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上层建筑的本质是什么?

(2018-07-10 12:12:50)
分类: 向历史学智慧
  上层建筑的本质是什么?
  
  泪痕春雨
  
  上层建筑说起来非常高大上,实际上都是现实利益博弈的产物。
  
  最简单而言,思想道德、法律政策都是现实利益博弈的产物。
  
  如果一种思想道德、法律政策,代表某个强大的利益集团利益,即使它是罪恶的、荒谬的,也必然会占据时代的主流地位。
  
  最经典的就是美国初期的奴隶制。这种制度的罪恶,自然是不用说的。为这种制度辩护的各种理由,在今天看来,自然都是非常荒谬的。但是在美国初期,它显然在美国占据主流地位。
  
  在这种背景下,华盛顿、杰斐逊很牛,但是也只能接受这一切。并不能、也不会试图改变这一切。
  
  为什么会这样呢?
  
  显然是因为在特定的生产力阶段,特定的自然环境下;太多的人在奴隶制里获利。在这种背景下,他们自然会想尽办法为奴隶制辩护;并且迫使国家立法保护这种制度。
  
  在这种背景下,华盛顿、杰斐逊那种据说如同圣人一般,也不可能让这种罪恶的制度消失。
  
  生活在欧洲的人,很容易认识到这种制度的罪恶;但是很不幸,华盛顿杰斐逊生活在美州;甚至而言,普遍生活在美国北方的人,也很容易认识到这种制度的罪恶;但是很不幸,华盛顿、杰斐逊生活在美国的南方;于是他们很难意识到这种制度的罪恶,至少他们不会释放自己的奴隶。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华盛顿那样伟大的人,为什么不释放自己的奴隶呢?
  
  就我感觉,大约是因为两种原因。
  
  第一种原因,自然是屁股决定大脑,因为触动利益,比触动人的灵魂更难。所以华盛顿、杰斐逊既然能享受着奴隶制中的利益,自然会通过各种似是而非的理由为奴隶制辩护。
  
  第二种原因,显然是因为华盛顿、杰斐逊是政治人物,如果他敢释放自己的奴隶,他肯定是不想在政治舞台上混了;甚至突然被人枪杀了,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因为你释放自己的奴隶,就等于用无声的语言在高呼,奴隶制是罪恶的!奴隶制是应废除的!
  
  《汤姆叔叔的小屋》中,有一个善良的奴隶主,只因为他想释放自己的奴隶,按理说,谁的利益也没有侵犯,却成了奴隶主的公敌,于是他被枪杀了。
  
  人们为什么要枪杀他,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他无条件释放的自己奴隶,就等于在公然否定奴隶制的合理性、合法性;甚至就是公然痛斥奴隶的罪恶。
  
  华盛顿、杰斐逊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在美国初期敢公然释放自己的奴隶,就算没有人枪杀他,他也不要奢望得到南方人的支持了。
  
  想当年,林肯表现出要要废除奴隶制的倾向,记住,林肯最初仅仅是表现出了这种倾向,于是在那年大选中,整个南方都拒绝投票给他。
  
  甚至而言,林肯虽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依然被支持奴隶制的人枪杀了。
  
  只要我们能明白这个道理,自然就会知道,华盛顿、杰斐逊虽然伟大,生在美国那种特殊的年代,也无法去除奴隶制,相反只能维护奴隶制;甚至而言,他们连自己家的奴隶都不会释放。
  
  奴隶主在维护自己的利益时,必须得构建出对自己有利的上层建筑。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最先是拿哲学、宗教开刀的。
  
  总而言之,伟大的思想家说了,比如亚里期多德了说,奴隶制是合情合理的;《圣经》说了,奴隶制是合情合理的。
  
  这个过程是必须的。
  
  一切是显然的,如果伟大的思想家说了,奴隶制是罪恶的;如果《圣经》说了,奴隶制是罪恶的。奴隶主还怎么理直气壮的在美国推行奴隶制呢?
  
  比如,我们看美国早期的历史。常常会看到这样黑色幽默的一幕。
  
  那就是,奴隶主在打击废奴主义者时总会说,你们看过《圣经》吗?《圣经》上说了,也就是上帝他老人家说了,耶酥他老人家说了,奴隶制是合情合理的。你们竟然敢无视上帝、耶酥他老人家的教导,你们真是太该死了。
  
  今天看来,这一切太黑色幽默了,也太荒诞,甚至是太扯淡了。但是在当时,在奴隶制普遍存在的地方,人们在这样说的时候,可是非常严肃的,也是非常理直气壮的。
  
  当奴隶主在哲学、宗教领域取得成功后,我是说,在哲学、宗教领域,证明奴隶制是合情、合理之后。他们自然就可以对政治、法律层面开刀了。
  
  总而言之,既然伟大的思想家认为奴隶制是合情的合理的;既然上帝、耶酥也认为奴隶制是合情的合理的。
  
  所以国家必须得立法保护奴隶制。在这种背景下,法律就会保护奴隶主的各项权利了;在这种背景下,法律也会剥夺奴隶的各项权利。
  
  最简单而言,奴隶主明天打伤、打死一个奴隶,法院不会追究他责任的。一切是显然的,如果奴隶主打伤一个奴隶,得坐法院;如果奴隶主打死一个奴隶,还得偿命,那奴隶主还叫什么奴隶主呢?
  
  再简单而言,奴隶如果敢擅自离开奴隶主,奴隶主有权惩罚这个奴隶:如果这个奴隶敢反抗,法院会替奴隶主出头的。一切是显然的,如果奴隶可以随便离开奴隶主,还可以随便反抗奴隶主,那奴隶还叫奴隶吗?
  
  这个过程是必须的。
  
  一切是显然的,如果法律不支持、不保护奴隶主的利益。奴隶制还怎么普遍存在呢?
  
  更主要的是,如果法律认为役使奴隶是反人类的罪行,那奴隶主的利益,还如何保护呢?
  
  当然了,奴隶主在政治、法律层面取得成功后,自然就可以对道德层面开刀了。
  
  总而言之,他们会通过各种文学艺术形式,告诉大家,奴隶制其实是一种最人性化的、最仁慈的制度。总而言之,奴隶的生存状态,比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工人,那是幸福一百倍。
  
  类似的内容,今天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甚至是充满了黑色幽默。但是,当时的奴隶主在表达类似的意思时,那可是一脸的理起气壮,而且还是一脸的严肃。
  
  这就好像,在许多年前,我会经常听到一句话。
  
  虽然我们已拥有了幸福的生活,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忘了,欧美还有很多人民,生活在万恶的、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所以我们一定不忘了解放他们。
  
  类似的内容,今天看来,肯定也是匪夷所思的、甚至是充满了黑色幽默的。但是当时的人,在说这种话时,那可是一脸的认真。
  
  是不说得有点远了。
  
  不管在奴隶制下,人们怎么证明奴隶制是合法的合理的,也不论人们怎么为奴隶制唱赞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没有一个人会哭着喊着说,自己想要当奴隶。
  
  如果在当时,全世界都普遍存在奴隶制,华盛顿、杰斐逊这种有身份证的人,自然也可以理直气壮的为奴隶制辩护。总而言之,奴隶制是人类历史最合理、最合法、最仁慈的制度。
  
  问题是,当时是十八世纪末期了;除了在美国这种特殊的环境,世界上的文明地区,奴隶制早已绝迹了。
  
  在这种背景下,华盛顿、杰斐逊这种有身份证的人,自然知道。如果他敢公然为奴隶制辩护,肯定会让人喷得满脸都是唾沫。
  
  所以呢?华盛顿、杰斐逊这种有身份证的人,就只能换一种说法了。
  
  这种说法,我们大约都非常熟悉。
  
  总而言之,虽然说奴隶制是罪恶的、是不人道的。但是!必须得说但是!在当时特殊的历史阶段、在当时特殊的国情下。我们却必须得尊重奴隶制、承认奴隶制、保护奴隶制。
  
  因为类似的原因,我们绝不能因为某些人家里养着大量奴隶,就认为他们是坏人。因为他们是在特殊的历史阶段、特殊的美国国情下这样做的。
  
  通过上面的例子,我们大约也可以知道。为什么经济基础能决定上层建筑了。
  
  因为,在特定的经济基础下,可以产生特定的利益群体。当这个特定的利益群体产生了、壮大了,他们就必然会想办法构建代表自己利益的上层建筑。
  
  比如,奴隶主产生了、奴隶主的势力大了。他们必然会在哲学宗教层面,证明奴隶制是合情的合理;他们也必然通过各种方法,让国家、法律保护奴隶主的利益;当然了,他们更会通过各种文学艺术作品,让人看到奴隶制是最符合人性的、最仁慈的一种制度。
  
  这样一折腾,整个上层建筑就彻底改变了。
  
  一切上层建筑,表面上是用脑袋思考出来的;其实呢,它都是用屁股思考出来的。换而言之,我的屁股坐在什么地方,我的思想就会怎么想。
  
  其实,通过类似的博弈。我们就比较清晰的看到,上层建筑到底是怎么出现的了。
  
  它是利益群体、利益集团现实博弈的产物。绝不是伟大人物的思想道德折射。
  
  当然了,西欧政治家、历史学者发现唯物史观。并不是因为他们从美国奴隶主奴隶之间的博弈发现的。而是在资产阶级、市民阶级兴起兵,与贵族、封建地主之间利益冲突时看到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