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希腊民主——始于分赃的菜市场民主

(2012-05-15 18:44:56)
标签:

希腊

政制

掠夺

交易中心

交通中心

分类: 民主.改革

希腊民主——始于分赃的菜市场民主   
作者:空荡的原野

 

世所称颂的希腊民主建立在商业带来的优厚利润之上,参与贸易的财富又主要为对奴隶的高度压榨和武装抢掠。即便这样,民主也只是人群中的一部分——贵族和公民的民主,他们之间的妥协建立在牺牲奴隶之权益的基础之上,也建立在牺牲贸易和掠夺所至地区的人民之权益之上。希腊民主是从分赃行为衍生而来的菜市场民主。
    

希腊各城帮国家中公民的比例之所以较高,在于它的商业性质和城帮中主要的劳动形式,它不过是周边各帝国的共同市场。其“民主”不可能做大推广,反而透过历史,甚至可以从希腊的城帮民主眄视到现代欧美民主的必然影像。
    

市场在原始社会到奴隶制社会那里,在现存的每一种制度那里都存在。市场甚至早于分工,区域间的自然采猎的必然差异,甚至某一时段内偶然的差异,都会令部族间产生交换行为。市场显然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由市场而来的市场民主显然也不是,这种民主更像是市场的产物,就也有更多市场属性,方便交易和达成更多交易成为这种民主的中心性格。
    

人们对这种民主的要求也就不在于它能为个人,为群体带来多少自由,达成多少主张,而是它能不能把市场化进行到底。    
    

投票权是民主所必须的约束,它授给权力合法保障,而所谓合法不过是从心理上制约可能的独裁——独裁者难以找到使公民们不推翻他的理由。矗立在独立经济体-财主和公司之上的未受高效制约的独裁会毁坏商业秩序,潜在地威胁每一公民的生计尤其部分公民的生意,除非——独裁能带来可见的掠夺“利润”,因为“成功”的侵略性战争让据有投票权的公民可以有更多掠夺来的赃物可分,从市场上“公平”地瓜分,所以这种“民主”总是支持发动侵略战争,并且往往不反对独裁——商人们或贵族们亲手民主地选择更强力的临时独裁者。 
    

希腊既是区域地理中心,也是区域人口分布的中央地带(地中海东部,亚非欧中心),那里必然出现一个交易中心。随着航海能力的增长,这个中心转向稍偏西的更靠近大西洋的意大利地区,再转到西班牙,再转到英法——最强之国总是当其时代的区域(山海阻隔成的地理大区)交通中心。所以,古希腊之强盛不是那部分称为公民的民众实行“民主”制度的结果。古希腊的政治军事和经济成就及其民主那一制度也非高度开化之文化的自然结果,思想和文化当其时代还不足以为政治经济提供保障乃至(技术)资源。海运商业发达的,又小国密集的西方,其交通中心必然成为一个大市场和交易中心,在多个小国抢占交易中心的的竞争中,建立最符合市场和交易规则之政制的国家自然胜出,从而也决定了其政制是市场政制——治理市场的政制。
    

希腊的贸易经济没有停止过直接掠夺。正是直接掠夺的效率可以大于贸易,并其把掠夺变成事实,使希腊民主制度再次被真正的帝国取代。后世的希腊公民们与其领主们之所以不再民主,在于其民主努力实在不能再为希腊赢取中心市场的地位,市场衰落和崩溃后,市场民主也就自然消失了,移民到到英吉利、美利坚了。
    

哪怕在民主希腊的近郊埃及、特洛伊,在民主英国的东邻西班牙、德意志,在民主美国的近郊墨西哥、古巴,当地的民主都步履维艰,被奸商兼市侩的邻居吸走了骨血经济不振,要计划着、统筹着才能生活,还要被市侩骂做专制独裁。    
    

与希腊同时代,中国演绎百家争鸣,南亚则宗教文化形势鼎盛,却都未形成所谓民主政制。我们看到,游学、自由论辩和学术的自由爆发未曾以做为制度的民主为前提,把那时世界各地的民主称为自由的文化气质似更确当。除了可能某种同步的自然物理律动,或者人类基因同步的生命律动促发了各地文明同期爆发,以及经过时间积累得以丰富起来的各地理中心区使用的语言——语言自己爆发了以语为媒的学术和文化,并爆发了文化自带的民主气质(文化总是伴生着更丰富的认知,从而带来主体性的增强,从而人的自主意识的增强),并其中之一的希腊文化产生了民主的显性形态,之外还可以向什么方向去理解民主的源流呢?恐怕右派只要拍一次脑袋就会想起——世袭贵族的文化游戏,然而事实是,文化中坚并非贵族而主要是平民中产生的知识分子和仕,也有部分因为是没落贵族而有自由身份和基本经济保证的——实际上的平民。
    

至少社会伦理必然需要寻找哲学基础于是道德伦理便成为学术的动力。公园前700-400年期间,三大文明的生产力同期提升,旧经济制度及背后的政制溃解,频繁的战争,小国间的竞争包括制度竞争,做为战争主体的国家的国体为提高运行效率而进行的改革——这些都必然推进伦理学去发展,都指向制度变迁,而变迁源出于竞争——不妨把文明和国家之间看作类似市场竞争关系那样。
    

旧秩序崩解让人们看到原本在旧规矩之下看不到的真相和现象,想象到原本想象不到的想象,这又是一次集体性的想象力的竞争,人为设计能力的竞赛和革命力的竞争,而改良已经失效。而当代的新的更合理的竞争(假如历史动力依然不出离竞争的话)的出现也需要可见的旧秩序之解构,才能让世人看到旧秩序掩盖的真相与秩序的反道德性,激发人们的想象力么?也许文化在这2000年间没能进步到使自身先行于历史的地步,或者旧秩序不止抢占在文化权力高点上自我辩解,还已经深刻地侵犯了文化的质地,而它实施侵犯的根本力量就是市场和市场中的“民主”——能自由自主的经济体侵犯和掠夺其他自然人类,并以剥削和抢劫利润来维续其自由自主——的这种不公平交易法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