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揭秘:西方的贵族与上流社会的真相

(2018-07-09 12:15:40)
标签:

杂谈

分类: 向历史学智慧
揭秘:西方的贵族与上流社会的真相
嬴政
  
  老欧洲大贵族是什么,是种马,讲血缘的,不是世袭绝对不是贵族。与中国春秋战国的封建体系一样全是世袭,与江户时代以前的日本大名一样,连家臣都讲谱代才叫重臣,没有血缘,天老王子也靠不上去。春秋战国是一例民间造反革鼎的都没有,日本战国乱点,给了几个出身草根的野心家一点空子,几代人慢慢改个名改个谱系,天皇那买个段位也能当上大名,但那也是极个别的,丰臣秀吉是唯一一个一代人就搞成了的天下人,其他人别说大名,混个武士身份就难死你。
  
  老欧洲能混上骑士的也是稀缺动物,那非得打到兵不够用了才能封,太平日子没这好事,而且骑士大多数是不能世袭的,不能世袭的骑士,不是贵族。英国小报发达,后世贵族体系都是按英国君主立宪后的那套宣传了,香港那帮人叫爵士,勋爵,其实跟爵位没关系的,多个sir,女的前面多个dema,平民阶层中的有功之民,多个证书,多个勋章,多点装饰,不能世袭,不是贵族。勋章打仗也有,铁十字么,希特勒是贵族?希特勒爵士?阿道夫勋爵阁下?听着挺好玩,但跟贵族没关系,中国春秋时的士是可以世袭的,那是贵族。
  
  英国贵族是加lord,中文还是叫勋爵,世袭男爵及以上,后来加入了终生男爵,准男爵,荣誉性质,不能世袭,但前面也有个lord。为什么加lord,因为英国贵族体系在君主立宪后变了,国王被-干死了,克伦威尔整顿旗务了,贵族变少了,荣誉的多了,lady本来是只有贵族女儿才有的,长女加姓,别的女儿加名,后来就是女士了,与老欧洲贵族体系不是一回事。
  
  老欧洲贵族全是世袭,不是荣誉性质,是直接加在名字里的。比如法国佬加德de,阿维农之囚后泛意大利地区贵族也改为加德,美第奇家族就是,神圣罗马加冯von,低地国家加范van,第一个总参谋部制度的普鲁士军官团全是冯,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尼德兰议会里全是范,第一个大革命的法国断头台上全是德,教皇会赐号,路易十八,查理二十七之类的,美国人那些几世是自己加的。
  
  两个贵族一旦联姻,这就又多一个中间字,也直接加在名字里,名字都世袭,给小孩起名还是把名字加进去,老布什的爸爸娶了小布什的奶奶就是这么干的,小布什奶奶是东岸大姓,父亲是银行家。他家之所以被称为布什家族,不是因为布什,是因为名字里的那个w,沃克,这才被东岸称为布什家族了,还是学欧洲贵族那套,越来名字越长。
  
  美国东西岸不同,西岸更自由一点,东岸老十三殖民地封建残余很多,讲究名门姓氏的,大苹果卖家谱的都有,工具书,交际场必练的科目就是背家谱,谁家祖上种棉花的,谁家干什么的,有谱系的,不少祖上参加过大陆会议呢,美国宗族,一帮土老帽学贵族。
  
  中东那帮土豪也一样这个毛病,部落贵族联姻一次加一个部落名与姓氏,加上教名,全加名字里,中国人一听就蒙了,跟相声报菜名似的,但你还得记,这帮二货不发名片的,连名字都不自己报,身边的随侍唱名,名字就是这帮二货的名片。地位教派与娘家部落出身全在里面,记不住容易犯忌讳,记好了人一高兴还送你个鸟玩。
  
  贵族的世界是封闭的,不对民间敞开,各阶层靠不上去的,原来连个自封上流社会的机会都没,人贵族还在呢,又没君主立宪。
  
  后世西方聚会这套的鼻祖是路易十四,妇女之友,高跟鞋发明人,十七世纪法国的太阳,要搞中央集权,大规模解除贵族实际地方统治权,为此专门把十三的狩猎别墅扩充成了凡尔赛宫,把地方贵族全变成了宫廷官员,通宵达旦的举行舞会宴席与各种庆祝活动,跟东方的德川家康有点像,也是把大名藩主倒腾到江户圈起来了。
  
  这俩货一个颠覆了法国贵族体系,一个颠覆了日本武士体系,都是求极盛的时候反而种下了掘墓的种子,地方上没贵族领主与武士老爷这些抓地的藤蔓了,结果集权被人一推就倒,上千年的贵族与武士全扫进历史垃圾堆,法兰西共和国出来了,维新日本出来了。
  
  从圣西蒙公爵的回忆录中,就可以清晰看到路易十四宫廷大趴体的样子,但即使那样,平民与商人阶层也靠不上去,欧洲没有科举的,统治阶级是固化的,贵族体系一路撒下来,乡里都有武装地主,上升渠道封死了。
  
  早前古希腊与泛意大利地区那些城邦不提,真正欧洲在世界舞台上拔份儿,源于地理大发现,以前就是个大猪圈。
  
  尼德兰革命后,真正开始带大资产阶级玩,克伦威尔又把英格兰国王连带老贵族体系拆了。尼德兰是源头,英国因为是工业革命,比较重视它,尼德兰与英国,一前一后,把大资产阶级带上了舞台,但不是大商人,不是上层阶级,因为大资产阶级中很多是大贵族。
  
  英国是君主,上院,下院,三级体制,下院一直被压制,那是真正的平民院,克伦威尔大幅度提升了下院的地位,光荣革命反而是上院干的,下院不被君主与上院歧视,真正起到议会的作用,要到鸦片战争时代了,那都十九世纪中叶了。
  
  光荣革命可是1688,马老师资本论出来都1867了,正赶上十九世纪下院提高地位,有那个氛围,加上受一百年前亚当斯密影响比较深,亚当那哥们可是律师,君主与贵族不请律师的,他当然鼓吹自由竞争与自由贸易,刻意淡化贵族突出平民商人,但他看不懂中国文明,与清末以东方视角看西方一样,连带马老师都高估了光荣革命对非贵族的拉抬作用,二百年呢。
  
  马老师的大资产阶级语境下,包含贵族与资本家,不看身份与宗教信仰,就看你是不是有生产资料,也没提贵族与宗教那茬。
  
  贵族与大资产阶级是不是上流社会呢?不是的,那是统治阶级。人才不会称自己是上流社会的人呢,不够丢人呢。
  
  别说老欧洲的贵族与大资产阶级了,直到后世,美国上层阶级都还是封闭的圈子,这个词本身就含有遗产继承的意思,老美比较向往贵族,占领华尔街反的就是这百分之一。
  
  上流社会是想往上靠,贴不上的势利眼社会。自封的玩意,模仿贵族与大资产阶级,衣食坐卧仿照着来,说话行事装腔作势,优柔做作,就是一种模仿。
  
  但那是表象,表象装的再像没用,跟本质一点关系没有。
  
  统治阶级不是玩表象的,贵族院,下议院,人家都有席位的,商量点事叫法案,势利眼谈点名牌那叫扯淡,还上流社会如何如何,别逗了。
  
  大统治阶级几个人谈点事,可以决定无数人的命运,在马场旁边穿大裤衩子的俩大资产阶级聊几句,一桩震动世界的收购就成了。
  
  一个球会换个东家,就能让你整个欧洲的媒体闹翻天,牵动无数人的思绪,那可能就是人家偶然一个想法,玩个票而已。
  
  地方上的统治阶级商量点事,可以决定出租车涨不涨价,摩托还让不让上路,哪起楼哪建桥哪修路,社保低保到底怎么来,同样影响无数人。
  
  特别是中文的语境下,统治阶级统治阶级,它看统治力的,与气质无关,与生活方式无关,与喝洋酒还是吃臭豆腐无关。
  
  统治阶级很忙的,没时间研究什么名牌怎么穿衣喝酒的问题,只见过自封的上流社会往统治阶级身边凑的,没见过统治阶级凑什么上流社会的热闹的。
  
  统治阶级家里随意给小孩开个趴体庆生不就是上层聚会吗,老友三五人一聚打个牌钓个鱼,来个bbq下河抓俩王八不还是上层聚会么,蒸房里一堆光猪凑一起不还是上层聚会?
  
  人就不是统治阶级里的人,再花枝招展的蹭多大场面,绷再高的贵族范,那也就是一场迷失在表象中的梦,有这功夫想点辙晋升统治阶级是正经,拿酒往人身上撒,装醉往人身上靠,用点小聪明蹭点小机缘也比把精力花在表象上强,想蒙的蒙不住,奢侈品公司与社交公司搞这套是蒙羊剪羊毛呢。
  
  不是统治阶级又自封个上流社会,上不能连天,下不接地气,上下不靠的飘着,这不是自绝于人民么?
  
  虎狼还是羊,看的不是皮,羊看这个,虎狼不看的。
  
  it巨富喜欢t恤运动服跟球鞋,媒体舆论大惊小怪,觉得如何如何,李嘉诚穿个鞋都探讨来探讨去,他旧的舒服干嘛换新的?那是行业现象么,那是统治阶级的分辨方法么?
  
  行头从来都是表象,洛克菲勒开旧福特他是虎狼,开飞机照样是虎狼,骑自行车还是虎狼,羊再满身挂满名牌,再会喝红酒吃西餐,再装腔作势,看不到你的如狱虎威与锋利爪牙,怎么可能错认成虎狼?
  
  羊会跟着表象兜兜转转,虎狼从来就不关心你披什么皮。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