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倪柝声 第三次见证

(2011-09-03 16:58:58)
标签:

倪柝声

杂谈

分类: 见证
读经:使徒行传二十六章二十九节
    
      “保罗说:无论是少劝,是多劝,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只是不要像我有这些锁链。”
    
      我已经作了两篇见证,不想再说什么。但祷告后,好像觉得主还要我再说一点。认识我的人,知道我很少说我自己的事。我常看见有人滥用别人的见证,或是拿来当作新闻传播。我也以为有些见证不够强,不值得说。一个像使徒保罗三层天的见证,直等到十四年后才向人发表。所以我也认为有的见证,需要经过相当的时间,才可以公开。
    
      过信心生活
    
      只能靠他养活我
    
      我先说一点关于钱财的事。这个可能是个小问题,也可能是个大问题。
    
      我开始事奉神的时候,我颇为我的生活担心。如果我在公会里当传道,我可以拿一分固定的薪水。但我既然要走主的道路,我就只能靠他养活我,而不是靠固定的薪水。一九二一年到一九二二年之间,在全中国,很少传道人是完全依靠主而生活,恐怕连两三个都难以找到,大多数是靠薪水生活的。那时许多传道人不敢全时间事奉,就是因为想到若没有固定薪水,一旦没有饭吃怎样办。我当时也是这样考虑过。但是今天在中国,已经有五十几位与我们有交通的弟兄姊妹,是完全依靠主生活的。这种光景比一九二二年已是大不相同了。今天各地的弟兄姊妹,也比从前较为关心传道人。我想十多年以后,会有更多的弟兄姊妹关怀主仆人的需要,可是十多年前这种关心的光景,并不普遍。
    
      学习完全依靠神
    
      我得救后,一面仍在学校读书,一面也在那里为主作工。一天晚上,我和我的父亲谈到我接受他经济供应的事情。我对他说:“经过几天的祷告后,我觉得我应当对你说明,从今以后,我不应该再用你的钱。我晓得你在我身上花了很多钱,这是你要尽为父亲的责任,当然也希望我将来赚钱供养你。但是我想预先对你说,因为我要作传道人,将来就不能连本带利的偿还你。我虽然还没有完成学业,但我定意要从现在起,学习完全依靠我的神。”我当时是很认真的对他说这些话,他则以为我不过是戏言而已。
    
      我说了之后,魔鬼就试探我说:“你这个决定很危险!若是将来有一天你不能维持生活,再向父亲要钱,是多丢脸的事!而且你对你父亲说得太早了,你应该等你的工作有了进展,有许多人得救了,并且你有了许多朋友之后,再开始过信心生活也不迟阿!”感谢主,自从向父亲表示停止接受他的供给以后,我就再没有向他要过钱。我的母亲有时给我五元或十元,也是用纸包着,写上“给倪柝声弟兄”,表明不是母亲给儿子的,而是供给弟兄的。
    
      事奉一位活的神
    
      在当时我所知道的人中,余慈度姊妹是没有固定薪水的传道人,她完全依靠神而生活。她可说是我属灵的姐姐,而且我们两人很熟。可是她工作的范围很广,到处传道,有很多的朋友,中外人士都有。我的处境刚好相反,很少人关心我,所以我感到这条路很困难。当我仰望主的时候,主对我说:“若是你不能过信心生活,你就不能为我作工。”我就明白,我必须有活的话和活的信心来事奉一位活的神。有一次我袋里只有十几块钱,不久就要用完了,正在着急。主使我想起撒勒法的寡妇(王上十七12),她坛内只有一把面,瓶里只有一点油,神却养活了她。我现在所有的,不止一把、一点。我虽然不知道神用什么方法养活她,我却知道他有办法。
    
      开始的操练
    
      有一次,两个同工和我去福建一个地方传道,还预备从那里去另一地方。我袋里只有四元,不够买三张车票。感谢主,一位弟兄送我们三张票。又有一次,就在鼓浪屿,当时我袋里的钱都被偷掉,没有钱回去。那时我们是住在一个人家里,每天在一小礼拜堂传一次福音,传福音完毕,我们就要回去。其他两个同工有钱回家,因为我们各人用自己的钱,但我没有。他们说,我们明天回家吧,我听见了,觉得为难,但我又不愿意向他们借钱。那晚我专心祷告,求神给我所需要的钱,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第二天下午有人来和我谈论神,这时候魔鬼便来试探我,想要摇动我的信心。但我坚决的相信,神不会误我的事。那时我不过是一个青年,刚开始凭信心事奉神,没有学习过这样的功课。那天晚上我一直为这事祷告神,以为我可能作错了什么事。魔鬼对我说:“你可以请你的同工先替你买票,等到了省城后还给他们好了。”我拒绝了这个建议,仍继续仰望。我们动身的时候到了,还是没有钱,但我是照常收拾行李,还雇了一辆人力车。这时候我想起一个弟兄的故事,他所要乘的火车快要开行,而他还没有车票;就在那一刻,神安排一个人送他一张车票。我们都预备好了,坐上三轮人力车,我乘最后一辆。当我离开了约四十码,后面来了一位穿长衫的老年人,喊着:“倪先生,请停一停。”我就叫拉车的停下。这个老人给我一包食物和一个信封后就离开。我当时感激神的安排,以致眼睛满了泪水。当我拆开信封,我看见里面有四块钱,刚刚够买一张车票。魔鬼继续对我说:“你看多危险阿!”我回答说:“我有一点耽心,但并不危险,因为神已及时供应我的需要。”我到了厦门之后,另外有一个弟兄送我一张来回车票。
    
      给人就有给你的
    
      一九二三年魏光禧弟兄请我到福建北部建瓯去传道。当时我只有十几元钱,只够旅费的三分之一。我决定星期五晚动身,星期三、星期四,我一直祷告,但钱仍没有来。星期五早上我再祷告,不但钱没有来,里面反觉得我应该送五元给一位同工。我想起主曾说过“你要给人,就有给你的”。我向来不是爱钱的人,但那天我真是爱惜金钱,觉得很难给出去。我又祷告说:“主阿,若你真要我给出去五元,我愿意。”但里面并不愿意。撒但迷惑我叫考虑一下,说可能经过祷告后,我就不需要给五元了。这是我一生第一次因钱财而流泪。到底我顺服了神,把五块钱给了那位同工。给了钱之后,我充满属天的喜乐。当同工问我为什么给他这些钱,我说:“你不必问,后来你会知道。”
    
      我预备星期五晚动身。我对神说:“原有十五元已经不够,而你叫我给出五元,岂不是更不够了么?”当时我真不知道怎样祷告。我决意乘小火轮先到水口,再坐小木船转到建瓯。我到水口的旅程只用了很少的钱。当小火轮将要到的时候,我以为不该照我自己的意思祷告,并且若是不这样作,结果将会好一点。所以我就向主说:“我现在不知道怎样祷告,求你替我作。”我又说:“若是你不给我钱,请你预备一只费用便宜的船。”抵达水口时,很多小船的船夫来兜生意,其中一个只要七元:“这价钱比我所预料的少得多,因为按规矩要多好几倍。我问船夫为什么要得这样少,他说:“这只船已经有一个县政府的人包去,我可以让出后舱另外搭一个客人,所以我不在乎船卖多少,但你要自己预备伙食。”我本来有十五元,在我给了同工五元,坐小火轮用了几角钱,小木船船费七元,伙食用了一元多之后,我到建瓯时还有一元三角。感谢主,赞美主,因他的安排总是好的。
    
      当我在建瓯的工作完毕时,我就要回福州,但问题又发生,因为我没有足够的钱回去。我打算下星期一动身,所以我一直祷告到星期六,其时我心里感觉有把握,并想起在我离福州前神如何要我给一同工五元,而我起初为何舍不得的这件事。那时我刚读到路加福音六章三十八节:“你们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于是我就抓住这句话对神说:“你既说过这话,我求你按着你的应许给我所需的旅途费用。”星期日晚一位英籍牧师鹿腓利(清楚得救并爱主的弟兄)请魏弟兄与我吃饭。鹿君先告诉我说,他和他的差会从我所传的信息得到大的帮助,又说要负责我的来回旅费。我回答说已经有一位负责了,意思指着神。他就说,等你到福州时,我要送你一本威克斯君所著的《工作的炸力》。后来我觉得失掉了一个好机会,因为我当时所需要的是金钱来付旅费,而这本书并没有用,并且后悔当时没有接受他的奉献。饭后魏弟兄一同和我走回家,为着要完全仰望神而拒绝鹿君的帮助,我心里喜乐平安。魏弟兄不知道我的经济状况,我微微动心的想向他借钱,等我回到福州时再还,但神不许。我绝对相信天上的神永远可靠,并要看他如何供应我。
    
      第二天动身,身上只有几角钱。不少弟兄姊妹来送行,有的为我拿行李。一路走,一路祷告神:“你把我带到这里来,难道不带我回去吗?”走到一半,鹿君就派一个人,带一封信,赶上来了。我把信打开,信上说:“虽然有人负责你的旅费,可是我觉得也该有分于你在这里的工作。可否让我这年老的弟兄有这一分?盼望你肯接受这区区之数。”
    
      我回到福州后,那位接受我五元同工的妻子对我说:“你将离开福州之前,你自己已不够,为什么还要给我们?”我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回答说:“星期三,我们家里只有一块钱,到星期五就用完了。那天我们整天祷告神。后来我的丈夫觉得应该出去散步,就这样遇见你,你给了他那五元。这钱我们用了五天,以后神又从其地方面供应我们。”她流着泪继续说:“若是那天你不给我们那五块钱,我们就要捱饿。我们捱饿算不得什么,但神的应许怎么样呢?”我听了她的见证,充满了喜乐,因为主藉着我给五元以补满弟兄的缺乏。主的话真是信实的:“你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这是我一生所学习到最好的功课。
    
      用完最后一块钱
    
      我现在有这个经历:就是什么时候我手中的钱越少,什么时候神就给我越多。但这需要不动摇的信心,且是一条很难走的道路。不少人一时以为他们能过信心的生活,但试验一到,就害怕。除非你们相信这位又真又活的神,否则,我不劝你们走这条道路。我现在见证神是一位给的神,好像以利亚当年藉着乌鸦得到供养,这事现在还是可能的。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可是我怕你们很难相信,就是往往当我用完最后一块钱的时候,神的供应就临到。我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十四年的经历,每一次神总要他自己得着荣耀。神供应我一切的需要,从未误过一次。有的人从前给人现在不一定再给,但神藉一批一批不同的人仍然不断的供应。从那里来的供应都不一定,但却是从神来的,只有他是源头。
    
      为了你们的益处,我必须讲些事,好叫你们在信心生活的道路上一直往前。要讲已过的事还有很多。关于钱财奉献的问题,你们应该将一定的数目预备好,并放在神的手中,十分之一也好,二分之一也好。按天然方面,那奉献两个小钱的寡妇当时可能有点舍不得,但他得到主的称许。我们应该给别人作榜样,我们应当感谢他,赞美他,因他有数算不尽的恩典。阿们。
    
      赐给文字工作需要
    
      一九二二年起,我们就开始印福音单张。既然有些人从来不肯到我们这里听福音,福音就得送到他们那里。往往是我写好了稿子,就祷告,求神为印刷及派送单张预备用费。有一次,神对我说:“你要我答应你的祷告,你先除去一切的拦阻。”那个主日,我就用“除去一切拦阻”作我信息的题目。有一位同工的妻子,她也是信徒,好多人都批评她。那天我进去她正站在门口。我看着她,心里也暗暗批评她,以为别人对她批评得不错。散会后我又向她打了招呼。但那天当我再向神求印刷用费,并说我已除去一切拦阻的时候,神就对我说:“你传的什么信息?你外面可以打招呼,里面却在批评,这就是祷告的拦阻。你应当除去,向她认罪。”我回答说:“心里隐藏的事,不必向人认吧。”神说:“但你的情形不同。”我尝试着去向她对付,但面对面的犹豫了五次。我在想,她是素来佩服我的,倘我说了,她就会鄙视我。我对神说:“你叫我作什么都可以,但我不能向她认罪。”我于是又继续向神求印刷费。然而神不听我的任何理由,坚持要我认罪。藉着主的恩典,到第六次我终于向她认了罪。我们二人带着眼泪互相赦免,充满喜乐,并且从那时起,在主里更彼此相爱。
    
      不久,信差送一封信来,里面有美金十五元。信上说:“我喜欢分送单张,并感觉必须帮助你印单张,请俯允接受。”赞美神,所有拦阻一除掉,神就答应我的祷告。当时我们每天送出一千多张单张。每次印二三百万份,还分派给各地教会。从文字工作开始后的几年,神答应我的祷告,供应我们的需要。
    
      免费送报
    
      不久,主要我出版《复兴报》,并且是免费送出。就我所知道的,当时中国所有属灵杂志都是出售的。我的编辑室是一个小房间,我就常在里面写稿,写好就付印。没有印刷费用我就向神求。所需要的款项,神每次都依时供应。我们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募捐,一直是仰望他。有时竟然有人请求我收钱。
    从来不误事
    
      一个人若是不能正当的处理钱财,那他在许多其他事情上,一定也会失败。我们必须专一仰望神,并且不作任何足以羞辱主的事。人给我们钱的时候,我们代表基督接受,我们绝不可向人求恩惠。感谢神,自从我对父亲说过以后不再用他的钱,我还能在学校读两年书,供应常常不知从何而来,但一有需要,神就一定预备。有时情形好像实在困难,但神从来没有误过我的事。我们时常将我们的希望放在人身上,可是神不要我们仰望人。我们应该学习一个功课,就是我们收入多少就用多少。我们不要像死海那样,只有入口而一个出口都没有。我们要像约但河,一头有入口,另一头有出口。旧约的利未人是专一事奉神的人,但他们自己也需奉献十分之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