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心飞翔
我心飞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也说潮汕(之四):“乌乌是字”,是什么字?(下)

(2010-03-30 15:18:57)
标签:

转载

说了多年的潮汕话,文中很多字却不认识,让我长见识了。

此外,还有的疑惑就是:潮汕方言中对“字”的使用,除历史形成或约定俗成外,凡属新使用(或新造的)的,又依据什么标准?有音无字的,一定要同音假借吗?比如,读林伦伦的《潮汕方言歇后语》(以下简称《歇后语》)时,我是比照着林伦伦的《潮汕方言熟语辞典》而进行的,在《辞典》中,他表示“如未考出者,则以‘□’号表示本字未知,不随意生造”,在《歇后语》中,他则表示“为了避免以往的用‘□’代表有音无字的音节的做法,我们使用了一些同音假借字”,尽管只是“假借”而不是“生造”,做法可以理解,但效果未必就好。如《辞典》中“东司头ho3小影——臭相”(P.256),《歇后语》中“ho 3用“耗”代替(P.23),音虽相同,可该字从字义到字面,与“小影”实在相距甚远。再如《辞典》中的“ngiao2鼠”(老鼠),《歇后语》中“ngiao2通通变为“猫”,于是“老鼠”变成“猫鼠”,“猫鼠见到猫——怵怵”这样的字面看起来不觉得怪怪的、别别的吗?《辞典》中有俗谚“惰猫贪食死ngiao2鼠”(P.174),潮汕读者不用看解释也知道说什么,外地读者初看不懂、再看注解也能明白,可如果变成“惰猫贪食死猫鼠”这样的字面,别人观感如何我不知,我看着就觉得瘆得慌。《辞典》中有“sih4buh4sah4mah4”的潮汕成语(P.126),四字均“本字未知”,部分潮汕读者(比如我)可能初看也不知,但再看注解“办事说话没有逻辑、又蠢又苯”相信也知其所指,那么这一句,如果也用拼音“xi bu sa na”来“同音假借”,张三、李四、王二麻,只要使用的人不同,就足足可以衍生出N1个不同版本,虽然说网络时代讲究快、怎么方便怎么来,但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的“活化石”不变成“东司头石部”那才叫怪呢!表面上这些都属于“各花入各眼”或“在人舒甲”的问题,但归根到底,还是在于“潮汕方言用字”的使用“标准和规范”缺失所导致的。什么是标准?男人进男厕,女人进女厕,屁小孩愿意跟爹还是跟妈随他,这就是标准;什么是规范?你愿意30度角还是29度角尿尿那是你的自由,但不管怎样必须得尿在便池里,不往便池里尿就叫缺德,这就是规范。

 

写这篇文章,虽然是拿《林典》《张典》来说事,但这并不代表我对林、张二位先生有任何不敬或不满,尽管二人在书中都照例有一串感谢名单,但二典,更多的是靠几个人甚至一个人的专业知识、专业素养、专业积累,以及对潮汕、潮汕文化的热爱,其艰辛是可以想见的,其贡献更是值得人尊敬的。我所不满或不敬的,是那些纳税人养的相关组织、机构,出本不痛不痒、三两个硬币厚的书,你常常会看到其前面冠以什么“编辑委员会”“编纂委员会”之类吓人的大招牌,可真正作为文化遗产、文化传承的潮汕字典、词典,那些“委员会”又干嘛去了?(别说干嘛去了,可能连个影都没有)。那么,单靠学者个人(或几个人)各自编著,作品之间录字、注音、释义不一致的现象就会永远存在、作为读者就永远有你读懵了的时候。《林典》书后“附录四:《潮汕方言字典一览表》”(《林典》P.558),从1883年出版的《汉英潮州方言字典》到1995年出版的《林典》,共有23本让我眼馋流口水的本本,时间跨度112年,但是,注明“等编”的只有2本,注明两个人编的只有1本,其余20本,编者全部都是一个人,比例高达87%,这种现象是正常还是不正常,我真搞不懂了,难道这里头不幸又有潮汕的“鸡头”基因存在、谁都不愿意当“凤尾”?果如是,那可真是见了大头鬼了!《林典》的写作组连校对在内,有11个人,看看《汉典》,其“普及本编辑委员会”虽然也是11个人,但人家的工作,可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即在八卷“正编本”的基础上进行的,其“正编本”名录:“工作委员会”37人,“学术顾问”17人,“编辑委员会”53人,“编审人员”76人(其中有詹伯慧,暨南大学语言学专家,《张典》编者张晓山的博导,见《张典》“前言”第2页),“编写人员”108人,“编辑人员”18人(其中16人也是编审人员),“资料人员”21人,“工作人员”34人,共348人(还不包括出版校对的人),我没当过兵,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营”的兵力?咱“泱泱”大潮汕,组织不起一个“营”,组织一个“连”、再不济一个“加强排”总可以吧?老是“单兵作战”或“小分队作战”,救个人质、拔个据点问题不大,但要想取得“战役性胜利”那是不可能的!

 

《张典》“前言”(P.4)中有这么一段话:“一方面,潮州话中保留着大量的有字可依的口语活化石,必须尽快组织力量开展广泛深入的调查研究,以便重建形、音、义的关系,这是抢救历史文物的需要,也是现实运用的需要;另一方面,潮汕各地字音分歧不小,成对应的不说,同一个字在不同的地方读不同的音的情况不少,应该学习借鉴《广州话正音字典》的做法,组织潮州话研究的专家学者、语言语文工作者对潮汕各地的读音进行综合对应分析,提出可行的规范指引,以引导潮州话(包括方言用字)的健康使用”,专家的话说的就是有水平,“组织”之前的“主语”省略了,由谁来组织?如果还嫌把人家香港同胞折腾得不够狠,那就请李嘉诚、或者饶宗颐、或者一起请。算了、不调侃了,干脆点吧,咱就自以为是、自作多情的替张先生把“窗户纸”捅破吧,最有责任也最该起来组织的就是我前面说的“纳税人养的组织、机构”,平时嘛,咱们的领导那么善于“搞工程”、“抓工程”,几时也“拨冗”来抓抓这项文化大工程?!

 

指望领导来重视,有人说很难,道理是领导有任期,这一任领导去抓这项工程,出成果可能是要到下一任,所以没有领导愿意干这种“傻事”,而领导不重视,那些跟在领导屁股后看领导脸色的组织、机构,自然也不愿意费神费力了去筹划、去行动;还有人会说经济都没搞好,费那么大劲弄本书能当饭吃?还是能解决就业?此外,现在的潮汕已一分为三了,谁当“鸡头”?再者,组织一个营或一个连,战还没打,那么多人要吃喝拉撒,钱谁来掏?三家平分、有一家不愿意呢?难啊。的确是难,说实在的,假如遇上的都是这等领导,不难反而不正常了,对这等领导指望的同时也就是失望。但是,难道大家真愿意我们的“活化石”变成“东司头石部”?相信都不愿意吧。不愿意咋办?位卑言轻、无权无钱干瞪眼?瞪眼没用、发牢骚更没用。我提出一馊主意,供诸位参详参详:主意就是直接找舅舅(舅舅者谁?请参阅拙文《回望潮汕》)。具体做法如下:

一、按伟大领袖的教导“发动群众”:“大华网”、“潮人部落”、“潮汕家园”等等,愿意为潮汕文化传承作出贡献的、潮人聚集较多的、影响较大的网站(以自愿为前提,最理想当然是不分大小所有潮人网站一起来),能否行动起来,先设计好调查问卷(需要、并放心的话可交给我来起草稿,免费),收集网络民意,如果民意普遍认为一郎兄胡扯淡、别跟他瞎起哄,那这事作罢,我自行把尾巴收回裤裆里。如果普遍民意觉得应该而且必须,就在这基础上,发出呼吁书,呼吁林伦伦、张晓山(以及他的博导詹伯慧先生)等等潮汕籍专家学者,请他们联名,用专业的语言写份专业报告给舅舅,请舅舅来组织或立项拨个专款,舅舅近年来就一直在大力推动“文化大省”的建设,此时申请正当其时也!切记“过了此村没此店”的古训。注意报告一定要站在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高度,千万不能象我那样只有“自家下厨房”的矮度。

二、为了使舅舅重视,还需牢记伟大领袖的另一教导:“统一战线”,也就是说,联合客家籍专家学者一起,报告上要把编纂《潮汕方言大辞典》、《客家方言大辞典》(个人认为用“辞典”合适些,字、词一起来)二者并重,必要时,甚至再游说广府同胞、那本《广州话正音字典》也需要“与时俱进”才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要,这样就变成《潮汕方言大辞典》、《客家方言大辞典》、《广府方言大辞典》三者并重,如此一来,绝对有利于舅舅的决策。事情至此,就可以考虑适当劳烦一下我们的港澳同胞老李、老曾等等贤达,请他们与舅舅一起开会(或吃飯)时,也给美言美言、呼吁呼吁。在“统一战线”这个问题上,老乡们心胸一定要放宽,可以说,心胸放多宽,成功率就有多高。注意报告上别忘了写上“盛世修典的历史规律或世界惯例”,千万不能象我那样查不到个“掟”字就小题大做的,那感觉不好、境界也不高。

三、只要“发动群众”和“统一战线”的工作做得扎实到位,舅舅同意了,这事就回到了伟大领袖所强调的“党的领导”的正确道路上了,大事绝对可成!想想咱舅舅的财力和魄力,别说组织一个营,组织个多兵种、高科技装备的集团军也不是难事,综上所述,我认为找舅舅才是硬道理,方向应该正确。而我等百姓,也不能闲着,各网站应开设专版,让热心读者将自己平时收集到的有关的资料登载上去,定期整理归类提交给专家组,供专家筛选。与此同时,以自愿为前提,以最低一元钱(多者不限)为标准进行募捐,给舅舅勒石刻碑,让子孙后代永记其无量功德。舅舅不让刻咋办?就给写作组当奖金。

 

主意如此,君以为然否?然,顶一个;不然,权当遇到痴人说梦、一笑而过可矣;再不然,呸一声。

 

《普通话对照——新编潮州音字典》,林伦伦主编,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1997年第1

《新潮汕字典》,张晓山编,广东省出版集团、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20091月第1

《汉语大字典》,汉语大字典普及本编辑委员会编,湖北辞书出版社出版,20031月第1

 

       [转载]也说潮汕(之四):“乌乌是字”,是什么字?(下) [转载]也说潮汕(之四):“乌乌是字”,是什么字?(下) [转载]也说潮汕(之四):“乌乌是字”,是什么字?(下)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