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佛道信徒發願文

(2010-05-13 14:43:37)
标签:

文化

金庸〈天龍八部。第三十六章--夢裡真 真語真幻〉:“童姥喝道:「給我站住,我不許你走。」
虛竹道:「小僧要去了!」他本想說「但願你神功練成」,但隨及想到她神功一成,不但李秋水性命危險,而烏老大這些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島島主,以及慕容復、段譽等等,只怕要個個死於非命,越想越怕,伸足跨上了石階。突然間雙膝一麻,翻身跌倒,跟著腰眼裡又是一酸,全身動彈不得,知道是給童姥點了穴道。黑暗中她身子不動,凌空虛點,便封住了自己要穴,看來在這高手之前,自己只有聽由擺佈,全無反抗的餘地。他心中一靜,便念起經來:「修道苦至,當念往劫,捨本逐末,多起愛憎。今雖無犯,是我宿作,甘心受之,都無怨訴。經云:逢苦不憂,識達故也……」童姥插口道:「你念的是什麼鬼經?」虛竹道:「善哉,善哉!這是菩提達摩的《入道四行經》。」”

 

金庸〈笑傲江湖。第五章--治傷〉又記:“儀琳甚是惶急,只說:“那怎麼好?那怎麼好?”從懷中取出塊布帕,替他抹去額上汗珠,小指碰到他額頭時,猶似火炭。他曾聽師父說過,一人受了刀劍之傷後,倘若發燒,情勢十分凶險,情急之下,不由自主的念起經來:“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若有持是觀世音菩薩名者。設入大火,火不能燒,由是菩薩威神力故。若為大水所漂,稱其名號,即得淺處……”她念的是“妙法蓮華經觀世音普門品”,初時聲音發顫,念了一會,心神逐漸寧定。令狐衝聽儀琳語音清脆,越念越是沖和安靜,顯是對經文的神通充滿了信心,只聽她繼續念道:
“若復有人臨當被害,稱觀世音菩薩名者,彼所持刀杖,尋段段壞,而得解脫。 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夜叉羅剎,欲來惱人,聞其稱觀世音名者,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況復加害?設復有人,若有罪、若無罪,扭械枷鎖檢係其身,稱觀世音菩薩名者,皆憑斷壞,即得解脫……”令狐衝越聽越是好笑,終於“嘿”的一聲笑了出來。儀琳奇道:“甚……甚麼好笑? ” ”令狐沖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學甚麼武功,如有惡人仇人要來殺我害我,我……我只須口稱觀世音菩薩之名,惡人的刀杖斷成一段一段,豈不是平安……平安大吉。 ”儀琳正色道:“令狐大哥,你休得褻瀆了菩薩,心念不誠,念經便無用處。 ”她繼續輕聲念道:“若惡獸圍繞,利牙爪可怖,念彼觀音力,疾走無邊方。蟒蛇及螟蠍,氣毒煙火然,念彼觀音力,尋聲自回去。雲雷鼓掣電,降雹澍大雨,念彼觀音力,應時得消散。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遍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令狐衝聽她念得虔誠,聲音雖低,卻顯是全心全意的在向觀世音菩薩求救,似乎整個心靈都在向菩薩呼喊哀懇,要菩薩顯大神通,解脫自己的苦難,好像在說:“觀世音菩薩,求求你免除令狐大哥身上痛楚,把他的痛楚都移到我身上。我變成畜生也好,身入地獄也好,只求菩薩解脫令狐大哥的災難……”到得後來,令狐衝已聽不到經文的意義,只聽到一句句祈求禱告的聲音,是這麼懇摯,這麼熱切。不知不覺,令狐衝眼中充滿了眼淚,他自幼沒了父母,師父師母雖待他恩重,畢竟他太過頑劣,總是責打多而慈愛少;師兄弟姊妹間,人人以他是大師兄,一向尊敬,不敢拂逆;靈珊師妹雖和他交好,但從來沒有對他如此關懷過,竟是這般寧願把世間千萬種苦難都放到自己身上,只是要他平安喜樂。  令狐沖不由得胸口熱血上湧,眼中望出來,這小尼姑似乎全身隱隱發出聖潔的光輝。 儀琳誦經的聲音越來越柔和,在她眼前,似乎真有一個手持楊枝、遍灑甘露、救苦救難的白衣大士,每一句“南無觀世音菩薩”都是在向菩薩為令狐衝虔誠祈求。令狐衝心中既感激,又安慰,在那溫柔虔誠的念佛聲中入了睡鄉。”

 

金庸筆下的虛竹和儀琳,都是佛門中人,遇有危難,向所信仰的神佛救助,是順理成章之事。佛教徒通過佛經誦唸(Buddhist chant),使心情平伏,無有恐怖,以面對逆境。西方的耶教徒,亦有通過唱誦格列高利聖歌(Gregorian chant),以平伏跌宕之心。虛竹於〈天龍八部〉中所持誦的,是《入道四行經》中的「報怨行」。茲將<菩提達摩大師入道四行經>全文錄如下以供參考.

 

“夫入道多途,要而言之,不出二種。一是理入;二是行入。理入者,謂藉教悟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客塵障故,令捨偽歸真,凝住壁觀,無自無他,凡聖等一,堅住不移,不隨他教,與道冥符,名理入也。行入者,謂四行。其餘諸行悉入此中。何等四耶?一報怨行;二隨緣行;三無所求行;四稱法行。初報怨行:報怨行者,修道苦至,當念往劫捨本逐末,多起愛憎,今雖無犯,是我宿作,甘心受之,都無怨訴。經云:逢苦不憂,識達故也,此心生時,與道無違,體怨進道故也。二隨緣行者:眾生無我,苦樂隨緣,縱得榮譽等事,宿因所構,今方得之,緣盡還無,何喜之有。得失隨緣,心無增減,違順風靜,冥順於法也。三名無所求,世人長迷,處處貪著,名之為求。道士悟真,理與俗反,安心無為,形隨運轉,三界皆苦,誰得而安。經曰:有求皆苦,無求乃樂也。四稱法行者:即性淨之理也,此理,眾相斯空,無染無著,無此無彼。經云: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法無有我,離我垢故。智者若能信解此理,應當稱法而行。”

 

至於儀琳所誦的佛經,是“妙法蓮華經觀世音普門品”。按此文世所習見,不單在中土流行,遠至西域敦煌沙洲一帶,亦為善信所持誦。以<甘肅藏敦煌文獻>一書為例,書中編號<敦研一八九>、<敦研二四二>、<敦研二四六>、<甘博○八八>和<甘博○九八>均收有題為“妙法蓮華經卷第七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第二十五”之文獻。眾所周知,敦煌文獻中多有關佛經或寺院的文獻。一般的敦煌文獻研究專家,多考察其中關寺院的組織、編制和經濟來源;至於其中有些佛教徒(或道教徒)的發願文,則鮮有人注意到。

 

何謂「發願文」?即佛教徒(或道教徒)自我起誓,皈依宗教的誓文或盟約。今<全唐文。卷913>錄元覺<發願文>一文。中云:“我複稽首歸依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法僧前。承三寶力,誌心發願,修無上菩提,契從今生,至成正覺。中間決定,勤求不退。……所生之處,值佛聞法,童真出家,為僧和合。身身之服,不離袈裟;食食之器,不乖盂缽。道心堅固,不生憍慢,敬重三寶,常修梵行。親近明師,隨善知識,深信正法,勤行六度。讀誦大乘,行道禮拜,妙味香華,音聲讚唄,燈燭台觀。山海林泉,空中平地,世間所有,微塵已上,悉持供養。合集功德,回助菩提,思惟了義,誌樂閒靜。”這種向佛皈依,與佛盟誓的情懷,只有在宗教的氛圍裡才可理解,才可明白。

 

敦煌文獻中有關「發願文」,如<英藏敦煌文獻> S223號及<法藏敦煌文獻>pel.chin.3861-2(其文是于闐文)。另敦煌研究院副研究員楊富學先生著有<回鶻彌勒信仰考>一文(載<中華佛學學報第13期>)其提要亦云:“在敦煌、吐魯番出土的回鶻文獻中,有大量的回鶻文寫經題記和發願文都將與彌勒佛相會、往生兜率天宮作為信仰的終極目的,著名的回鶻文《彌勒會見記》(Maitrisimit)就是彌勒信仰在古代回鶻人中盛行的真實寫照。”現在以<甘肅藏敦煌文獻>一書所載的敦研343號〈皇興二年康那造幡發願文〉和甘博017號<〔十戒經〕道士索澄空题记盟文>(或稱<十戒經傳授盟文>)為例子,說明一下這些「發願文」。

 

敦研三四三〈皇興二年康那造幡發願文〉全文如下:

1.皇興二年四月八日,歲在戊申,清信士康那
2.造五色幡卌(九)尺,上十方諸佛,發精誠之願:
3.夫至道虛凝,幽玄難究,靈覺久潛,真途
4.遂塞,緣使有形輪轉昏迷,邪見縛著,利
5.欲住而莫返。那恐沈溺,去真喻遠,萇(長)夜翳障,
6.永不自息。慨在聾俗,道世交喪,仰惟妙門虛空□
7.釋,微無不感,精專畢濟。願眷屬所生,值遇諸
8.□,□聞經法;信解妙旨,朗悟道場;棄惡入善,
9.三寶□正,更無耶(邪)念;與七世父母,現在眷屬,內外諸
10.親,並無邊眾生,齊均信向,共成菩提,是那眷
11.屬之所至願也。

 

據有關圖版說明,有關文字書寫在白麻紙上,卷長38.7 cm,卷高26.8 cm,無界欄,行寬2cm,行書15至17字,總11行。據李小榮先生<論隋唐五代至宋初的藥師信仰--以敦煌文獻為中心>一文認為:“皇興為北魏獻文帝拓跋弘的第二個年號,二年即西元四六八年。本件文書是目前敦煌遺書中有關藥師信仰最早者。造幡之舉,當是按東晉‧帛尸梨蜜多羅譯《灌頂經》卷十二所述續命幡燈法而來。(至於)康那其人,從願文中看,他無官職之署,當屬普通民眾,或為中小地主。康那在四月八日佛誕日造幡,似乎當時的藥師信仰藉助常見的佛教法會而流播。”(http://www.bgvpr.org/ex/1/ex_12.htm)

至於甘博017號<〔十戒經〕道士索澄空题记盟文>,據有關圖版說明全文則云:

 

1. 大唐景龍三年歲次己西(709)正月己未朔四日壬戌,沙洲敦煌县平康

2. 鄉修武里神泉觀道士清信弟子索澄空,年廿一歲。但為肉人無識,既受
3. 納有形,形染六情,六情一染,動之弊,或(惑)於所見,昧於所着,世務因緣以次而發

4. 招引罪穢,歷世彌積。輪迴於三界,漂浪而忘返;流轉於五道,長淪而弗悟

5. 伏聞天尊大聖演說十戒十四持身之品,依法行者,可以超昇三界,位極

6. 上清. 澄空性雖愚昧, 願求奉受. 謹賫信如法, 謹詣
7. 三洞法師北岳先生閻腹順奉受十戒十四持身之
8. 品,修行供養,永為身寶。僭盟負約,長幽地獄,,不敢蒙原。

(按第七行中“三洞法師北岳先生閻腹順”這十一字原文為紅色)

 

按第一件康那文由第七行始,和第二件索澄空文由第6行始,均是兩人要摒棄罪孽,因緣入道,并誓願尊奉教規之盟言。此種誓盟,即起誓者願與過去種種割絕,從新做人。

 

值得一提的是,據楊富學先生<甘肅省博物館藏道教十戒經傳授盟文>一文認為第二件索澄空文的用語,多借自佛教,如第3行的“六情”,第4行的“輪迴於三界”和“五道”等。“由此可以體現了敦煌道教與佛教間密切的關係。”

(楊文轉自http://www.shuj.cn/viewthread.php?tid=62863)

吳羽先生在其<敦煌寫本中所見道教《十戒經》傳授盟文及儀式考略——以P.2347敦煌寫本為例>一文則認為,“這些(道教)盟文在文體上沿襲了先秦盟誓文的傳統,但是它本身并非舉行盟誓儀式的目的,而是一個步驟。是受經者和神靈之間的協議,具有向神明表明心跡、證明經戒傳授并非私相授受的功能,也間接擔當轉換受經者宗教身份的角色,與先秦盟誓文有重要差別。反映出不止一代的道教徒在建構一種以經書傳授為中心的宗教時,吸納與揚棄傳統社會、宗教實踐形式的心路歷程。盟文和經文中的佛教術語只有以中國本土生長的文體形式為載體,與道教的原有觀念相結合,通過道教的儀式才能在道教徒的觀念和行為中獲得合法地位。”(吳文見<敦煌研究>2007年第一期, 轉自http://club.book.sohu.com/read_elite.php?b=prose&a=4052327)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