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1118: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2013-11-18 14:43:50)

           20131118: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请注意说明中“克服”了“极大的缺陷”等字样。

 

                  

                               20131118: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11月11日,从网上得知,老朋友郝晓光的地图出版。发了条短信过去:哥们,你的地图出版,问候一下。回复:哈,感谢支持和关心;地址发给我,给您寄一幅。

    时隔一周,今日18日,收到。

   

    “上世纪末”,赴苏州采访,事毕,与高科技园区的采访对象聊天,说到“中国现在有张新式地图,但是不能出版”。并说,地图制作者郝晓光约在半月后,到苏州办事。约定:到时电告,我来。

    记得是穿风衣的时候,消息来了,郝晓光下午从某地飞来江苏。我即刻从上海过去,赶到园区停车场去接他。第一印象:中等个,肤色略黑,衣着随意,拖了个拉杆箱,地理学家原本就是个流浪汉。

    对话。他神情轻松。世界走个遍,陌生人见了多少,说个话,太小菜了。不过,他“闲言”不闲,“碎语”不碎,一个当了多年的记者,是听得懂的。

    回沪,我写了特稿刊发。本意是想促进一下出版,不过,泥牛入海无消息。

 

    似是一年多后的“新世纪初”,去武汉采访,特意到中科院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去。公务私事,都说了“些”。他送我一本“内部出版的书”,不厚,说了他对老地图的感觉不足,绘制新地图的由来。

    郝晓光试着,把原本的横看世界,改成把世界竖起来“看看”。

    过去没有,不是等于永远没有。技术细节有许许多多,然而,“颠倒”世界,也可以是观察世界的方向之一。之一,也不是用来替代全部。

 

    绘制新图,但出版无门。今天网上,可以查阅到当年有关此事的报道:

    2000年5月25日,法制日报网络版刊文:近来不少新闻媒体报道、转载的有人要以零经度线为中央经线编制中文版世界地图的消息,在我国测绘界引起强烈反响并在读者中产生了一些误导。世界地图表示法本是地图编制中的一个学术问题,但国家地图、世界地图的编制出版又是一个涉及国家领土、主权的问题。在我国,地图的编制出版必须遵守1992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并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和1995年国务院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编制出版管理条例》。据悉,我国世界地图的编制出版,要报外交部和国务院测绘行政主管部门审核批准。

    第二天,2000年5月26日中国测绘报社刊文:郝晓光同志提出绘制以零经度为中央经线的地图,对于阅读时的方向感和时差概念有一定的优点,对于科普可能有一定作用。“在媒体炒作,这种作风是不应该提倡的”。

 

    国家权限,个人作风,上限和底线,把郝晓光卡在了中间,动弹不得。

    可他老是不停地在——动。

 

20131118: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2005年,郝晓光寄给我一张“系列世界地图南半球版”地图,封套上注明:1:33000000,极地科考内部用图。地图左上方题有红色粗体方块字:为人类和平利用南极做出贡献。右侧上方以同样字体刊有:庆祝中国南极科考取得丰硕成果。

    5年过去,即使郝晓光绘制的地图“走”到了南极,可他还只是在“内部”行走。似乎,冥冥上天有如是的声音传下来:谁敢说南极就不是“内部”了?

    我非常诧异:中国赴南极考察,那是最科学、最尖端的科考任务,都能用这张图了,为什么就不能公开出版,给普通人也用用呢?

 20131118: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又8年过去,今天,郝晓光终于给我寄来了这张得以正式公开出版的地图。

    2005年的地图,由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印制,内部用图,印刷2000份。

    今天寄来的地图,由湖南地图出版社出版、发行,书号赫然,单价10元人民币。印刷5000份。  

  

    近日,《中国国家地理》主编单之蔷博客写道:郝晓光新版世界地图的经历让我感慨在中国创新之难,要是他的创新真假难辨、模棱两可,或者判断他的创新需要高深的知识......但是,新版世界地图的创新之处显而易见,人人可知,它不仅促进了社会发展(民航国际航线的正确表示、南极科学考察船航行路线的表示等),而且保护了国家安全(对北斗卫星覆盖范围北扩的贡献),这样一个益处明显,害处全无的创新,却需十几年的奔波,几百次的北京之行,才能得到承认。

    郝晓光的成功是偶然的。民间很难有谁具有郝晓光这样综合起来的实力:中科院研究员、博士学位、顽强的意志和毅力、与人打交道的高级情商、永远乐观向上的情绪,还有他那套“郝式哲学”。新版世界地图的出版经历,换任何人都死定了。   

    最后,我要说的是,郝晓光的新版世界地图是由4张组成的一个系统,现在出版的只是其中一张,而且还将其中一张通用的政区图改成了地势图。因此,郝晓光前面的路还很长,民间那些有可能走“郝晓光之路”的人,你们要做好准备哟。

 

    曾向知晓此事人士询问,印张有新意的地图,就这么难?答曰一:堂.吉可德挑战权威,梦想一战就辉煌?这是“形而上”。答曰二:个人“创意”地图,国家印刷地图;个人享有版权,版权核心是享有著作利益,国家出售地图,终端出售是实现印刷利润。高校需要,科研需要,机关需要,等等,这“全国的买卖”该是个多大的销售数字?现在是商品经济,出版者须向著作者购买版权,还有版税。数字越大,砝码越重,且增加出版新地图,约等于减少印刷老地图;这是“形而下”。事情大至就卡在了这人与利、上与下的“老、大、难”上。

    过去,在地图科研领域似没有这个问题。

    现在,由谁来判断这两个回答,对错与否?

 

20131118: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

    两张地图太大,只能摊在地板上拍一下。   

    今天的公开出版物(左图)与2005年的极地考察内部用图(右图)

   

    地图的功能,是指点路径。一张地图从诞生创意至正式出版,要长征15年左右;当下刚刚“决定”的60个课题的路途,又要走多少年呢? 

 

                                                                 博客目录编号:100

 

    又及,补笔:

    上文写了:堂.吉可德挑战权威,一战就想辉煌?

    似可添上如是一句:即使挑战因循守旧、无所作为,也甭想一蹴而就;事情就是这样,非到非常无趣的沮丧时刻,才会稍稍有些眉目。我,我们,已经不止一次享有过这样的人生经验了吧?

    这也算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可以得出的另一条“江湖规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