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薛兆丰: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在英国?

(2018-11-21 10:16:08)




薛兆丰: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在英国?




很高兴来人文经济讲座做评议人。刚才欧成效先生关于工业革命的演讲气势磅礴,内容丰富,纵横交错,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评论才好。


关于工业革命、关于我们的过去、关于我们的未来的思考,是非常有意思的。这是我们学习的一个重要动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就要做抽象,如果没有抽象的话,你学到的东西就没意思。就像我们必须有一张地图一样,要有地图才能看得清脉络。


但是,凡是抽象的东西就得有取舍,内容上就要去掉一些。去掉的话,你不知道被去掉的是重要还是不重要的,这时候就得反复掂量,被去掉的是不是不重要的,拿出来的是不是具有一般性的。


今天的话题非常大,这当中就有许多抽象、印证的过程,来来去去就有很多可以商量、可以讨论的地方。当然,有很多地方我是同意欧成效先生的,但作为评论人,我想给大家做一个示范,看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别的角度理解问题。


我逐个来说,看我记住了多少。


1、英国的成功纯粹是运气吗?


第一点,刚才听欧先生说网上有“吹英派”,认为“天不生大英,万古长如夜”,欧先生是什么派?黑英派?欧先生认为英国的成功是偶然的、纯粹是运气。真是这样吗?


我自己的印象,英国曾经是最大的殖民地国家,“日不落帝国”。当年没有互联网,没有卫星通信,甚至没有无线电,派官员到各殖民地挂职,他如果要写封信回来请示国王怎么治理当地,这个信来回一趟至少半年一年,还不一定能送达。官员派出去,就很难跟中央汇报,结果他们治理得怎么样?


我们看,被英国碰过的国家有哪些?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香港、南非,你说成功一次是偶然,成功很多次就不是偶然了吧?英国算不算成功很多次?这是一个问题。


2、长弓落后就要马上放弃吗?


第二点,回到长弓,使用长弓就一定不可取吗?长弓曾经被认为是很好的兵器,欧先生列出的指数显示,在16 世纪,长弓是36,而旁边的火器则只是10,等到17世纪也只是19,要到18世纪才超过长弓,为43。


这时候我们要想一个问题,如果长弓要等那么久才会在指标上被火器取代的话,那么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面,我们还使用一种不成熟的产品,是不是比较理智的一种行为?


所有的产品、科技或者任何一种东西,都有一个成熟的过程。我们经济学里面有一个讨论“创新的时机(Timing of innovation)”。创新的东西不是越早用越好,它必须成熟了,必须什么东西都配够了才好。


比如,骑兵和步兵哪个强?骑兵。骑兵一开始就很强的吗?不是的。骑兵什么时候强?骑兵要具备什么条件?要有马。有马就够了吗?要有马镫。更重要的是要有铁靴,如果不穿上铁靴,走两步马就受伤了。


这时候我们要先把铁造出来,铁造出来要多少年?人类在哪一年才开始成功做铁?还有,我们要不要等到有一种马足够健壮足够高大?很多品种的马很小。还有沿途的水草要不要丰富?没有水草的地方就不能去征服他们。


只有所有这些条件具备了,你才忽然发现这些骑兵所向披靡,走到哪里打到哪里。


这背后有没有限制?有的,每个条件都要具备。就像我们说的“木桶理论”,必须各项条件都具备才能做得到。这时候,是不是用人力就一定落后,用火器的就一定成功?不是的,明明等了很久才行。你如果立个法,不让人家用长弓,这当中就有损失。


今天有一个很现实的例子——电动汽车。电动汽车省能源吗?不省。它看上去挺省的,它只用电,而电只需要太阳能就可以。但是我们知道,太阳能省能吗?不省。做太阳能反光硅片本身是很耗能的,做一张硅片要用很长时间才能把成本给省回来。结果在今天规模不够大的情况下,做一张亏一张。


经济学老说“看得见看不见”,要看见这些“看不见的因素”才能做比较。未来有一天人们会不会用太阳能代替化石能源?我的回答是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太阳能?


上礼拜我刚从美国回来,我们看了许多投资项目,许多新的科技,有用氢做燃料的,最后生成的副产品是水,一点污染都没有的。但它有它的问题,要低温、有时候会爆炸等等。太阳能是一种,核是一种,还有其它好多种。只能等成熟的时候,什么便宜先用什么。


9月份去瑞典,一个公司的理念说木材是很好的东西,可以用木材来取代所有的水泥。当然我就想,因为你们家生产木材,当然认为这个主意好。用木材取代水泥不是不可能,但你有没有想过成本是多少?这个成本可能是更贵的。


在经济学当中有边际的替代,你得具体考虑这件事情。


火器到18世纪才成熟,如果你16世纪就立法用火器取代长弓的话,这不是另一种计划经济又是什么呢?当时火器没成熟,你要等两百年才行。


3、自由能让人发挥最大的潜力


第三,关于自由。你以为可以剥削人家、控制人家,让人家帮你做这做那,他能替你做多少?我们可以想象,假如比尔·盖茨做我们的奴隶,吩咐他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我们能剥削他多少?非常有限。


倒过来看,我们让比尔·盖茨做一个自由人,他创造出Windows,我们只需要拷贝一份,我们所得到的幸福就比我们能想到的要大得多。这是自由带来的好处。


4、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在英国?


第四,关于工业革命为什么在英国。什么叫工业革命?


大家讲工业革命、讲创新的时候,主要关注的只有一个事情,就是想法,完全忽略了背后的商业机制。想法很重要,背后的商业机制其实更重要。


我在MIT听到一个数字,可能不准,但是很震惊。它说我们每付1块钱的科研投入,背后要有100块钱的商业投入,才能把想法转变为商品。


你拿1块钱给科学家,他写了一篇抽象的论文,有一个想法,做无线充电,通过无线的办法用磁场充电。有一个风险投资家跑过来说,我再给你1块钱,我们俩人五五分成,做出一个无线充电器出来。行吗?做到一半钱不够了。又来一个说,我来参股,2比1、3比1、50比1、99比1都不成,最后100比1,无线充电器才做成,才放到我们桌上,才用到我们的市场上。


这时候,那个科学家的心态要调整多少?明明是他的发明创造,他自己的股份一次一次地被稀释,一再被稀释,稀释到最后东西才出来。他面对的这100份资本,是骗子吗?如果没有这些“骗子”,没有这些贪婪的资本家,他可以百分之百占有他的发明创造,但是市场价值是零。这个过程很有意思。


任何新的发明创造,不仅要过技术关,还要过经济关,核算下是不是划算;还有过政策关、管制关。有时候还要过人心关,比如今天的试管婴儿、器官移植等等,人的道德观不能接受,你也做不了。


为什么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荷兰,非常重要的一点——不是偶然的,是股份有限公司出现在那里。有了这个股份公司,它就有很好的机制结合了创意和商业。如果没有这种制度化的分成体制,人怎么分这块饼?分不匀的,那这块饼就做不成。这是很重要的。希望我们也能够从这个角度去看。


5、能量是发展的重要因素,不是唯一重要因素


第五,关于能量。欧先生把整个历史发展归为能量的发展。毫无疑问,能量是非常重要的,但能量不是唯一重要的。


除了能量还有什么比较重要的?制度重要吗?重要;医学重要吗?重要;材料学非常重要,通信也非常重要。这些都跟能量没有必然关系,这些都是导致我们发展的重要因素。


大家看一本书《富足》,它里面有个列表,说人口数量一直是一个水平线,突然在最近这两百年爆增几十亿人。而它列出所有重要科技发明的时间点,人的寿命增加、人的数量增加、人的生活水平增加,都跟这些发明创造密切相关。


这些发明创造有大量跟能量相关的,欧先生说得对,但是也有其它的。



 


6、未来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无法预测的


最后一点,关于预测未来,马化腾先生提出的问题,挺好的问题。


我们当然可以去预测,我们永远喜欢预测。但是我们始终要知道,我们能预测到的、我们能见到的,就不是未来。


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一个色子抛下来到底是几?有六个面,到底是1还是6,你知道吗?不知道。但是你知道你不知道。这叫风险。


两百年前的人,听说过什么叫无人驾驶吗?两百年前的人听说过什么叫石油的使用吗?没听说过,他们不知道他们不知道。这叫不确定性。


我们今天想要知道的、想要预测的,可能是那些我们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而对于那些我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根本没办法预测。


我看过一个片子,大家可以到网上看一下,50年前的人怎么预测我们今天的生活,那自然我们可以看一下,今天我们预测未来的生活大体上有多准确。有些是对的,有些是错的。


首先,非常对的一个,是在家里面学习,在家里下载得到,听经济学课,这是对的;第二,大部分的食品不来自于农村,而来自于工厂。吃饭以前要扫码看里面的能量,爸爸少吃一点肉,小孩多吃一点什么,根据食谱来吃。当年是幻想,现在是现实。


他们还幻想过将来的飞机是巨大的,像一栋楼一样大,我们开车进这架飞机里面,飞机再运行。这个错了。我们不这么飞的,现在飞机变小了,变容易飞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很有意思的,所有的预测里面没有女人出来工作,他们没想过女人竟然可以出来工作,而且地位那么高,超过男性。


因为以前是能量主导世界,你有力气,就能做更多,而今天欧美国家的用电量几乎不变,没增长,变得多的是中国,变得多的是发展中国家。它们变的地方是看不见、用能量的角度看不见的地方。他们的生活品质变化了,变挑剔了。在这个方向上是无止境的,人在挑剔上面是无止境的。


大家想想看,你们挑剔到什么程度?你们要睡一张床,睡得很舒服的床,顶级的床大概多少钱?世界上能买到最贵的床大概是多少?20万。再多打一点,60万、100万。要让眼睛舒服一下要花多少钱?你们看一部《头号玩家》,投资成本多少钱?单位是万吗?是亿美元,10亿美元。目的是什么?让你眼睛和耳朵舒服一下,2小时。


你想想,人要享受是无止境的。当然,电影跟床有一个区别,床不可以无限复制,边际成本巨大,一张床欧先生睡了,我们就不能睡了,但电影因为可以分享,所以就能够去到那么极端。


未来的发展要去预测,我们都喜欢预测,但我要说,我们总有一些东西是看不见的。


知识探索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最后总结一下,今天的讲座很有意思,欧先生从一个抽象的角度,给我们一条线索、一个脉络。这个抽象的角度一定不可能对,像任何一张地图你拿来说这张地图错了,很多细节错了,一定是这样的,否则它就不叫地图。


地图的意义在于忽略掉一些细节,看当中的脉络。但我们并不是说只要是地图就是好的,地图也有好也有不好,也有适用不适用。不同的场景需要用不同的地图。


我们学习的过程,就是在已知的事实上面不断进行抽取,找那些有趣的角度,找那些有趣的线索,要知道我们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去坚持那些做对的,放弃那些做错的,走向繁荣。这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欧先生今天的讲座是其中一步。感谢欧先生!谢谢大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