  李家坡地儿是小点,信义不失啊。说投靠谁就投靠谁,不会等谁支援它工业军备,它就玩三角关系去了。
  
  不会盟友跟敌人打着呢,把敌人的大统领请家来,更不会跟盟友的分裂势力建交。
  
  不讲信义有不讲信义的好,照样有另外一条生存发展之路,但弊就是失去信义了嘛。
  
  不要说信义,把文化全铲了都有利有弊,日本还脱亚入欧呢,李家坡就是脱亚入欧另一个版本。任何事都有利弊两面,这是一种社会博弈中的螺旋渐进。
  
  不卖盟友,李家坡才有跟人结盟的资格,找盟友肯定要找同样有信义的嘛。
  
  大英帝国落幕,黯然退场,李家坡留不住全力收缩的英国舰队,泪别之后,投美。但君子绝交,不出恶声,从来没说过大英帝国的坏话。
  
  这就是信义,老李虽然被人称为海峡华人,但有古君子之风,这才叫华人。
  
  嘴上再漂亮,连什么是诸夏,什么是五服都不知道,信义都不讲,你华在哪呢?
  
  这个信义立住了,拿李家坡照的人,在李家坡设点的商号,就多起来了。
  
  与会馆,龙堂,兰芳公司一样,南洋华人靠的就是互助,无信是立不住的。
  
  老李是从他爷爷当船员那辈就心慕英国的,是从小长辈有意培养的亲英习惯,他爷爷李云龙就是爪哇李家分出来的分支,龙堂之一。
  
  龙堂是遍布南洋的,不光泰国郑,陈,李,伍的京华,泰华,大城,盘古银行。
  
  越南,菲律宾,印尼,马来等等全有龙堂。
  
  不打龙堂的牌子,对外叫会馆。
  
  各地龙堂联合在一起,总称为竹网龙堂,信物为十三龙钱金梅。
  
  看到哪家会馆匾上带一个圆孔龙纹铜钱,就是总舵下面香主们的堂口了。
  
  共济会用眼睛,龙堂用铜钱,形象大使是春三十娘:“桃花过处,寸草不生,金钱落地,人头不保。”
  
  喜欢探秘的找银行标志去吧,华人也喜欢这套,洪门的旗上还有共济会的眼睛呢。
  
  “地镇高岗,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合河水万年流”金庸老先生的隐藏职业细思甚恐,这真是天地会的切口,洪门时至今日还在用。
  
  红花会是杜撰,这个不是杜撰,后面一句指的就是三合会。
  
  龙堂与共济会差不多,都是没国,只能彼此抱团的流浪人士组织,没有洪门的政治理想,就是互助。
  
  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南方派遣军南下,席卷东南亚,彻底洗了一次牌。反日的不与占领军配合的全倒霉,非我即敌。
  
  盟军反攻,一路推回来,亲日的与日本占领军配合的全倒霉,非我即敌,又洗了一次。
  
  二战结束,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说,冷战开始。斯大林开始架大喇叭轰击世界,输出革命,民族独立浪潮风起云涌。
  
  浪一起风一刮,独立的与镇压的,来回像镰刀一样扫过,洗来洗去。
  
  早期马来槟城没那么多华人家族,很多就是被胡伯伯从西贡赶出来的。
  
  新加坡未独立前,马来华人过半了,成马来西亚主体民族了,就是四面八方跑过去的。实在是大时代浪潮之下,人如浮萍,身不由己。
  
  短短几年时间,来回这个扫法,南洋华人家族本就元气大伤,特别是万隆,不承认豆包是干粮。
  
  那豆包就不做干粮呗,至此开始本土化了,改本地名字,讲本地语言,拿本国身份证。
  
  会馆,龙堂一类的老互助组织,功能作用就慢慢丧失了。
  
  大家族各成一体,各自扶植各自的势力,从血缘地域认同的会馆,转为以资本与势力为纽带的商会。
  
  抓地的藤蔓,会馆一级,渐渐没有活水注入,相继枯萎废弃了。
  
  至此,会馆办的华文学校除李家坡与马来外,从南亚东南亚全面退潮。
  
  三代之后,全是豆包,真就不是干粮了。
  
  老李在李家坡推广英文教学不假,但李家坡才是会说中文的,这不奇怪么?推广英文的地方,反而中文还在。
  
  原来别的讲中文的地方,如今呢?
  
  原来越南等国与韩国一样,中文是正式语言。不要说官方文书,越南境内的老庙老祠堂内外的牌匾去看看,全是中文,连纪念抗明的民族英雄的庙都用中文。
  
  不过,那是古中国了,如今的汉城都改叫首尔了。
  
  也不怪人家,张口闭口东方的巴黎,东方的纽约,东方的犹太人,东方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别人怎么可能认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