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以寿-无为茶人
丁以寿-无为茶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054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2012-09-04 18:14:50)
标签:

终南山

秀秀

法门寺

千竹庵

如济居士

分类: 茶事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丁以寿

   

    在去西安之前,便与南山如济居士约定,8月20日上他在终南山的清修地——千竹庵品茗论道。居士姓马,名嘉善,字守仁,号如荠、如济、如吉。与如济居士约十年前相识于三醉斋茶论坛,后始晤于茶都杭州。犹记在杭城时,我们受邀赴清和茶人袁勤迹家品茶,如济居士吹箫助兴。想勤迹奔月已数载,叹人生无常,不禁唏嘘。

    如济居士于琴箫诗画茗香皆擅,国学造诣尤深。在长安市中辟冷香斋茶室,著《冷香斋煎茶日记》一书,于茶道有妙解,后以《无风荷动——静参中国茶道之韵》再版,不日又将有《南山亭茶谭》问世。数年前曾因陕省茶事活动往唐都,夜赴冷香斋,与如济居士品茗款话。最近的相聚,是在去年11月的灵隐寺,由杭州市佛教协会、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禅茶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第四届禅茶文化论坛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抵达曲江惠宾苑当晚,便与如济居士手机联系,然而山上信号不好,只得短信往来。上山事宜,如济居士委托学生秀秀安排。会议间隙,我联系了关剑平一家、竺济法父子、顾雯、小泊重洋等同上南山。19日上午十一点多钟,正在举行法门寺茶文化国际研讨会闭幕式。忽接如济居士短信,告知山中大雨,溪流猛涨,为安全计,活动取消。我深感遗憾,茫然若失,也一一转告茶友。

    19日下午,会议安排去法门寺景区参观,因上年在杨林西北农业大学召开的全国农林院校茶学学科组会议期间曾去过法门寺,于是决定去秀秀茶艺培训中心参观。天下着小雨,从宾馆借了一把伞。惠宾苑就在雁塔南路,沿路走去,就是开元广场、大唐不夜城、大雁塔。雨越下越大,在大雁塔内参观时,一阵大雨来袭。离开大雁塔,等候秀秀来接的空闲,步入附近的六如轩茶艺馆。友人林治去河南参访未归,与其弟就茶文化聊了一会。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秀秀驾车将我接到位于紫薇大厦三楼的秀秀茶艺培训中心,中心面积不大,但布置雅洁。我们一边品茗,一边叙谈。秀秀本名陈秀琼,四川雅安人。2004年的第八届国际茶文化研讨会在雅安举行,规模空前,我躬逢盛会。开幕式上的大型集体掺茶表演,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秀秀其时虽小,亦参加表演。雅安市原副市长孙前慧眼识人,会后选派秀秀到武夷山随林治进一步学习茶艺。后林治离开武夷山回到老家西安发展,秀秀也追随来到西安。秀秀后来遇到她的先生薛总,在西安成家立业,独立创办秀秀茶艺培训中心,在全国业界已有影响。近年,秀秀拜如济居士为师,研习茶道。晚饭后,再品茶。秀秀抚琴,一曲《关山月》,一曲《阳关三叠》。薛总是个摄影师,期间不停地拍照,时而参与我们的讨论。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离开秀秀茶艺培训中心,雨已止。我对不能上终南论道于心不甘,决意第二日冒险独自前去。如济居士手机已关,秀秀给老师发了条短信。大唐不夜城晚上的灯饰艳丽,我们且行且停,观赏夜景。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20日早餐,与关剑平、顾雯、裘纪平、周重林、杨海潮等边吃边聊,接秀秀电话。告知如济居士今早开机看到短信,下山观测,水已退,又搬来石块垫路,可以上山。于是告别众茶友,回房间收拾行李,等候秀秀的车来。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由于城市建设,道路拓展,前往终南山也只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虽说是阴天,云层很厚,但可以感受阳光透过云层的柔和明亮。车行不久,便隐约可见终南山。终南山是秦岭山脉的一段,西起陕西眉县,东至蓝田县,横亘在西安南面,故名终南山,又名太乙山、中南山、周南山,简称南山。终南山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大谷有五,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千峰叠翠,景色幽美,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李白诗云:“出门见南山,引领意无限。秀色难为名,苍翠日在眼。有时白云起,天际自舒卷。心中与之然,托兴每不浅。”

    目前,终南山是修行者最为集中的地方。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曾来到中国,寻访在终南山修行的隐士,著书《空谷幽兰》,揭开了终南山隐士的神秘面纱。人们终于知道,有五千多位来自各地的修行者隐居终南山间,过着和千年前一样的山居生活。如济居士多年前就在终南深山筑如荠居,近年复建千竹庵,提前退休,卜居茅棚,读经品茗,焚香吹箫,令朋友们羡煞。

    薛总驾车,车过山下一小集镇,转入上山小道。忽见前面有一居士,著青灰色居士服,手执雨伞,肩负包袱,独自前行。我越看越像是如济居士,离得越近越发证明我的判断。停车,我高喊一声“如济兄”,居士回头,彼此惊喜不已。原来如济居士得知我们要上山,不避危险,下山购买水果、菜蔬之类以招待大家,此情令人感动!

    如济居士上车,车行数百米,驻车。千竹庵乃在对面紫阁峰腰中,只能循崎岖小路而往。如济居士在前面引路,我们小心尾随。杂草掩路,垂藤攀衣。渐闻潺潺水声,愈行声愈大。终见一溪,被一道水坝阻挡。泄水涵洞急流涌奔,银花飞溅。据如济居士说,昨日大雨,溪流漫过水坝。夜间雨止水落,今日通行无大碍。过水坝,继续在羊肠小路上攀行。转过一道弯,一道山门兀立。过山门,见左侧岩壁红漆书“阿弥陀佛”四个大字。柴门紧闭,但闻犬吠。如济居士推开柴门,首先将爱犬阿信导入屋后以免惊吓客人。入柴门,旁侧有石质洗手钵和石灯笼各一。千竹庵赫然在眼前,泥墙瓦顶,坐南朝北,视野开阔。背依紫阁峰,西望丫髻山,东观圭峰山,北接紫阁峪,收尽山中风光。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西安行——终南论道(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