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后世人用绯闻方式编造了隋炀帝弑父的故事

(2014-03-31 14:13:21)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史探秘

文/侯坤

谁说隋炀帝是暴君之二

同族本乡相见,偶然获得一本书。

我高度关注隋炀帝墓葬的情况并为三维扫描取得的成绩窃喜时,在我的朋友文化学者金鉴的引荐下,前往北京西郊的良乡拜会了一位满族同乡王德恒先生,他也在关注隋炀帝的陵墓。

此人已经六十有一了,刚刚退休,退休前是中科院科学传播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送了我一部他和他学生孙海潮合作的著作《大唐帝王与皇陵文化》。前此,金鉴先生就向我介绍过他写过十一本书发表过二百余篇文章。这十一本书中竟然有四本是写陵墓的,分别是《北京的皇陵与王坟》、《解密中国皇陵密码》、《明清帝王与皇陵文化》和这部《大唐帝王与皇陵文化》,还写过地方志类的书。

不过,这部书当时就引起了我的兴趣,就是虽然绝大部分是写的唐朝帝王,而且他还在央视的“发现之旅”讲着“梦回唐朝”,而一翻开书,我看见的居然是写隋文帝和隋炀帝的内容,不但介绍了泰陵和杨陵(隋炀帝陵),特别注重了对这父子两人的分析。这当然要探讨一番了。

 

“龙生九子不一样,娘生五子也不一样。” 

当然,同一民族的思维表达方式就会有更大差异。于是,我先发了一顿感慨。

说的写的是一致的。

 文字是人类文明进化过程中的必然产物,有了文字记载,我们才得以知道先民们生活的概况和当时的情景。王国维通过对甲骨文的研究,把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一千年,可谓千古一人。甲骨文记载了完善的殷商王族世系,也记录了大型战争与祭祀活动。

 春华秋实,代代更替。文字无声地记录着中华文明的演变过程。人的思想越是简单,记录的东西反而越是真实。无论五经四书,还是二十四史,里面记载的东西既有精华也有糟粕,既有正义也有邪恶。但这些都不可怕,毕竟是历史真实的痕迹。可怕的是别有用心,黑白颠倒,本末倒置。

成王败寇,已成为人类乃至所有生物界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历史往往为胜利者所抒写。为了明确自我的合法性,宣扬救民于水火的伟大之处,无情鞭挞前朝往事,尽情讴歌此朝的无限荣光。让文字这无辜的符号,承载了太多的、厚重的虚假历史。比刀剑还锋利的文字,也同时蒙蔽着中国千千万万的无知百姓,羞辱着一群毫不知情的愚昧生灵。这些文字,一有机会,又演变成歌谣、童话、评书等民间艺术形式,口口相传,代代往复。让那些被迫害者,永不翻身,遗臭万年,假亦真来真亦假,口伐笔诛。

  儒家思想深入中国百姓的骨髓,权威就是真理,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自由与民主的独立精神,一直不能从每个人的身心中独立出来。大事儿、小情儿都是家长制,君王主。不得不承认,伪善和欺骗成了我们每个中华儿女的一大特性。这种劣势,积累到封建王朝的晚期,当有外族来袭时,不是等,就是躲。到头来,把责任都推到一个女人身上,何其的不幸,何其的不争。

  不说那个女人,先来说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蒙受千古之冤,不能昭雪。我先不说他是谁,单看他的功与过。

  他本来是一个王子,被父皇派往江南的一个地方挂职锻炼,一呆就是十年。在这十年间励精图治、躬耕陇亩,时不时变卖个人家资,资助受灾民众。崇礼、尚德、亲民,与老百姓打成一片,可谓鱼水情深。在他治理下,此地风调雨顺,遇到灾荒免去徭役,老百姓过着幸福生活。当他离任时,当地百姓个个挽留。

  那时的中华大地,分崩离析,已有四百年之久。百姓心中已无祖国而言。在他的努力下,江南的百姓,慢慢的承认了北方政权,有了南北统一的概念,从而促进了中华多民族的融合,为后世的繁荣和昌盛垫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个地方,后来成为中国当时的第二大城市,扬州。

  这个男人就是被后代千夫所指的一代“昏君”、“暴君”杨广。

  我的这番语言得到了王先生和金先生的击节叹赏。

  王先生说道:“是的,唐太宗这个人,最为恶劣之处是开了帝王看当代人写史干涉史官写实录的恶例。受害最深的是隋炀帝。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写《史通》的号称最为刚直有才干的刘知几,竟然像写小说一样的编瞎话。我也是受骗者之一,一度认为隋文帝是隋炀帝给害死的——而且是在强奸了宣华夫人陈氏之后,让一个名为张衡的人下毒,毒死了隋文帝。”

   我翻了翻手中的书,除了引用《史通》,还引用了《隋书》。而按《资治通鉴》的记载,隋文帝生病垂危,已经坐稳了太子的隋炀帝根本不必如此。我多日来正在读《通鉴》,这一段我的记述是:

《资治通鉴》载:“仁寿四年(甲子,604年),秋,七月甲辰,上疾甚,卧与百僚辞诀,并握手嘘唏,命太子赦章仇太翼。丁未,崩于大宝殿。…,追东宫兵士帖上台宿卫,门禁出入,并取宇文述、郭衍节度;令右庶子张衡入寝殿侍疾,尽谴后宫出就别室;俄而上崩。故中外颇有异论。”通鉴里根本没有杨广杀父的记载,我相信司马大人的考察应该不会太离谱。他已经被钦定成接班人,坐龙椅是早晚的事。自己身体又不差,只要慢慢等个半年一载的就好了,按杨广的智商,没必要亲自杀死自己的父亲。多半是李渊等为了夺取隋朝政权,诬陷并强加给隋炀帝一个弑父的罪名。看来王德恒说是魏征写小说造的谣是有道理的,因为《隋书》是魏征主编的,文帝杨坚之死这等大事,一定是他自己操刀的。

 我读《资治通鉴》对杨广19岁(一说20岁)挂帅渡江伐陈曾经神情激荡,心向往之。王德恒则开了另一个话头:一般说来,母亲儿子在遗传上基因的取向上,更倾向于母亲。隋炀帝的母亲独孤伽罗,从名字上看就是个佛教徒。她和隋文帝生了五个儿子。侯坤你不满众人说隋炀帝残暴,我也不满意,因为,这五个孩子中,隋炀帝才是最有佛缘的。

 这倒是个闻所未闻的新鲜观点。似乎曾经看过隋炀帝受过菩萨戒,还有过法号,具体时间地点何种情形就不知道了。当然,我知道隋文帝是由尼姑抚养大的,笃信佛教。

   隋文帝的安全出生和成长得益于一个尼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