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方的海盗法典,兼论强者的思维

(2018-06-11 19:23:43)
分类: 向历史学智慧
  西方的海盗法典,兼论强者的思维
  
  作者:嬴政
  
  海盗法典是古典公平主义,在处理船长的绝对权威,大副二副甲板长水手长等阶级问题与全船公平体系的平衡与契合非常棒,它既讲究绝对权威,又是绝对公平,而且海盗法典是最讲民主的,比瑞士还讲民主,英美体制里玩的很多东西的祖宗就是这个,陪审团制度,习惯法,民主公平下的多数原则等等太多了。
  
  就像英美的精英制度,就是发源于英国战舰开炮是一个炮长测距发命令,所有炮位一起发炮,不像法西等国是单炮单独瞄准,连舰队机动都是战列线,海上排队枪毙,不像欧洲别的国家炮手与船都是个体,也不像东方一窝蜂的大小船只加火船要淹死人的节奏。
  
  就是到了北洋水师时期,学会点表面的抢t头线性舰队机动,知道点见敌即战的碎片化精神,但打起来单船与炮手还是各自为战,法则不同,培养的重点都不一样,所以英美才是一群狼领导一群羊的国家,各阶层全是玩的这一套,连美军都这德行。
  
  别家没这个传统,不容易吃透英美精英制的精髓,大多浮于表面,容易画虎不成反类犬。把公知当精英那就搞笑了,人云亦云的以为陪审团这套是民主与法制的进步和人权保障,这是海盗传统,连往澳大利亚流放犯人,把拿破仑流放到小岛,都是海盗船上流放船员的传统延续。
  
  奠定英国海上霸权的一战,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的英国海军,上至指挥官下至操帆手,全是海盗法典培养出来的,英国皇家海军纵横四海的内核就是这个。
  
  大海军是散不出去的,法国德国都有大海军,都散不出去,单舰全球到处玩没有海盗精神玩不了的,海上抢东西是海盗行为,海盗精神是船上有一种公平的秩序与精神,汇集成了海盗法典。摩根家族的游艇一直就叫海盗号,他们家不是要抢谁,那是一种海盗公平原则。
  
  海盗分配很公平的,科尔斯特征服墨西哥谷地的阿兹特克,每人收入八十比索。皮萨罗带一百人征服秘鲁山区的印加帝国,绑架印加王,收入一万三千磅黄金与两万六千磅白银,合伙作案,但海盗的船长是选出来的,公平分配。
  
  哥伦布,达伽马,麦哲伦,西方地理大发现的探险家全是海盗,没有这种海盗法典的公平原则,你探险冒险谁跟你去?
  
  一个船在海上漂没有齐心的心理素质与共同的理想,那就是个斗兽场,迟早自相残杀崩溃掉,那都要跟船员分钱的,船员全是合伙人,不是雇工。
  
  比如邮轮二等舱以上才能上甲板透风,古代贩卖黑奴也好,后世偷渡也罢,不管是被迫抓来的黑奴还是掏钱自愿的偷渡客,必须锁在船舱下,不能上甲板的。
  
  一条船在茫茫大海,一点小乱子就会导致全船倾覆,跟古代营啸一样,做噩梦嗷一嗓子可能就会导致军营内自相残杀,绷的是很紧的。
  
  船上更是这样,比军营严格的多,大海上心理崩溃是没地方跑的,只会互相残杀,船长是有绝对权威的,宁可错杀几个,也绝不能乱起来,一乱整条船全完。
  
  船员全是合伙人,但船长又有绝对权威,大副二副甲板长水手长等级分明,但全船又绝对民主,连船长都可以流放掉的,分配原则又是绝对公平。不用看表象,把这道应用题反推,求怎么做,海盗法典就是西方海盗给出的答案,对人类历史影响深远。
  
  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格兰,这四个家伙是有海盗传统的。
  
  荷英又受维京传统影响的很深,维京人龙船相遇不跳帮,不乱打,就在两船中间竖一个板子,两船的船员上板子上对砍,谁先死完拉倒。
  
  这对船上每一个船员心理素质要求都很高,这事只能合伙人一起干,雇工干不了这个,场面太血腥,全是一对一,不分红只拿薪水的绝对受不了,为老板的事业把自己的命豁出去太难。
  
  西方海盗是合伙人制度,一条船上的海盗全是合伙人,董事会分配。东方海盗是船股制度,一条船入帮算一个船股,舶主负责分配。
  
  海盗法典在适用于一条船时候的战斗力,比架构到英国皇家海军整体上要高,比架构到英国整体上要高几个数量级。
  
  学点碎片化的东西是容易的,骨子里的东西很难学,像北洋水师就是学个皮毛就撤旗叫琅威理走人了,得到容易反而不珍惜,艺不轻传是有道理的。
  
  日本当年哪有北洋的条件,岩仓具视领着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山口尚方,伊藤博文一帮人到欧洲,看了一圈回来下了个结论,很清楚看的都是表象,要学就得学骨子里的东西。
  
  一外派,结果人欧洲根本不理,东乡平八郎想上普利茅斯皇家海军学校,门都没有,人学生那是要上舰实习的,哪可能让你上去了解,东乡没办法只能上商船学校。
  
  为了把英国皇家海军骨子里的东西学到手,江田岛海军兵校的红砖都是从英国用船拉来的,从建筑到衣食坐卧,一言一行,所有细节全部模仿英国皇家海军,用最笨最耻辱的方法摸你的脉,研究你骨子里的东西。
  
  日海军连个瞭望的培养都严酷到跟熬鹰似的,就这么把英国皇家海军的东西揉碎了吃进去消化掉。
  
  导弹时代爬桅杆是没用的,但日本照样练爬桅,爬桅是表象,它练的不是爬桅。陆军学德国同样如此,为了学彻底,日本连传统武士制度全部作废。
  
  就像解放军的拼刺,拼刺没用?拼刺原来是作战技能科目,后世是精神意志科目,拼刺是表象,它练的不是拼刺。
  
  作战方式可以更新,那是表象,军魂不能丢,这是根本。
  
  团队精神的后倒让别人接的训练,哪个团队在现实活动中也用不着没事朝后倒着玩,它练的是信任,不是后倒。
  
  中日都是搞洋务,甲午一碰,中国那套胡思乱想一碰上纯粹思想,立刻就碎了。不是你想师夷长技以制夷就能制的,不是你想来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就能起到中西医结合的疗效的。
  
  思想与制度契合度一旦找不准,想的是不错,出发点都是好的,关键还是看有没有用,动机不重要,结果重要。
  
  新中国开始为了学技术就采取了日本的笨办法,尊重专家,不主观乱改,完全复制,连德国专家工具箱一处凹部研究不明白用途,照样完全本色复制着做。
  
  其实那不过是个装肥皂的用途,但没有这种笨方法,还想想当然的耍小聪明,自以为是,就不会有后世中国炉火纯青的逆向工程,这就是从笨方法中学来的真本事。
  
  令学生痛苦不已的全民英语教育也起于这个气氛,前面还有学俄语呢,学就得学彻底,学术资料全外文,学外语的同时就要接触其母语的思维,没有这种西式思维,很多西方的制度与传统,还有设计思路就像雾里看花,不太容易理解。
  
  到阿拉伯地区工作学阿拉伯语的同时就把当地习性了解了,小语种也是这样,学语言的同时就是为了契合当地人的思维与环境,并不光为交流,它会让你像变色龙一样融入环境,不使当地人感到突兀,让你更容易猎食与躲避天敌。
  
  但这是个工具,知道为何全民普及英语,理解它的合理性,却不用膜拜英语,人是使用工具的,不能被工具所制。
  
  西方民-主人-权平-等自由那一套,东方的道德也一样,本质是工具,碎片化的网络时代所有人都知道点,想知道什么一搜就出来解释了。
  
  但这都是不成体系的碎片,多是表象而不是本质,连内核的皮毛都算不上。
  
  有些东西好处与坏处一样多,更多则是彼之仙丹,吾之毒药的玩意,一吃就死。连美好的道德换个时代就完全不一样的效果,调整契合度与会玩是本事,拿来就用,盲目崇拜毫无意义。
  
  虎狼与羊绝非天生,羊打扮的再妖也只能唬住同类,在虎狼眼中永远是盘菜,有时暂时没扑这类妖羊,不是因为妖羊本身,是在等妖羊身后的雄狮老去,英雄迟暮,时机一到,血幕就会拉开。
  
  他不但不对国际与公共关系下定义,更不对关系本身下定义,以免思维被拘,既不重外语,也不重分析。
  
  分析方法可以教,分析的本身是教不会的,没有那个能力就会采集错误的样本与函数,分析的过程与结果再漂亮也是无用功。
  
  他教的全是不正规的,核心就是强者思维养成与利益关系,重历练与实践,让对利益的嗅觉成为本能。
  
  你可以因为自身认知局限与素质欠缺分析错,但必须本能对利益产生高度敏感,一旦被人触碰便如同被人抚摸眼球。
  
  强者思维是可以培养的,不是虚无的东西,正如刀不虚出之规,这是武士意志养成必备的精神,武士是不能随便拔刀吓唬人玩的,正如中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旦拔刀,不见血是不得归鞘的,出必见血,如果没有伤到别人,羞刀难入鞘怎么办?好办,割自己的血养刀。养的不是刀,养的是精神。
  
  真正武士的骄傲在哪里,就在于这种精神不是阿猫阿狗都敢触碰的,从小就是用自身的鲜血滋养而成,那是从精神到欲望上一套非常残酷的锻炼中活下来的,朔雪寒天赤身而立,具足对打满身伤痕,刀未饮敌血之前,自己的鲜血已经不知道流过多少了。
  
  亮剑精神是同样的,古中国士与君不同,君可忍辱,士不可辱,既然佩剑,辱不可忍就要拔剑,那不是装饰品,是捍卫士之精神的杀人之刃,不能遇到弱者辱你就拔剑杀人,被强者侮辱就忍辱偷生,那是不行的,那不叫士,那叫欺软怕硬,那不是士之精神。
  
  明知不敌,也要拔剑,宁可血溅当场也绝不偷生,这才是士之精神。
  
  田横以士之精神约束自己,宁可自刎也绝不受辱,后世看来哪里是受辱,分明是汉高祖不计其活烹郦食其的前嫌,求贤若渴招他当官,这是君臣相得的佳话。
  
  但在当时,汉招降田横,在田横看来这就是汉廷不把他当做士看待,把他当成反复小人了,这对士来讲是奇耻大辱。无法雪耻,就会与自己秉承的精神同朽,与其持有同样精神的五百部下,等田横自刎的消息一到,全部自刎,无人偷生。
  
  君子与士人人想当,自诩君子与士的人多了,但不是人人敢受那份苦,愿意承受那份伤。武士输了剖腹,你输了跑了;士被招降自刎,你一招降当官去了;君子一诺驷马难追,你无意义的瞎话张嘴就来,都是只能看到光鲜一面看不到血粼粼一面。只愿享福不愿受苦,那是培养不出君子与士的。
  
  举重运动员拿起奥运奖牌的时候,流过的汗不知道等于多少个自身体重,吃的苦遭的罪,对身体生理的摧残,几乎就是一辈子的,奖牌是有代价的。
  
  各国越是精英部队,伤亡指标越高,平日训练个科目都能练死人的,荣耀是鲜血铸就的,有些臂章你挂上了,承担的不仅是荣誉,还有那份直面鲜血的觉悟,死亡来临之时,不会敲门的。
  
  强者精神也是这样的,要培养这种精神,未伤敌之前,先要伤己。面对同样的失败,弱者不当回事,但强者只要失败,心灵与身体都会受到极大摧残,这是强者精神的本质决定的,有时候比弱者更脆弱。
  
  羊可以受伤,行动迟缓点不耽误吃草,虎狼是受不起伤的,一伤就会影响到猎食,伤口散出来的血腥味就会引来同类的伺窥,想退都难。
  
  为了避免受伤,就得先学会受伤,为了感受虎狼的习性,就得先把羊皮剥下来,受不了剥皮的疼,见不得自己的血,就别想让别人出血的事了,唱唱美好世界爱好和平一类没有输家的歌就行了,唱有输有赢的歌肯定跑调。
  
  看守所里等判的老犯对谁犯了什么事,判几缓几,是崩是缓一估门清,比律师估的都准。但没用,知道有什么用,反而会陷进特定思维中,真正的大玩家根本就进不去。
  
  大家玩法都不一样,进去的全是一直积累阴暗面的小聪明,对表象的弯弯绕门清,遵循本能与表象办事。进不去的全是玩法则的,阴暗面有,但始终在取阳补阴,在化解,在腾挪,有事不是解决事,是遵循法则办事。
  
  这样的人是很难进去的,一般人分不清他是好人坏人,这是大智慧。
  
  大玩家就是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办,听专业人士的专业解释,一个糕点师讲怎么做蛋糕大玩家有兴趣会认真听,这叫吸收经验。但要糕点师说为何会产生雾霾,大玩家理都不理的,这叫扯淡。
  
  很多家长与老师的话不能听也是这个道理,家长就是岁数辈分大,不见得有什么大见识,师范出来与留校任教的老师一辈子在学校转悠,知道什么社会法则?
  
  公务员家庭为何会多产生公务员的道理也在这里,政治世家,商人世家,律师世家,外交官世家,警察世家,铁路工人世家,传承就在这里。
  
  在家长与老师的领域中,那些领域内的经验是有用的,超过了特定的领域,那种经验与人生教诲本质就是空想,没有任何指导作用,反而会误导,会把人拘住。
  
  这也是为何很多调皮捣蛋的孩子,长大了很能做事。
  
  叛逆本身是种对束缚的挣扎,不见得全是坏事。
  
  历史上无数的大玩家,如果遵从家长与老师的教诲,早已泯灭于众人了。
  
  虎狼想养出来虎狼都难,能从羊圈里走出来的虎狼,无一不是天赋高绝的人物,这种人怎么可能听羊的话?
  
  所有朝代的建立者,一个尊师重道的都没有。那都是架构规则玩规则的,看见现象会倒推法则,会冲法则动刀,不会对规则顶礼膜拜,不会被现象蒙住。
  
  有幸遇到那种一法通万法明的大师级教育家,或自家长辈本身就是虎狼之身,这个是没问题的,这些人是架构与驾驭法则的。
  
  法则本身是多领域共通的,这样的师长与长辈传下来的东西,学不学得来看天赋资质与后天历练了,有的不会教,有的不想学,有的学不会,但东西是真东西。
  
  虎狼的法则是很难传的,袖里捏个泥人的手艺都难传,别说培养虎狼了,出去跑一天步容易,天天跑坚持一辈子难。用了和亲政策嫁别人女儿容易,轮到自家的亲生女儿舍不得了,那不行。
  
  敢对别人下手不算什么,轮到自己脚被陷阱夹住敢咬断腿才叫虎狼。
  
  虎狼不是好人,是遵循强者法则生存的利益动物,前半生遵循后半生不遵循了,那同一个人也就前半生叫虎狼。
  
  法则不是法律法规,没有律师与法官,没有答辩,没有好坏之分,做出审判的就是法则本身,一切争辩与自我安慰毫无意义,法则本身没有对错,没有感情。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律之下人人平等是形容法律的,法则是人不呼吸会死,水往低处流,这玩意叫法则。
  
  它不是道德层面的东西,只看你是否违反,不管你是谁。
  
  一群鹿快快乐乐的生活不好么?可没有狼,在一个封闭生态系统中,鹿群就会退化,就会把草茎吃光,最终毁灭整个鹿群。
  
  欧洲王室的血友病是遗传基因疾病,这类遗传基因的缺陷你可以发扬慈善,可以让生出缺陷婴儿的夫妇再多生,道德会弘扬,人性的光辉会闪耀。
  
  但法则就是法则,它不管你人性与道德那套的。
  
  进化本就是淘汰弱者,争斗中胜出的强者获得交配权,把更强的基因传下来,逐渐淘汰弱的基因。
  
  人没有超脱动物,它是生物,它能在漫长的进化中没被淘汰,是适应了微生物环境与宏观生态系统的竞争条件。
  
  用光辉的人性把本该淘汰掉的残缺基因,任其在人类世界中繁衍扩大,人性与道德的一面是没说的,就看进化本身有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抗生素的使用救活了无数人,但这种外部介入的科技,同样会降低人类本身免疫系统的功能,正如胰岛素的使用介入了糖尿病,它把内分泌系统缺的那部分补上了,是一种生命外干预。
  
  无人能够抗拒现代医学,所有人为它欢呼,那就只能指望医学前进的速度比人类免疫系统退化的快,进化是法则,不是金融,它一次金融危机都经受不起。
  
  虎狼的世界观就是一种法则,谈不上冷酷。法则本身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情绪,没有那么多含义,赞扬与批评对它毫无意义,就摆在那里,虎狼犯规照样嗝屁。
  
  虎狼与羊玩的规则不同,虎狼玩本质,羊在表象里转,说不上谁更幸福,虎狼的世界更刺激一点,攀高山潜深渊,刀光剑影,但摔死憋死各种花样作死的也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