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是种子总会结出果实

2018-03-21 18:00:49评论


               

                   种子总会结出果实


 

                                             文:陈浩武

    

      我的父母都是教师。我从童年时候起,就不断随父母从一个学校迁到另外一个学校。父母的工作不断的变动,我们就跟随他们不断迁移。因此,我住过好多学校。但是,在这么多学校里,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石门坎的新中小学,尽管这个修在两个苗寨之间的学校如此简陋。

 

   20115月份,我和长沙银行的苏丹行长去石门坎探寻柏格理的遗迹,在新中小学见到了当时的校长卞淑美女士。正是她给的讲述,让我们几个听者感动得泪流满面,我们从石门坎回来路上就在想,一定要为这个学校做些什么。

 

   之后,我就开始组建“石门坎后援团”,所谓后援,其实是新中小学的后援、志愿者的后援。三年之后,我们又把后援团正式注册成为一个基金会。无论是后援团,还是基金会,新中小学一直是我们所关注的重点。

 

   从北京到石门坎路途遥远——北京飞到贵阳要三个小时,然后从贵阳到石门坎新中小学,还要坐十三到十四个小时的车,其中的艰险自不待言。但是我们每次去,都会给这里的孩子们带去书籍、衣服、鞋子、文具、体育用品和食品。看到孩子们的灿烂的笑容,我们也备感欣慰。

 

   记得有一次,我和野夫、王小山、李洁等人在新中小学,全体同学集中在操场上,我们给每个孩子发了一套非常漂亮的外衣。高兴之余,我想勉励大家将来争取考上北京大学,于是我就问同学们:“同学们,你们知道北京大学吗?”所有孩子齐声高喊:“不——知——道!”所有来宾齐声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又是一阵心酸。毕竟这里是乌蒙山区,毕竟这里路途遥远,信息闭塞。

 

   然而,我们想,当年柏格理来开拓石门坎的时候,情况何尝不是如此呢!这却不妨碍他培养出吴性纯、朱焕章、张超伦等这些苗族精英。

 

   今天我看到这本书稿,感到非常的惊喜,惊喜的是孩子们的作文写得如此之好,惊喜的是老师们如此用心,惊喜的是中信出版社竟然还能出版这么一本书,惊喜的是连著名的学者何光沪先生都为它作序。石门坎毕竟是石门坎,还是有那么多人对它如此关注。

 

   读着这些亲切的文字,犹如看到乌蒙山区那朴实的花朵。那所简朴的学校,那用汉语和花苗文注音写着“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智则中国智”的校舍,卞校长的笑脸,志愿者的形象,可爱的学生们站在新中小学的大石碑上向我们招手致意的情景……一切又历历在目。

 

   花朵总是会结出果实的。从这个学校走出的一代一代的学生,他们中间总有一天会起来一个朱焕章,一个吴性纯,一个张超伦。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