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偲力
偲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042
  • 关注人气:6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手工活

(2017-01-02 03:16:54)
标签:

趣味

儿时

手工

欣赏

生活

分类: 散散的字



兴趣太广,似乎不是件太好的事。趣广不易精深。但又是个没有办法的事,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好奇,想要了解,想弄明白。每个人的爱好自然是不同,也会随年龄变换。但有些兴趣长在骨子里,丢不掉。


记得小时候,沿着父母工作的学院河边,有一长排卖菜的市场,菜肉鱼都有。也夹杂着小地摊,修鞋的,补锅的,磨刀的,修自行车的,间断也有吹糖人,爆米花的…… 这是我喜欢的去处。


有机会从家里跑出来,便一个人直径跑到这个自由市场。蹲在那里看修鞋,看补锅碗瓢盆,看补轮胎,或者看做糖人,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到现在每一道工序也还记得,如果给我一套工具,仿佛就可以敲敲打打做起来。知道修鞋补锅的细节,自然比学校书本上的知识更清楚。那时的我,似乎很迷上那样用手一步一步去做的事,欣赏的要命。每日看都不会腻味。


家人当然也是知道的,见不到我,便去市场找。以致成了大人谈话时的笑料,哈哈,这孩子可以蹲在那里看补锅看上两个小时呢。。。


大学时,校门口不远处有一家卖手工花生糖的小店铺。铺面很小,两三米宽而已。一张旧木的大长桌横在前面,买花生糖的人可以隔着大木桌,看见熬制好的花生糖被男主人端出来,还热着,一大铁盘,然后切成小方块。等着的人们趁热买下。有三种口味,最爱椒盐的,甜甜咸咸脆脆香香,好吃极了。


那时学校与家同城,每个周五下课便买了,带回去和妈妈共享。这样一两年下来,和店主人也相熟了。一次,问男店主,是否可以进去后屋看看如何熬制花生糖的。粗实憨厚的男店主说好,进去问他老婆。出来,说不行,是秘方,别人不可以看的。我明白老板娘的意思,怕我学了去,也就不再提了。照常每周买一包带回去。心里还是痒痒的,想知道那个飘香的后房里的秘密。


毕业离开学校的最后一天,没有忘记去带一包椒盐味的花生糖回家。想到以后便不再吃到这样好吃的花生糖了,心里酸酸的。于是决定买三倍的量。正好男女店主都在前台,男的问,为什么买这么多?我说我要走了,最后一次。以后可能不会来了。老板娘看着我,忽然说,你不是想看看里面吗?今天不忙,你要不要进来。我的心马上跳得老高,“好啊,好啊!” 还没等老板娘话落,我已经叫了出来。


屋里暗暗的,几口铁锅,火炉,还有许多旧旧的器具。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搅锅,她有时也到前面的,是他们的女儿,一家人话都不多。小屋里满了花生的香味和糖的甜味。女主人没有介绍,只是站在门口望着。我也什么都没问,自己慢慢一点点地看过。每一个细小的器具和过程,都吸引我的眼睛,很奇妙的感觉。这些旧器具和制作过程,让我的视觉和心理同时得到很大程度的满足。

我大概是看得太慢太仔细,老板娘忍不住催了。我只好停住,出了小屋,到前面把已经包好的花生糖提了,谢过,留下口袋里所有的钱。


对手工制作的兴趣从来没有减退。年前去巴厘,特别抽出几天,一个村子一个村子找手工作坊,坐在木雕的匠人,织布机,银匠面前,慢慢看他们雕刻,纺织,制作。看从他们的手中流出来的美。这些带给我的满足超过外面的风景。


欣赏一种过程的美,一门技艺的娴熟,对手艺人们的羡慕与敬仰,如饮成年老酿,香醇,纯熟,舒畅。


记得刚工作的一段时间,有机会去芝加哥一家老式凸版印刷的小厂查印刷稿。第一次进去第一眼就爱上了那些又大又重的老机器,和奇妙有致的印刷工序。厂房不算太大,老板是个如演冲浪剧里男主角那样标致帅气的白人,三十几岁吧。一定是有财力的人,这些机器是都从德国购进,有的已有百年老,可以算是古董了,运转得却十分流畅。其实那些旧年代的东西,看上去旧而笨,确是结实耐用的。更因为是手工操作,不像现在靠几个按钮的机器容易损坏。高大帅气的老板给我们介绍了每一台机器的用途和操作过程,当时就爱上了这门技术。于是找学校选修了一堂凸版印刷的课程,真真地过把瘾。


这些年,也去学过木刻,编织,泥塑,烘烤,手制纸,吹玻璃花,等等手工活儿,虽没有哪样是精深的,却带给我许许多多的快乐。也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一直做着,爱着。

让闲暇的时光从手中滑过,制成一件件小小的开心。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今年的诗
后一篇:谈生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