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悟空
孙悟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395
  • 关注人气:1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寨之行

(2010-04-07 02:06:56)
标签:

杂谈

 

by杨璐

此次出差的新闻由头是什么?

一个山村学校的学前班没有老师,学生已经上了一个月自习了。。。

这样的选题三联怎么通过的?

我也不知道。。。

上周二到周三,我被好几个人质问,人人认为三联和我都基本不正常了。

其实说来话长。

这个普通的山村小学很有名气,1994年陈晓卿在那里驻扎了半年拍摄了一部关于贫困学生上学的纪录片《龙脊》,这部电视纪录片后来获了奖。话说作为CCTV岗前培训班的北京广播学院基本上要学术没学术、要思想没思想、要文化没文化,这一点相信大家在观看CCTV各节目时已经深有体会了。所以《龙脊》获奖之后,实在有些为学校增光添彩的意思,从此成为教学片人人都看过。10年以后,陈晓卿的《见证》又拍了《时间的重量》关注那些孩子们长大后的生活,这个系列的片子是我导师的大爱,她不但在电视上看一遍,还让我去找陈晓卿要了一套收藏。有这样的背景,我自然会对村子充满了好奇,而且一但有机会去,肯定要把角角落落都打探一番回来向导师汇报,其实我在小寨村几次按奈不住就要给我导师打电话现场直播了,可是为了表示我到底工作3年了,比以前沉得住气,决定还是回来当面汇报,算起来我已经有4个月没去看导师了。

说完了我的私心再说操作性。在子洲采访山体滑坡的时候我才知道农村原来已经空了,撤并了许多学校,农村的小孩都在城里上学,这让我很吃惊,也想有机会做一做,所以陈老师在微博上说小寨小学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格外的关注了一下。那么李大人是如何批准这个选题的呢?我不是脑子里装有李氏语录录音笔的迷途少年,只能记个大概意思,就是说这其实也是一个城市化的过程,学校的重组是农村重组的一部分。

带着李大人的指示,我奔向了小寨村,很巧合的是1994年陈老师是在清明时节上山的,我也是,似乎他那时也和我现在年纪差不多。所以,小寨小学的潘从汉老师才说,当时见到陈晓卿以为是骗子,因为他太年轻了。总的说来这是一次震惊之旅,大门上悬挂一块希望小学的匾,我一看落款倒吸一口凉气,从来不晓得陈老师还有这门手艺。然后村民们无论多大言必称陈叔如何如何,最开始的时候我还真没反应过来陈叔是谁,后来他们说到在北京喝酒陈叔喝醉了我才知道陈老师在这村子里有这么多亲戚。一个大二的学生告诉我,他初中时候的学费是一个香港基金会捐助的,但是人家说他们只针对义务教育阶段,高中的学费就不能资助了,就在他为钱发愁的时候刚好陈旧地重游,动员了他的朋友某著名女主持人承担了这个孩子高中三年的学费。村民们告诉我,村里有几个大学生的学费也是陈晓卿栏目的人负担的,只可惜他们叫不出捐助人的名字,无法满足我的好奇心。还有几个没上大学的孩子,无论是读技术学校还是进监狱的,背后都有当初拍《龙脊》的人出钱出力的帮忙。走访一圈过后,让我觉得这里简直就是陈老师的后花园一样,好多人家的大事背后都有陈晓卿的影子。外人总幻想电视台法力无边,特别是像CCTV这样的国家大台,但是就我的观察来看,其实里面的人过得也是平常人的日子,能够做到这么多真的是不容易了。写到这里王恺一定又要嘲笑我拍陈晓卿马屁了,基本上他认为我去做这个稿子就是拍马屁的。我懒得理会他。

如果你以旅游者的身份来这里,看到的是大寨那种商业开发后的庸俗无趣而小寨依旧保持着原生态的淳朴和天然,每天早上听着鸟叫声起床,推开门就是著名的龙脊梯田,山泉贯穿村寨时时听到水声潺潺、

空气清新、景色秀美,喝的是自家酿造的红薯酒、吃的是刚从山上采回的新鲜竹笋,还有油茶和腊肉,一起聊天的时候我拿出了某人吹嘘一万块钱一斤的大红袍泡给潘老师喝,如果不是因为带着采访的心态要揣测和分析,基本上是一次豪华自助游。

然后我发现我是真的不会写这个稿子,因为我觉得很复杂,既有我个人对这个题材的情感因素,也有采访对象打动我的地方,还有我对山村生态的观察和判断,这些东西纠缠在一起我就不知道怎么表达了,似乎每个角度都能写出一篇来,又觉得一篇稿子承担不了这么多东西。我问李大人怎么办,我给他讲了一个关于上学和打工取舍的故事,他就立刻觉得好,让我跳出事件性的叙述,从情感的角度写,然后让我向某人请教怎么写,因为李大人认为他比较擅长这些。唉,可惜某人档期很满要和朋友吃饭没时间理我。还是谅谅姐姐好,不但给我介绍男朋友,还要帮我梳理思路,思路是梳理明白了,可是开始写的太晚,最后睡着了还在写,许多东西没有表达出来,还充满了错误,后来校对不得不来跟我核对细节。

今天我又跟谅谅姐姐讲起这个故事,谅谅姐姐认为陈老师对这个村庄的认知和判断非常重要,但是我还是没有采访陈老师,因为他的判断和认知肯定会严重的影响我。而我只想作为一个观察者。一个瑶族村寨,看似很封闭却因为被拍摄成纪录片而为人知晓,看似被很多公益组织帮助着生活却一直没有太大的改变。当年纪录片摄制组的进驻让村里人对自己生活和外部世界有了梦想,但是现实总是硬邦邦的,没有就是没有,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曾经一样贫穷的邻村把旅游搞得风生水起,发家致富。而柔软的地方是村民们和纪录片摄制组保持着十几年的友情,因为相遇时双方都淳朴而年轻,互相都有打动对方的东西,特别是放在如今的环境下这些都弥足珍贵。那么导演不断的回到这里是为什么呢,我有一个判断,不过谅谅姐姐说这个最好是导演老了之后自己写。无端揣测自己的老师还是不礼貌吧,我是一个老派的人,哈哈。

生活不能全是稿子,从桂林回来的有点晚我逃掉了报选题这个过程,貌似这周可以歇了,如果李大人不让我打下手的话,我对财富和权力都没兴趣,他说的那个人我完全不知道。三联书店现在的营业时间是早上十点到晚上八点,所以下班后去逛书店这个念头基本可以绝了。从小贵出来只能去买碟,今天收获很多:

梅格瑞恩演的《严肃的月光》

英国导演安德里亚阿诺德的《鱼缸》

阿巴斯的《生生长流》

安杰依瓦依达的《甜蜜的冲动》

貌似台湾拍的纪录片《昆曲六百年》

很离奇怪诞的《暗杀卡斯特罗的638种方法》

还有可以和《巨塔杀机》对着看的《瞄准本拉登》

小贾姐姐买了《纽约,我爱你》,这部电影南瓜舅舅和西瓜外甥女都觉得很好看,特别是里面MQ很会演,让我们很惊讶,此前一直以为她就是一个面目模糊的花瓶。不过代沟和分歧也有,中央公园那段西瓜外甥女认为很幽默的故事,南瓜舅舅莫名其妙的认为很色情。

此次桂林之行西瓜外甥女带了两本书《大门口的陌生人》和《理想的下午》,回来的飞机上一直看舒国治,联想起南瓜舅舅的博客就想笑,是南瓜舅舅喜欢的调调。看到现在我喜欢里面的三篇文章《外地人的天堂—纽约》、《托友人代订车等旅游事》、《理想的下午》,特别是《理想的下午》正合我意。看同事的微博,她最近在看《最初的爱情,最后的仪式》。我看了这个作家另外一本微型小说《只爱陌生人》,大爱,推荐给谅谅姐姐,可是葛维樱不爱,她爱《长沙白茉莉》,我完全不爱。水瓶和金牛完全相反的星座,难以想象我俩如此亲密。如果这周我有时间我会把《无辜者》看完。

 

我的妈呀,李大人总是动员大家八卦起来,我觉得这篇实在够八卦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