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探史寻缘】伦理名分这块假冒“羊肉”的“狗肉”,不过是他们欲盖弥彰的“遮羞布”

(2018-07-26 11:30:24)
标签:

杂谈

【探史寻缘】伦理名分这块假冒“羊肉”的“狗肉”,不过是他们欲盖弥彰的“遮羞布”

【探史寻缘】伦理名分这块假冒“羊肉”的“狗肉”,不过是他们欲盖弥彰的“遮羞布”

在走马观花地看过电影《夏洛特烦恼》后,除了“咱两各论各的,我管你叫哥,你管我我叫爸”这句经典台词萦绕于脑海,似乎什么都没留下。心想:那种荒诞无稽的情景只是天才般电影艺术创作与剧作家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而已,亦只能出现于虚幻的影视剧之中。然而,在翻阅那尘封已久的史册之时,惊奇地发现这种荒诞不经的狗血情景竟然真实地存在于庄严厚重的历史之中。正所谓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论语-颜回》;“为政必先正名”——《论语-子路》;“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论语-子路》;“惟器与名不可假人”——《左传-成公二年》;“名分虽小,其事重大”——司马光……无不凸出与体现居于统治上层的既得利益者出儒家纲常名分伦理道德思想的绝对重视与无限推崇。通过对伦理纲常名分的重视来潜移默化地教化民众,让其认清自己的位置与角色,千万不要有丝毫的非分之想,以便于从根本上维护体制内居于统治地位的长远利益,同时,还可以鼓吹我泱泱中原王朝乃礼仪上邦与伦理社会,岂是你们居于边陲且尚未开化的撮尔小国相比,如此如禽兽般不顾纲常伦理。(显然有些华夷之辩与天朝上国的文化自信)。再说,即使不看在儒家思想与先哲圣人孔子的面上,也应该看在先祖创业之艰辛的份上来好好保护这块“羊肉”;即使不看先祖创万世基业的薄面,也应该看在后世子孙好贵而体面的生活的份上得好好保护这块令人垂涎的“羊肉”;即使操蛋到既不看先祖创业之艰辛又不看子孙后代如何生活的份上,也要看在自己能够今生今世肆无忌惮地挥霍与享受的面上,也应该强行维护好这份“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令人垂涎欲滴的“羊肉“。 但”羊肉”,终归是“羊肉”,还是令人垂涎三尺的“羊肉”,更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羊肉”,如同那伊甸园里那个罪恶的苹果,无时无刻地诱惑着人们难以抑制的欲望,激发着人们浓重的好奇之心。瞧!这块”羊肉”到底是被那些整天将“伦理纲常名分”这块”羊肉”挂在嘴边以便于装君子的所谓“高贵”的人”吃“”了,“吃”的那么的如痴如醉,那么的肆无忌惮,那么的理直气壮,那么 恬不知耻。 以下是鄙人摘抄与总结的吃“羊肉”的几个实例,以便于我们更好地洞悉”羊肉”的背后那些“狗肉”,所谓“明镜高悬”与“正大光明”的背后,净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希望大家做好充分的思想与心理准备) 1.西汉第二位皇帝汉惠帝刘盈(于七年光景而华丽逆袭的成功屌丝刘邦之嫡子,货真价实的”官二代”,不,应该是,地地道道的“皇二代”),其母乃是大名鼎鼎的悍妇吕雉吕太后(杀害淮阴侯韩信与梁王彭越),以“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理念,将女儿鲁元公主(惠帝刘盈胞姐)之女张氏嫁给其舅舅刘盈为后。(的确是,肥水尚且不流外人田,更可况是不知比“肥水”肥多少倍的至尊无上的”国母”皇后之位呢?不幸的是,女儿鲁元公主早已出嫁从夫,要不皇后之位岂能有张敖之女的份?毕竟是姓张,而不是姓刘与姓吕!)只是不知道在无人之时,刘盈同志叫外甥女张氏为皇后妹妹,还是皇后外甥?皇后张氏又该叫刘盈为皇帝哥哥,还是皇帝舅舅?所幸的是,或许刘盈是正人君子,或许顾及君王的无上尊严与面子,或许是顾及人伦纲常道德,或许是外甥女皇后张氏实在太小,反正没有对张氏”下手“,以至于没有誕下皇子。实在是国之大幸! 2.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登基之后,封其姑母馆陶长公主之女陈阿娇(若娶阿娇为妇,当以金屋藏之)为后,但阿娇女士的肚子实在不争气,终没有生下嫡子。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誕下皇子,又该如何称谓?该叫汉孝武帝刘彻为父皇,还是舅父?叫皇后阿娇为母后,还是姑母?叫馆陶长公主为姥姥,还是姑祖母? 再看看,刘彻废表妹阿娇立卫青姐卫子夫(生儿勿喜生女勿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乎)为皇后,卫青作为武帝刘彻的小舅子无可厚非,然卫青同志凭外戚身份与赫赫军功发迹后娶汉武帝寡居的姐姐平阳公主为妻。卫青既是武帝刘彻的小舅子又是其姐夫,武帝刘彻既是卫青同志的小舅子又是其姐夫。(呵,两位爷你们这是在研究相对论了。) 3.下面介绍刘子业仁兄的“光荣”事迹。刘子业,南朝刘宋无道皇帝,被称为前废帝。继承皇帝之后,强行纳娶亲姑母新蔡公主为妻,封为贵嫔(皇亲贵胄的金枝玉叶,谁能不说其高贵?姑母嫁给侄子,谁能又说其高贵?),改姓谢,人称谢娘娘。(估计是意识到同姓近亲繁殖不利于皇子的正常发育吧,而采取的“掩耳盗铃”式的补救措施吧) 4.隋炀帝在父亲死后,迫不及待地将其父妾,兼庶母宣华夫人陈氏(陈后主叔宝之妹)纳入后宫,以便替父亲“照顾照顾”。无独有偶,唐高宗李治在父亲太宗升遐之后不久,就将太宗才人,高宗庶母武则天纳入后宫,为封其为皇后,竟然屈尊降阶地贿赂大臣,甚至不惜与舅父翻脸。唐高宗之子中宗李显继位后,也效法乃父之行为,娶高宗才人上官婉儿,封婕妤与昭容。(看来,榜样的力量永远是无穷无尽的) 5.唐太宗李世民是个狠角色。在宣武门事变中血腥屠杀胞兄李建成极其子五人与胞弟李元吉及其五子,并纳弟媳杨氏(杨广之女,的确挺狠,男人不放过,女人也不放过;既然你不死,那我就在人格与精神辱死你)并生子李恪,晋封吴王。或许在千秋万岁后,与弟弟元吉称前夫哥了吧,吴王恪则称齐王元吉为爹,称太宗为父亲了吧! 5.武则天宠惯高宗李治的后宫,竟然连被荣封韩国夫人的姐姐贺兰武氏也容不下,以致惨死与宫闱之中(其实也用不着姐姐惨死呀,你看之前的圣主舜还不是由尧帝的两个女儿娥皇女与英姐妹花共同服侍,汉成帝刘骜还不是由“掌中舞”的赵飞燕与“温柔乡”的赵合德姐妹共侍一夫,其之后大小周后共侍南唐后主李煜,孝庄太后姐妹共侍皇太极)。至于武则天毒杀被荣封魏国夫人的外甥女贺兰氏,或许是解决伦理上的难题,或许是想独宠后宫吧。要是大色狼唐高宗纳外甥女贺兰氏为妾,那该置李弘兄妹于何地?该置武则天于何地?武则天应该叫外甥女贺兰氏为外甥还是妹妹;贺兰氏该叫武则天为姨母还是姐姐?贺兰氏叫高宗李治为姨父还是丈夫?李弘兄妹该叫贺兰氏为表妹还是庶母?再看看武则天自李唐宗室叛乱之后,大开屠杀李唐宗室之风。唐高祖李渊之女,太宗之姐妹千金公主为了活命竟然不惜放下长辈的身份(武则天丈夫李治的姑母),请求侄儿媳妇武则天收自己为义女,赐姓武氏,武则天甚爱之,改其号为延安大长公主。啧啧,其行为真是令人发指,可悲!可叹! 6.缔造开元盛世的雄才英主唐玄宗李隆基也竟然在洞若观火地发现此间的空白与漏洞,怎么能够没有公公扒灰儿媳的空间呢?或许唐玄宗李隆基对春秋时有强抢儿媳的“壮举”的楚平王盲目崇拜,或许是对楚平王扒灰儿媳妇而几乎亡国而感到鄙视与可耻,我他妈非要证明比你强(大概是想证明明君贤主扒灰儿媳妇能行,而无道昏君则绝对不行)唐玄宗李隆基于是强娶皇子寿王李瑁之妃杨玉环,晋身为贵妃,并宠幸杨氏外戚,由于杨国忠与安禄山的争权夺利与私人恩怨而发生安史之乱,差点亦导致李唐覆国。由此可见,强娶儿媳妇的威力不管你是明君还是昏君,效果是一样的,绝不会因你为明主而偏袒。(或许李隆基对楚平王在安史之乱后,才会有所惺惺相惜吧!) 李隆基同志大概是觉得独自享受这块美味的“羊肉”不太过瘾,还让他人来共同餉食这“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羊肉”的美味。竟然让大杨贵妃几十岁的安禄山拜杨玉环为义母。为了调和杨氏外戚集团与安禄山之间的矛盾,竟然让安禄山与杨氏姐妹结拜为兄弟姐妹。杨国忠为代表的杨氏外戚乃是杨贵妃的兄弟姐妹,自然也就是安禄山同志的干舅舅或干姨母了,让安禄山与杨氏姐妹结拜,莫非是杨玉环的兄弟姐妹也叫杨玉环为干妈?(或许杨玉环贵妃与唐明皇李隆基才是安禄山的义母与义父,其他人都不配做安禄山的父母,如果让杨氏姐妹为安禄山的长辈,岂不是说明我皇帝与朝臣同级?这样怎么能凸显我皇权的独尊性?) 7.北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长子拓跋早死,留下一个遗腹子,即后来北魏开国之祖道武帝拓跋珪。然而,道武帝拓跋珪之母贺氏被其祖父拓跋什翼犍纳为后妃,不久生下拓跋觚,被荣封秦王。令人好奇的是:拓跋珪见贺氏该以母相称还是以祖母相称?同样地,贺氏该称呼拓跋珪为孙子还是儿子?拓跋珪该称呼秦王拓跋觚为弟弟还是叔父?同样地,拓跋觚称呼拓跋珪为兄长还是侄儿?只留下因董狐的铁杆粉丝直书北魏这段隐晦的国史而引发了一场规模浩大的血腥的屠杀冤案。啧啧!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有能耐做出来,还怕他人说吗? 8.再补充两个实例:a.郜国公主乃唐顺宗李诵之女,其丈夫乃驸马爷萧升,而郜国公主与萧升之女却嫁给了唐顺宗李诵。对,你没有看错,外孙女嫁给外公。试想一下:萧氏到底是称唐顺宗李诵为御帝哥哥还是外公?唐顺宗李诵称萧氏为皇后妹妹还是皇后外甥?郜国公主称呼唐顺宗李诵为父皇还是女婿?而唐顺宗李诵究竟称呼郜国公主为岳母还是女儿?b.唐宪宗李纯乃唐顺宗李诵之长子,然其母则为唐顺宗李诵的祖父唐代宗之嫔妃。呵呵,孙子娶庶祖母吧!而唐宪宗李纯的同父兄弟竟被其祖父唐德宗李适收养为子。 难怪后世儒学大家称呼汉唐为:脏唐臭汉。由此来看,的确不为过。 然而,唐脏汉臭,难道你清朝就干净吗? 那不还有著名的姑侄三人(博尔济吉特-哲哲,博尔济吉特-海兰珠,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共侍一夫(后金田聪汗,清之太宗)。只不过是后来的清世祖顺治皇帝爱新觉罗-福林该叫博尔济吉特-哲哲为嫡母还是姑祖母?海兰珠与布木布泰该叫哲哲为皇后姐姐还是姑母?或者是该叫皇太极为姑父还是皇帝哥哥?且加之以,让其叫十四叔多尔衮为父皇。这么乱的关系,谁能受得了,换做是谁,也会出家,不是吗?不过确实佩服布木布泰的祖父,虽然不能与三朝国杖帅哥独孤信相比(长女为北周明敬皇后,四女为唐朝元贞皇后,七女为隋朝文献皇后),但绝对值得与民国岳父宋耀如同志(长女宋霭龄嫁给大资本家孔祥熙,次女宋庆龄嫁给国父孙中山,小女宋美龄嫁给蒋介石)相抗衡。由此可见,清者未必自清。 无需惊讶,无需瞠舌,无需辩解,因为这就是历史,那般地荒诞,那般地不理性,那般地狗血。不管你怎样,它犹如乾陵前的那一块无字碑,静静地屹立在那里,任凭后人来评说。 在“明镜高悬”与“正大光明”的牌匾下面,那些身份高贵的人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在“不守人伦,犹如禽兽”与“名分虽小,其事重大”的冠冕堂皇的旗帜下面做些禽兽不如之事,而且做的那么理所当然,做的那么肆无忌惮,那么恬不知耻。 其实,也不怪古人。毕竟名分伦理纲常乃是虚假的,终究是敌不过实实在在的利益。总之,在现实的利益面前,一切虚假的伦理纲常都是纸老虎,这才是真理所在。 只不过是,这只纸老虎的虚假的凶猛面纱不敢由居于被统治地位基层民众解开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