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伍玉龙
伍玉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942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光头集》?一个令孟非乐嘉也自惭形秽的诗集

(2019-12-18 11:27:01)
标签:

教育

历史

时评

文化

娱乐

《光头集》序

作者:伍玉龙


年少厌学,挨骂不少,时至今日,无数痛责皆如疾风穿耳,一概不记。然独此一句,忆犹新:“诸生堂堂相貌又有何为,满头乌发又有何用!尚不如退学为家减负,或是拔下头发栽成刷子卖钱实惠。”


如此经典之语法是出自一位王姓英语老师之口。男怕进错行,女怕嫁错郎。对于这位老师而言,应该是选错了行当,感觉换教语文或经济学更合适些。


令我至今能够记住此话的原因是这位老师与众不同的发型。篱落疏疏,前途光明,为数不多的几缕头发总是牵强地从一边梳往另一边。


大概是整日喝粥之人特别羡慕别人碗里的粘面吧!我当时正处于这个阶段,所以对这句话才如此刻骨铭心。


但今天写这段文字却绝对没有贬低那位老师的意思,相反,道是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深深情怀。


曾经,城春草木深,而今,白头搔更短;曾经,风华正茂,而今,篱落疏疏;曾经,血气方刚,而今,青春不在。随着岁月流逝,包括我自己在内的诸多诗人均变得形容憔悴,老态龙钟。


好在这种情况并不孤单,特别是在“小众化”的诗词圈子里,竟然有几位大佬级别的诗人与我“同为天涯沦落人”。同病相怜也罢,爱屋及乌也罢,总是觉得他们非常亲切,而且诗词也写地出类拔萃。于是推出《光头集》的想法日益强烈。


与往期有所不同的是,以前只是要求“软件”,诗好即可入刊,而本期则要求“硬件”。投稿者必须是光头诗人,否则不与录稿。为了验明正身,投稿者还必须附上免冠近照一张。


这种认人不认诗的行为,这种敢将李杜拒之门外的做法,引发了诗坛上的一场轩然大波。“为什么要以貌取人”的指责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一些才女诗人还喊出了“抵制性别歧视”的口号。


但我要说的是,只要本期《光头集》能够引起一场“光头至上”的革命,我就心满意足了。也不知道,孟非,乐嘉之流看到此集作何感想,会不会金盆洗手不做红娘而改做诗人了!能够吸引文艺界大腕参与古体诗词创作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若真如此,诗词幸甚,如愿以偿也。



下面进入主题:诸君拭目以待:




对镜自嘲

武立胜(北京)


茂盛已成昨日谈,枯荣从此不相干。

中央大道明如镜,两侧绒毛疏似栏。

起怒仍冲冠一顶,缘愁不够雪三千。

休夸尔等堂堂貌,比我多掏洗发钱。



武立胜,安徽省淮南市人,现居北京。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华诗词》杂志责任编辑。豪放型诗人,极具天赋,于平凡生活中提炼人生真谛。儿女情长,家国情怀,感人至深。









对镜自嘲三首

伍玉龙(陕西)


(一)

高林秋早怕严冬,落叶潇潇步履匆。

苦盼春风归两岸,岂知暮雪映双瞳。

年方半百羞言老,发剩几根非是聪。

流水营盘君自去,花开季节一般红。


(二)


三七中分未必强,磨刀一次剃精光。

有缘无份假僧侣,接木移花去鬓霜。

牛角梳成奢侈品,水中瓢已瘪空瓤。

登高且看众山小,绝顶人家最向阳。


(三)


原有天然防火墙,冬遮严冽夏遮阳。

绝情草木随风去,遗恨江河继日凉。

无发人成假僧侣,长藤瓜熟始中央。

莫愁尔等前途暗,可向老夫来借光。




伍玉龙,陕西蓝田人,现居西安。自由媒体撰稿人,《争鸣诗社》主编。虽有拙文寒章散见于报头杂刊,却拒加任何团社组织,坚守文化节操,似不懂人情世故,却常存忧民情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独立自主,笔耕不爽。以拙朴直白之文笔书写人生,弘扬正气。







戏题己照

孙忠凯(吉林)


脱去工装换正装,老花眼镜暂充洋。

正襟顿觉斯文甚,照镜诸般喜欲狂。

久混江湖滋匪气,每锄诗草显锋芒。

佳人若肯行方便,誓做挨锅灰太狼。


对夜耕读

孙忠凯


华发疏疏不胜亲,风垂两鬓雪殷殷。

如何诡辩能通假,所以轻狂是本真。

步韵偏逢门挂锁,吟安每借鸟司晨。

莺啼有序催春茧,都作庄生梦里人。




孙忠凯,吉林九台人,珠海市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中华诗人》名誉主编。博览群书,渊博睿智,诗风豪迈,纵横南北,常有惊人之句生于笔端,影响至深。








对镜

傅鹤年(北京)


曾经仪貌枉堂堂,潘鬓于今早画霜。

酒气轻堆文气重,病眉短蹙寿眉长。

额前家国犁深壑,目下乡关贮浅囊。

耳痣半生恒伴我,老斑如豆夺风光。



傅鹤年,祖籍北京,生于南京。身兼诸多诗刊之名义顾问,玉树临风,卓尔不群。学识极为渊博,诗风通融古今,格调奇高。常化典于无形,取材于琐事,颇具旧知识分子形象。







本命生辰序

唐正坤(湖南)


暮鸦啼唤梦春秋,昔日咸阳渐白头。

曾卧秦淮歌玉树,也扶岱岳羡朱裘。

三杯怅饮卷帘尽,四纪飘零空铗留。

切切陈情牵底事,使人不得效滕州。




唐正坤湖南湘潭人,为时下不可多得之写实派诗人。诗风如其为人,豪迈大肚,不拘小节。常将生活中琐碎之物入诗,老酒新装,颇得要领,浑然天成,相得益彰。





对镜自思

张干村(广东)


冠冕嫣然一大哥,乘车让座又如何!

额前缺少光阴罩,身后纷飞岁月梭。

对镜帅男迷客眼,醉心妙女送秋波。

暮年且上桃花岛,敬请庄生解梦罗。





张干村:广东五华县人,曾为村官,颇得乡民爱戴,常于为民服务之余,玩笔弄墨。现诗渐入佳境,潜力无穷。





对镜剃头

星戈


有发遮睛肝火强,金刀已剃费平章。

酒催色相徒增色,月妒光头不借光。

一梦诚闻迁令尹,独夫未必尚成汤。

今宵赤壁乌云乱,懒上快哉亭上望。



对镜剃头

秦瓜


顶上风光岂觉羞,尘云褪后不蓬头。

轮台顿扫辞憎怨,日角通明定去留。

从此凉舒堪映月,而来澹静少吟秋。

芦风曾寄千山雪,剪作冰丝覆我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